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发展与高水平开放让中国底气充足

2019年6月3日 10:49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智库答问·关注中美经贸摩擦系列访谈之三】

本期嘉宾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 黄汉权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 余淼杰

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经济评论》主编叶初升

1.中国经济给予我们底气与信心

光明智库:美国挑起的经贸摩擦非我所愿,但我们坚决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这种坚定态度的重要来源,是中国经济给予我们的底气与信心。网友们很关注,从国际国内两个方面来看,哪些因素给了中国泰然应对的底气与定力?

黄汉权: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得到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拥护,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我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0.51万亿元人民币,比2017年增长9.7%;今年前4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继续保持增长态势,比去年同期增长8.9%,其中出口增长6.4%,进口增长11.7%。商务部数据显示,在利用外资方面,2018年我国实际利用外资约1350亿美元,同比增长3%。在全球跨国资本流动大幅减速的情况下,中国吸引外资保持稳定增长,充分说明国际资本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

另外,中国经济具有足够的韧性: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在500多种工业产品中,中国工业产品种类居世界第一位。中国制造业增长值连续9年稳居世界第一位,2018年占世界比重28.6%。中国在诸多行业拥有比较齐全的产业链,形成了一批具有很强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余淼杰:国际方面,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作为加工贸易生产链条的终端,会从其他国家进口大量原材料及核心零部件,再进行加工、生产、装配并销往全球。如果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就意味着中国要替产业链上游国家承担多余税负,直接的影响是中国出口贸易规模缩减,间接的影响是减少中国从其他国家采购商品的数量。如此看来,中美经贸摩擦升级不仅损害中国利益,也会让众多国家深受其害。

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压舱石”,为世界经济稳定复苏作出了重要贡献。据201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中国经济受损,世界经济必将受到拖累,美国将会失道寡助。

从国内来看,国内消费市场是我国经济健康发展的关键性因素。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8年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贡献率为76.2%。伴随着政府不断释放降税减费的政策红利,交通基础设施与信息高速公路不断完善,城镇化水平进一步提升,百姓可支配收入逐步增多,农村消费被广泛激发。不断释放的巨大消费潜力,将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

叶初升:我们的底气来自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商和出口商,拥有世界上最大、体系最健全的制造业等一系列事实。这些事实有以下含义:从国际经济学角度看,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经济行为不仅能够影响国际市场的短期波动,而且能够影响世界经济长期增长。就此而言,不管其他经济体对中国经济持什么态度、采取什么措施,都会考虑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经济行为对其自身可能产生的影响。美国政府单方面挑起经贸摩擦,在某种程度上,是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充分利用中国巨大市场的机遇。

中国的定力,很大程度上来自我们对创新能力的长期重视和持续培养。中国研发支出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从2000年的1.6%跃升至2015年的13.7%,同期,美国研发支出占世界总量的比重则从39.0%降至30.4%。

2.极限施压会给中国带来一定伤害,但影响总体可控

光明智库:毋庸讳言,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已经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了影响。结合今天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与作用,请您分析:美国的极限施压会带来哪些影响,这种影响是否可控?

黄汉权:美国的极限施压肯定会给中国带来一定伤害,但影响总体可控。5月10日加征关税的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中,主要涉及机械、电器、电子信息、纺织品、家具等产品,这些行业利润率本来就不高,关税从10%提高到25%后,除非美国进口商愿意承担大部分关税,否则中方出口商将因无利可图而放弃美国市场。实际上,美国的关税措施已经导致中国对美出口额下滑,2019年1月至4月同比下降9.7%,连续下降5个月。在中国针对美国加税不得不采取应对措施之下,美国对华出口也连续8个月下降。

目前我国进出口总额占我国经济总量的20%左右,如果单纯从对美进出口金额占我国经济规模的份额看,影响不大;即使加上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的关联效应,总体影响虽然会扩大,但也有限。当然,需要关注经贸摩擦对我国制造企业信心、就业和技术合作的影响,以免阻挠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进程。

余淼杰:2018年3月,美国政府单方面发起对华经贸摩擦,自2018年7月初以来,美国分三次对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并不顾中国坚决反对,自5月10日起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税率由10%提高至25%,导致中美经贸磋商严重受挫。5月13日,美国宣布启动对剩余约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程序。客观来说,高关税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冷静分析,这种负面影响是可控的。

在此情况下,我们应当密切关注中美经贸摩擦对国内资本市场的影响,特别是对社会信心的影响。要通过及时、透明的信息传递,让社会各界知道中美经贸摩擦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在可控范围内,我们应该重视,但不必慌张。

叶初升:在这场中美经贸摩擦中,美国不断把“战火”引向纵深,从贸易领域、投资领域再到技术领域步步扩展,甚至试图联合盟友对中国展开围攻。这种极限施压手段对所涉及的中低端产品可能产生影响,但对中国的高端产品及其技术创新影响不大。只要我们保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定力,美国极限施压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一定可以消解。

3.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光明智库:面对中美经贸摩擦升级,中国始终清醒地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当前来看,我们应该着力于哪些方面、采取哪些措施,来增强自身实力、提升应对能力?

余淼杰:中国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推动高质量发展与高水平开放。

要实现高水平开放,一是可以扩大与欧盟、日本、韩国等国家的贸易往来,实现进口贸易的分散化。这些国家的产品对美国产品具有很大的可替代性。二是挖掘新的贸易出口目的地,尤其是加强与金砖国家的贸易合作,与其他四国努力建成自由贸易区。积极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尤其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加强与东盟十国的经贸合作,做实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减少经贸摩擦升级的负面作用。

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一是积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作为中国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以及全球最大的经济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应该在科技、金融、贸易等方面发挥不同区位优势,实现差异化发展,成为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要力量。二是通过建立自由贸易港,努力开拓经济发展新路径。三是推动全面深化改革向纵深推进,降低区域贸易壁垒,实现不同地区经济一体化协同发展。

叶初升:中美经贸关系是宏观经济学意义上的长期问题,处理这个问题,要有明晰的认识:当前,中国即使经济体量再大,也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才是硬道理;要把关注点放在技术创新等方面;要以长远眼光,处置当下经贸摩擦的短期问题。

黄汉权:我们要打好组合拳:一是落实好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措施,研究新的减税降费空间。支持企业转型升级,对受经贸摩擦影响较大的企业予以政策倾斜。二是大力鼓励和支持国内消费,避免外需收缩和内需下降“双碰头”。要着力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努力提高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水平,不断完善养老、医疗、失业等社会保障制度。三是加大创新支持力度。一方面要持续增加对科技的投入,尽快攻克一批“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另一方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给科研机构、创新企业、科研人员松绑,为科技创新营造宽松自由的环境。四是推动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要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引领,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不断提升产业国际合作水平,更好融入全球产业分工体系和创新网络,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

4.国际社会看到了专横自利的美国和担当负责的中国

光明智库:今日之中国,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中国积极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朋友圈越来越大。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国际社会的态度如何,对中国在世界经济治理体系变革,世界经济再平衡中所发挥的作用有何期待?中国与世界各国在这场经贸摩擦中能够获得哪些启发?

黄汉权:过去一年多来,中美经贸摩擦升级,美国更是对欧盟、日本、俄罗斯、印度等国以加征关税相威逼,企图通过单边主义迫使其他国家臣服。欧盟、日本、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均批评这一行径,并宣称采取反制行动。中国应对有理有节,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肯定和高度赞誉。不少国家借中美经贸摩擦中美国产品退出中国市场的机会,扩大对华经贸合作。

此外,本届美国政府在“美国优先”理念的指导下,先后退出了TPP、气候谈判协议、伊朗和平利用核能协议等,给全球治理带来了极大不确定性。在此情况下,中国秉持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继续推进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促进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向更加开放、合作、包容、共享的方向发展。中国将继续坚持非歧视和开放的核心价值,坚持中方关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的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继续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同时,加快扩大对外开放的步伐,特别是要稳步推动“三降”(降关税、降壁垒、降补贴),进一步放宽对外开放领域投资限制。

中美经贸摩擦带给我们深刻启发:首先,大力发展核心技术十分关键。要有效统筹科技资源,对关系国家安全的“卡脖子技术”开展联合攻关,强化我国“撒手锏技术”的研究,形成更大的反制威慑力。其次,制定和实施供应链安全国家战略十分必要。一方面,要优化供应链布局,提升我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和话语权,另一方面,应围绕我国具有优势的制造、流通环节,加强对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制造业投资和产能合作,建立更为健全的全球供应链网络。

叶初升:中国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经济大国,是全球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国际社会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本届美国政府奉行“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理念,挑起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与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经贸摩擦,将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从这场经贸摩擦中,国际社会看到了一个专横自利的美国和一个担当负责的中国。

余淼杰:中国始终以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赢得世界人民的尊重。比如,面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及今天美国政府挑起的经贸摩擦,中国始终没有采取利己损人、不顾世界发展利益的办法解决问题。

要赢得国际社会对中国有效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的信心,就要继续向世界据理表明中国的态度与立场,同时积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改革中去,重新推动多边贸易体制谈判,提出通过争端解决机制应对多哈回合谈判中搁浅的问题。

只要中国以有理、有力、有节的方式应对美国的贸易讹诈与贸易霸凌主义,就一定可以得到践行贸易自由主义、维护贸易自由主义的国家及人民的支持,从而为中国未来发展开辟良好空间,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

项目团队: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晓、张胜、王斯敏、蒋新军、刘嘉丽、马卉,通讯员焦德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