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与党的领导——探析改革开放成功的关键和根本

2018年12月5日 11:41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本刊编辑部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改革开放是二十世纪以来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改革开放奇迹得以创造的原因很多,但我们可以毫无疑问地说,坚持党的领导,全面从严治党,是改革开放取得成功的关键和根本。

一、把坚持党的领导作为重大政治原则

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为中国步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在启程扬帆之时,就为改革开放规定了正确的政治原则和要求。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坚持党的领导。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2015年1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上提出,要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把守纪律、讲规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1月16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他进一步提出,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一条根本的政治规矩。在改革开放40年中,我们党为坚持住这一政治原则政治规矩做了多方面的努力。

(一)不断改善党的领导,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自身建设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就反复强调要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改善党的领导,改进党的作风。对此,其后党的主要领导人也不断重申。党的十七大更是明确提出,以改革创新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加强党的自身建设,使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中国共产党作为领导改革开放伟大事业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唯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用时代发展要求审视自己、以改革创新精神提高和完善自己,唯有坚持与时俱进,坚持改革创新,党才能始终保持先进性、不断增强创造力,更好地担当起执政兴国、执政为民的历史使命。无论是不断改善党的领导,还是以改革创新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一方面是为了纠正之前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出现的失误,避免重犯这些失误;另一方面,则是为适应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新任务,以新思路解决好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遇到的新情况、新矛盾、新问题。说到底,都是为了把党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改革开放以来,党围绕着改善党的领导和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自身建设,取得了许多新进展,如重新确立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创立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确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不断完善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的制度体系,按照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原则,规范党委与人大、政府、政协以及人民团体的关系,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坚持党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等。这些重大进展,保证了党的执政地位的巩固和领导作用的有效发挥。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回过头来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由于我们党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始终高度重视抓作风建设,始终高度重视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全党精神面貌和作风状况焕然一新,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顺利推进提供了重要保障。”这实际上是说,正是因为我们通过改善党的领导和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自身建设而坚持住了党的领导,我国才取得了改革开放的成功。

(二)防止犯颠覆性错误,自觉抵制和纠正偏差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在反复强调要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改善党的领导,改进党的作风的同时,还反复强调,改善党的领导,不是要削弱党的领导,涣散党的纪律,而正是为了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坚持和加强党的纪律。江泽民同志也反复重申并强调了这一思想。胡锦涛同志在阐述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自身建设时也明确了同样的指导思想,即党的建设的改革是要改革党的自身建设和党的工作中那些不适应、不符合新形势新任务的地方,党的建设的创新是党的具体领导体制、执政方式、组织方式、活动方式和思维理念创新,而决不是改掉党的政治优势和优良传统,也决不是改变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领导地位。也就是说,颠覆性错误绝不能犯。

在这一指导思想下,邓小平同志坚决抵制上个世纪80年代初社会上极少数人怀疑或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思想,纠正了党内个别同志不但不承认这种思想的危险,甚至直接间接地加以某种程度的支持的倾向。在这期间,他多次强调,四项基本原则必须坚持,绝不允许任何人加以动摇,并且要用适当的法律形式加以确定。他还多次讲,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必然四分五裂,一事无成;任何人都不能用党曾犯过错误作为削弱、摆脱甚至破坏党的领导的理由,削弱、摆脱和破坏党的领导,只会犯更大的错误,并且招致严重的灾难。1986年和1989年,我们党严肃处理了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而导致的“学潮”和“政治风波”。邓小平同志在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指出:“我们讲民主,不能搬用资产阶级的民主,不能搞三权鼎立那一套。”“我们执行对外开放政策,学习外国的技术,利用外资,是为了搞好社会主义建设,而不能离开社会主义道路。”

就在这一时期,一些国家的共产党改旗易帜,一些长期执政的老党、大党先后丢掉执政地位。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共产党经受住了考验,坚持住了党的领导,保证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巨大成就,使中国快速赶上时代步伐。

(三)勇于自我革命,推进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全面升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针对当时出现的党的领导被忽视、党内发生混乱的状况,邓小平同志就严肃警告:“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党曾下大力气解决,但不可能一蹴而就。一个时期以来,党的领导被忽视、淡化、削弱和管党治党宽松软问题一度又突出起来。党的十八大召开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再一次纠正了在坚持党的领导问题上出现的模糊认识和错误思想,扭转了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的党的领导弱化和党的建设缺失现象。

近些年,习近平总书记把“从严治党”发展到“全面从严治党”,把“坚持党的领导”发展到“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虽然只是几个字词的变化,却内涵丰富、意味深长、意义重大,管党治党实现了从“宽松软”到“严紧硬”的深刻转变,党的领导实现了从一个时期以来的淡化、弱化到全面得到坚持和加强的深刻转变。这种深刻转变,说到底是我们党勇于自我革命的结果。进入新时代,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党坚持问题导向,以敢于刀刃向内的彻底的革命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全面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正是因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以无私无畏的精神,开启了一场自我革命的伟大工程,使党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焕发出新的强大生机活力,才使党的领导不仅坚持住了而且更加坚强有力,从而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使党和国家事业取得了全方位、开创性的历史成就,发生了深层次、根本性的历史变革。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总结这一新鲜经验和历史经验,提出勇于自我革命、全面从严管党治党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和最大的优势,强调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既要培元固本,也要开拓创新,既要把住关键重点,也要形成整体态势,特别是要发挥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强调必须以党的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在今后的征途上,只要全党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这一重要思想,不断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党就能够也一定能够始终成为坚强的领导核心。

二、以强大的改革领导力推进改革开放

中国共产党在改革开放40年来坚持党的领导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要形成强大的领导力,使党始终成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强领导核心。这其中,也包括形成强大的改革领导力,为改革开放的成功推进提供最坚强可靠的保证。40年来,靠党的强大的改革领导力,我国改革开放走过了波澜壮阔的非凡历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

(一)坚定执着的战略定力和政治定力

这里说的坚定执着的战略定力,是指党始终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从邓小平“不改革死路一条”的大声疾呼,到习近平“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的铮铮誓言,中国在持续奋斗这条伟大的道路上不断向前。从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的大潮初起,到1992年初邓小平“南方谈话”开启历史性突破的深化改革,再到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决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代号角,直至2018年2月十九届三中全会适应新时代发展要求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刻变革,中国改革开放的浩荡大潮,在党中央集中部署改革大局的党的关键性重要会议推动下,呈现出一浪高过一浪、一潮胜过一潮的壮阔景象。尤其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举旗定向,以巨大的勇气和魄力推动改革呈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的崭新局面,改革涉及范围之广、出台方案之多、触及利益之深、推进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这里说的坚定执着的政治定力,是指我们党40年来初心不改,始终坚持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确保改革开放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封闭僵化无法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改旗易帜必然导致我国社会主义性质发生改变,二者都会使改革开放偏离正确方向、脱离正确轨道。历史和实践已经充分证明,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而没有别的道路,能够引领中国进步、实现人民福祉。习近平总书记说,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篇大文章。邓小平同志为它确定了基本思路和基本原则,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这篇大文章上都写下了精彩的篇章。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定不移地“把这篇大文章写下去”,并将其提升到全新高度,推进到新境界。

(二)守正出新的理论创新力和制度创新力

40年来,我们党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先后形成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理论创新成果,科学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根本性问题,破除了改革开放路上的种种思想障碍,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指明了前进方向。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科学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时代课题,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境界、治国理政新境界、管党治党新境界,为推进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

40年来,我们党始终关注并不断推进制度和体制创新。改革开放之初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温饱问题迅速解决,城镇居民也得到了丰富的农副产品供应。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自此我们党把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伴随着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推进,我国经济迅速起飞,创造了人类社会经济长时期快速增长的新奇迹。1997年,党的十五大提出,一切有利于社会主义生产力发展的各种所有制形式,都可以大胆探索,大胆利用,确定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成分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现在,中国的非公有制经济在经济总量、纳税额、就业人口等方面,都发挥着巨大作用。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为改革开放进行顶层设计和总体布局,全面推进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党建等领域的制度创新,构建起了一整套集中统一的改革领导体制、务实高效的统筹决策机制、上下联运的协调推进机制和坚强有力的督办落实机制,开创了改革开放伟大事业的崭新局面。

(三)高屋建瓴的思想理念引领力和政策策略推动力

40年来,我们党总是根据形势和任务的变化,适时提出相应的思想理念引领和指导改革。影响最大的当属“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对此,邓小平同志曾明确指出:“不解放思想,不实事求是,不从实际出发,理论与实践不相结合,不可能有现在的一套方针、政策,不可能把人民的积极性统统调动起来,也就不可能搞好现代化建设,显示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主旨演讲中也强调:“中国人民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实现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相互激荡、观念创新和实践探索相互促进,充分显示了思想引领的强大力量。”不拒众流,方为江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提出,对待不同文明,需要比天空更宽阔的胸怀,并且反复强调、不断告诫我们,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没有这一理念引领,就不会有40年的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此外,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是硬道理,到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到坚持科学发展、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到坚持“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再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每一次发展理念、发展思路的创新和完善,都引领并推动了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跨越。

40年来,我们党还总是根据形势和任务的变化,适时制定出台重大政策引领和推动改革。仅就政策制定而言,我们党1984年就制定出台了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1985年分别作出《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2008年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8年十九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在改革的策略上,我们党也很有独到之处,比如在加强顶层设计的同时,提出“摸着石头过河”,“一边走一边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口气解决所有问题”。这与西方倡导的“休克疗法”形成鲜明对比,保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呈现出连续不断、持续有效的局面。

(四)科学高效的统领协调力和风险防控力

改革开放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协调各个领域、统筹各种资源。随着改革向纵深推进,更需要各方面同向发力、协同推进,统筹协调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改革。改革开放推进无疑需要政策举措跟上,而各项举措能否落实到位,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改革开放的蓝图能否实现。40年来,我们党展现了科学高效的统领协调力。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以经济体制改革为突破口,带动政治体制和其他各方面体制改革,取得显著成效。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更加注重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并将其写入党章,有效促进了各项改革系统集成、协同配合,形成合力。同时,我们党在40年改革中坚持既立足国家利益、又兼顾地方利益,有效调动了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坚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一方面始终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另一方面也更好地把国内发展与对外开放统一起来,实现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良性互动、互利共赢;坚持既注重政策制定、议事决策,又狠抓改革开放各项举措的落实、取得实效,牢牢扭住改革开放的目标和任务,理清责任链条、拧紧责任螺丝,打通关节、疏通堵点、激活全盘,确保了改革开放各项举措的落地生根。

中国共产党在内忧外患中诞生,在磨难挫折中成长,在应对挑战中壮大,始终怀有强烈的忧患意识。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党在这方面具有高度的自觉性,科学高效地搞好各种风险防控。如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面对国内影响改革发展稳定的各种矛盾和问题,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既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这也是40年来我国改革开放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重要原因。

三、不断提升党的改革领导力

实践证明,坚持和加强党对改革开放的集中统一领导,提升党对改革开放的领导力,有利于全党全国在改革上统一思想、坚定信心,有利于改革涉险滩、闯难关、啃硬骨头,有利于统筹协调、蹄疾步稳推进各项改革,为改革开放提供根本政治保证。由此而言,继续全面深化改革,无论改什么、改到哪一步,其关键和根本依然是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锻造更加坚强的改革领导力。这里最基本最深层最重要的,是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不断推进改革开放的能力和本领,尤其要在三个始终坚持上下功夫。

(一)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中国共产党领导改革开放成功的最关键的因素是坚持了以人民为中心。这是改革开放的根本逻辑。在改革的初始动机上,邓小平同志和当时的改革先行者们首先考虑到的是人民的福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邓小平同志孜孜以求的是增进人民福祉。他多次讲:‘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要消灭贫穷。不发展生产力,不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不能说是符合社会主义要求的。’他领导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心中想着的就是最广大人民。”习近平总书记把改革开放推进到新境界新水平,也是源于这一点。他在15岁从北京到梁家河插队的时候,和乡亲们一样住在窑洞里、睡在土炕上。乡亲们生活十分贫困,经常是几个月吃不到一块肉。那时,他很期盼的一件事,就是让乡亲们饱餐一顿肉,并且经常吃上肉。从此,他心中种下了“最广大人民”的种子。

实践已经充分证明,改革是为了人民,人民就有了无限的动力和创造力,就能够调动各方面参与和推动改革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就能凝聚起众志成城的磅礴之力。事实上,我们党一系列影响重大的改革措施的推出,都是以基层人民群众创造的具体改革经验为基础的。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告诫全党,必须牢记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检验一个政党、一个政权性质的试金石。他强调,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我们要在这方面深化认识,增强自觉,真正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贯穿到改革开放各个领域各个环节,做到人民群众关心什么、期盼什么,改革就抓住什么、推进什么,使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不断把为人民造福事业推向前进。

(二)始终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

一切从实际出发,就是要从我们的基本国情出发,从我国的社会现实情况出发,从我国当前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出发,并以此作为我们行动的依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改革开放成功的第二个重要的基本因素。1978年12月13日,邓小平同志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只有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也才能顺利发展。”这些话揭示了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极端重要性。一切从实际出发,是改革开放的思想基础,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面理论旗帜。一切从实际出发,不仅是改革开放的思想路线,而且还是一种根本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是中国共产党以往成功领导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也是党不断推进改革开放的基本要求。

实践告诉我们,在改革开放中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从多方面努力。在这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提出三点要求。一是了解实际、掌握实情,不断对实际情况作深入系统而不是粗枝大叶的调查研究,使思想、行动、决策符合客观实际。二是要清醒认识和准确把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在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我们要达到发达国家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还需要长期的艰苦奋斗。我们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都不能忘记、忽视这样的基本国情和基本特点。三是把握好改革开放带来的新情况新变化,并进行全面地辩证地分析,既要充分看到这些年来我国发展成绩巨大,有利条件不断增多;又要清醒看到发展中的困难、问题和不利因素,避免犯脱离实际、超越阶段而急于求成、急躁冒进的错误,真正做到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

(三)始终坚持唯物辩证法

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不是以直线而是以辩证的形式展开的。中国共产党领导改革开放成功第三个重要的基本因素是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正确处理了一系列复杂关系。如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的关系、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和坚持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摸着石头过河”和加强顶层设计的关系、党的领导与人民创造的关系、自身发展与贡献世界的关系,等等。能不能继续成功推进改革开放,说到底,就看我们党能不能正确处理各种复杂关系。

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解决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中遇到的若干错综复杂的矛盾和问题,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好传统和制胜法宝。正因为此,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政治局于2013年12月3日和2015年1月23日分别就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集体学习。在主持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要更加自觉地坚持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增强辩证思维、战略思维能力,努力提高解决我国改革发展基本问题的本领。习近平总书记在这方面身体力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处处充满辩证法的睿智和光辉。对于这一点,我们要认真感悟、勤勉实践,续写好百年大党不断走向胜利的时代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