马克龙的执政理念及前景

2018年12月5日 11:21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慕阳子

[摘 要]作为欧洲新生代政治家的代表,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后提出一系列新思想和新主张,立志实现法国的“伟大变革”,积极展现法国大国地位。马克龙执政理念轮廓逐渐清晰,其精髓可概括为进步主义、社会自由主义、欧洲主义和多边主义。马克龙的执政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法国的信心,但未来能否真正带领法国和欧洲走出困境,实现振兴,仍面临诸多考验。

[关键词]马克龙;进步主义;欧洲主义;大国外交

[中图分类号] D7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18)06―0121―05

[ 作者简介 ] 慕阳子,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

2017年5月,年仅39岁仅有5年从政经历的埃曼努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1977年12月21日出生)当选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位总统,成为继拿破仑以来法国最年轻的国家元首。作为欧洲新生代政治家的代表,马克龙上任后提出一系列新思想和新主张,立志实现法国的“伟大变革”。他的思想主要以进步主义为源泉,吸收了法国哲学巨匠保罗·利科(Paul Ricoeur,1913年-2005年)、政治思想界泰斗雅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1943年-)、“另类左派”米歇尔·罗卡尔(Michel Rocard,1930年-2016年)、“欧元教父”雅克·德洛尔(Jaques Delors,1925年-)等人的理念,同时融入“马氏”乐观主义和实用主义精神,逐渐形成颇具特色的“马克龙主义”。一年多来,“马克龙主义”愈发清晰,“马克龙效应”也逐渐显现。但马克龙能否真正带领法国和欧洲走出困境实现振兴,仍受制于诸多内外因素。

一、进步主义

马克龙出生于法国北部索姆省亚眠市的一个中产家庭。曾就读于巴黎第十大学、巴黎政治学院和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接受典型法式精英教育。马克龙2001年加入社会党,2010年成为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2012年-2017年在任)的经济顾问,2012年5月担任奥朗德总统府副秘书长和财政事务总监,2014年8月成为奥朗德政府经济部长。2016年4月,马克龙在亚眠创立“前进”运动,8月辞去政府职位,以中间派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2017年的总统大选并成功当选。2017年5月8日,马克龙的“前进运动”正式更名为“共和国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该党目前在国民议会577席中占据310席。

马克龙自幼遍读经典书籍,履历多元,思想深邃,充分继承了启蒙运动以来的进步主义传统。他主张“不为万物、只为进步”,表示“最无法忍受传统思想禁锢”。马克龙在自传《革命》说,任奥朗德经济部长期间,他深刻感受到法国的政治僵化、经济停滞,充分认识到改革的迫切性。2015年秋,法国遭受严重恐袭。奥朗德政府关于“取消涉恐人员双重国籍”的讨论彻底淹没了重振经济和推动欧洲一体化的改革之声,让马克龙倍感失望。[1]2016年初,马克龙提交涉及劳动力市场改革的《新经济机会法案》(亦称《马克龙二号法案》)。但由于该法案自由化色彩浓厚,被左翼政府驳回。此背景下,马克龙毅然决定放弃社会党,发起“前进”运动,单独参加总统大选,表示“不管什么方向,要先带领法国动起来”,希望自己能做“搅动法政坛死水的鲶鱼”。

马克龙认为,“改革”与“进步”不应由左翼垄断,而“保守”与“倒退”亦不是右翼专利;法国要进步就必须“打破左右藩篱”“团结所有进步的力量向前看”。他推崇邓小平的“猫论”,擅长“使看似对立的元素共生”,希望与各方对话,采众家所长,进行“深刻体制变革”。为此,他主张:一是要明确什么是具有进步性的事物。如世俗化、开放社会、环保、权力平等、基本福利保障、欧洲一体化、全球化、科技进步等。二是要彻底打破传统左右政治界限。重新划分为自己代表的“进步、开放、包容”和极右领导人勒庞代表的“落后、封闭、排外”两大阵营。在此基础上,马克龙成功团结左派,分化右派,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支持,成功组建左中右派共治内阁。三是要将政策“置于技术层面”“多就事论事,少谈主义”,方法上不拘一格,即便“越界”亦在所不惜。如在用人上不问党派,只要认同其理念,均可委以重任。

二、社会自由主义

马克龙与法国中左派精英秘密组织“格拉古兄弟”关系密切。该组织主要由国家行政学院校友构成,成员遍布法各大企业和政府部门,对执着于意识形态的社会党失望,主张对法国经济实行市场化改革。[2]马克龙视法国前总理罗卡尔为政治导师。罗卡尔是法式“第三条道路”的积极倡导者,主张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在取得经济成果的基础上推动社会公平和财富分配。所以,马克龙的经济社会理念是既要“根基”也要“羽翼”,即兼顾“保护”和“自由”。主张调和矛盾,常将“同时”一词挂在嘴边,[3]希望“在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同时避免牺牲部分人的利益”。为建立“融合理想与现实的法式社会主义”,马克龙从两个方面提出一些重要主张。

一方面,摈弃法国“大政府”传统,通过供给侧改革简政放权,鼓励地方自治、市场经济、公民参与、对外开放,激发产业活力和科研创新,建立现代化经济模式。由于法国经济长期受制于公共收支失衡、劳动力市场僵化等结构性问题,导致经济增长乏力、企业活力不足、失业率高企。马克龙希望能打破旧有经济模式,促法国经济“再出发”。一是放活劳动力市场,为企业松绑。目前已推出新劳动法,下一步着手就业培训、学徒制、失业保险改革。二是整顿公共收支。“削减预算但不触及福利”,计划5年内削减600亿欧元公共开支。[4]三是改革个人和企业税制。2022年前减少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1%的赋税,提高居民购买力,鼓励企业扩大投资。四是创新增长方式,在职业培训、能源过渡、城市建设、未来工业、生态农业、数字科技、社会服务等领域投资约570亿欧元,达到促经济、创就业、保民生的目标。此外,马克龙希望借巴黎2024年夏季奥运会来推动城市建设,完善巴黎地铁系统的扩建工程(“大巴黎快线”项目);将部分奥运场馆建在巴黎的“问题郊区”,改善当时基础设施,促进经济发展。同时还希望利用英国“脱欧”契机提升法国的金融地位,通过竞争,使原设在伦敦的欧洲银行管理局“花落”巴黎;建设金融区,增加国际学校,在多边场合展现法国魅力,吸引英国的金融从业者到巴黎就业。据法国内政部预计,由于英国“脱欧”,将有4000个金融业岗位转移到巴黎。

另一方面,发挥国家保护作用,保留法国高福利、高保护根基,防止过激变革特别是外部冲击造成的动荡,扶植弱势群体,使各阶层各得其所,共享社会进步成果。他提出优先保障初等教育,增加教师岗位,改革高中会考制度,提高大学自主权,为青年人住房、文化生活提供便利,尤其注重改善困难街区教育条件。他认为良好的就业条件和收入是社会的“稳定器”,是解决当前法国一切问题的源泉,计划通过劳动力市场改革、鼓励企业发展、创新经济增长模式带动就业,计划任内将失业率降至7%。此外,他将“打击暴力恐怖主义、保障法国民安全”列为法内政外交首要任务,小心拿捏“安全”与“自由”间的新平衡。一是提高法国军队威慑力,打造欧洲第一、西方世界第二强军。计划任内每年增加16亿欧元军费开支,实现2025年军费占GDP2%的目标。[5]二是颁布新反恐法,推进司法改革,加强情报机构建设,提高国家执法维稳能力。三是维护周边局势,以反恐、解决难民危机为重心调整对中东、非洲、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四是坚持“世俗化原则”,消除歧视,弥合社会分歧,促进融合,巩固国家身份认同。

三、欧洲主义

马克龙深得欧委会前主席、欧元区“教父”德洛尔“欧盟哲学”的真传,坚信法国的兴衰荣辱系于欧洲,将欧盟视为法国力量的“倍增器”、国内改革的“催化剂”;将欧洲主义置于竞选纲领核心,胜选庆祝配乐亦为欧盟准盟歌《欢乐颂》,对外演讲必谈欧盟。[6]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马克龙认为欧洲不能再寄望于“大西洋彼岸盟友的保护”,必须建立“可与美国、中国匹敌”“更务实、更高效、更具保护性”的强大欧洲,这样才能与民众的期望相匹配,并从根本上遏制民粹主义。马克龙提出深化欧洲一体化的系列倡议:接受“多速欧洲”的现实,主张发挥法德“双引擎”作用,加强与意大利、西班牙等国联盟,重塑欧盟内“权力平衡”,加快财政、防务、教育等领域一体化建设。

建设“保护性欧洲”是马克龙对欧洲主义的新发展。马克龙认同全球化乃时代潮流,赞成自由贸易,并在G20峰会上以手机生产为例给特朗普“补全球化之课”,主张欧洲应积极适应,一味排斥只会落伍。但马克龙自知欧洲不少民众对全球化有排斥情绪和“不安全感”,且法国产业比较优势大幅萎缩,贸易过于开放恐冲击本国经济,故优先考虑“保护性开放”政策。一方面选择性开放优势产业,吸纳急需产业;一方面保护本地非优势产业,反对欧盟成员国政府为欧盟以外跨国企业提供税收优惠,鼓励“欧盟制造”,捍卫欧洲共同农业政策,主张将欧盟公共采购订单优先留给本土企业。

四、多边主义

法国有独立自主的大国外交传统。戴高乐时期,法国游走东西方两大阵营,不惧美国施压,不排斥与原苏联合作,奠定法国独特的大国地位。以独立自主、大国追求为特征的戴高乐主义深入人心。冷战结束后,法作为东、西方之间平衡者的角色弱化,大国地位下降。近年来,由于经济低迷,法政治大国地位进一步下滑。马克龙上台后,以戴高乐传人自居,有强烈的使命感复兴法国大国地位,外交极为活跃,突出多边主义的作用,将欧洲主义视为多边主义重要一环。其外交理念被法国学界称为“灵活的古典主义”。

马克龙认为,目前全球秩序正经历深刻变革,西方面临多重困境,法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核大国,应在国际形势出现失衡时起平衡作用,主张“与所有方对话”“为所有人发声”。马克龙的外交表现已成为执政的重要“加分项”。一是平衡大国关系。马克龙不愿屈服于超级大国,但手腕灵活。如曾通过同特朗普“比握力”来“赢得尊重”,严辞批评美国的贸易单边主义、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同时又邀请特朗普到巴黎出席阅兵仪式,建立良好私交;向俄罗斯表明在乌克兰问题的强硬立场,指责俄干涉法总统大选,同时又为普京打开凡尔赛宫大门。目前,马克龙被认为是唯一能和特朗普“擦除火花”的欧洲领导人。普京则因与法改善关系而有机会使美欧制裁出现裂缝。法再次成为能同时与俄美对话的世界性大国。二是就地区热点问题提出建设性意见。马克龙认为,要在国际舞台占据应有位置,还要对新危机提出解决办法和倡议。如表示法国不会在沙特和卡塔尔之间做选择,将就伊拉克和叙利亚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继续为恢复利比亚稳定进行斡旋,强调伊朗核协议不能废弃,积极维护朝鲜半岛稳定。三是继续充当气候问题旗手。气候问题是法国引领全球治理、彰显领导力的重要抓手。马克龙致力于维护《巴黎气候协定》成果,不仅拒绝特朗普重谈气候协定的要求,更在多边场合施压,力促特朗普改变立场,在联合国大会提议《世界环境宪章》,称该宪章重要性不亚于《人权宣言》。同时加强同中、印等国在气候问题、能源领域合作。

五、执政前景

执政一年多来,“马克龙效应”逐渐成型。法国政坛“死水”被搅动,法国国际形象得到改善,国民信心明显上升。但各界普遍认为,马克龙执政仍存在自身局限性,面临的阻力和困难不容小觑,执政前景仍有待观察,不可过度乐观。

一是改革深度不够。马克龙现行改革虽有突破,但并未触及法经济结构性问题。比如劳动法改革40条中大部分是技术性措施,并未提及35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等;退休制度改革也未改变退休年龄;公共财政改革提出“更有效运用”,而非“降低开支”;在农业食品标准、朗德圣母地区新机场建设上妥协,影响法国提升经济竞争力。

二是内部阻力不减。一方面,“奶酪”难动。法铁改革具有标志性意义,虽然政府声明改革并非私有化,但引入市场竞争的方式与步骤、铁路工人的去向和待遇、企业巨额债务处理等问题的成败却不只影响铁路部门改革,还将辐射到整个公共部门。马克龙曾表示5年内要节约130亿欧元地方行政预算,削减12万公务员,很大程度上将从公营部门“下刀”。习惯了高福利的法国人虽认同改革,但难以接受自身利益被“牺牲”,未来反改革罢工与游行将成常态。另一方面,“蛋糕”难分。马克龙将企业税由33.3%大幅降至25%;将“竞争与就业税收抵免”(CICE)措施改为长期降低企业税负措施,将“巨富税”(ISF)改为“房地产财富税”,以鼓励企业发展和私人投资。这些改革措施被批评让富有阶层受益,几乎成为全体法国人的共识,马克龙甚至被称为“超级富豪的总统”。

三是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大。马克龙未来的改革计划已写进日程表,包括每年为职业教育投入310亿欧元、为发展困难街区预计投入480亿欧元等,但所有改革的前提都是经济的稳定增长。法当前经济复苏主要取决于外部环境的好转,但凡出现经济增速放缓,改革则只能是水月镜花。法国经济今年年初以来一直持续减速,政府已于近日将2018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1.7%。[7]法新社认为,今年的经济疲软归因于燃料价格上涨、普通社会保险捐税(CSG)和汽油税上调影响了居民购买力,虽然住房税的逐步削减、今年十月的降低雇员社保分摊金第二阶段措施有助于重新激活消费,但可能为时已晚。

四是个人风格引争议。目前看,马克龙雷厉风行,执政业绩可圈可点,但其强势风格也让不少人“不适”。他对军队演讲时称“我是你们的老板”;在海外领地访问时表示“我不是圣诞老人”;在政府内部由“小圈子”决策,总理和部长们缺乏实权和政治影响力,今年8月底以来先后有环境部长、体育部长、内政部长等多名高级官员辞职。有学者认为,马克龙的执政介于“总统权威”和“威权主义”之间,树立了“朱庇特(罗马神话中的‘众神之神’)式”风格。近期,马克龙的保镖打人事件在法国内造成不小舆论风波,对政府形象和马克龙支持率均造成冲击。

[注释]

[1]马克龙.变革[M].罗小鹏,译.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8:23-24.

[2] RADET G.Les Gracques :une société secrète qui opère à visage découvert[N/OL].La eniche,2015-11-19[2018-09-24]. http://lapeniche.net/gracques/.

[3] MAHRANE S.Emmanuel Macron:Ce que je suis[J].Le Point,2016,2307 :47.

[4] PERRET F.Dépense publique :pourquoi Macron fait tant de mystère[N/OL].Les Echos,2018-9-7[2018-09-25].https://www.lesechos.fr/idees-debats/cercle/0302222006930-depense-publique-pourquoi-macron-fait-tant-de-mystere-2203272.php.

[5] Fondation Ifrap.Budget de l’armée :pourquoi Macron a encore tout à prouver[N/OL].Le igaro,2018-4-4[2018-09-26].http://www.lefigaro.fr/conjoncture/2018/04/04/20002-20180404ARTFIG00008-budget-de-l-armee-pourquoi-macron-a-encore-tout-a-prouver.php.

[6] KORDA R.Emmanuel Macron au Louvre :les cinq symboles d’une séquence historique[N/OL].Le Parisien, 2017-5-8 [2018-09-27].http://www.leparisien.fr/elections/presidentielle/candidats-et-programmes/emmanuel-macron-au-louvre-les-cinq-symboles-d-une-sequence-historique-08-05-2017-6928899.php.

[7] GAZZANE H.Le gouvernement ne vise plus que 1,7% de croissance en 2018[N/OL]. Le Figaro,2018-09-10 [2018-09-27].http://www.lefigaro.fr/conjoncture/2018/09/10/20002-20180910ARTFIG00062-le-gouvernement-revise-sa-prevision-de-croissance-a-la-baisse-a-17-cette-annee.php.

(责任编辑:江生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