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论弘扬斗争精神

2019年9月30日 9:40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作者:包心鉴

中国共产党是在斗争中产生、在斗争中发展、在斗争中壮大的先进政党。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以伟大斗争推进伟大事业,是党一以贯之的鲜明品格和一脉相承的光荣传统。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邓小平在领导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斗争中,紧密结合时代特点和中国实际,从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发扬敢闯敢冒精神推进改革开放、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反对官僚主义和特权现象、坚持“一国两制”维护祖国统一、维护世界和平反对霸权主义等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多个维度,深刻指明了弘扬斗争精神的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时代价值。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长期的奋斗过程

明确提出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强调必须一切从中国现实国情出发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内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我们党在总结长期历史经验中得出的基本结论,又是在同各种违背社会主义原则和本质的错误倾向作斗争中走出的正确道路。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就反复指出,“社会主义是一个很好的名词,但是如果搞不好,不能正确理解,不能采取正确的政策,那就体现不出社会主义的本质。”长期以来,由于受照搬“本本”和照搬“苏联模式”的影响,我们办了许多违背社会主义原则和本质的事情,甚至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也没有搞清楚。正是在对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中,在同种种违背社会主义本质的错误理论和观念的斗争中,邓小平反复强调,社会主义的原则,一个是发展生产力,一个是共同富裕,“不发展生产力,不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不能说是符合社会主义要求的。”深刻揭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为成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奠定了根本的思想和理论基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无古人、旁无佐证,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不可能找到现成的教科书。这就决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每一步前进,都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着困难和曲折,也伴随着争论和斗争。在姓“社”还是姓“资”、姓“公”还是姓“私”、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科学社会主义还是民主社会主义、中国特色资本主义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等重大原则问题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曾引发了一次次争论。面对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上产生的疑虑和困惑,邓小平明确指出,方向不能变,道路不能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面对各种错误思潮和困难曲折,“如果我们走回头路,会回到哪里?只能回到落后、贫困的状态。”在1990年代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重大考验的关键时刻,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高瞻远瞩地告诫:“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决不能掉以轻心。”

改革开放是一场伟大革命,必须弘扬敢闯敢“冒”的斗争精神

新时期的改革开放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正是这个伟大觉醒,孕育了我们党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改革开放是我们党领导的一次伟大革命,正是这个伟大革命,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作为新时期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从一开始就深刻揭示了改革开放的革命性本质,反复强调要以革命的精神、斗争的精神将改革开放这场伟大革命进行到底。早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他就精辟指出,大幅度地改变目前落后的社会生产力,是一场深刻的革命,“必然要多方面地改变生产关系,改变上层建筑”。因此,“不仅需要进行技术上的重大改革,而且需要进行制度上、组织上的重大改革”。对于官僚主义的领导制度和管理体制,“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在开启和领导农村改革和城市改革过程中,邓小平不断总结经验、探索规律,不断赋予改革开放以革命性要义。他反复强调,改革是一场革命,“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改革的革命性意义,不仅“是为了扫除发展社会生产力的障碍,使中国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而且“是为下一个十年和下世纪的前五十年奠定良好的持续发展的基础”。因此,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自我革命,是为了“赶上时代”“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招”,必须坚定不移进行到底。

改革开放是一场伟大革命,要求我们必须以革命的精神推进改革开放。邓小平关于以革命精神推进改革开放的一系列重要论述,渗透着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和共产党人大无畏的斗争精神。一是要解放思想,敢于突破陈旧观念的束缚。邓小平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因此,必须解放思想,“不解放思想不行,甚至于包括什么叫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也要解放思想。”解放思想,就是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打破习惯势力和主观偏见的束缚,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就是使思想和实际相符合,使主观和客观相符合,就是实事求是”。二是敢闯敢冒,敢于破除体制制度性弊端。邓小平深刻指出,改革是一场革命,需要有革命的勇气和科学的精神,这就是“胆子要大,步子要稳”。“所谓胆子要大,就是要坚定不移地搞下去;步子要稳,就是发现问题赶快改。”“改革、开放是一个新事物,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一切都要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来进行。实践证明,步子放大些有利。当然步子大风险也就大。”在改革开放面临严峻挑战的关键时刻,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尤其强调,“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正是邓小平大力提倡的这种敢闯敢冒精神和胆子要大、步子要稳的基本方针,确保了我国改革开放历经考验而愈益坚定、历尽曲折而愈益辉煌,历史性地改变了中国。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

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动摇,确保改革开放步伐不停顿,关键在于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党的基本路线。“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是党和国家的生命线。总结改革开放和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邓小平反反复复强调,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就要旗帜鲜明地同背离“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各种错误思潮和错误倾向作斗争。

坚持和平发展、维护世界和平,旗帜鲜明同霸权主义作斗争

胜利推进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成功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离不开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适应世界格局新变化,紧跟时代潮流新发展,注重从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来考虑问题、谋划方略,是邓小平一贯具有的博大胸怀和远见卓识。早在1980年代初,他就精辟指出,现在世界上真正大的问题,带全球性战略问题,一个是和平问题,一个是发展问题。“和平问题是东西问题,发展问题是南北问题。概括起来,就是东西南北四个字。”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潮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历史机遇,“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实行对外开放政策,绝不能关起门来搞建设,多年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关起门来搞建设是不行的”,社会主义发展不起来,更不可能搞成功。因此,必须把对内搞活和对外开放有机地结合起来。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世界社会主义面临严峻挑战,国内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引发了政治动乱,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邓小平高瞻远瞩告诫大家,中国绝不能再关起门来,绝不能“再回到过去那种封闭时代”。邓小平向世界庄严宣告,我们改革开放的政策不仅不能变,“而且要进一步地改革开放”。

中国要对外开放,在加快发展中走向世界,必然面临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干扰。邓小平尖锐指出,“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是“一项严重的任务”,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始终贯穿中国的改革开放,“每天都摆在我们议事日程上”。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甚至把“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定位为“我们对外政策的纲领”。他明确指出,“中国革命胜利后,一直奉行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支持一切被压迫民族独立和解放斗争的政策。这个任务还没有结束,可能至少还要进行一个世纪的斗争。”社会主义中国用改革开放实践向世界表明,“中国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永不称霸。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邓小平特别强调,面对国际局势新变化尤其是西方霸权主义的干扰,关键在于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第一是要“冷静观察”,第二是要“稳住阵脚”,第三是要“沉着应付”。总之,“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埋头实干,做好一件事,我们自己的事。”今天,世界格局发生了许多新的变化,改革开放的中国正在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共产党人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实践,再次证明邓小平当年确立的维护世界和平、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纲领和斗争策略是完全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