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人民满意的数字化服务型政府

2019年11月15日 16:26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胡雅南

[摘 要]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兴起,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化浪潮蓬勃兴起,数据成为各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核心生产资料,数字政府、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不断演进。其中数字政府建设作为“数字中国”的有机组成部门,发挥着先导性作用,既是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营商环境优势的重要抓手和重要引擎,也是促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 数字政府;数据治理;政务服务;政府决策

[中图分类号] D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19)06―0060―04

[作者简介] 胡雅南,湖北省政务管理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

当前,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现代信息技术飞速发展,加快了数字政府建设进程。数字政府建设是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也是完善政府现代化治理体系、提升现代化治理能力的关键举措。因此,我们要加快数字政府建设,打造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一、数字政府建设的内涵和发展趋势

数字政府是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为支撑,以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为载体,以数字化、智能化、智慧化为实施路径,通过政府全方位、系统性变革,实现科学决策、精准治理、高效服务的新型政府运行模式。相比传统政府,数字政府实现了由分散向整体、由管理向服务、由单向被动向双向互动、由单部门向多部门协同、由封闭向开放的“五个转变”。

从全球来看,以英国、新加坡、韩国、爱沙尼亚等为代表的发达国家数字政府建设起步较早,特点分明。英国注重信息化平台建设和人员素质提升;新加坡推动统一公民电子身份认证和网上数据交易;韩国突出数据共享开放,提升政府透明度;爱沙尼亚实施“数字公民”“X-road计划”两大计划,大规模应用区块链技术。我国数字政府建设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起步阶段。各地各部门主要以信息公开、办公自动化为目标,通过建设门户网站和办公自动化系统,基本实现了政府内部办公的数字化、网络化和自动化。二是普及阶段。各部门开始大量建设独立的专业系统,不断优化业务流程的系统功能,如国家部委建设的“四库”“十三金”系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政府运作和服务的效率。三是整合阶段。政府部门开始强调和注重系统及数据的一体化、集约化整合,让政府职能和决策更加集中、精准、高效。总体来看,统一、整合、集中、共享是政务信息化和数字政府建设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二、数字政府在湖北省的探索实践

近年来,湖北省按照“基础设施一云共享,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协同办公一体融合,政府治理一键触达”的基本思路,以建立集约完善的基础支撑体系、高效便捷的政务服务体系、科学精准的治理应用体系为主攻方向,持续加强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整合优化平台,深化数据集约共享,开发应用场景,积极探索运用数字技术推进公共治理升级新路径,为新形势下“数字湖北”“数字政府”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强化顶层设计,构建高效运转的组织架构

数字政府建设涉及政府机构改革、权责碎片化重新整合、体制机制优化和流程再造、政务服务数字化变革等方面,是一项系统性、综合性的工程,必须依靠强有力的推进机制,树立“一盘棋”思路,加强对数字政府建设的总体规划和顶层设计,提高改革协同性。在顶层设计上,湖北省出台《数字政府建设的指导意见》,确立了一个总体要求(进入全国第一方阵)、两个重要抓手(“互联网+政务服务”和“互联网+监管”)、三个重大目标(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及44项建设项目的工作任务。一是构建领导体系。成立了省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有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为成员的省政府数字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负责数字政府建设的组织领导、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二是搭建工作架构。形成了“一办、一中心、一平台、一专家委员会”的工作架构。“一办”就是成立新的省政务管理办,统筹负责全省政务服务和数字政府建设。“一中心”就是新组建省大数据中心,承担政务信息服务和综合应用等工作,为数字政府建设提供强力技术支撑。“一平台”就是省政务云平台,通过政企合作模式,汇集全省政务资源,为线上政务服务提供平台支撑。“一专家委员会”就是聘请国内知名专家和企业家,组建专家咨询委员会,为数字政府的顶层设计、总体规划等提供决策咨询。三是建立标准体系。发挥政府数字化转型最大效应,需要对政府系统的信息化平台建设、系统对接、数据共享、政务服务、运行管理、安全保障等基础技术和标准进行统一、整合,注重数据标准和业务标准的匹配,数据系统和业务系统的同步。湖北省形成以政务信息资源共享、政务信息化项目建设管理、电子证照管理等法规制度,发布行政许可事项编码规则、服务指南编写规范、审查细则编写规范三个地方标准,为推进政务资源充分共享提供制度保障。

(二)强化基础支撑,夯实全量实时的数据基础

数字政府是以大数据驱动的政务新机制、新平台。运用大数据提高社会治理的精准性、有效性,亟须尽快破除“信息孤岛”,建立“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数据共享交换体系和开放机制。一是实现“网络通”。加大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宽带带宽和接入能力,推进4G无线网络全覆盖,加快5G技术研发布局,部署基于IPv6的下一代网络,提升网络的可用性和稳定性。同时,推进电子政务外网省、市、县、乡、村五级覆盖,实现电子政务内、外网间的信息安全交换,推动各部门现有业务专网应用分级分类向电子政务内、外网迁移整合。二是强化平台建设。统一政务云平台框架和标准规范体系,推进各地各部门政务信息系统向政务云平台迁移和接入,推进行业云和地方政务云与省级政务云平台融合,实现全省政务资源的集中调度和综合服务。三是推动信息共享开放。建设集大数据采集、存储、治理、分析、管理和应用于一体的大数据能力平台,加快政务数据共享交换。建设全省公共基础数据库和主题信息资源库,形成“物理分散、逻辑集中、原则共享”的政务服务大数据格局。湖北按照“一库、两体系、五大功能区”总体架构建成省大数据能力平台。“一库”是指建设全省的大数据仓库;“两体系”是指资源目录体系和大数据标准管理体系;“五大功能区”是指建设数据接入、治理、服务、管理和安全五个功能区。目前,全省大数据能力平台基础功能已开发完成,实现70.42亿条数据物理集中。

(三)强化一网通办,打造利企便民的政务服务

打造高效便捷的政务服务体系是数字政府建设的重要内容,要从提高政府公共服务供给水平的层面出发,以公众需求为导向,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改革,推进“一网通办”,不断优化平台功能,提升服务质量。一是推进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强化政务服务网络硬件体系建设,搭建五级覆盖的政务服务平台,全面实现“网络通、数据通、业务通”。打通地方、部门自建业务系统及垂直业务系统,面向全省提供统一政务服务门户、事项管理、身份认证、电子印章、电子证照、数据共享等公共支撑服务,全面实现企业群众办事“只进一网、认证一次、全省通办并最多跑一次”。湖北省已建成以一个门户(湖北政务服务网)、一个系统(政务服务事项管理系统)、三个支撑(统一身份认证平台、统一电子证照平台、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平台)为主体的全省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实现省、市、县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与国家平台对接、双向互认。二是实行线上线下融合的一窗受理。建立事项动态调整机制,最大限度统一事项要素,建设全省“一窗通办”统一受理平台,建立“一人一档、一企一档”,推进政务服务中心与一体化在线服务平台深度融合,形成线上线下功能互补、合一通办的政务服务模式,实时同源发布网上申报、预约叫号、事项受理、审批(审查)结果、服务评价等信息。湖北实现了政务服务事项“三级49同”,开发应用12345政务服务网热线应急平台、政务服务“好差评”系统,畅通群众咨询投诉渠道,提升群众参与度。三是推进政务服务“一事联办”。围绕业务量大、受众面广、民生关注的高频事项,以企业和群众办好“一件事”为导向,对涉及多个部门、多个办理环节的业务,进行流程再造、环节精简,变“一事项一流程”为“一件事一流程”,最大限度精简审批环节、压缩审批时限。湖北出台《湖北省“一窗通办、一事联办”工作指南》,推动实现同一事项无差别受理、办理流程和评价标准统一。

(四)强化一体融合,推进共建共享的协同办公

政务协同办公平台,是实现日常运转与业务办理“一体融合”,打造集约、高效、移动、安全的政务协同办公新模式的重要举措。协同平台是全省公职人员的统一工作入口,整合了政务专属通讯录、工作台、智能会议、移动办公等诸多功能,实现工作、任务、事项的发起和待办处理,以及信息、数据、资讯的查看,解决以往纸质文件传阅效率低、周期长、易出错等弊端。湖北协同平台先期实现7+3功能,即营商环境、长江大保护、重大项目智慧应用、河湖长制、互联网+监管、互联网+督查、政务债券使用监管等7个应用,以及办文、办会、办事基础功能。同时,围绕行政机关办公等共性应用一体化推进业务建设,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和加强政府治理,提升“数字政府”整体效能。

(五)强化应用开发,深化精准有效的数据治理

未来更高阶的数字政府将基于数据决策和数据治理,要构建“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创新”的管理机制,健全大数据辅助科学决策和社会治理的机制,推动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方面,细化场景应用,拓展数据服务深度广度。场景应用是未来数字政府建设的着力点。要结合政务服务、市场监管、精准扶贫、长江大保护、污染防治等专题场景,构建政务大数据仓库,为政府数据治理和服务打下坚实基础。如在市场监管领域,“互联网+监管”有助于形成规范统一、协同联动的监管体系,实现对监管对象的全覆盖、监管过程的全记录,发挥监管大数据在行政执法监管、风险预警、分析评价等领域的作用。在精准扶贫领域,扶贫领域监管大数据平台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全覆盖,可对扶贫领域精准画像,及时全面地掌握扶贫对象生产、生活情况以及扶贫项目运作落地、资金使用等详细情况,精准识别、发现问题线索并提交给相关部门,目前已初步发现问题线索数十万条。另一方面,深化数据应用,加强数据治理体系建设。深度开发便民应用,更好地发挥大数据在辅助决策施政、感知社会态势、畅通沟通渠道、方便群众办事等方面的积极作用,让政府部门在决策和治理中能够“心中有数”。例如开发应用“长江大保护数字化治理智慧平台”,汇集相关感知、统计、分析等数据,进行挖掘关联、智能研判,可以促进长江流域经济布局、人口分布和资源环境的空间均衡与协调,为协同治理提供科学依据。再如,开发应用河湖治理智慧平台,借助“一张图”,辅助河流湖泊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有序推进。

三、推进数字政府建设的路径思考

数字政府建设是大势所趋,群众所盼。《2019数字中国指数报告》指出,数字政务和营商环境之间存在强相关性。通过对比发现,2018年数字政务指数每增加1个点,营商环境能改善0.02个点,GDP也呈现相应的正相关性。推进数字政府建设,要抢抓信息革命机遇构筑新优势,积极探索数字政府建设有效路径。

(一)优化移动服务,让群众办事像网购一样方便

当前,移动政务服务是数字政府建设的重中之重,将成为政务服务主阵地、主战场。全国已上线31个省级政务服务移动端,广东的“粤省事”、浙江的“浙里办”等平台,已推动全国政务办理进入“指尖时代”“掌上时代”。要推进政务服务移动化,实现查询服务全覆盖、高频事项全可办、互动交流全方位、数据分析全维度,真正做到“办事不出门,随时随地办”,让群众办事像网购一样方便。一是明确建设模式。采取自主建设和引入先进技术相结合的模式,联合国内先进企业共同建设。二是打通技术路径。根据各地应用整合、群众需求、业务发展等客观形势,科学选择客户端、服务端的开发设计模式。三是强化数据共享。加快大数据能力平台、政务云平台建设,推动各地各部门业务系统互联互通,实现区域内政务信息资源实时、多样、全量归集。四是聚焦高频便民事项。把覆盖范围广、群众关注度高的高频便民事项作为重点,率先接入政务服务移动端。五是建设地市旗舰店及服务专区。鼓励各地各部门建设旗舰店,开通服务专区,接入特色服务事项。

(二)提前谋划设计,把握数字政府建设重点

提升数字化治理能效,要关注以下重点:一是夯实基础是根本。推进政务服务事项梳理标准化、颗粒化,坚持一个平台对外提供服务,统一数据标准,提升数据质量,强化应用安全、数据安全和运维安全建设。二是提升体验是关键。要优化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功能,实现快捷登录、统一支付、统一认证等,最大限度地方便群众办事。三是创新服务是方向。要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变线下为线上、掌上,变“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建立用户专属空间,自动匹配、提醒、推送服务。四是扩大影响是重点。要借助互联网渠道运营推广,加强用户互动,推动线上线下融合。树立“流量思维”,强化数据分析,掌握用户需求,改进服务质量。五是安全运维是保障。要坚持数据安全和系统建设“同规划、同建设、同运行、同监督”,建立数据安全规范体系和监督机制,保障网络安全、数据安全、政务安全、用户安全。

(三)强化人才支撑,夯实数字政府智力基础

打造一支具备数字化素养的人才队伍是政府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一是重点培养。加快数字人才建设,培养塑造全省公务员的“信息素养”,强化数据思维与数据决策理念。大力引进既懂信息化知识又懂政务工作的复合型人才。二是完善机制。建立信息化人才管理机制,统筹管理编制、人事、职称、考核、奖惩等环节。三是培训提能。开展以云计算、大数据、信息安全、数字政府等为主题的人才培训活动,构建综合、专业、有效的培训提能体系。四是鼓励创新。完善容错免责机制,鼓励大胆创新,先行先试,继续推动一批堵点、难点问题解决和跨部门跨层级跨地区改革的持续深化。

政府数字化转型是一场政府治理的深刻革命,需要坚决落实发展战略,探索创新技术支撑,凝聚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力量,强化顶层设计和政策配套,转变治理理念,找准技术路径,分步实施,不断提升数字政府建设质量。

(责任编辑:李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