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正在扭亏为盈

2019年8月8日 9:5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字号:

原题:搜狐Q2亏损5000万美元 张朝阳称正在扭亏为盈

每经记者温梦华 每经编辑杜毅

如今,在登上纳斯达克近20年后,搜狐和张朝阳正在再次尝试改变和重新崛起。这次,搜狐将目光投向了社交网络模式。

8月6日下午,在搜狐2019年Q2财报发布第二天,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紧急参加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多家媒体见面会。会上,张朝阳就搜狐业绩问题、股价下跌、市值缩水、未来战略规划等问题一一给出回应。

“搜狐的市值应该是多少?等到盈利时再说。我们确实摊子铺得比较大,有视频又有媒体,多个季度亏损是事实,我们正在扭亏为盈,这是目前的第一步。”张朝阳很坦诚,“如果没有计入上海晶茂的一次性减值,搜狐的亏损实际上是收窄的,搜狐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实现盈利。”

财报发布后搜狐系全线下跌

Q2财报发布后,离开舞台中心很久的搜狐忽然被关注到了,原因是搜狐系公司股价全线下跌,市值大幅缩水。

8月5日,搜狐公司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指出,搜狐第二季度总收入为4.75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0%;归属于搜狐集团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5000万美元。

受此影响,8月5日,搜狐股价下跌26.84%报8.94美元,畅游跌14.34%报6.45美元,搜狗跌11.66%报3.41美元。截至北京时间8月7日11时,搜狐市值仅3.45亿美元。

说起看到这一反应时的心情,张朝阳表示有点惊讶:“我本来觉得这个季度是不错的,我们的减亏力度终于看到了。”随后张朝阳进一步解释,实际上,这个亏损是计入了畅游旗下子公司上海晶茂的一次性减值1700万美元的。

“如果没有计入上海晶茂的一次性减值,搜狐的亏损实际上是收窄的。”张朝阳说,“预期第三季度搜狐媒体和搜狐视频亏损将进一步大幅收窄,集团亏损将降至2200万美元至3200万美元之间。搜狐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实现盈利。”

从搜狐的各项业务收入来看,2019年Q2搜狐品牌广告收入440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2%;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2.76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2%,较上一季度增长18%。在线游戏方面,收入为1.02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8%。

在搜狐一直格外重视的媒体与视频领域,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第二季度亏损6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15%。记者观察到,在当下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家瓜分了超80%市场份额的行业格局下,搜狐视频已经掉队至芒果TV、哔哩哔哩之后。

搜狐要做BAT第四

作为曾经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最早的拓荒者之一,张朝阳和他的搜狐无疑有骄傲的资本。

张朝阳一直是一个传奇人物,论互联网圈的江湖资历,马云、马化腾都是张朝阳的晚辈。他在美国敲过四次钟,坐拥搜狐、畅游、搜狗三家上市公司,很早便实现财务自由。纵使后来业内对他颇有微词,但依旧不可否认他在行业中的地位。

张朝阳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表示,当年他去深圳做演讲的时候,马化腾是台下观众,“他听了我的故事超激动,回去做了QQ”。

经历过“三大门户时代”的人都清楚,在最鼎盛的时期,搜狐集团拥有搜狐门户、搜狗输入法、搜狐畅游、搜狐视频、搜狐焦点、搜狐汽车、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微博社区等。成立10周年的时候,搜狐成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搜狗输入法和网络游戏也发展得顺风顺水,业绩和市值超过新浪,一时风光无两。

但互联网江湖最不缺的就是破局者,伴随着腾讯、百度、淘宝网的迅速崛起,搜狐等门户网站的霸主地位开始受到挑战。

行业格局真正的质变发生在2008年之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BAT送来了最关键的“东风”。趁着这一时代机遇,百度、腾讯、阿里分别瞄准了搜索、社交和电商三大领域,迅速发力,中国互联网江湖逐渐开启了BAT时代。

在这至关重要的节点上,搜狐却逐渐被“好人文化”包围。2008年后,张朝阳忙着看书、听音乐、做瑜伽、登山、跑步,公司事务几乎全部由几位高管打理。有报道称,当时他不见工作相关的人,甚至不回复高管工作短信。

与此同时,人才的流失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搜狐逐渐丧失优势。COO王昕、CFO余楚媛、搜狐视频CEO邓晔、搜狐网总编辑刘春等高管相继离职,爱奇艺的龚宇、一下科技韩坤、优酷网古永锵都曾是搜狐视频业务的得力干将。

现场采访中,面对记者“对于之前佛系的生活态度是否后悔过”的提问,张朝阳反思的同时也表示:“人生不能后悔,人生是一个过程,过去的经历都是一笔财富,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不同的阶段,不后悔。”

在搜狐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将近20年后,2018年冬天来临前,张朝阳召集员工开了一次大会。会上,他说,搜狐要做BAT第四,要重新崛起。

懒散现在是不可接受的

打开张朝阳的微博,最新的消息停留在8月1日为狐友站台的那条:狐友上架了,用起来。

今年6月,张朝阳在新产品发布会上曾宣布,社交产品“狐友”就是搜狐的未来。那一刻,他和搜狐终于再次得到了关注,搜狐将目标放在了社交领域。

当下互联网各个领域的竞争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资讯领域,今日头条杀出重围,凭借抖音短视频成为BAT有力的竞争对手;视频领域,一直被张朝阳视为“心头肉”的搜狐视频则被资金实力更雄厚的BAT挤压;社交领域,搜狐因错过时机,落后于新浪微博,最终选择了放弃。

不同于当下BAT的大手笔,在视频内容上,搜狐视频选择了“小而美”的自制战略。“把内容的成本降下来,逐渐走向把产品从PGC到UGC,用户产生内容走向社交网络的模式,这是长久的战略。”张朝阳告诉记者。

张朝阳认为当下网络剧已成为主流。2019年,搜狐视频自制剧《奈何boss要娶我》《拜见宫主大人2》《哈哈健身房》等接连推出。不过,对于自制剧的盈利,张朝阳指出和社交网络平台不一样,“如果花一两千万做个剧,密度上作适度调节,可以整体上有一个盈利模式。”

除了战略的调整,在保持亏损下降的措施上,张朝阳给出了“开源节流”四个字。他认为,节流首先瞄准的是一些成本,在人员已经精简的情况下,渠道成本是大头。

如今的张朝阳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我现在也在销售第一线,收入要做起来,品牌广告、中长尾广告更有效。随着产品的社交化,我们在渠道方面的花费会更少一些,这样走向盈利。”

另一方面,搜狐扔掉了之前宽松的“好人文化”。在内部管理上更是严厉,以目标为导向。张朝阳意识到,要实现目标,没有严厉的管理,对优秀的人不公平。“现在我7点钟就到公司了,要求大家9点到公司,只有大家在一起才能更加高效地沟通,懒散和闲散现在是不可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