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涛:中国共产党70年治国理政的主要经验

2019年7月23日 12:03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谢春涛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副校(院)长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在党中央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之际,我们共聚一堂,探讨新中国成立70年党治国理政的经验,我觉得很有意义。在这里,我想就党治国理政经验这个主题谈几点体会,跟大家交流。

这些年,我经常有机会跟外国政党人士接触,对外国政党可以说有比较多的了解。在当今世界上诸多的执政党中,像中国共产党这样连续执政70年还在继续执政,且取得巨大成就的党可以说没有。连续执政70年的党有过,比如苏共早就垮了。墨西哥革命制度党也曾经连续执政超过70年,但早就结束了连续执政的历史。当然后来又执政过,可去年又下台了。我去年还到它的总部访问过。至于执政成就,我相信过去也好,今天也好,甚至可以断言将来也好,恐怕没有什么别的执政党能跟中国共产党比。

那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有这样的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其实已经作出了回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可以说是最深刻的经验总结。从这个视角,以这个理念来考察、来思考,我们的有些经验可能就看得比较清楚。我初步思考了六条,下面谈谈我的体会。

一、确定宏伟目标

我们党执政是有执政目标的。这个目标既宏伟还又能实现,如果光宏伟但实现不了,恐怕老百姓也不信。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在不同时期目标很明确,而且一个一个实现。比如说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恢复国民经济是最急迫的。我们在纷繁复杂的头绪当中抓住了恢复国民经济这个主要的抓手,到1952年底就把国民经济恢复到旧中国的最高水平,1936年的水平。后来我们又进行有计划的国民经济建设,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同志又提出中国式现代化的目标,后来又具体提出小康社会的目标和“三步走”的发展战略。2002年党的十六大上,江泽民同志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在2012年党的十八大上,胡锦涛同志又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从党的奋斗目标确立的过程大致可以看出来,我们这个目标是宏伟的,是对老百姓有着很大的引领力的。大家都觉得这个目标是我们应该有的奋斗目标,是能够实现的目标。

小康社会全面建成,现在大家丝毫不怀疑了。我们2035年要比过去预定的目标提前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不光我们不怀疑,连外国很多人都不怀疑。至于本世纪中叶我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应该也没有问题。就在我们不断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我们国家我们民族富起来、强起来,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有了越来越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所以,确定宏伟目标,而且不断实现这个目标是我们这个党领导人民建设国家的一种重要的力量。现在老百姓对国家发展前途是有信心的,就是我们的目标和实现目标的这个过程给了老百姓信心。

二、提出科学理论

习近平总书记一再讲思想建党,理论强党,这确实是我们的重要特点,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当然这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已经形成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继续坚持重视理论创新,也重视理论武装。我们的思想理论建设有什么作用?一方面对党内而言,告诉我们的党员领导干部,我们这个党面对什么问题,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让大家觉得就应该这么办,这么办就是做对了,从而统一全党的思想。另一方面对民众而言,通过我们的理论宣传、理论教育,让他们相信跟着党走有希望,有盼头。所以理论建设的作用是巨大的。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坚持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更重要的是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与时代特征相结合,创立了邓小平理论,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十八大以来,又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我们想一想,这些新理论解决了什么问题?就是解决了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重大问题。比如说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么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毫无疑问,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回答,而我们党的领导人提出的理论,就是对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做出的回答。

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我们这些理论和指导思想是正确的。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大家见证了这个新思想创立发展的过程。这个新思想的作用、价值、意义何在,大家感同身受。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性变革、历史性成就不就是靠这个思想引领指导的吗?

我记得去年中宣部组织编写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出版之后,我参加了人民网的网上座谈。当时我谈了这样的感受,很多网友不是专门从事理论工作的,甚至有的网友平时都不一定关注理论。那么,怎么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呢?我建议不妨从这么一个角度,那就是看一看这个新思想起了什么作用。如果这么想一想,哪怕是不关注理论工作的,不从事理论工作的同志,也能想明白。

我们随便举几个例子,看看党和国家事业各个方面在十八大之前是什么状况,十八大以来又有哪些变化。比如党的建设,习近平总书记讲过,十八大之前他曾经忧心忡忡,我们不少同志也曾经忧心忡忡。但是十八大以来党经受了革命性的锻造,党的面目焕然一新,大家对党越来越充满信心。我们这个党越来越有能力肩负起领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

再比如外交,我们看十八大之前的国际环境面临的压力挑战很大,尤其是周边环境面临着很多难题。但是十八大以来一个个地化解。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崭新的外交理念。这些理念得到了国际社会成员的广泛响应,积极认同,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我们的朋友圈越来越大,我们的国际环境越来越好。

再比如经济建设,我们曾经遇到不少困难,国际经济环境不好,国内也没法再保持过去那样的速度了,没法再用过去那种粗放的发展方式了。但是用新的办法发展经济谈何容易?我们必须保持比较高的速度,如果没有一定的速度,老百姓的就业等很多问题就很麻烦。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经济新常态,提出了新发展理念,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等。我们有一系列新的理念新的办法,经济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不光发展得快,更重要的是质量比过去好多了。

再比如人民生活,这六七年可以说改善幅度很大,各个方面都体现出来了。习近平总书记一再指出,全面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落下,社会政策要托底,尤其是精准扶贫。我们看很多贫困人口脱了贫,他们各个方面的生活有了明显的改观,对未来的预期越来越好。

这一切都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引领的结果。最近中宣部又组织编写《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我也参与了一些工作。这个纲要编得很好,除了绪论、结束语部分,中间十九章可以说句句有出处。什么出处?就是来自于习近平总书记的各种讲话。所以,我觉得《学习纲要》也是原著,如果我们认真学,一定有常学常新的感觉,一定会对我们的工作有着很重要的引领指导作用。

三、建立优越制度

制度对我们党治国理政有重要的作用。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建立了根本的基本的政治制度,基本的经济制度,改革开放以来又对这些制度不断地进行改革。这些制度焕发出了生机活力,表现出了它的优越性,今天看越来越明显。

比如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们的根本政治制度,我们跟其他国家的议会制度比起来一定比他们好,比他们优。在我看来起码两个方面是做得好,很突出的。一个从人大所拥有的权力角度来讲,我们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全国人大是我们的最高权力机关,它能够选举领导人,也能够罢免领导人,能够立法,能够决定政府的施政纲领,也能够对政府、法院、检察院的工作进行监督。而且,我们是一院制,是议行合一,不是外国那种两院制。再一个,在人大代表的构成上,我们的代表来自方方面面。每个民族哪怕人口再少也有人大代表。各个阶层也都有人大代表。人大代表中有领导干部,有知识分子,有企业家,也有普通的劳动者。比如说农民、洗脚妹、农民工、保安等等都有。这些人在西方国家体制之下是当不了议员的。他们没有那个竞选资金。但是,在我们国家,他们就能够在最高的参政议政平台上代表自己所在的阶层表达利益诉求。2006年取消农业税,是黑龙江一位农民人大代表提出的议案。城乡用电同网同价,是辽宁一位人大代表提的议案。结果都被采纳,都兑现了。

再比如中国共产党的多党合作制度,也有很大的优越性。现在就连西方有些人都看明白了。在有的美国人看来,中国的重大决策来得比他们快。他们在吵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干了。英国人觉得我们政策有稳定性、连续性,一个个五年规划定出来付诸实施,都已经十三个了。他们这四年一个党领导,下四年可能就换一个党。就是这四年内他们自己干也没有稳定性,没有连续性。我们看保守党,一开始卡梅伦当首相,卡梅伦下台,特蕾沙·梅上。特蕾沙·梅要辞职了,现在谁上还不知道,连续性就谈不上了。十九大以后,我和我们常务副校长何毅亭同志一起去蒙古国、韩国、日本宣介十九大精神。在日本期间,日本的一位资深政治家请我们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我们感觉到他是认真读了十九大报告的。他跟我们说,还能考虑到2035年怎么样,2050年怎么样的党,全世界就只有你们了。他说的有道理,他对我们这个党和别的党还是有很多了解的。

我们独特的新型的政党制度的优越性,别的国家的政党制度更没法跟我们比。多党制最突出的特征就是不断地斗,不断地闹,你做得再好我也一定骂,我干不成的事你也别想干成。这可以说是他们的政党制度最突出、最明显的特征。所以有些党很敬佩我们,很羡慕我们。当然,我们这个办法他们也学不来,因为我们是历史形成的。

我们新中国成立初期建立了单一制的国家结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我们国家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是在联邦制国家就不可能。像汶川地震之后的灾后重建,中央可以要求18个经济状况好的省份对口支援灾区重建,让你拿多少钱就得拿多少钱,让你什么时候完成就必须什么时候完成,没有一个省份没有完成任务,基本上都是提前超额完成。这个事在别的国家不可想象。我记得2014年6月我到上海市委中心组讲课,当时还是韩正同志担任市委书记。他在主持的时候就讲了一段话,我印象很深。他说他刚从澳大利亚访问回来,他跟澳大利亚的总理阿伯特讲,上海的财政收入相当一部分交给了中央,被中央用于欠发达地区了。阿伯特听了之后觉得不可思议,联邦制国家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想做也做不成。

前段时间,我见到东部一个大省的省委书记。他跟我讲,他们省虽然经济总量还行,但是财政收入并不让人乐观,人均财力更是不行。他跟我说这个情况,过去我是不知道的。他说你知道31个省区市,哪一个省区市人均财力最高?我说不知道。他跟我说西藏的人均财力最高。显然西藏并不是靠它自己的税收、财政收入达到的,明摆着是靠中央财政大力度转移支付。还有对口帮扶,这也是我们国家一个重要的优势。共同富裕不光体现在各个人群共同富裕,各个地区也要共同发展。西部欠发达地区得到东部发达地区和中央大力度的支持援助,如果不是我们这个制度是不可能的。

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践证明这个制度也是好的。我们幸亏没学苏联搞所谓民族自决。苏联不是苏维埃共和国联盟吗?15个加盟共和国,最后不是分崩离析吗?过去的兄弟俄罗斯和乌克兰斗成了什么样!还有,前南斯拉夫一个国家分成了6个。我们民族问题处理得好,没有出世界上很多国家那样的问题,如英国的北爱尔兰问题,西班牙的加泰罗利亚问题,加拿大的魁北克问题等。当然,也有人说西藏出过问题,新疆出过问题,但那是民族问题吗?那是极端的分裂势力在境外一些人策动下搞出来的一些事。这能说明我们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错了吗?我们的制度绝没有错。

在经济上,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起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坚持,公有制的经济力量越来越强、越来越大,优越性也看清楚了。比如说,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不管其他方面进行了什么改革,比如承包制的改革、土地流转的改革,但是土地集体所有中央是不打算改变的,长久不变的。为什么不变?我记得2009年一位中央领导同志在中央党校做报告,讲了这样的道理。因为金融危机的冲击,珠三角地区的很多企业关了,很多人失去了工作,不得不回到农村老家,回老家以后还有块承包地,还有事情干,还有最基本的生活来源,我们的社会稳定就不会出大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制度,他们回哪儿去?干什么?吃什么?社会稳定一定会出大问题。我们想想,中国古代农民起义不断,起义的领导者、参与者基本上都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再一个我们横着看,很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拉美国家,最让人瞩目的景观就是它的贫民窟。我去过三次拉美国家,印象深刻。我们国家就没有这种情况。我记得前年看过一篇文章,是一位知名的农村问题专家写的关于印度的土地制度。印度的土地制度跟我们不一样。在不同的土地制度背景下,工业化进程、城镇化进程、基础设施建设效果大不相同。我们能做成的有些事,在别的国家做起来就很艰难,甚至就做不起来。

还有,我们国有企业现在力量很强大。国家的经济安全跟这个状况有着密切关系。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国有企业没有今天的实力,能够应对美国人发起的贸易战吗?可以说我们不一定有这个能力,不一定能够维护我们国家的经济安全。美国人在谈判过程中一再就我们国有企业的问题发难,希望我们改变这个制度。我们肯定不能改变。我记得若干年前到国资委讲课。有一位领导跟我说,有人给美国人出主意,说要想搞垮中国共产党,先得搞垮中国的国有企业。我说人家还真有眼光,看明白了国有企业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

改革开放之初,有些外国企业跟我们某些国有企业合资,选的都是好企业、好品牌。我们想想当年合资的品牌哪去了?没了,都被他们毁掉了。他们就是要灭掉你这些品牌,来发展它自己的品牌,肯定不会让我们发展得更好。所以,我觉得有些人一再忽悠土地私有化、国有企业卖掉分掉,太糊涂了。有理由怀疑,这些人站在了别人的立场上。

中国共产党对人民、对国家是高度负责的,绝不会改变这个制度。新中国成立初期建立起基本制度,改革开放以来又不断进行体制改革。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全面深化改革,每一个举措都产生了很大的作用。本来的基本制度就是好的,经过了改革,它的优越性、它的生机活力更加充分地发挥出来了。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很重要的方面,是建立和保持了一个很好的制度。

四、吸收文明成果

我指的是吸收别人创造的文明成果。在这点上,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共产党的胸襟是开放的,眼光是遍及全球的。在这儿我想澄清有的人的一个说法。有人说新中国一成立就闭关自守,绝不是如此。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是愿意向一切国家民族的长处学习的。像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的讲话,讲得多好啊,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的东西都要学,那是多么开放的胸襟。

改革开放前开放的状况远不如改革开放以后,也可以说是相对封闭。但是这个封闭不是自我封闭,或者主要的不是自我封闭,主要是人家封锁我们。新中国一成立,不就面对冷战的环境吗?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包围封锁我们,包括货物的出口等等管制多严,这种状况曾经持续多长时间,至今有些方面也还是管制得很严。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光向苏东国家开放,还力所能及地同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同一些发展中国家交往。我们同英国的关系不错,同北欧国家的关系不错。就是在遭受包围封锁的情况下,也通过香港、澳门同美国等国家保持一定的联系。我们想方设法从人家那里买一些东西,并把一些东西卖出去。

包括“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也有规模比较大的技术引进。至于改革开放以来,中美关系改善之后,跟西方国家关系改善以后,开放的领域更宽了,步子迈得更大,程度也更深了。我们不光引进来,后来还越来越多地走出去。40年的开放给我们带来了外国的资金、设备、技术管理,带来了越来越大份额的国际市场,带来了外国的资源能源,带来了西方国家创造的很多人类文明共同成果。像股票基金证券等等都是跟人学的,社会保障制度是跟人学的,公务员制度也是跟人学的,至于技术方面我们跟人学得更多。我们学得很好,甚至有的方面后来居上。华为不就是进入了所谓的无人区了吗?过去我们跟着人家屁股后头追,现在不光赶上了时代,甚至有一些方面起引领的作用。

有些方面的效果之好,甚至过去未必能够想到。比如“一带一路”的倡议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多大多好!我记得去韩国、日本的时候,他们经济界的人士不止一个人向我们提出这个担心,说你们“一带一路”是不是就光往西啊,因为按照历史上的“一带一路”当然是往西的。还说你会不会把我们忘掉,不往我们这儿来?显然不是。“一带一路”是哪儿都去啊,现在“一带一路”的影响力远超过了历史上“一带一路”的范围。比如在拉美国家,“一带一路”影响很大。

我们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吸收了很多先进的理念。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官方文件当中出现了多少新词。这好多新词不是我们的发明,是从人家那儿学过来的。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对世界发展现状,尤其对发展趋势能够准确把握。我们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追,往哪个方向赶。我们看世界的新技术革命、新的工业革命看准了。尤其是新的技术革命,新的产业革命,我们起步并不比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晚,我们完全可以抓住这个机遇,我们在某些领域已经处于领先地位。所以,在吸收人类文明成果这方面,我们做得是很好的,我相信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

五、营造和平环境

和平的环境对于我们而言非常重要。中国共产党人在这方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当然在这方面并不完全由着我们。大家可能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后来加了两个字“推动”。我们只能起推动作用。不是我们自己想构建就能构建得起来的,但是我们可以起很大的推动作用。

新中国一成立,我们是想同所有的国家建立平等的正常的友好关系的,很多国家也跟我们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就是不承认我们。很快,冷战变成了局部的热战,朝鲜战争的战火不久烧到了我们身边,影响到了我们。我们不得不抗美援朝。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判断世界大战时短时间内打不起来,这对我们来讲是很好的机会。我们愿意同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国家发展友好关系,至于发展中国家、周边国家就更不用说了。我们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提出了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方针,力求同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建立发展友好关系。我们的朋友越来越多。

当然,在冷战环境下我们可以作为的空间并不大。但是就是在冷战中后期,毛泽东同志也非常敏锐地意识到中美苏大三角关系。美苏在争霸,中苏到了爆发战争的边缘,中美两国在对付苏联的问题有了共同利益、共同语言。于是,他抓住时机,小球转动大球,美国总统居然在没有同我们建交的情况下来访。这事震惊西方国家,很多西方大国跟我们建交。这就为我们后来的对外开放、经济发展创造了很好的和平环境。

受这件事的影响,苏联也不得不跟我们改善关系,因为单纯跟美国争霸,苏联就很吃力,我们再跟美国站在一起他们更不是对手。苏联领导人一再向我们示好,邓小平同志就提出条件,你必须从中苏中蒙边界把重兵撤走,后来百万重兵就撤走了。后来又提出,你必须让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后来人家也做了。所以,邓小平同志一再讲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世界大战短时间内打不起来。

我们想一想,这个环境是几代中国人共同营造出来的。这些年来,国际环境比较好,当然挑战也不断出现。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这方面做得更好,营造的环境更好。这为我们的发展创造了一个非常难得的环境。改革开放以来的国际环境,肯定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最好的时期。

六、加强党的领导

这一点显然更重要。我们党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执政,担当起领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责任。党的状况如何,决定着我们事业的成败。在加强党的领导问题上,我们党是一贯的。毛泽东同志当年关于这个问题的论述很多。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总结一段时间宽松软的教训,对这个问题更加强调。十九大报告指出,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我们还修改宪法,把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写进了宪法的正文。

另外,十九届三中全会决定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把党对各方面的领导制度化、机制化。我建议大家不妨再去看看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里面有专门一部分提到关于党的领导体制机制,怎么去通过机构改革保证党对各方面的领导。可以说这个文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这方面讲得最全、讲得最深刻的一个文件,落实的效果也非常好。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全面从严治党。十八大以来这方面的力度、效率,不光在我们执政的历史上前所未有,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很难再找类似的例子。我们抓作风,反腐败,弘扬正气,净化政治生态,从严管理选拔干部,包括依规治党,制度治党等等,跟十八大之前大不相同。在这点上可以说我们做得比谁都好。我记得参加世界政党对话会的时候,我参加党建这个单元,我就听两个发展中国家执政党领袖讲反腐败的问题。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特别羡慕,特别敬佩。但是他们对自己又无可奈何,觉得他们处于恶性循环中无法自拔。因为你要竞选公职必须得有竞选资金。钱哪儿来呢?就得找企业要,那就得跟人家有协议,你给我钱,然后我来回报你,所以先得搞腐败。选上之后更得腐败,你得兑现自己的承诺,你得为人家办事,否则人家的钱不是白给了?他就讲他们的党由于这个状况,无法自拔,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越循环越腐败。

我记得当时点评的一个北大教授点评得很有水平。他说反腐败说难很难,世界上很多国家没能解决这个问题。说容易也很容易。难和容易取决于什么?取决于反腐败的人,你自己是不是腐败。你自己要腐败,那反腐败就难死了,你就没法反、不敢反。但是你自己如果不腐败,像习近平总书记这样,那反腐败就不难。你底气足,你就敢反,你就反得好。我觉得评论得非常好。

我们党强调加强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这样做是对国家负责、对民族负责、对老百姓负责。老百姓也这么理解。我记得去年接待西方一个大国的副议长率领的团。有一个人对我提问题,说对你们强调加强党对一切的工作的领导不理解。我说你们不理解我理解,在你们的国家你们不会这么提,这么提也不管用,一定是笑话。但是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我们的政治制度就是这个党创造的。老百姓从几十年的经历当中感受到,党的领导无论在哪个地区,哪个部门、哪个单位,如果真的加强,对老百姓肯定是好事,削弱了肯定不是好事。所以我们提出加强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老百姓发自内心地拥护支持,人家听明白了。十八大以来我们全面从严治党,党的战斗力、凝聚力越来越强。我们党能够更好地担当起领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责任。在党的坚强领导下,“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都能够如期实现。

我总结的这六条,应该或者说肯定不是我们成功经验的全部,但是这六条都是少不了的。我就谈这些体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