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谋为官治政思想探要

2018年12月5日 11:53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丁萍 陶建平

[摘 要]被誉为“康乾盛世优良官风的代表”和“岭南儒宗”的陈宏谋,在长达40余年的从政实践中体现出的知行统一、克己奉公、清正廉洁、勤政务实等政治追求、为官理念和治政风格,奠定了其“经世”典范的基础,对当前领导干部为官从政也有积极的启示。

[关键词]陈宏谋;为官治政;知行统一;克己奉公;清正廉洁;勤政务实

[中图分类号] B2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18)06―0117―05

[ 作者简介 ] 丁萍,中共桂林市委党校副教授;陶建平,中共广西区委党校教授。

陈宏谋(1696-1771)字汝咨,号榕门,原名陈弘谋,为避清乾隆帝(弘历)讳而改为陈宏谋,广西临桂县四塘乡横山村人。陈宏谋为官48年,跨越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历任12省巡抚、总督,官至东阁大学士兼工部、吏部尚书,政绩卓著,官声极佳。我国史学家钱宗范认为,陈宏谋为官从政之道体现了“康雍乾三皇帝治政思想”,“是康乾盛世优良官风的代表”。[1]美国历史学家罗威廉称陈宏谋是“18世纪清朝统治精英最杰出、最有影响的汉族官员”。[2]陈宏谋也是清代理学名家,有“岭南儒宗”之称。代表作有《五种遗规》《培远堂文集》《手札节要》《课士直解》《培远堂文录》等。清贺长龄、魏源编撰的中国近代经世学文献巨著《皇朝经世文编》,收录陈宏谋的文章53篇,文章数量位居第二。“陈宏谋之所以重要,不在其任职时间长,也不在其工作成就,而在于他是清朝地方官员的典范,尤其是被人们称为‘经世’治理风格的典范。”[3]陈宏谋“经世”治理风格所体现的为官治政思想,被历史上很多官员奉为从政指南,也值得今天的领导干部学习和借鉴。

一、知行统一,勤学敏思笃行

宋代以降,程朱理学一直被奉为官方统治思想。陈宏谋青年时代求学,师从的几位名家都是程朱理学学者。所以,奉行知行统一的理学思想,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是陈宏谋学术和政治思想的突出特点。

(一)勤于学习,通经明理

陈宏谋认为,学习对官员个人修养和为官从政都有重要影响。“明此理而内以克治其身心,外以推暨乎民物,不能不由于学。”[4]学习的作用,对内可“克治其身心”,加强自身修养;对外可“推暨乎民物”,将所学用于齐家治国。他指出为官与学习并不矛盾,赞同“即仕即学”“仕优而学”,主张为官者要边干边学,有坚实理论为基础,才能有大的成就和贡献。陈宏谋本人便是例证。他从“迨入仕途官场,事宜尤未娴,习临民治事,茫无所措”到成为朝廷重用、百姓拥戴的一代名臣,一个重要原因是热爱学习。凡“可为居官箴规者,心慕手追不忍舍置。不敢谓仕优而学,亦遮几即仕即学之意云尔”。[5]他在书信中告诫友人注重学识长进、抓紧时间学习:“士人惟功名得失可以听之于数,至于学问器识,全由人事,有一分工夫便有一分进益。处可以用功之境,值可以用功之时,而因循错过,不但他人见轻,即自己亦不免于后悔。学问要看胜于我者,境遇要看不如我者,随时随事以此着想,则无自足自弃之病,亦省却多少希冀妄想矣。”他收录一些优秀思想家、政治家关于为官从政的论述并加以评析,编成《从政遗规》,供为官者学习。希望官员们学有目标、行有依据,“推心、理之相同,以尽治人之责,而又参之前言往行,以善其措施,则宜民善俗,或有取焉”。[6]他还指出学习经典著作不应流于表面、止于知道,而应本着“即化即学之意”“循序渐进”“熟读精思”,深入钻研和思考,吸收其精神内涵。

(二)知行统一,以行为主

程朱理学中的实事求是、经世致用等思想颇受士大夫青睐。陈宏谋在其学术和从政生涯中一直力主知与行、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强调既要掌握知识,更要践之于行。他信奉程宋理学集大成者朱熹的知行观:“知行常相须,如目无足不行,足无目不见。论先后,知在先,论轻重,行为重。”[7]强调“知”是为了“行”,要联系实际学习,并用理论指导实践。他以自己的体会为例:“偶有得于圣贤绪论,合之今日情事,多所切中此心,稍有把握,措之事为,幸免陨越不至。”[8]陈宏谋明确反对流于形式、仅仅为了学而学的“空学”。1758年,他在写给苏州一位朋友的信中说:“学问之无关于身心者,其病在求知而不求行”,指出死记硬背、脱离实践的学风弊病。对明代王阳明心学“偏于知而略于行”持批评态度,认为“未免开后来蹈空之弊”。陈宏谋提倡“知得一字便行得一字,知得一句便行得一句;随处随时,返观内照。”[9]以理论规范和指导行为,同时在实践中深化对理论的认识。陈宏谋这一思想,对今天领导干部加强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学习,尤其是加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学习,并自觉以其指导行动,在行动中加深理解,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二、克己奉公,忠君报国爱民

(一)忠君报国,秉持“至公心”

忠君,是儒家传统的政治道德,也是陈宏谋为官的基本原则。他主张官员要怀“至公心”,去利己心。所谓“至公心”,即“以君心为心,承顺不忘,愿国家之事,都得成就。”[10]官员应精忠报国,与君主和国家意志保持高度一致。“士大夫当为天下养身,不当为天下惜身。”应为担负天下大任而修养自身,而不应因担负天下大任而计算私利,过于爱惜自身。陈宏谋不仅以此教人,也以身垂范。他为官数十年,位高权重,但一心为公,不徇私情。第一次担任湖南巡抚时,为防止毗邻湖南的广西家乡亲人借自己的名号谋私利,在《湖南巡抚任晓谕关防示》中特别公告:“有本地民人指称相识,招揽关说者,一面查拿,一面禀报。至于本部院用人行政,惟有天理良心,耿耿不昧,奖善惩恶,确乎不移”。[11]1758年初,清高宗将官员不得在家乡任职的回避制度搁置一旁,特别任命陈宏谋担任两广总督一职,表达了对陈宏谋大公无私的高度信任,“陈弘谋隶属广西,但伊久任封疆,朕所深信”。[12]

(二)爱民为本,知民亲民惠民

陈宏谋出身清贫,对百姓疾苦感同身受。此外,作为一个有智慧和远见的政治家,他也很清楚“水则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他“以爱民为本”,主张官员要知民、亲民、惠民。首先,要知民。他认为“朝廷设官,原以为民,官必爱民,及为尽职。故府州县官皆以‘知’为名,又名之曰‘地方官’,谓地方之事,府州县当无所不知也。百姓称官曰‘父母’,自称曰‘子民’,谓民间苦乐,府州县当无不关切如一家也。”[13]地方官被称为“知府”“知州”“知县”,寓意官员要知晓民意体察民情,而身为“父母官”,也应像关心爱护自己的家人一样对待百姓。其次,要亲民。陈宏谋任上,官民关系总体相对和谐,但也存在一些造成官民关系紧张的突出现象。如地方官员常年陷入日常事务而深居官府,与百姓接触很少;官员只顾揣测上司好恶、对下缺乏“耐烦心”等。为此,陈宏谋要求官员们走出官府,“巡历乡村”,多接触民众,倾听民吁,“好民好”,“恶民恶”,以“民事为己事”,对每一次群众请命都要重视和认真回应;要求官员们以摆事实、讲道理的交流劝解方式推行“原则”,不应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强制压服,以建立和谐的官民关系。再次,要惠民。陈宏谋对一些官员“惟知迎合上司喜怒如何,至于小民利害则前后更不暇计”提出批评,主张为官者应关心民众疾苦,造福于民,“行其有利于民者,去其有害于民者”“如兴一利也,惟恐不利于民,惟恐利民不久,更惟恐利少而害多;除一弊也,惟恐害之不去,惟恐此时无害而将来有害,更惟恐一害未去别害又生。”[14]他主张“地方官职在牧民,民之事即己之事也。一举一动皆须从民生起见。舍为民而言办事,其事可知,其居官亦可知矣”,说“人之心思、物力只有此数。于浮文上多一分,即于实事上少一分。居官者能以周旋上官之心力致之于民,地方民生未有不实受其惠者”。很显然,陈宏谋是将利民放在首要位置,将为民谋利作为施政出发点的。这对我们今天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也有重要的借鉴。

三、清正廉洁,律己重教严督

治国首重吏治。明朝吏治腐败导致政权倾覆的教训,清代前期的统治者不得不重视。但乾隆中期,官场奢腐之风日渐滋长。陈宏谋对官场贪腐现象深恶痛绝,强调“廉洁乃居官首重”,表示对属下官员过失以教育为主,不会轻易处分,“惟一涉贪污,则疾首痛心,不能一刻稍待”,表达出反腐的坚决态度。在其著述中关于廉政的文献逾百万字,廉政思想极为丰富。

(一)重自律,加强修养

陈宏谋认为官员要有“天理良心”。他在选编《亲民官自省六戒》的按语中说:“官无良心,无天理,民有不受其殃哉!官如存良心,循天理,民有不蒙其泽者哉!”[15]告诫为官者将“天理良心”四字“悬之心目之间”,时时观照自省;提倡正确看待义与财。奉行“非吾义,锱铢勿视。义之得,千驷无愧。物有多寡,义无不存,畏非义如毒螫”。[16]将“义”作为取舍财物的标准,远避不义之财;提倡正确看待名与利。陈宏谋在给家人的书信中写道:“好名声是不可少的,至于‘利’字则不能强求,亦不必设计苦求……只怕苦心求利,不顾声名,转至后来衣食不继,面目可憎,难以见祖宗,难以见亲友耳。”[17] 反映了他重视清白、淡泊功利的义利观和荣辱观。他主张以俭养廉,提醒官员应常思前想后,想一想自己为官之前的日子,想一想自己卸任官职之后的日子,“思前则知足,思后则知俭”,知足以常乐,知俭以成廉。陈宏谋这些谆谆告诫,也是他自己身体力行的廉政守则。

(二)抓教育,以教化人

陈宏谋除了撰写《从政遗规》,收录众多为官治政的名家名篇汇编成官箴,为官员提供极具哲理又通俗易懂的教育读本之外,还强调重视和加强对官场中负责具体执行事务官吏的教育。[18] 陈宏谋认为朝廷政令最终依靠胥吏执行,而且官员调动频繁,但胥吏任职相对稳定,如果他们贪赃枉法、欺官诈民,危害将极为严重。“治乱之要,其本在吏,”必须加强对胥吏的教育与管理。为此,陈宏谋编著了《在官法戒录》。该书摘录了关于官吏善行和劣迹及行为后果的典型事例,并逐条加以评析,目的是希望官吏通过此书“见善而以为法,见不善而以为戒”。[19]该书实际上就是一部警示教育教材。

(三)严督查,重在基层

陈宏谋身处的雍乾时期,官僚体系中充斥一些不良习气。陈宏谋在其书信中批判了官员消极懈怠、迷于私利、媚上欺下、照本宣科等“官场陋习”,并提出下级属吏应更加“尽”心“尽”意,上级官员应更勤于督查。[20]陈宏谋派遣省级巡视官员深入州县听取报告,调派中层官员执行更为常规的监督工作。对县级官员的督查尤为严格,既查看他们的公文内容,又实地观察他们的品行,并进行标准严格的评估,以此作为年终奖惩的重要依据,“其中出类拔萃者”可获得提拔。对官员既严格要求,也适当激励,以调动和保护他们勤政廉洁的积极性。将规范、客观的评估作为奖惩官员的重要依据,是陈宏谋吏治治理的创新,也为后来的官员考核和任用积累了经验。

四、勤政务实,明职履职尽职

陈宏谋在勤于政事方面堪称楷模。《清史稿·陈宏谋传》形容他为国为民“劳心焦思,不遑昼夜”。云南总督张允庆上疏举荐陈宏谋任云南地方官,称赞他“以实心行实事,视国事如家事”。陈宏谋勤政务实的从政风格,与他明职履职尽职的思想密不可分。

(一)要明职,存实心

陈宏谋认为官员首先要明确自己的身份和职责。他在为吕新吾《明职》所写的按语中说:“有是事,始设是官。官因事而设,事即待官以理者也。”[21]认为设官分职的本意在于为国家和百姓办事。为官者应牢记自己的职责,认真对待自己的职责,不推卸不敷衍,方可称职。“不然,有官与无官等甚,且有官而受害,反不如无官。”

(二)要履职,办实事

陈宏谋认为,吏治好坏不仅在于官员能否明其职,更在于其能否切实履责,做到办实事。他反复强调“士大夫济人利物,宜居其实”,反对徒有形式、虚为应付的表面功夫和随波逐流、得过且过的消极怠工。他批评一些官员对待分内之事推脱躲避,“或畏其难,或以为迂,或阳奉而阴违,或始勤而终怠”,[22]最终导致政务荒废。

(三)要尽职,求实效

陈宏谋主张官员做事要专心且尽心,对“全省官员,奔走之时多,办事之时少。视民事如末务,每日以余力及之”提出告诫,要求官员“凡有益民生之事,不以小而忽,不以难而阻”。陈宏谋还主张官员做事要抓住根本,力求实效。为了解实际情况,陈宏谋强调要重视调查研究。他在江西初任巡抚时,不仅要求县令绘制各县地图,还要求详细汇报所辖区域的32个基本事项。他提醒属下官员,各地情况有异,若不能把握本地的特殊性,就难以抓住重点,有效治理。陈宏谋以身作则,所到之处无不留下其勤政务实的业绩,尤其在兴教办学、发展水利、防治灾害、发展生产、整饬吏治、改善民生等事关国计民生的事业上,成效显著,深得民心。说明百姓需要的官员不仅要干干净净,还要勤勤恳恳。

清代著名学者袁枚评价陈宏谋“以用世为心,不谈元妙;以闻过为喜,不事矜张;以淡泊自甘,而不以敝马赢车取人;以恭俭自持,而不以矫情饰行镇物;析理必穷其微,爱民自核其实。”[23]这可以说是对陈宏谋为官做人的真实写照,也是对其政治品格和政治追求的概括表达。

“观今宜鉴古”,作为康乾盛世官场的杰出官员,陈宏谋为官治政思想,为我们了解清代封建兴盛时期的社会政治文化风貌和相对优良的官风提供了研究范本。这对今天领导干部提高理论修养,坚定政治忠诚,优化官德官风,强化政治担当,提高从政水平都有重要的借鉴作用。

[注 释]

[1]钱宗范.浅论陈宏谋和《陈宏谋家书》[J].学术论坛,1998(5):88-92.

[2][3][12][20]罗威廉.救世:陈宏谋与十八世纪中国的精英意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2,3,76,438.

[4]张俊杰.陈宏谋与清代理学[J].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10(1).

[5][6][8][15][16][18[19][21]陈宏谋.五种遗规[M].北京:线装书局,2015:312,312,312,414,17,438,438,344.

[7]朱熹.朱子语类(壹)·卷九[M]∥朱子全书:拾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

[9]张俊杰.陈宏谋与清代理学[J].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10(1).

[10]陈宏谋.五种遗规[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2:358.

[11][23]张家璠.陈宏谋与朱子学[J].河池学院学报,2006(6).

[13]孔祥文.陈宏谋吏治思想研究[J].兰州学刊,2007(6).

[14]张俊杰,覃晋.从《培远堂文檄》看陈宏谋为官之道[J]. 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17 (1).

[17]陈宏谋.陈宏谋家书[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244.

[22]陶建平.清代地方官场病及其救治之道—陈宏谋从政箴言探要[J].学术论坛,1996(2).

(责任编辑:江生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