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中国文化视域下的领导力研究方法——评《水平:悟水浒中的领导力》

2018年12月5日 11:39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暴昱东

[摘 要]本文通过对《水平:悟水浒中的领导力》一书的评价,阐述中国文化视野下领导力研究方法的意义。作者认为,以文学经典著作解读领导力,突破商界模式化假设的限制,对中国式领导力进行提炼,可充实思想内容、体现文化本质,重构理论逻辑和研究方法。

[关键词]中国传统文化;中国式领导力;水浒传

[中图分类号] C93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18)06―0058―04

[作者简介] 暴昱东,供职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管理学院。

市面上管理类书籍林林总总,内容洋洋洒洒,不一而足,且以西方管理思想和理念居多。领导力(leadership)这个英文词出现于1821年,第一本公认的领导力学术经典在20世纪70年代面世。在领导力这个概念正式出现的一百多年中,围绕领导力形成的理论已成蔚然大观。从其诞生,到后来主要与现代公司治理体系的结合,都是西方文化背景的产物。中国对领导力的研究,多为引进西方的各学派理论,或者是在这种话语背景下的阐述。本文第一部分首先梳理领导力研究中存在的瓶颈和一般性问题,第二部分通过对吴向京先生所著《水平:悟水浒中的领导力》(以下简称《水平》,吴向京著,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版)的品评,在呼应第一部分问题解决的基础上,分析中国文化视域下领导力研究方法的重要意义。

一、中国领导力研究的瓶颈

当前,在学术界,对于中国领导力的研究,要么重复西方语境下的理论,要么走上权谋、厚黑的歧路。可以说,还存在不少瓶颈问题。具体来说:

第一,理论内容上的丛林状特点。和管理学理论及其他分支理论一样,领导力理论在理论内容上呈丛林状:有特质论、情境论、权变论,有交易说、愿景说、变革/魅力说,有所谓新领导力说等,不一而足。观察或接触到复杂的领导实际时,各个学派理论或每个观点都具有局限性,难以为复杂的实际领导提供系统有效的指导。这些理论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它们是否有共通之处,应该如何给领导力的各种理论分类,实践中应该如何综合应用这些理论……这些都是摆在中西方领导力研究者面前的一个问题。

第二,假设之限。当今流行的领导力理论,或者说更广义的“领导力产品”,多源于西方的模式化商界情境假设。这种假设一定程度上窄化了领导力的范畴。带兵打仗、治国理政、为官一方其实都与领导力密切相关。而大多数流行理论对更广义的范畴鲜有触及。所谓“模式化”就是设定了很多明暗规则。而在商界情境假设之外的很多时候(如战争领导力),事先无法做出假设,也没有固定的规则去遵循。因此现在流行的领导力理论中设定的规则和套路,和无规则、不对等的实战比,就显现出其无法逾越的方法论局限。

第三,模型化、客观化倾向。同心圆、冰山、金字塔,N力模型,因果检验、分布统计、层次分析……一些研究者片面地甚至认为没有模型就无法评判、无从谈起,只有模型才是学术的、科学的。这样的方法无疑具备一定的科学性和可验证性,而且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管理科学的发展。但一味单纯的模型化客观化向特质论看齐,在实践操作上向标准化看齐,某种程度上是领导力庸俗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势必造成领导力真相的消失。

第四,西方语境下的领导力研究与中国文化土壤的领导力实践存在鸿沟。中国式领导力的关键词与西方经典理论中的概念,有同也有异。比如说“追随”和追随的原因,伯恩斯有他的体系性解释,而在中国人的感触中,义气和“大义”,才是追随的关键原因,“士为知己者死”才是追随的极致。从领导者和追随者的角度看,中国人特有的所谓天意和民意代言人、元老、恩主、心腹、亲信、干将等角色,依然在领导力的实践中发挥巨大的作用。当前市面上鲜有依托中国文化根源的管理类巨著或好书。这些元素在绝大多数领导力著作中都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和研究,而其对于中国领导力实践的巨大影响却不可忽视。这实在是一件憾事。

第五,中国式领导力的普遍误解。长久以来,在国内充斥的“中国式领导力”的说法,深究一下就会发现,相当一部分是中国几千年来帝王之术和宫斗秘诀的“提炼”和“集大成”。但这种“驭臣之术”“厚黑学”称之为中国式领导力,实在是对中国文化的重大误解,甚至是“诬陷”。权谋之术的本质是零和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且是极端利己的,最常见于中国封建王朝的宫廷斗争之中,如电视剧《甄嬛传》所描述的故事。不可否认,权谋之术在特定历史时期与场景下,是保护自我获取权力的有效方法。即使在现在中国,这些权谋之术仍然有市场空间和应用场景,但权谋之术绝不是领导力,更不应该冠以“中国式领导力”。

二、构建中国文化视域下的领导力研究方法

《水平》这本书以作者品读《水浒传》为基础,以纵横古今的视野,通过辩证分析中外领导学的理论,对领导学理论给出了独特的见解。从中可以看出领导学理论的系统性,以及扎根于实践的生命力和自信。作者在书中所构建出的中国文化视域下的领导力研究体系和方法不仅使得一些瓶颈问题得到了解决,而且在中国领导力的研究体系、理论架构、层次梳理、方法选择、文化背景、基础材料选择等方面均有突破。

(一)以文学经典著作解读领导力

詹姆斯·马奇教授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讲授“组织领导力”时,要求学生在阅读《战争与和平》等经典文学著作的基础上展开讨论。他用文学经典解读领导力,先后实践了14年。马奇的课程建立在三个信念上:领导力的主要问题和人生的主要问题密不可分;对于受过教育的人来说,伟大的文学作品是学习这些问题的最佳渠道;教育不应该是为学生提供成功秘诀,而应该回归其古典意义,即“帮助人们思考理解人类存在的基本难题和人性的本质”。马奇认为领导力的基本难题既然与人生的基本难题没有什么不同,那么,相比于领导力领域的研究理论,伟大的文学作品反而是更好的学习材料。因为伟大的文学作品以更深入和更持久的方式讨论这些问题,可以使人们更深刻地认识到这些难题。

詹姆斯·马奇开创的用文学作品解读领导力的方法在中国尚未形成有效而成熟的体系。《水平》一书的作者成功找到了一个系统的、能够综合发挥各个不同领导力流派特点的方法。他从人性的角度探究领导力的本质问题,指出:“真正的领导力精髓,不是技术,不是领导技能,而是拥有真正的使命和愿景,以及围绕它们的执着和坚守。”他用这种方法很好地解决了模型和量化分析方法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水平》一书是国内从文学名著讲领导力方面难得的开创性作品。其准确把握了领导力与文学经典本质的同构性。相对一般领导力理论而言,《水浒传》通过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和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解决了很多领导力理论的问题。作者在解读中,不仅对人物特点把握非常准确到位,而且能够精准地用领导力的思维看待人物的发展和结局,令人叹服。

(二)突破商界模式化假设之限——对领导力范畴的延伸

多数领导力研究的情境是基于商场的,而《水浒传》是一本战场体验书。因此《水浒传》中的领导力分析让人印象更深刻。孙子说:“兵者诡道也。”战场情势多变,堂堂之阵一对一有之,然而更多的是一对多、多对多,遭遇战、突袭战、包围战。战争艺术本质的逻辑就是将能量跨越时间空间集中于一点并骤然释放,要的就是瞬间的极端不对等。设定了规则和套路的竞技,和专门讲究无规则、不对等的实战比,其指导意义自然相形见绌。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一书中论述到:“面对战争中的不可预见性,优秀的指挥员必备两大要素:第一,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具有能够发现一线微光的慧眼;第二,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水平》中对此问题认识非常深刻,指出了不同场合和对象中领导力本质的相通之处。即领导力是带给人信心、勇气、力量、方向和令人追随的能力。《水平》中同时提炼出《水浒传》在高层官场、基层组织、民间江湖等场合的领导力表现,在确保对本质准确把握的前提下延展了领导力的范畴,打破了商界模式化假设所带来的束缚,为领导力的研究打开了更加广阔的视角。

(三)中国式领导力的特殊性提炼

从要素、角色、层次上看,在《水浒传》中体现了义气的不同层次(作者将其分为六层)。这是《水浒传》体现出的颇为独到的中国式领导力因素,对中国的领导者来说极其重要,而西方领导力著作极少涉及。除此之外,“人格”“真诚”“以身作则”等领导力要素在林冲、鲁智深、晁盖、宋江等人身上均得到了生动形象的反映。从领导者和追随者的角度看,作者贴切地提炼出了以卢俊义为代表的中国式经理人、以吴用为代表的中国式合伙人、以林冲为代表的天意和民意代言人、以朱仝、柴进为代表的恩主、以戴宗、张顺为代表的亲信、以李俊为代表的干将等角色。这些丰富的领导力角色对于解读中国式领导力非常有启发。从领导者所在的层次看,作为一把手的梁山三代领导王伦、晁盖、宋江,其仪态、格局的特点决定了他们不同的结局。梁山如何构建各式各样追求下的共同愿景?宋江如何综合运用集成式愿景、凝练式愿景、影响式愿景,并巧妙将三者统筹起来形成组合式共同愿景?梁山如何构建领导核心,这种领导核心属于何种类型,以什么样的方式发挥作用等等。这些中国式领导力不同于西方领导力的地方,在《水平》一书中都得到了细致的解读。这从一定程度上在领导力的专业领域中搭建了非常完整的中国文化视域,帮助我们从文化的角度进入领导力研究的核心问题中。

(四)思想内容的充实及文化本质的体现

《水平》一书内涵甚广,把中国历史、哲学、宗教、当今管理科学和领导学有机融合在一起。作者不单熟悉《水浒传》、领导力、管理学,而且熟悉佛经(比如对鲁智深性格的剖析和对书中偈语的解读)、《圣经》(对《出埃及记》的高水平解读)、《诗经》(对《大雅》的史诗提炼)、兵法(对《水浒传》中经典战役的深度挖掘)等,典故信手拈来,贴切自然,看不出丝毫造作的痕迹。除此之外,作者对历史和人性的洞悉非常通透。书中打通古今,打通雅俗,打通中西,多处体现他对历史的透辟分析和引用。作者敏锐地察觉到了《水浒传》俯视的、悲悯的视角,同时指出了作者儒释道完美结合的价值体系。这显然与陷入权谋之术、厚黑之学的走上歧途的那种“中国式领导力”理解大不相同。作者通过对《水浒传》整体视角和价值体系的挖掘,精准把握了中国真正的文化内涵。即以儒释道为核心的文化体系。对于领导力的研究,则是如何在中国的价值体系中构建符合儒释道精神的领导力。

西方领导力发展重在修行。将领导力模型化标准化,只要改变行为就能够获得领导力的提升。ATD有一个管理主义的模型叫做ACCL模型,就是讲一个领导者需要做好的几个方面行为。根据吴向京先生的分析,中国领导力发展重在修心,也就是儒家所说的“修齐治平”的一般原则,也就是领导力的内圣外王之道,这一点也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的优秀特质和传承内涵。《水平》纯熟运用文史哲又超越文史哲,可谓通透、深刻而具有智慧的优秀领导力著作,同时为文学研究、历史研究和哲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突破了以往研究思维的局限性。

(五)叙述逻辑及理论方法的重构

对于领导力的著作,叙述方式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市面上大多数中国的领导力著作都采用了西方的叙述方式。大体上都从领导力的概念讲起,到各种学派,到各种模型等,因为毕竟这门学科是以西方为正宗。写一本中国式的领导力著作要想有所突破,叙述是关键的一环。《水平》这本书很成功地糅合了中国和西方的叙述方式。从大结构看,作者突破了西方领导力的逻辑架构,搭建了中国语境下的领导力要素组成体系。开卷三讲把《水浒传》和领导力的关系阐述得非常清晰。后面主体部分的三部曲,既按照领导发展的层级“脱颖而出——成为领导者、辅佐有道——辅助最高层、权力巅峰——当好一把手”递进,层层分明,每一部内部分为十讲;又分别按要素和角色巧妙、完美地组合,建立起独特而完整的领导学理论架构,灵活而不失严谨细致,清晰而不乏微言大义。因为集中了中西两种叙述方式的优点,故而其逻辑性、可读性在满足大众读者需求的基础上,又能够保证其思想的深刻性,可谓左右逢源。

(六)理论阐述与实践指导的结合

与多数学院派的论著不同,本书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构建和创新理论体系,更在基于实践的提炼和指导,且作者本人就既是领导科学、管理科学的理论学者,又是有着丰富实践经验的管理者。郑金洲在评价《水平》一书时指出:“作者将丰富的实践、经典管理学理论和对《水浒传》的理解与感悟三者有机结合在一起。”郑先生将“丰富的实践”放在第一位,因为如果缺乏丰富的实践,再多的理论也只能是纸上谈兵,也不可能从领导力的视野去读透《水浒传》。

《水平》构建了中国文化视域下领导力研究的框架,其中既有价值观,又有方法论;既有理论阐述,又有实践解读。本书在开创性研究的基础上,兼顾文本的流畅性、可读性。纪连海评价说:“《水平》不仅适合领导者和潜在的领导者读,也非常适合中学生读。”我想这本书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它对中国文化视域下的领导力研究产生的文化共鸣、思想碰撞和实践指引也许具有更重要的价值。

(责任编辑:郑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