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干部成长的快与慢

2019年6月13日 12:19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蔡清平

[摘 要]年轻干部队伍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本文从历史维度对年轻干部发展脉络进行梳理,指出年轻干部成长过程中存在偏离了“快”的轨道、违背了“慢”的初衷、年轻干部自身问题。其原因在于政绩观出现偏差、制度设计还不够完善、年轻干部成长背景因素,为此要正确把握年轻干部成长规律,辩证看待年轻干部成长快与慢的关系,从体制机制上处理好快与慢的关系,引导年轻干部正确对待快与慢的关系。

[关键词]年轻干部;成长规律 ;辩证关系

[中图分类号] D26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19)03―0020―04

[作者简介] 蔡清平,江西省宜春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年轻干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不是单纯的青年干部、低龄干部,而是生理年龄和心理状态的有机统一。对待年轻干部成长的快与慢,必须坚持从历史维度、发展大局、现实考量和个体因素等方面来加以分析。

一、年轻干部工作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息息相关

从国际历史维度来看,年轻干部的成长直接影响了党和国家的兴衰成败。以苏共的兴衰为例,执政70多年拥有2000多万党员的苏联共产党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迅速垮台。究其原因,与苏联当时干部政策有着密切关系。从斯大林晚期开始,苏联就逐渐形成了领导人终身制,除年富力强的赫鲁晓夫“因年龄和健康状况问题”为由被迫退休外,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都是老年执政,去世于任上。在70多年的执政历程中,苏共始终缺乏成熟的制度和相应的措施来培养和选拔年轻的接班人。干部政策的长期僵化造成了“老人政治”“庸人政治”的局面,大批年轻有为的干部难以进入领导层,严重不利于国家政治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在西方和平演变政策和苏联自由化思想影响下,特别是苏共二十大以后,很多原本相信苏联社会主义体制的年轻一代人对其产生怀疑,思想观念与政治立场发生变化。在多元化背景下成长培养起来的年轻一代接班人,丢失了共产主义信仰,推行激进改革直接引发了苏联政治和经济的大动荡,变成了苏联和苏共的“掘墓人”。

回顾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程,年轻干部成长的快慢正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一面镜子。在极为严酷的革命战争环境中,党把有计划培养大批新干部,作为主要的战斗任务之一。毛泽东指出:“中国共产党是在一个几万万人的大民族中领导伟大革命斗争的党,没有多数才德兼备的领导干部,是不能完成历史任务的。”[1]在党的干部工作战略思想指导下,革命队伍迅速发展壮大,以年轻干部为主体的共产党员由1935年遵义会议前的不足4万人发展壮大到1949年的400多万人,为夺取革命战争胜利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证,也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准备了充分的干部条件。“文化大革命”时期,一大批经受过革命战争考验的老干部被打倒,许多年轻的“造反派”式干部粉墨登场,给党和国家造成了无可估量的损失。

20世纪80年代初,邓小平指出:“现在我们国家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不是四个现代化的路线、方针对不对,而是缺少一大批实现这个路线、方针的人才。”[2]为培养选拔中青年干部,党中央提出了“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方针。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党的十二大,不到4年时间共提拔了5万名年轻干部进县以上领导班子。1983年开始的“第三梯队”建设,只用2年多时间,全国就建立了一支省部级1000多人,地厅级2万多人,县处级14万多人的后备干部队伍。[3]大批年轻干部走上领导岗位,使各级领导班子年龄普遍降低,文化明显提高,专业知识结构有很大改善,更加朝气蓬勃,加快了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步伐。

世纪交汇之际,改革开放不断纵深发展,国内国际环境发生深刻变化。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继承和完善了干部“四化”方针,把思想教育与实践锻炼并重作为培养年轻干部的根本途径,建立了有利于年轻干部脱颖而出的干部人事制度,对于世纪之交的共产党选择与培养好接班人具有重要指导意义。进入21世纪以来,面对风云变幻的世界形势,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进一步完善了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机制,提高了选拔任用工作的公信度,一大批优秀年轻干部脱颖而出,为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注入了新鲜血液。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优秀年轻干部的培养选拔工作,着眼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出了新时期好干部的标准,破除了“唯票、唯分、唯GDP、唯年龄”偏向,优化了干部成长路径。在2018年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了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从理想信念、党性修养、实践锻炼、作风养成等方面对优秀年轻干部培养选拔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党的年轻干部工作步入了崭新的历史阶段。

二、年轻干部成长中存在的问题和原因分析

在实际工作中,无论是地方党委、组织部门还是年轻干部本身,在理解和把握年轻干部选拔使用和加强历练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在对待年轻干部成长的快与慢上也存在一些片面认识。

(一)存在的问题

1. 偏离了“快”的轨道。具体表现为:

一是重提拔,轻培养。简单地把提拔了多少年轻干部作为工作目标,甚至作为个人的政绩导向,忽视了年轻干部成长过程中最基础、最重要的组织培养和监督管理,为提拔而提拔,唯年轻而年轻。

二是搞简单化、运动式。把年轻干部培养选拔当成阶段性任务,平时储备不足,用时急拿现找,缺乏长远眼光和大局意识,缺乏长期性和整体性规划。

三是把年轻化当成低龄化。对年轻干部的界定存在“唯年龄论”,把年轻干部简单理解成青年干部。认为年轻干部成长要快,就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搞任职年龄层层加码式递减。

四是把打破隐性台阶当成火箭提拔。把成长快等同于提拔快,无原则干预加快年轻干部的成长,跳过了正常的台阶积累,导致“被加速”的年轻干部因领导经验不足和政治历练不够而难以胜任。

2. 违背了“慢”的初衷。具体表现为:

一是说得多、做得少。口头上重视,培养使用上担当精神不够。在干部选拔任用上以年轻干部还欠火候、欠历练为由,不敢大胆使用,搞无原则的论资排辈、平衡照顾,存在守旧求稳、“慢慢来”的心态。

二是认为培养年轻干部就是要排斥其他年龄段干部。把年轻干部工作同整个干部工作割裂开来,用年轻干部的“快”挤占了其他年龄段干部的晋升空间,导致其他干部成长变“慢”。

三是认为墩墩苗会耽误年轻干部使用。把墩墩苗这一“慢”的过程当成影响提拔使用的原因,认为过长时间的墩苗会把苗墩熟,会错过干部成长周期,耽误年轻干部使用。

3. 年轻干部自身的问题。具体表现为:

一是容易演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年轻干部当中,存在一些精于算计、世俗、老到,善于表演、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并把自我利益最大化作为人生追逐主要目标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这种人危害极大。

二是政治上容易当“两面人”。有的年轻干部对党的事业缺乏忠诚,政治素质不高,容易被错误思想和模糊认识牵着鼻子走,一边大谈党性、一边欺瞒组织,一边大谈约束、一边自我放纵,成为政治上的投机者、行动上的两面派。

三是缺乏吃苦精神。有的年轻干部从小没有接受过“苦难”的锤炼,对于社会基层没有直观感受和清醒认识,不愿意到基层到艰苦环境吃苦。

四是一味追求职务升迁的“快”,忽视了自身素质的提升。

(二)原因分析

1. 政绩观出现偏差。在培养选拔年轻干部问题上,有的党组织尤其是主要领导政绩观存在偏差,认为这项工作是管长远的“潜绩”,一时也看不到成效,抓与不抓都不会有实质性影响。相反,如果步子迈得快了,反而容易变成“枪打出头鸟”。为了减少麻烦,少担“风险”,即使需要年轻干部,也不敢大胆提拔使用。

2. 制度设计还不够完善。对于优秀年轻干部快速成长,虽然都有宏观政策要求,但还缺少规范制度的支撑。比如在打破隐性台阶、规范破格提拔、破除身份壁垒等方面,具体到操作中,缺少刚性的政策制度和监督管理制度,容易受到人为因素干扰,落实过程中容易变形走样。

3. 年轻干部成长背景因素。一是缺乏政治历练。缺乏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系统学习,政治上不成熟、不坚定,有的看到现实生活中党内存在的一些问题,对党的事业发展信心不足,容易在大是大非面前摇摆不定。二是缺乏实践锻炼。成长经历相对单一,从家门到校门、毕业后进机关门,缺乏基层和艰苦地方磨炼,存在眼高手低现象。三是容易产生浮躁心理。有的年轻干部自恃年龄优势,产生坐等提拔的想法,一时不被提拔就对组织心存不满,心生怨气。存在等不了、待不住、受不了委屈的心态。有的热衷于拉关系、跑路子,急于求成、急功近利,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

三、正确把握年轻干部成长规律,处理好快与慢关系的对策建议

辩证看待年轻干部成长快与慢的关系,最终目的是提高年轻干部发现培养选拔工作的科学化水平。年轻干部队伍整体和年轻干部个体成长的快与慢,都必须服务服从于事业发展这个总体目标。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对培养选拔年轻干部的要求,首先要把握好年轻干部成长规律,“辩证把握年轻干部使用快慢关系,不要做欲速则不达的事。”

一方面,针对有的地方“火箭提拔”“破格提拔”,任职年龄层层递减,出现无原则的“快”等问题,要看到年轻干部从参加工作到走向成熟,成长为党和国家的中高级领导干部,需要经过必要的台阶、递进式的历练和培养。也就是说培养干部不要怕花时间、花精力,而要“持续用力、久久为功。”

另一方面,在破除“慢”思维,纠正“慢”动作的问题上,“要着眼近期需求和长远战略需要,培养选拔一定数量规模的优秀年轻干部。” “对有培养前途的年轻干部,要不拘一格大胆使用。破除论资排辈、平衡照顾、求全责备等观念,打破隐性台阶。”针对“企事业单位优秀人才进入党政干部队伍的渠道不够畅通”,进入较“慢”的问题,要“广开进贤之路、广纳天下英才”。具体来说,要处理好以下三种关系。

(一)辩证看待快与慢的关系

1. 快是为了增强活力。“快”是结构要求,是因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在老中青结构梯次上存在不足,需要有年轻干部顶上去,才能保证干部队伍始终充满活力。同时,年轻干部成长有一定的周期,要抓住最佳培养期全方位培养,让年轻干部能够尽快成长,尽快成熟。

2. 慢是为了保证质量。年轻干部要快速成长,必须有一个先慢后快、厚积薄发的过程。不在吃劲岗位、重要岗位上把根基打牢,就会成为速生树,成不了栋梁,挑不起重担。特别是对于年轻干部的政治训练,必须常抓不懈。

3. 快与慢就是要兼顾质量与活力。快和慢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要全面辩证地从质量与活力两个方面去把握快慢关系。快不是无原则地快。快要有快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在慢下来的积累中形成了质变,使年轻干部变得优秀的过程。有了这个基础,才能适当小步快跑;没有这个基础,就是“沙滩上建大楼”。慢不是没有目的地慢,慢要有慢的作用。但不能把一个好干部好苗子,一放就是好多年,搞的意志消沉。

(二)从体制机制上处理好快与慢的关系

1. 抓好整体规划,从全局上把握成长节奏。年轻干部成长的快慢,必须因时而异、因地制宜。要进一步强化干部工作规划意识,对领导班子整体功能发挥和干部队伍的年龄、专业、文化、经历等结构,以及当前存在和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提前预判、科学分析,找准关键症结、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建立健全年轻干部培养选拔的常态化工作机制,科学把握成长快慢的节奏。

2. 抓好政治历练,从源头上夯实成长基础。年轻干部成长的快与慢,政治标准是首要标准,政治教育是必修课程。必须有计划、有目的地让年轻干部接受系统的政治理论教育和严格的党内政治生活锻炼,引导他们扣好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第一粒扣子,打牢成长进步的思想根基。要把政治历练贯穿于年轻干部成长进步的全过程,特别是要及时鉴别政治上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两面人”。

3. 抓好实践锻炼,从能力上拓展成长空间。年轻干部成长的快与慢,取决于岗位的胜任度、发展的潜力值,归根结底取决于有没有担重任、挑大梁的铁肩膀和真本领。对发展潜质好、可塑性强但缺少实践历练的优秀年轻干部,组织上要有计划地放到基层一线和艰苦地区磨练意志,放到急难险重任务中去提升能力,放到关键岗位上去接受考验,让他们在多岗位多领域多方面锻炼中提高整体素质、练就过硬本领。

4. 抓好选拔使用,从操作上遵循成长规律。年轻干部成长的快与慢,必须遵循干部成长的普遍规律,有慢有快、缺课必补。发现要快,早发现早培养,尽快纳入组织视野,及时提出培养计划;锻炼要慢,重实干强担当,缺少历练必补课,不达目标不收兵;使用要快,大胆用及时用,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

(三)引导年轻干部正确对待快与慢的关系

1. 解决好“总开关”的问题。要从一开始就引导年轻干部把对党绝对忠诚作为立身之本、从政之基,牢记“革命理想高于天”,持之以恒加强党性修养,自觉强化政治历练,确保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2. 处理好“大我”与“小我”的关系。要引导年轻干部把个人价值追求主动融入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伟大实践中,体现在个人担当作为上,实现个人成长与事业发展之间的高度统一。

3. 走好群众路线。引导年轻干部摆正心态,脚踏实地,主动融入基层,主动融入群众,练就解决实际问题、驾驭复杂局面、做好群众工作的本领。

[注 释]

[1]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M]//毛泽东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526.

[2]邓小平.高级干部要带头发扬党的优秀传统[M]//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193.

[3]彭清华.毛泽东关于培养接班人的战略思想与新时期干部队伍建设[C]//毛泽东百周年纪念──全国毛泽东生平和思想研讨会论文集.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

(责任编辑:郑 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