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科技革命与宁波产业发展

2019年8月1日 9:14 来源:宁波日报 字号:

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处于现在进行时。新一轮科技革命引起的产业变革和分工合作方式改变日益显现并将持续深入,由此带来各国产业发展战略和政策导向调整,力求占据产业竞争优势地位。宁波应顺应全球产业发展新趋势新特点,准确把握国家产业发展导向,依托自身产业优势,加大创新支持力度,构建现代产业体系。

  一、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及其影响

新一轮科技革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系统化突破性发展态势,激发了各类新科技相互支撑、多点开花的链式变革,颠覆性创新层出不穷,颠覆性技术不断成熟,并迅速渗透扩散。美国公布的《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中明确了20项最值得关注的科技发展趋势,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11项、生命科学领域2项、新材料领域2项、新能源领域2项、其他领域3项,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关键引爆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以合成生物学、基因编辑、脑科学、再生医学等为代表的生命科学领域孕育新的变革,融合机器人、数字化、新材料的先进制造技术正在加速推进制造业向智能化、服务化、绿色化转型,以清洁高效可持续为目标的能源技术加速发展将引发全球能源变革,空间和海洋技术正在拓展人类生存发展新疆域。

产业变革的爆发点是新技术催生的新产业,影响力来源于新技术重塑旧产业带来的产业组织模式变革。新技术尤其是颠覆性技术创新催生新产业,世界科技强国纷纷以战略计划引领产业发展新方向。美国在人工智能、新材料、量子、新能源等领域,日本在智能机器人领域,德国在智能制造等领域加快布局。新产业发展壮大加速改变着产业结构。新技术重塑旧产业并带来产业组织深刻变革,集成了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技术的可重构制造系统,提高了生产线的智能化、柔性化水平,出现了专业化、社会化、协同化、定制化、平台化的新型生产组织形式。智能制造推动产业组织由纵向一体化走向纵向分离,由此形成模块化、网络化产业组织形态。

科技实力是产业变革的最重要动力,也是产业分工的最重要影响因素。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大数据将成为核心生产要素,产业竞争将从“标准技术+规模生产+产能”引领向“新技术+大数据+市场”引领转变,信息基础设施成为最重要的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微笑曲线”型价值链向“标准制定—智能制造—公众平台”的水平型价值链转变,国际生产正从有形的跨境生产网络转向无形的价值链,价值链的枢纽、供应链的纽带、产业链的集群成为产业竞争焦点,平台经济成为重要组织形式。

二、我国产业发展重点及产业政策导向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以各类新兴产业为主体、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驱动的先进制造业,将是我国实体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主要动力。为了促进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我国已先后出台了《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等一系列政策,为先进制造业发展绘就出一张全面的发展路线图。可以预见,“十四五”规划期间,国家产业发展重点会在这些已有规划基础上,针对最新的人工智能、5G以及基于5G的物联网等科技发展进展,与时俱进调整产业发展重点。到2035年的产业发展重点,也将依据全球科技革命、产业变革的趋势和我国在全球科技、产业中的优势进行定向。其中三条主线应该比较明确:一是重点发展智能制造及配套自给产业;二是突破发展颠覆性技术开发应用产业;三是深度融合促进现代产业体系的形成。由此,国家产业政策导向将从战略规划、科技创新和产业生态方面重点发力。

战略规划引导产业方向。以战略、规划引导产业发展,既是我国产业政策的传统,也是当前全球科技革命下培育新产业的通行做法。因此,通过科学制定“十四五”规划纲要和产业专项规划,是国家产业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科技创新支撑产业发展。在全球科技革命、产业变革的时间节点上,已是第二大经济体和科技大国的我国,只能通过自主创新、率先创新等支撑产业发展。因此,国家通过支持科技发展来支持产业发展,构建不受别国控制的产业体系,也就成为未来国家产业政策的重要导向。

产业生态保障产业发展。新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带来的生产方式和产业组织方式改变,以及产业间深度融合,使得产业生态成为影响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通过完善产业生态保障产业发展也成了国家产业政策的重要导向。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现代产业体系,近年来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日益重视的营商环境建设,从产业链到产业网络至产业集群的产业组织模式的构建,体现了产业生态建设的重要性。其中尤其重要的是创新要素保障,国家将重点围绕创新能力培育,在科研投入、科研人才、科研成果转化和实现等方面将不断出台新的扶持和引导政策,更加强调区域间创新合作统筹,通过创新平台搭建、区域自主创新示范区布局建设等实现区域创新能力的整合提升。

三、宁波产业方向选择和思路对策

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及其带来的产业变革和分工合作发展趋势,在准确把握国家产业发展导向的基础上,宁波未来产业发展的方向选择,既要基于过去和现在的产业体系,也要基于区域优势基础上的优势产业和基于技术优势基础上的未来产业,抓住三条主线,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协同四个链条。

一是抓住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机遇,以创新引领发展新产业,以智能制造重塑旧产业,打造“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二是充分利用制造强市的产业优势,在推进制造业与服务业深度融合中建设制造强市与服务强市,在新产业与产业重塑并举中建设高质量发展示范区。三是充分利用港口优势,发展港航服务、商贸服务等特色服务业,在推进制造业和服务业深度融合中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现代产业体系强调效率,呼应高质量发展要求,调优产业结构,基本特征是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宁波要以高质量发展为导向,以结构提升、科技引领、优势再造、协同推进为基本原则,构建创新驱动、要素协同、开放竞争的现代产业体系。

实现上述产业发展目标,需要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和人才链,以实体经济和技术创新、金融、人力资本的协同,增强科技实力,建设创新平台,推进科技成果转化,创新引领发展新产业,创新支撑产业升级;支持现代金融机构通过资本纽带构建产业链上下游协作互动的产业生态圈,促进各类生产要素优化配置,分散科技创新和创业风险,促进科技创新和实体经济发展;以产业优势和宜居环境集聚国内外创新人才,加大服务型教育体系建设,壮大高层次教育,推进产教融合,建设人才新梯队。

(作者:陈钧浩 许继琴 杨丹萍 单位:宁波大学、宁波港口贸易合作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