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领导力发展的历史过程

2019年9月18日 14:42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胡月星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党的建设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党的领导与领导科学教研室主任

领导科学的研究告诉我们,组织发展与领导力提升并不一定是同步的。组织规模增大,并不意味着领导力随之提升;组织规模小,并不代表没有强大领导力。中国共产党诞生时规模很小,但能够逐渐壮大,关键就在于其具有强大领导力。

一、大革命时期:领导力发轫阶段

中国共产党的出现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进步和革命发展的客观需要。中国共产党的成功源于成立之初就便具备科学性和强大领导力。这一时期,尚在起步阶段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力具体体现在以下方面:

马克思主义的传入让中国共产党掌握了理论武器,有了理论引领。1919 年五四运动之后,马克思主义在国内得以更广泛传播,造就了一批早期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和传播者,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正如马克思所说,“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 ;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1]。毛泽东同志也曾说,“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之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动转为主动”[2]。到中共六大时,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所开创的红军和农村根据地的斗争得到充分肯定, 使得“中国革命运动,从此就有了正确的理论基础”[3]。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初步释放出了巨大的能量,成为中国共产党强大领导力的理论武器。

共产主义美好愿景与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伟大使命使中国共产党早早地进入了愿景领导的阶段。领导科学研究者提出,领导力就是动员大家为了共同的愿景努力奋斗的艺术。1921 年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之初,就在党的一大上提出把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作为奋斗目标,把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作为伟大使命。在共同愿景的指引下,推翻三座大山、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做主人等社会革命的理念很快成为广泛共识,使中国共产党具备了强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依靠人民群众使党的领导力持续获得力量源泉。中共一大通过的纲领,明确提出要把工人、农民和士兵组织起来,实行社会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二大通过的《关于共产党的组织章程决议案》中还明确,“党的一切运动都必须深入到群众里面去”[4]。四大通过的《对于农民运动之议决案》也强调农民在中国民族革命中的重要地位,中国革命要与农民结合,农民是民主革命的重要力量 [5]。六大通过的《政治决议案》再次强调党的总路线是争取群众 [6]。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从起步阶段就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以工人、农民为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是党的力量的重要源泉,应该注重团结和调动广大人民群众,获取更多忠实的追随者。

加强党的自身建设使党的领导力不断夯实。中国共产党成立时就非常重视自身建设。中共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就将加强党的建设作为重大问题加以强调。二大圆满完成了党的创建工作。三大对加强党的自身建设方面做出一系列重要规定,进一步完善党的各项制度。四大将党的工作重点转向加强党自身的组织建设。五大在党的组织建设上取得许多创新成果,包括第一次提出党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7]。六大系统明确了党的组织建设的主要任务。可见,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时期始终重视党的自身建设。这为党的领导力的持续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组织保障。

此外,在大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还体现在加强与共产国际的联系、争取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明确提出要争夺民主革命的领导权等方面。所有这些,都构成了这个初创期政党的领导力雏形,也为日后领导力的不断增强打下坚实的基础。

二、延安时期:领导力成型阶段

中国共产党领导力在延安时期初步发展成型。这一时期党的领导力发展和成型的标志性事件是中共七大确立毛泽东思想为党的指导思想,使党有了自己的理论根基;选举产生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确保了党中央领导的坚强有力。这为全党继续奋斗指明了前进方向,也在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奠定了深厚基础。

确定党的政治路线,使党的领导的前进方向更加清晰具体。七大确定党的政治路线,即“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党的领导下, 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国人民,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8] 这阐明了全党全国人民的奋斗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路径,同时阐明了加强党的领导是革命取得胜利的关键。

确立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形成党的领导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1938 年,毛泽东在延安首次提出,“共产党员应是实事求是的模范”[9]。七大将“实事求是”确立为党的思想路线,成为党制定并贯彻执行正确的政治路线的思想基础,同时也是加强党的思想作风建设和提高领导能力的重要内容。“实事求是”成为中国共产党人世界观、方法论的重要基石后,指引着党对革命形势作出更客观的判断,不仅推动党的指导思想的持续创新,也为党的领导力持续增强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基础。

总结三大法宝,使党的号召力、影响力和战斗力持续增强。1939 年,毛泽东同志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首次提出,“十八年的经验,已使我们懂得: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 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三个主要的法宝。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成绩,也是中国革命的伟大成绩。”[10] 三大法宝的经验总结和传承在当时的革命形势下成为增强中国共产党领导力的重要武器,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后续的整个革命进程具有重大的实践指导意义。

形成三大作风,提升了党的精神风貌,增强了党的精神力量。1945 年,毛泽东同志在七大上作了《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正式提出党的三大优良工作作风 :“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中产生了新的工作作风,这主要的就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以及自我批评的作风。”[11] 这使党的领导活动的开展和完成有了科学的理论指导,有了更广泛的群众基础,有了自我修正与革新能力,党的领导效能得以显著提升。

重视软权力的影响力,更注重领导方法。这一时期,中国共产党敏锐地意识到,领导权的取得与保持,“不是靠权力,而是靠威信、毅力、丰富的经验、多方面的工作以及卓越的才能”[12]。1940 年 3 月,毛泽东提出 :“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13]。延安时期党凭借着软权力的发挥,大大提升了自身的影响力。当然,此时的党同样也非常重视运用科学的领导方法,即一般和个别相结合、领导和群众相结合的领导方法。由此,党的领导科学化水平越来越高。

三、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时期:领导力增强阶段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党所面临的任务也发生根本转变,党的领导实践面临着全新的局面。党的领导力在崭新的实践探索中再次向前推进。

在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关键节点上保持着战略清醒和战略定力。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提醒全党,夺取全国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巩固这个胜利需要花费更久的时间和更大的气力,因此全党同志要做到“两个务必”。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在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关键转折点上,保持着清醒的战略定力。为防止党内的精神懈怠,毛泽东还提醒党内同志要带着进京“赶考”的心态,接受伟大历史转变的考验,要用进京赶考的及格获得全国人民的支持和拥护,真正使党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导者,再次折射出中国共产党清晰的自我认知,同时也体现很强的变革领导力。

整风整党加强党的自身建设,确保党成为全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新中国成立后党的组织获得迅速发展,但在革命年代形成和保持的优良传统,在执政条件下受到了极大挑战。为此, 1950 年中共中央发出通知,要求在全党全军开展整风运动,严格整顿全党的作风。1951 年又开始有计划、有步骤的整党,在全国开展“三反” 运动,保持党政机关清廉,反对贪污浪费,使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到巩固和加强。党的威信得到空前提高,真正成为全国人民的领导核心。同时,党内教育的常态化、党和国家监察监督的规范化、党的领导体制机制的建立健全、同民主党派合作共事关系的确立等都对党的领导力的增强产生重大和深远的影响。

对国内主要矛盾和任务的新判断,使党的领导力提升更有方向。中共八大对国家政治生活的主要任务、国内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务、社会主义思想文化建设的方针等进行了系统的分析研判,并分别提出相应的论断。这对凝聚全党共识、集中全党力量去发展生产力和社会主义的新文化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使党的领导力能够更精准、高效地释放。“文化大革命”使党的领导力再一次经历了考验,后来能够及时反省,吸取教训,也彰显了党的自我修正能力。这也是党的领导力中宝贵的构成部分。

四、改革开放时代:领导力持续发展阶段

1978 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同志提出“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面对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新任务以及出现的新问题,邓小平同志在 1980 年 1 月首次提出“为了坚持党的领导,必须努力改善党的领导”[14] 的重大命题, 强调指出“怎样改善党的领导,这个重大问题摆在我们面前。不好好研究这个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坚持不了党的领导,提高不了党的威信”[15]。

十三大报告提出“三步走”发展战略,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制定和分解战略目标方面的领导力。改革开放初期,党的领导力建设的核心主题是再次重申必须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通过一系列加强和完善党的领导的举措,使党的领导力进一步增强,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了根本的政治保证。

1989 年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以江泽民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面对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带来的深刻变化,果断提出“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是一个重大现实问题,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16]。这一时期,把党的建设上升到“新的伟大工程”的高度,明确提出“毫不放松地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17]。在此基础上,提出党的建设的总目标,即“使我们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考验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的领导核心”[18]。这一系列重要主张和关键举措,都对增强党的领导力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党的十六大以后,以胡锦涛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深化改革开放的阶段,对增强党的领导力方面进行了深入探索。这一时期的基本判断是,在深刻变化的国内外形势下,党面临着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且这三种考验是长期的、持续的、复杂的和严峻的。为此,要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和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两个方面提高党的领导力,将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作为党的建设的主线。由此,党的建设的科学化水平进一步提升,对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规律的认识和把握更加深入,党的领导力也得到进一步增强。

五、进入新时代,领导力显著提升并完善阶段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开创全面从严治党的新境界,形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此为指导,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实践得到进一步深化, 党的领导力得到进一步夯实和显著提升。

2013 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召开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时强调,“改革开放任务越繁重,越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越要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19]。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 [20]。这一科学论断将党的领导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紧密结合在一起,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新升华。此后, 这一论断写入党章,保证了党的全面领导在法制轨道上坚强有力地实施,成为新时代增强党的领导力的法理遵循。

党的领导力的显著提升还体现在进一步明确党与国家政治体系中其他政治力量的关系。十九大报告提出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这就进一步强化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牢固核心地位。与此同时,习近平总书记还多次论述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问题,要求全党要增强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做到心中有党,增强党性立场和政治意识。

此外,还体现在完善坚持党的领导的体制机制,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使党的领导能够更加坚强有力。如十九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通过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高效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其中包括形成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党的领导体系等,同时建立健全党的领导体制机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使党的领导有了更加明晰的路径选择和制度保障。

这一时期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党强调打铁必须自身硬,把党的领导与党的建设紧密联系起来,明确了新时代党的建设的总要求。以政治建设为统领,规范党内政治生活,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完善和落实民主集中制的各项制度,注重提高领导干部的政治能力等,确保了党的领导力建设的正确方向,使党的领导力的释放能够更加高效。与此同时,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建设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全面增强执政本领等举措都共同缔造了更加坚强有力的党,使党的领导力更加增强。

[ 注 释 ]

[1] 马克思 .《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M]. //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 : 第 1 卷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2009:11.

[2] 毛泽东. 唯心历史观的破产[M]. // 毛泽东选集: 第 4 卷.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91:1516.

[3] 毛泽东 . 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M]. // 毛泽东选集 : 第 1 卷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1991:188.

[4][5] 张士义,王祖强, 沈传宝. 从一大到十九大: 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史 [M]. 北京 : 东方出版社 , 2019:34, 67.

[6][7] 中央档案馆 .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 [M]. 北京 :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 1983:180, 125.

[8] 毛泽东 . 愚公移山 [M]. // 毛泽东选集 : 第 3 卷.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91:1101.

[9] 毛泽东 .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 [M].// 毛泽东选集 : 第 2 卷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91:522.

[10] 毛泽东. 《共产党人》发刊词 [M]. // 毛泽东选集 : 第 2 卷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91:605- 606.

[11] 毛泽东 . 论联合政府 [M]. // 毛泽东选集 : 第 3 卷.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91:1094.

[12] 列宁. 对普列汉诺夫的第二个纲领草案的意见[M]. // 列宁全集: 第6 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3:212.

[13] 毛泽东 . 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 [M]. // 毛泽东选集 : 第 2 卷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91:742.

[14] 邓小平. 目前的形势和任务[M]. // 邓小平文选 : 第 2 卷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94:268, 271.

[16] 江泽民. 加紧培养适应新世纪要求的中青年领导干部 [M]. // 江泽民文选:第3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 2006:44.

[17][18] 江泽民 .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 // 江泽民文选: 第3 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 2006:282, 282.

[19] 习近平在武汉召开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时强调 加强对改革重大问题调查研究 提高对全面深化改革决策科学性 [N]. 人民日报 , 2013-07- 25(1).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M].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20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