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的首创领导力

2019年7月23日 12:01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奚洁人 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浦东干部学院首任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领导党和人民在中国创建了伟大的党、伟大的军队、伟大的新中国,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开辟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新境界,对世界产生了越来越巨大而深刻、深远的影响力。那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归结到一点,她具有杰出的领导力,并且显示出鲜明的原创性、首创性特征,而孕育、引领、塑造这种领导力的灵魂、核心和精神机制,就是习近平总书记精辟概括的“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

首创领导力,尽管我们在原有的领导学教科书中找不到这个概念,但中国共产党人已经以自己的理论创新、领导实践及其伟大成就证明了这个领导力范畴的存在。中国共产党的首创领导力,本质上属于政党领导力,是一种伟大的政治创造力。具有鲜明的时代性、政治性、战略性、全局性,体现了和展现出中国共产党人坚定执着的理想信念,敢为人先的创造精神,与时俱进的改革锐气,以民为天的价值立场,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坚忍顽强的革命意志和永不懈怠的奋斗姿态。

一、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和“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

政党是近代社会的产物。近代中国是以被侵略、被奴役的屈辱进程,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特殊形态进入近代社会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为挽救民族危亡,探索强国道路,各种政治势力纷纷成立自己的政治团体或政党组织,提出各种政治主张。尽管孙中山先生创立了资产阶级政党,领导了推翻中国几千年封建专制统治的辛亥革命,打开了中国进步的闸门,但未能改变旧中国的社会性质和人民的悲惨境遇,未能真正找到解决中国问题的良方。

面对如此困境,要不要能不能和敢不敢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当时一批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先进知识分子以“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作出了历史的回答。他们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刚刚兴起的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使人类最先进的文明成果同尽管人数不多,但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方式的中国工人阶级相结合,创建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以以往任何政党都不曾有过的崭新姿态登上政治舞台,显现出强大的生命力,推动中国近代社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成为近代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转折点和重要里程碑。证明了毛泽东著名论断的真理性:“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及其发展壮大的首创性特征和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开创性意义在于:一是开创了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态的国家,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相对落后,工人阶级数量不多,但只要具备了一定的主客观条件,同样可以创立无产阶级政党的先例。正如毛泽东强调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来到中国之所以发生这样大的作用,是因为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这种需要,是因为同中国人民革命的实践发生了联系,是因为被中国人民所掌握了”。二是创造了一个长期在农村环境中奋斗的党,其领导的武装斗争“实质上即是农民战争”的党,并且其党员成分又是以农民等非无产阶级在党内占大多数的党。但她同样可以保持工人阶级政党的先进性,建设成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由此也产生了第三个首创性,即把党的思想建设放在首位的党建思想和理论原则。1929年12月,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通过由毛泽东主持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初步回答了在党员队伍以农民成分为主的情况下,如何着重从思想上建设党以保持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问题。1935年12月瓦窑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进一步强调“能否为党所提出的主张而坚决奋斗,是党吸收新党员的主要标准。社会成分是应该注意到的,但不是主要的标准。应该使党变为一个共产主义的熔炉,把许多愿意为共产党主张而奋斗的新党员,锻炼成为有最高阶级觉悟的布尔什维克的战士”。1945年4月,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又指出要把掌握思想教育作为“团结全党进行伟大政治斗争的中心环节”的政治工作原则,其重要性在于“如果这个任务不解决,党的一切政治任务是不能完成的”。1981年6月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肯定了毛泽东同志的建党学说,创造性地成功解决了“在无产阶级人数很少而战斗力很强,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建设一个具有广大群众性的、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政党”这个极其艰巨的问题。四是“创造了在全党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进行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教育的整风形式”等途径,不断增强党的自我纠错和修复的强大能力,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自我革命能力的优良传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特有的政治坚韧性,成为“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使党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实践中,不断实现自我净化、自我革新、自我完善、自我提高,党的自我领导力在革命性的锻造中不断得到提升和增强。

二、人民军队的创建和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的开创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我们党“系统地解决了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革命军队如何建设成为一支无产阶级性质的、具有严格纪律的、同人民群众保持亲密联系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并且创造出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的道路”,这条道路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道路。毫无疑义,这是中国共产党又一项重大创新成果,彰显了她的首创领导力。

1927年8月1日,南昌城头一声枪响,拉开了我们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大幕,也是人民军队创建的历史起点。习近平指出,“南昌起义连同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以及其他许多地区的武装起义,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的开端,开启了中国革命新纪元”。所以,人民军队的创建,首先是由党领导的革命士兵武装起义和农民武装暴动结合而成的。这不同于苏联红军主要是由十月革命武装起义时,以工人为主体的赤卫队以及由沙俄旧军队中觉醒的革命士兵组成的。尤其是,我们这支军队长期处在艰苦的农村环境中,是在残酷的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逐步壮大起来的忠诚于党的无产阶级的人民军队,因此,其成长史也不同于苏联红军。其次,这支人民军队有完全区别于中国一切旧军队的政治特质和根本优势,就是“发端于南昌起义,奠基于三湾改编,定型于古田会议”的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政治制度,就是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的:“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就是从党的支部建在连上,到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等一系列独创性的治军理念、治军方式的不断创新变革。最重要的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永远不变的军魂”,而苏联军队到苏共解散、苏联解体的前夕,已经“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其三,这支军队决不是单纯地为着打仗的。毛泽东在上世纪20年代就强调,“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离了对群众的宣传、组织、武装和建设革命政权等项目标,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就是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后来,他又强调,我们的军队,一方面要打仗,一方面要生产,“我们的军队有了这两套本领,再加上做群众工作一项本领”,那么,我们就可以克服任何困难。因此,这支军队在几十年的发展壮大中,一是成为党的革命理想、奋斗目标、路线方针政策的宣传队、播种机,尤其是党的群众路线的忠实执行者。二是成为我们党建设和巩固农村根据地政权,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的政治支柱,直至新中国成立后,成为人民共和国的坚强柱石。其四,这支军队创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等一系列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最终以小胜大,以弱胜强,建立了伟大的历史功勋。习近平强调,这个伟大的历史功勋,就是以无往不胜的英雄气概,以鲜血和生命为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奠定了牢固根基;就是积极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胜利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和多次边境自卫作战,打出了国威军威,为维护中华民族尊严提供了坚强后盾;就是积极投身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有力服务和保障国家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为维护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为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提供强大的力量支撑。像这样听党指挥、忠诚于国家,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英雄军队,确实是举世无双的。

三、创建新中国和中国特色国家治理制度的建构

中国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都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都是中国共产党的首创和独创。

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与中国社会历史实际相结合,并根据我们党在取得全国政权之前,在陕甘宁边区等若干革命根据地政权建设的经验,对新中国的国体和政体从理论和实践上进行了创造性的整体设计,在此基础上创建了新型的人民共和国。新中国的创建显然不同于俄国十月革命建立的苏维埃国家。但也不是把若干个解放区政权连成一片那么简单,而是一次把新国家的经济结构、政治体制、对外政策原则等基本框架进行系统创设的历史性飞跃。

国体是指国家体制,也就是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政体是指政权构成的形式。毛泽东早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谈到了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国体和政体问题。总体原则是既不能照搬苏联的苏维埃模式,也不能照搬西方国家的议会制。新中国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外交政策的设计都是原创性、首创性的。

在经济制度上,主张多种经济成分共存,但国有经济是起决定作用和领导作用的。1949年9月,具有临时宪法地位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就规定“使各种社会经济成分在国营经济领导之下,分工合作,各得其所,以促进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国有经济的领导地位,将国有企业作为“我们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不动摇。

在政治制度设计上,一是实行人民代表大会的根本政治制度。对此,早在1940年,毛泽东同志就说过。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庄严宣告:新中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1954年9月,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习近平强调,“在中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人民在人类政治制度史上的伟大创造。”60多年的实践也充分证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实际、体现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好制度。二是创建政治协商会议制度。即是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为基础,集协商、监督、参与、合作于一体的政治体制,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多党参政的在世界上唯一的新型执政体制,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和开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协商民主是实现党的领导的重要方式,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三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周恩来在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上就指出,“我们国家的名称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叫联邦”。“我们虽然不是联邦,但却主张民族区域自治,行使民族自治的权力。”四是基层民主制度。“实行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是人民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的重要方式。”这些政治制度都具有首创和独创性。

在外交政策上,不管从确立“一边倒”方针、“三个世界”的划分,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的建构,始终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始终坚持以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观察世界,定位自己,根据时势的变化,制定一系列正确的具有独创性的外交政策,创造了有利于国家发展的外部环境。

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国共产党进一步推进党的领导制度化、法治化,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习近平强调,“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走适合自己的法治道路,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立’‘司法独立’的路子……要善于运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国家,提高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

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

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指出:“改革开放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正是这个伟大觉醒孕育了我们党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次伟大革命,正是这个伟大革命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改革开放,不仅在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史上是首创的,也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上从未有过的;改革开放,实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道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开辟了广阔的前景。但改革开放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所建立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及其确立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为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的,是以党在以往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的独创性理论成果、巨大成就及其探索中留下的宝贵经验为条件的。

改革开放深刻地全方位地改变着当代中国:

在理论上,科学而深刻地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以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开辟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

在空间布局上,改革开放经历了从农村到城市,从沿海沿边沿江沿线到内陆,从国内改革到向国际的全方位开放的历程。

在经济体制形式上,从单一公有制到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相结合。

在改革开放的领域上,从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到全面深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改革扎实全面地推进。

应该强调,改革开放的首创性,就在于这场伟大而深刻的社会革命,恰恰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坚持社会主义政治方向和基本制度不变的情况下发生的历史性飞跃。这个飞跃的理论突破口和原创性,集中体现在中国共产党人以极大的政治勇气和思想智慧,突破了长期以来认为社会主义只能搞计划经济的思想观念的束缚和认识误区,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产生了重大飞跃,强调“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从而在社会主义发展史和新中国的历史上,第一次创造性地将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手段结合起来,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马克思主义认为,飞跃是事物发展中合乎规律的阶段和必然环节。它可以是从量到质的变化,或从一种质态到另一种质态的变化;也可以是在不改变事物性质条件下事物内涵、结构的重大变化和发展阶段的重要标志。显然,改革开放推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是指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伟大革命,是在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道路上的伟大飞跃。它是一场以渐进方式实现的伟大革命,是以社会主义社会自我革命的方式推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这个伟大飞跃标志着伟大事业进入了一个新的伟大时代。

综上所述,中国共产党从成立那天起,就富有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并以其伟大的首创领导力,不断地创造着历史的奇迹。面向未来,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因此,保持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学习研究党的首创领导力,对于我们在党的领导下,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断作出新贡献,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