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剑锋:企业家的领导力

2020年1月14日 16:20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作者简介] 彭剑锋,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华夏基石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

领导力,尤其是企业家的领导力,是企业的第一战略性资源,也是企业的稀缺资源。因为稀缺,所以珍贵。领导力在某种意义上是可遇不可求的。它既是科学,又是艺术,更是一种智慧;既要有天赋,又需要后天修炼。领导力在实践中,“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说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也不夸张。

世界领导力大师沃伦·本尼斯说过,领导力就像美。它难以定义,但是当你看到时你就知道了。就是讲领导力是在实践中的拿捏和运用艺术。这也是领导力的本质。一个人有没有领导力,尤其对企业家来说,领导力不是课堂上能够培养出来的,不是知识的积累可以造就的,更多是 “天赋+经验”。有很多企业家,你可能难以描述他究竟有怎么样的领导力,但你看到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领导力了。所以,领导力虽然有科学思维在里面,但本质上是一门艺术,是一种独特智慧。就像那些名画,它也讲究透视法、结构法等科学技法,但它最终呈现出来的是艺术、是感性、是智慧。

用科学思维可以把领导力拆分成几种要素,可以把它结构化。但是在实践中,领导力是领导者本人和情境完美结合的产物。领导力可以创造价值,牵引并推动企业的发展,但在不同的环境和情境下,领导力发挥作用的方式也不同。因此,离开具体的环境和情境谈领导力就显得苍白无力。

一、特质:高情商、悲悯心、懂人性

领导力,首先是一门艺术。因为大多数时候,领导力是一种感性,而不是理性。比如一个企业领导者有没有感染力和影响力,往往来自于他的人格魅力,来自于他的胸怀和使命感,而不是来自于他的知识和能力。一个领导者有很多追随者,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有与众不同的东西。所以真正高水平的领导者,不一定有高智商,但一定有高情商。

领导力与情商密切相关。情商是一个人对自我情绪的把控能力。有强大的领导力才能够掌控自己的情绪,能够驾驭各种矛盾关系。而之所以能够驾驭各种矛盾关系,一是因为他能够感知环境的变化,能够感知别人的需求,能够洞察复杂表象下的本质。二是有足够的胸怀,能包容、懂妥协,不自我、不自负,更不会自我膨胀。情商还表现为逆境情商,就是在艰难困苦的时候,在别人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他有充分的自信和担当。能当领导的人一定有充分的自信和强大的内心力量。不管他外表有多谦和,内心一定是非常自信的。我们看到很多领导力很强的人,往往不是学霸型的,因为情商高的人懂得审时度势,懂得选择和运用知识。

有领导力的人内心是有悲悯情怀的,也就是对人有悲悯感。任正非就是这样一个有悲悯情怀的人,是一个大善者。虽然他表面上好像很“恶”,制订了很多制度,要求非常严格。但他其实是在通过制度抑制人性中的恶,而使得人性中向上向善的一面充分发挥出来,希望来到华为的每个人都能成才,都能自立自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有领导力的人是“人性大师”,对人性看得通透,又能把握适当的度。该讲法理时讲法理,该讲情义时讲情义。有一个企业家很讲原则,一直不遗余力地在企业里推行规范、科学的运营管理制度。有一阵子,办公室的一个秘书因为生病经常迟到,而迟到是要扣工资的。这个企业家就跟另一个秘书说,你帮她打打卡嘛,要不她这个月工资就被扣光了。这个日常细节体现了一个领导者对人性的把握和体恤,因为他内心是善的,是懂人性的。所以他能注意到这种在公司里可能是小事,但对那位秘书来说却是件大事。作为“人性大师”的领导者往往能够发现人的优势,充分调动每个人内在的积极性。因为他对人性有着透彻的理解,所以能够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了解对方的需求并能够把控这种需求,及时给予正向激励。所以,企业家应该更多一些正向激励,看人多看优点,发现下属的毛病,可以善意提出建议,但不能一巴掌把人拍死。作为领导者,某种意义上就是通过成就他人,最终成就自己。

二、最大考验:突破权力舒适区

领导力强在方法上有两个重要的体现:分钱与分权。我个人观察,我国民营企业发展到现在,分钱并不是最大的挑战,很多老板是舍得给钱的。但是分权要难一些,原因在于很多老板缺乏自信,怕下面的人超越他,也怕一分权就乱,就控制不了局面。

如果企业家没有自信,总害怕被下属超越,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孤掌难鸣。人的精力时间毕竟有限,创造力达到峰值时就会走下坡路。当企业家开始走下坡路时,企业可能也要走下坡路。另一种情况是一山不容二虎。当企业里出现另一个强人时,有可能会想取而代之把你干掉。但如果企业里有一批人都超过了你,他们相互之间就存在制衡,那时你反倒稳定了,谁也替代不了你。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能不能让利,主要看企业家有没有分享精神。而分权则主要检验企业家有没有巨大的自信,敢不敢于自我突破。权力有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方面是人的内在追求,是一个人价值的终极体现。另一方面,一个人什么事都他说了算,使惯了权力很难自我超越,很难走出权力的舒适区。如果突然有人说“你说了不算”,就破坏了他的舒适区,那是很痛苦的。一旦企业养成集权的习惯,要把集权转化分权是很难的。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集权,突然说要分权会破坏他原有的舒适区。所以分权是最难的。有的老板也想分权,但总也分不了。首先因为分权的过程要改变自己的习惯极其痛苦。其次是没有充分的自信,怕有人超越他替代他。第三是因为没有建立起科学合理的管控体系,害怕企业一分权就失控。这也是正常心理。

三、愿景和使命塑造追随力

没有人追随的领导者,不能称之为有领导力。有人愿意追随的企业家才是真正拥有领导力的人。这个领导人有追求,跟着干有前途,才愿意追随你。尤其对有才华有能力的人来说,跟随一个有理想、有使命感的人,将来才能成事儿。这就是我们经常强调的,领导人要有使命感,要提出愿景。

有强烈的使命感、有追求的人,不仅有个人魅力,还会形成一种心理磁场,吸引那些同样有才华有追求的人,跟随他一起干事业。也就是说他要会“画饼”。不仅会画饼,还能把饼做成,并且舍得分给大家。柳传志、任正非都是善于画饼的人,同时又能通过机制制度保证这个饼能做成。所以大家愿意追随他们。任正非每次画的饼都实现了,所以大家信他,他也才有领导力。如果光画饼实现不了,员工就不信你;画了饼、饼做成了就把员工抛到一边,也不会有人信你。美的的何享健是个舍得分饼的人。分饼就是分钱、分权。他舍得分钱,是因为他的信念是“不贪”;敢于放权,是因为他有自信,而且企业建立了管控体系,能保证这个权力分下去不会乱。

四、面向未来的领导力变革

面向未来,互联网时代新的技术变革对领导方式和领导特质带来了很多影响,对领导力的内涵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

第一,愿景领导力。互联网时代需要愿景牵引,调动员工自我驱动。领导者首先要基于愿景而不是基于管理,驱动员工自动自发地工作。领导者要制定目标指引方向,同时要建立守望规则,即正确处理矛盾关系的规则体系。

第二,灰度领导力。领导者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矛盾体:既要求有个性,不做“随大流”的人,又要有驾驭能力,能包容、开放、妥协,眼睛里能掺得进沙子。就像任正非所讲的,有洁癖的人不能当领袖。领袖型的人一定有包容心,有时候还会装糊涂,这就是灰度。“灰度”不期望下属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满意,功过、人品、能力素质及结果达到“四六开”,甚至“三七开”就可以了。从领导方式来说,灰度领导力不强调只用一种方式。不管是威权型、授权型,还是分权型,不同的情境下要采取不同的方式。你说任正非是威权领导还是分权领导?表面上看是威权,实质上是分权,他是一个很民主的人。

第三,洞察力。互联网时代对企业来说,最大的影响是环境变化快,不确定性增大。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要求领导者既要有宏观思维,又能以小见大,以微见著。他不一定每件小事都关注,但要能从小事中发现企业所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这就是一种洞察力。

第四,定力。真正的领导者是很执着的,内心深处是很坚定、很自信的。表面上可能很谦和,实际上定力很强。在别人都犹豫或者妥协的时候,能够继续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伟大的领导者内心深处都是孤独的,但他能够忍受孤独。原因是他有定力、有意志力。当别人都不理解的时候,他能够有自己的坚定意志。这是一种逆境情商。所谓定力,是指不忘初心,始终坚守最本源的东西和最初的价值追求。

第五,影响力。国外管理学研究者认为,领导力就是影响力,是能够让他人追随你,一起去实现目标的能力。互联网时代特别要强调影响力,因为互联网时代更强调协同、竞合和生态,而不是威权和独霸天下。影响力来自于领导者多方面的素质和能力。龙马集团的老板在谈到企业家需要什么素质时,认为在中国做企业需要做“四个家”:第一是政治家,要善于跟政府打交道,把握住政策发展方向,不能跟政府对着干;第二是外交家,会处理内外矛盾关系;第三是思想家,能够出思路、定战略;第四是实干家,既要有思路,还得接地气,务实实干。

第六,团队领导力。一个领导者最终能不能成功,还要靠互补性的团队领导力,而不是依靠单一的个人领导。靠单一的领导要素,即靠企业家的个人能力,不能形成群体能力。领导力要真正在企业发挥作用,一定要使领导团队相互成就,相互取长补短,通过互补产生乘数效应。从一个企业可持续发展角度来讲,一定要依靠团队领导力。道不同不相为谋。团队要做到价值观一致。个性上有差异,但能力能互补。这在互联网时代具有特别意义。领导力不再是个人英雄主义,靠单打独斗打天下,而是要建设领导团队,形成互补性的人才结构,通过人才结构产生力量。团队成员之间不仅能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成就,而且要学会互相欣赏。现在很多企业的领导团队,最大问题是互相排斥,把同事当敌人,垒起高墙,甚至是排挤。这是胸怀的问题,本质上是缺乏自信心。

第七,自我超越、自我发展的能力。高超的领导力来自不断的自我超越、自我提升,并且一定是与时俱进的。任正非当年创业时的领导力与今天的领导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其实,领导并不是控制别人,主要是控制自我。一个领导者能不能持续提升领导力,关键在于有没有自我批判精神。任正非身上最能体现领导力的,就是他的自我批判精神。这种精神来源于危机意识和忧患意识,来源于永不满足、持续追求。

中国改革开放后,涌现出了那么多企业和老板,但真正能称得上企业家的,或者是领袖型企业家的,可以说为数不多。很大一部分企业做到一定程度时,老板从自我到自负,甚至到自我膨胀,自我发展就停止了。老板创造了企业,但也是企业持续发展的“天花板”。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企业家的“封顶理念”。即企业家个人的高度和“宽度”,决定企业的成长后劲和生命长度。

(责任编辑:郑 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