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治理顶层设计的三个关键词

2019年3月6日 10:41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核心阅读

■共建共治共享是中国共产党治理理念不断提升和治理实践不断拓展的结果,体现了对公共治理理念的吸纳认同、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积极调整、国家治理对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正确回应。

■共建共治共享既是新时代社会治理格局的建设方向,也为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功能定位提供了依据。要理解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内涵,则须抓住三个关键词。

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基础,也是一段时间内影响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重大挑战。特别是随着社会主要矛盾深刻变化、社会流动日益增强和利益诉求急剧增长等新情况的不断涌现,一系列问题从深层次上对传统的社会治理思路提出严峻挑战。基于此,党的十九大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着力从优化顶层设计的角度促进社会治理效能提升。客观而言,社会治理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但“共建共治共享”则提出了社会治理领域的新命题。实践证明,对于这个新命题,不仅需要从实践层面作出积极探索,还应从理论层面解析其基本内涵。忽视理论层面的解释,难免会使实践探索偏离方向。因此,当人们在实践层面不断推进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时,必须准确理解其基本内涵。而要理解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内涵,则须抓住三个关键词。

共建:凸显社会治理的导向。在现代社会治理中,共建简而言之就是提倡共同参与建设。之所以需要“共建”,主要源于对秩序的渴求。“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社会要进步,首要的问题是要有社会秩序。社会秩序之于人类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是人类生活和实践的社会环境,社会秩序是社会行动的前提和基础。”对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政策刺激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当代中国来讲,秩序尤为重要。社会治理的重要诉求就是构建良好的社会秩序,为社会运行提供安全稳定的社会基础。这足可见秩序的重要价值,但如何获得秩序却有着不同的方式。是通过强硬手段整合社会资源进而实现全面而又严密的掌控,还是通过民主和谐的协商合作共同构建秩序,既拷问着政府的治理理念和治理方式,也直接影响着秩序构建的效率和可持续性。从现代社会看,通过协商共建的方式构建秩序才是理性和健康的。事实证明,单纯依靠政府“独自打保龄球”的传统模式,既不符合现代社会治理的现实需求,还会产生更多的问题。因而,应努力倡导共建方式,鼓励各种参与主体在政府的引导下共同参与社会治理。在共建的格局下,推动社会治理的基础是共同参与、共同安排和共同主事。它不仅可以使政府变指导代替领导,还可以塑造“伙伴文化”,形成基于共同参与、共同出力、共同安排、共同主事等互动关系,进而凝聚共识、促进合作。因此,通过共建的方式来实现社会治理过程中的秩序与活力的有机均衡,继而寻求既有秩序也有活力的现代生活,成为人们共同关注的焦点。正是在这种现实诉求的推动下,共建为人们所需要。

共治:强调社会治理的过程。现代社会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各种参与主体在意愿诉求和行动能力等方面不可避免地存在差异,但又无时无刻不生活在一个共同体之中。因此,一定意义上讲,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实质上就是各大主体通过协商合作、共同参与的办法来共同参与公共事务治理。进一步讲,现代社会是由多元主体因素构成的复杂结构,每一个参与主体的基本诉求和目标取向都不一样。特别是在开放、流动、多元的社会里,社会问题日益复杂、社会诉求日渐多样、社会价值日趋多元,社会治理的复杂性、艰巨性和挑战性与日俱增。面对这样一种复杂情势,无论是政府、市场还是社会,都无法单独回应和满足多样化的社会诉求,而必须寻求协同合作、互利共赢。诸多事实证明,在纷繁复杂的公共事务面前,任何人或组织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也不可能单枪匹马的行动,必须通过协同合作的方式来实现力量的均衡、互补,进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因此,社会治理必须注重发挥多元主体的积极作用。调研发现,如果单纯依靠某一个主体来应对处理某项公共事务,不仅会遭受能力有限的掣肘,而且还会形成隔岸观火式的参与冷漠。相反,如果寻求所有主体的共同参与,情况则会朝着积极向上的方向发生变化。因而,共治成为现代社会治理的共同期待。

共享:彰显社会治理的目标指向。从社会治理的终极目标和行动趋向看,如果社会治理不能致力于公共利益、公共价值,那么就无法构建社会共同体,更不可能促进治理成果的共享共荣。对于社会治理来讲,共享包含四个层面的含义:一是所有参与者共享,即所有参与主体都能享受社会治理的成果,而不是一部分或少数参与主体能享受社会治理成果。二是全面共享,即社区建设、民生改善、公共安全等社会治理各领域的成果都能为所有参与主体共享。三是共建共享,即只有参与共建共治的过程,才能共享社会治理成果。没有共同参与社会治理则无法共享治理成果。四是渐进共享,即共享的过程是从低级到高级、从粗层次到高层次、从不均衡到均衡的渐进有序过程,而不是片面的、绝对均衡。客观而言,过去一段时间,社会治理在共享层面存在诸多不容忽视的问题。比如,共享的领域不均衡:更多的是关注政府及其附属机构的利益,而很少关注政府之外的组织和领域;共享的结构不均衡:对经济成果的共享要多于对社会建设成果的共享;共享的区域不均衡:发达地区的共享程度要远远高于落后地区。因此,在社会治理过程中,这些问题都应得到纠正,要最大限度地克服其个体私利,进而更好地维护公共价值。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共享要避免平均主义做法,不能把“共享成果”理解为平均分配改革发展成果。真正有效的共享乃是通过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治的社会治理过程中都有更好的获得感,能持续、不断地增进物质精神层面的收益。(陈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