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党建融入基层党组织建设研究

2019年11月15日 16:08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李葆华 孔庆磊 王保彦 王振宇

[摘 要]智慧党建作为党建新形式,依托移动互联、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是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得到快速提升的机遇。本文以莒县“灯塔—莒州先锋”智慧党建云平台为例,分析了智慧党建在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建设中的作用。

[关键词] 智慧党建;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

[中图分类号] D26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19)06―0097―03

[基金项目] 本文系2017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运用大数据创新基层党组织建设研究”(编号17BDJ024)、2017年度山东省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校地校企‘智慧党建’共建研究”(编号J17ZC45)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 李葆华,济宁医学院医学信息工程学院党总支书记,副教授;孔庆磊,济宁医学院医学信息工程学院讲师;王保彦,天津市委党校党建研究所研究员;王振宇,日照市莒县县委组织部远教中心科员。

智慧党建是近年来由党建信息化、“互联网+党建”延伸而来的党建新形式。从智慧党建的特点来理解,智慧就是能够动态地、准确地抓住事物的本质并提出解决方案的能力。智慧党建就是在党建工作中融入网络化、信息化为党建工作提供智能化保障,更好地服务群众和党员干部。[1]从本质上看,智慧党建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背景下党建工作的重要载体,是党建工作与时俱进、利用新技术、新方法全面提升基层党组织组织力的重要平台。其内容涵盖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制度建设等方面。[2]对于提高基层党组织执政能力、服务能力、探索党建规律具有积极意义。[3]

一、智慧党建在农村基层党建中的应用

农村党建工作在我党党建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近年来,各地党组织积极开展农村智慧党建新尝试,有力提升了农村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和领导力。笔者以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农村智慧党建状况为例,对智慧党建在农村基层党建中的应用状况进行阐述。

莒县是农业大县,农村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在80%左右。适应智慧党建发展形势,近年来在县委组织部的推动下,“灯塔—莒州先锋”智慧党建云平台应运而生。该平台是集电视端、电脑端、手机端于一体的县级智慧党建平台,覆盖全县1195个村级党组织。“灯塔—莒州先锋”智慧党建云平台与上级智慧党建平台形成合力,有效解决了城乡党建工作水平、质量不平衡问题,提升了农村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

(一)农村基层党组织政治功能进一步加强

首先,组织生活更规范。监督、指导、规范基层党组织“三会一课”、支部换届选举、民主生活会等组织工作开展,打破以往县对乡镇、乡镇对村的组织监督管理模式,上下级交流指导更扁平、立体,有效改善了长期存在于农村基层党组织中组织涣散、组织生活不规范问题。其次,党员教育更到位。平台整合党建资讯、理论学习资源,规范党员集体学习形式,使得基层党组织的宣传教育更直接更立体。通过“灯塔—莒州先锋”有效解决了长期存在于农村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弱化、虚化、边缘化问题,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得到加强,同时有效丰富了党员教育形式。

(二)农村基层党组织群众服务功能进一步凸显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党宗旨,也是提升基层党组织组织力的关键。该平台开设了“每月农话”栏目,将养殖、种植、农产品生产加工等符合区域农业特点的技术通过手机端、电视端向农村推送,引领农村党员群众脱贫致富。同时整合政府、社会公共服务、志愿服务资源,以平台为信息载体开展线上线下政务服务、公益性服务,在全县村级集体经济空壳村等规划建设“乡村振兴先锋驿站”200个,以平台为纽带为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促脱贫攻坚做好服务。让红色服务走到群众中去、将党员形象留在群众心里,切实发挥党员在乡村振兴中示范引领作用。

(三)党员干部先锋模范作用进一步激发

智慧党建缩短了农村基层党组织与广大党员之间的时空距离,为外出务工党员、高龄党员提供个性化服务,基层党组织功能显著提升的同时,有效减轻了基层党务工作者不必要的工作负担,提升了对支部党务、党员信息的把控精准度。党员理论学习、参加组织生活、发挥作用等可视化程度更高,有效促进了党组织间、党员之间相互学习、比学赶超格局的形成。

二、智慧党建融入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再思考

“灯塔—莒州先锋”智慧党建云平台,既为智慧党建融入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建设提供了经验启示,也为农村智慧党建的高质量、高水平发展提供了重要参照。笔者认为,智慧党建进一步融入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建设,要通过准确定位、夯实基础、抓准关键三管齐下来实现。

(一)准确定位

农村智慧党建只有在农村基层党建、智慧党建体系中找准定位,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准确定位自身属性。党建的发展在经历了电子党建(1994-1999年)、网站党建(2000-2009年)后,进入到党建3.0版本阶段,即智慧党建(2010年至今)时代。[4]无论是电子党建、网站党建还是智慧党建,都是不同阶段党建工作的重要载体。智慧党建自身的载体属性,一方面不同于电子党建、网络党建,自身具备的感知化、互联化、智能化、决策化、安全化的特点,是电子党建、网络党建无法比拟的。这也决定了其在农村基层党组织现代化建设、组织力提升的进程中必将占据更为重要的地位。另一方面,内容决定载体,内容与载体只有完美融合才能发挥最大作用。因此农村智慧党建必须要与当前党和国家的农村战略、农村党建的重点与难点问题相结合,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准确定位与上级智慧(网络)党建平台的关系。以莒县为例,目前覆盖到的智慧(网络)党建平台有国家级的“学习强国”学习平台、省级的“灯塔党建在线”网络平台以及县级“灯塔—莒州先锋” 智慧党建云平台。“学习强国”是由中宣部主管,“灯塔党建在线”网络平台是由山东省委组织部主办的,把信息技术嵌入组织工作运行、党员发展。农村智慧党建平台应在国家级、省级平台的基础上,立足县域,结合县域内农村发展与党建工作实际,为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提升进行个性化设计和精准化服务,与上级智慧党建平台形成合力。

(二)夯实基础

长期以来,农村基层党建受经济条件、环境设施、党员文化层次、党组织带头人能力水平等因素限制,在电子党建、网络党建融入基层党组织建设上存在不充分、不深入的问题。因此,将智慧党建融入农村基层党建必须要夯实基础,避免搞形式、走过场。

形成科学规范的运行机制。农村智慧党建平台的运行、使用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来保障。平台的内容范围、功能设定、目标人群、使用要求、优化改进等均需要相应的制度章程进行规范,避免内容混杂不能突出主题、使用随意效果难以保证、功能一成不变无法满足农村发展需要。要以健全的制度保证农村智慧党建平台成为农村基层党组织实现政治思想引领、群众组织、社会服务的得力助手。

提升平台适用性。要了解农村党员、党务工作者的实际需求,在组织学习、组织生活、党员培养与管理、换届选举、组织考核等环节充分发挥智慧党建平台优势,拓宽平台适用范围,将智慧触角延伸到组织工作的方方面面。同时,针对使用对象的年龄、文化水平等情况运用视频、语音、动画等形式开展党建学习与教育,打造人民群众切实关切、急需提供的公共服务形式,依托数据分析为基层党组织提供优化、改进建议,使智慧党建更“接地气”,成为党员干部群众愿用、易用、好用的党建抓手。

培育基层党务工作者的“智慧”思维。要在智慧党建各个环节中融入智慧党建思维:在数据搜集中要即时、精确、动态把握党组织和党员的状态、群众的需求和工作未来发展趋势,在数据分析基础上要精准施策,主动推送,对党组织与党员要实行流程监督,指数评价,促进党建整体统筹、层级压缩,实现党建管理、服务和引领的定制化、精确化、个性化、智能化的目标。[5]

(三)抓准关键

农村智慧党建的内涵建设是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能否更快提升的关键。智慧党建应从政治引领、基层服务、健全组织体系和发挥党员作用四个方面深入农村基层党建,充分发挥作用。

提升政治引领的针对性。农村基层党组织应以智慧党建平台为依托,以党建带工建、带团建、带妇建,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加强对农村广大群众热点、难点问题的搜集分析,动态监测、精准识别网络舆情,有针对性地开展线上线下专题教育、主题活动、群众服务,提升农村广大党员群众思想教育的精确性,引导网络舆情朝着正确方向发展。

提升基层服务的系统性。当前要提升基层服务的系统性,围绕乡村治理、乡村振兴,利用智慧党建平台在基层服务实践中提升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和战斗力。作为现代化的党建载体,应在乡村自治过程中发挥党建引领、平台串联作用,主动为自治组织开展工作提供平台服务,提升党组织的群众组织力与号召力;在法治过程中应发挥智慧平台宣传教育快速性、交互性、个性化的特点,开展精准化、个性化的普法教育,提供及时有效的法律法规服务;在德治过程中发挥教化引领作用,多种形式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文明乡风。

优化健全农村基层党组织体系。要依据社会结构的转型、调整,通过智慧党建平台实现对现有农村基层党组织组织力发挥情况的在线监督与考核,对于设置不合理导致基层党组织作用发挥不到位、党员参加组织生活有困难的,要进行优化整合。对于智慧党建平台显示地域相近、行业相关的外出务工党员且符合党组织建立条件的,可以成立临时党支部。通过智慧党建的信息分析,进一步完善农村基层党组织体系,为实现组织覆盖和价值嵌入的统一打牢组织基础。

加强农村基层党员和党组织骨干队伍建设。要充分发挥智慧党建平台的监督考核功能,加强组织管理,增强党员干部服务意识,调动服务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上级党组织用好监督考核数据,分析甄别党员干部主客观存在的问题,采取针对性培训、精准化管理,使农村基层党建工作内容由虚到实,党员干部作用由弱变强。

[注 释]

[1] 张丽,蔡亚峰.智慧党建应当彰显群众智慧[J],人民论坛2018(16).

[2] 孙英臣.互联网+党建:如何破题何破题,怎样融合?[J],领导之友(下)2016(11).

[3][5]王保彦.“互联网 + 党建”“智慧党建”的多维解析[J],理论与现代化2017(3).

[4] 潘鸿雁.智慧党建提升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功能[J],党政论坛 2019(3).

(责任编辑:李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