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领导力的沿革和演变

2019年9月18日 14:44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于永达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公共领导力中心副主任

在 98 年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走出了一条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的新路。98 年来,党在不同时期党的领导力也呈现了不同的特点。

一、群众领导力(1921—1949)

群众领导力是指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群众走向更加光辉未来的能力。中国共产党要实现“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的初心和使命,就必须始终做到使人民群众主动跟随、乐于追随、长期伴随,就是要团结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群众领导力,关键在于:

善于在为人民群众谋福利上发挥领导力。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把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鲜明地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根本宗旨。无论是弱小还是强大,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中国共产党始终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团结带领人民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在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首先实现国家独立、人民解放,继而实现人民当家做主,在此基础上逐步改善与提升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与精神生活层次,逐步分阶段实现对人民的庄严承诺。

善于在群众中壮大领导力。从中国共产党早期的 28 年看,党员数量的变化反映出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号召力、领导力的不断提升。1921 年、1923 年、1925 年、1927 年, 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数量分别是 570 人、4320 人、9940 人、5.7 万人。从 1937 年初到 1949 年新中国成立 12 年间,党员的数量由 4 万人发展到了 448 万人。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根据地克服内外困难,开展了形式多样的自助自救活动, 团结广大人民群众。1945 年国共力量在军队数量、武器装备、拥有人口、拥有地区的对比上, 虽然还有较大差距,但与中国共产党初创之时相比,已是天壤之别。

善于调整群众政策维护群众利益增强领导力。土地革命时期,通过打土豪、分田地、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充分调动苏区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使苏区的群众跟党走。抗日战争时期, 通过地主减租减息,农民交租交息,团结最广大范围内的人民群众,投入到抗日战争中去。解放战争时期,颁布《中国土地法大纲》,使解放区的人民群众更加坚定地团结在党的周围, 使国统区的人民群众更加期待中国共产党的胜利。这些政策充分调动了农民群众的积极性, 使人民群众成为重要的兵源及后勤力量。中国共产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威望、号召力、凝聚力量呈现不断上升趋势。

善于开展统一战线工作集聚领导力。1924 年,与国民党合作,形成民主联合战线,促成北伐战争的胜利。土地革命时期,确定“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开辟了以井冈山为代表的农村革命根据地,形成工农民主统一战线,取得了苏区建设的辉煌。抗日战争时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通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的方针,全国人民团结一心,最终打败日本侵略者,维护了国家的主权独立,极大地提高了国际地位。解放战争时期,形成人民统一战线, 最终获得解放战争胜利。统一战线的每一次变化都意味着统一战线的对象和任务的变化,也意味着党的工作范围和任务的变化。使中国共产党对统战工作的领导力发挥到最大效用,使不同时期的任务得以最大限度地实现。

二、军事外交领导力(1949—1978)

新中国成立后,要继续带领人民走向光辉的未来,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必须发展经济,提升国家经济实力与综合国力。但当时内部面临着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外部面临帝国主义国家的封锁,必须找到发展的突破口。这就要在推进各项工作的同时,突出党在军事外交上的领导力,为国家发展创造安全有序的国际国内环境。主要的表现是:

在发展尖端军事武器上发挥领导力。新中国成立时,国防工业基础极为薄弱。要提升军事能力,不但要打造完备的军事力量体系,还要提升军事科技能力。1956 年,党中央确立以重工业为中心的工业化思路,组建国防科工委, 成立相应的科研机构,制定了《国防科学技术研究工作(1958 ─ 1967 年)规划纲要》。50 年代末,我国建成了包括兵器工业、航空工业、船舶工业、电子工业等一大批军工骨干企业,初步形成了自己的国防工业体系。1964 年 10 月至 1970 年 4 月,第一颗原子弹爆炸、首次导弹核武器发射、第一颗氢弹爆炸和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先后试验成功。尤其是原子弹爆炸改变了中国在世界上的位置,意味着中国从此进入了核大国的俱乐部。法国媒体公开评论称,这是美国的巨大失败,这是东方雄狮开始苏醒的时刻。正如邓小平所说 :“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中国的国际地位与综合国力也因军事技术,特别是国防尖端技术的提升而大大提高。

在战争冲突中彰显危机领导力。新中国成立后,面对帝国主义国家与周边国家的挑衅, 中国适时采取应对举措,通过打赢战争提升国威军威。抗美援朝战争、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珍宝岛战役、西沙海战等军事上的冲突与对抗,不但打出了一个和平的国内国际发展环境,更提高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威信与地位。改变了西方大国对我国在军事上的制裁,使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的封锁彻底破产。

为争取有利的外部发展环境发挥沟通领导力。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推行“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和“一边倒”的外交方针, 以摆脱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控制,恢复国家的独立和主权。我国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求同存异”主张,成为解决国家之间的基本准则。20 世纪 60 年代,苏联推行霸权主义政策,中苏关系急剧恶化,美国也继续推行敌视中国的政策,我们实行“两个拳头出击”的外交政策。20 世纪 70 年代,我们推行“一条线一大片”的政策、并提出“三个世界”的划分,有效化解了美苏争霸的影响,谋求自身发展的有利环境。此时,中国还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推动了中美、中日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总起来讲,这一阶段中国从内部不断强化提升自身实力,从外部不断加强同世界的联系。不但适时壮大了国家的军事实力,获取了应有的话语权,而且通过外交手段妥善处理了同世界主要国家的关系,最大化地谋求了国家利益,使我国的国际地位、国际威望及国际发展环境都得到极大的提升和改善。

三、经济领导力(1978—2012)

中国共产党在军事外交方面领导力取得了卓越的历史成就,使中国的国际地位与国际影响力逐渐增强。但落后的生产力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与文化的需要不相适应的矛盾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对党的经济领导力提出了更为迫切的要求。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充分彰显了党的经济领导力。

在确立正确的经济发展思想上发挥领导力。经过“两个凡是”的讨论,党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重大原则,做出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在关于实行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姓“资”姓“社”问题上,明确指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只是发展经济的手段,它不专属于哪一种制度,使经济增长进入快车道。在关于私营经济比例增大是否会改变所有制结构问题上,党的十五大明确宣布, 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十六大提出要进一步肯定资本的活力,要求放宽民间资本的市场准入领域,提出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在关于改革开放是否搞错的问题上,十七大报告指出,改革开放的方向和道路是完全正确的,停顿和倒退没有出 路 ;必须贯彻科学发展观,加快推进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十七届二中全会指出,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所有这些决策,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始终行驶在正确的航向上。

在解决经济问题与应对经济危机上发挥领导力。针对 1979—1980 年经济投资过热盲目投资问题,适时调整经济投资方向,出台相应投资政策,缓解投资过热,实现经济平稳向好转化。面对 1988—1990 年经济危机果断出手,稳定国内经济。在 1994 年通胀问题上,通过一系列有效的政策,平衡外汇、财政、银行赤字,推动国企员工再就业。在东南亚经济危机时,适时调整经济投资取向和对外经济方式,平衡国际收支,实现了经济的平稳着陆。在 2008 全球危机时,通过加大财政刺激计划,带活经济各领域的发展,平稳度过经济危机。尤其是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问题上,针对不同时期出现的一系列杂音、质问、诘难,党都一一给予回应。一方面,明确改革的战略任务和总体思路 ;另一方面,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健全宏观调控体系,加大改革力度,最大限度放宽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改变目前政府大包大揽,管得过多过细过严的越位现象。以上这些充分证明,只要发挥好党的经济领导力,我国经济发展的航向就一定能在时而狂风骤雨时而风平浪静的海洋中平稳前行。

在融入国际经济市场上发挥领导力。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逐步与世界经济接轨,经历了引进投资——出口产品——加入 WTO 的过程。特别是加入 WTO 后,我国经济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经济话语权也经历了由认识国际经济规则——遵从国际经济规则——利用国际经济规则——参与国际经济规则制定的过程。通过党领导经济发展,从 1978 年到 2012 年间,国内生产总值由 3645 亿元上升到 519322 亿元,占世界经济总量比由 1.8% 上升到 11% 左右,人均 GDP 从 156 元上升到 6337 元。

四、共同体领导力(2012 年以来)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的经济实力、综合国力稳步提升, 逐步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自身要为世界做出更多更大贡献,世界也迫切需要中国发挥与其相应的领导力。世界格局正处在一个加快演变的历史性进程之中,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必须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一方面,国际社会应该在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加强对话合作,推动互联网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另一方面,推动全球治理,“要提高我国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着力增强规则制定能力、议程设置能力、舆论宣传能力、统筹协调能力”[1]。适应国际社会发展的需要,我们党的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增强。

不断提升百年未有之变局的前瞻领导力。我们深刻理解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正确认知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所处方位的基础,进一步把握世界政治经济秩序之变,把握全球科技与产业之变,把握全球治理之变。适时推进全球治理方案,参与全球治理事务,贡献全球治理智慧。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上发挥领导力。构建新型国际关系,首要的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同时共创中俄关系更加美好的明天,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要打造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伙伴关系 ;共同构建互信、包容、合作、共赢的亚太伙伴关系 ; 搞好周边国家的关系,开启中非、中亚国家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新时代,推动中拉关系实现新的更大发展。

在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上发挥领导力。没有安全的国际交往无异于引狼入室。我们的对外工作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争取世界各国理解中国梦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我们追求的是中国人民的福祉, 也是各国人民共同的福祉。坚决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维护国家统一,妥善处理好领土岛屿争端问题。我们维护发展机遇和发展空间,通过广泛开展经贸技术互利合作,努力形成深度交融的互利合作网络。我们在坚持不结盟原则的前提下广交朋友,形成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变局。无论是国内环境的变化, 还是国际风云的变化,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有担当、讲道义的大国,要想在世界舞台上更好发挥自身作用,在共同体领导力的推进上发挥更多积极作用,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就必须在共同体领导力的研究上进行深入、持久、有序的研究,为中国国家领导力的发挥提供更多的理论支撑。

[ 注 释 ]

[1] 习近平 . 提高我国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 [M]. //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 第 2 卷 [M]. 北京 : 外文出版社 ,2017: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