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过春节

2020年2月5日 9:51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编者按:春节到来之际,我们更加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革命、建设和改革时期,领袖的春节是如何度过的?春节期间,学习时报开辟专栏“领袖与春节”,将分别介绍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如何过春节,请读者关注。

毛泽东出生在湖南农家。湖南人过年从腊月二十四到正月十五持续大半个月,团年饭、开门炮、拜年礼、舞龙唱戏……样样讲究。毛泽东参加革命后,虽远离家乡,但家乡过年的这些礼俗他从未淡忘。走近毛泽东的春节,我们领略了毛泽东的情感,更领略了毛泽东时代演绎的中国历史风云。

读书过春节

毛泽东爱读书,青年时期的毛泽东过春节,主要是在读书中度过的。每逢春节,只要是属于他自己支配的时间,他都会用于读《岳飞传》《水浒传》《三国演义》《隋唐演义》和《西游记》等经典书籍。在博览群书的过程中,他还接触到了郑观应的《盛世危言》和冯桂芳的《校邠庐抗议》等关于改革、革命的书籍。《毛泽东年谱》中记载的1915年2月24日他给表兄文运昌还书的便条、1916年1月28日和1916年2月29日他致信萧子升借书的内容,都生动再现了毛泽东春节期间如饥似渴的读书细节。正是这些书,不但让毛泽东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经书说教的新奇世界,而且促使他从政治上考虑一些问题。他后来回忆道:“有一天,我忽然想到,这些小说里有个特别之处,就是里面没有种地的农民。人物都是勇士、官员或者文人学士,没有农民当主角。对于这件事,我纳闷了两年”。正是这些书籍启发毛泽东开始思考中国未来。

恋爱过春节

1918年8月,毛泽东来到北京,主持湖南青年赴法勤工俭学准备工作,并在李大钊任主任的北京大学图书馆谋得一份助理员职位,月薪金8元。来京之初,毛泽东借住在鼓楼后豆腐池胡同9号杨昌济先生家中。杨昌济从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位爱徒的欣赏,这种欣赏不经意间传递给了自己已经年满18岁的女儿杨开慧。“最美好的年纪,遇到最美好的彼此”,毛泽东和杨开慧恋爱了。杨开慧在日记里写道:“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许多的事,看见了他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了他。”“我看见了他的心,他也完全看见了我的心。”这一年,毛泽东第一次在北京过春节,这是他一生中最浪漫、最甜蜜的春节。有人说,毛泽东的诗词中只有一首是纯粹的爱情诗,这就是写给杨开慧的那首《虞美人·枕上》:“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败家”过春节

毛泽东与杨开慧组成革命家庭后,不仅夫妻双双投身革命,而且对自己亲人的人生选择也有了新的想法。1921年2月,他带着这个想法回到韶山冲过春节。当时毛泽东的双亲都已故去,家中只剩下大弟毛泽民、大弟媳王淑兰、小弟毛泽覃和小妹毛泽建。年三十晚上,毛泽东和弟妹们围着在火炉旁守岁,毛泽民告诉大哥,家里失过一次火,还遭受过败兵勒索和坏人抢劫,日子一年不如一年了。毛泽东因势利导,建议毛泽民与他一起投身革命,他说:“家里的房子可以给人家住,田地可以给人家种,我们欠人家的钱一次还清,人家欠我们的一笔勾销。”因为这个建议有些突然,毛泽民思想一时没有想通,问道:“哥,难道父辈们辛辛苦苦创下的这份产业,就要‘败’在我们这一代手上吗?”毛泽东说:“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败’我们这个小家,就是为了‘建’中国这个大家。舍得舍得,‘败’小家,‘建’大家,有何不好?”几天后,毛泽民按照大哥的意见处理好家事,也走出了韶山冲,到长沙任省立一师附小校务,从此走上革命道路。毛泽建也正式解除与萧家的包办婚姻,与毛泽覃一起入长沙读书,投身轰轰烈烈的革命洪流。

打仗过春节

如果说,34岁前毛泽东过春节,还能在锣鼓礼花闹新春的祥和气氛中享受与亲人团聚的幸福。那么,1927年秋收起义后的10年间,毛泽东过春节,有的只是行军打仗。1929年2月9日,农历除夕,红四军抵达江西大柏地山区。当时,连队已经断炊一天,而国民党刘士毅部队又紧追不舍。行军中,毛泽东发现大柏地麻子坳狭长5公里,两边峰峦叠嶂山林茂密,仅沟底一条小路向北通往宁都,是个打伏击战的好地方。他找来朱德商量,决定在打仗前必须让战士们吃一顿丰盛的年夜饭。难题落到军需处长范树德身上。最后,他们想出了一个既不违反纪律、又解燃眉之急的办法:把已经出走的老乡家里留下的过年物资全部收集起来,斤两过秤、名目造册,“打欠条”,先借后还。这顿“借”来的特殊团圆饭,极大地鼓舞了士气。2月10日,农历正月初一,毛毛细雨,追敌刘士毅部钻进红军伏击圈。下午战斗打响后,红军发起勇猛攻击,尽管兵力少、弹药缺,仍与敌军浴血奋战,毛泽东也提枪亲自带着警卫排向敌人冲锋。鏖战至11日下午,才全歼被围之敌。这次战斗,俘敌正副团长以下800余人,缴获步枪800余支,重机枪6挺。尤为有趣的是,当时红四军缺少弹药,他们借来老百姓过年的爆竹,在桶里燃放,“噼噼啪啪”的声音既迷惑敌人,又除旧迎新。大柏地战斗,是红四军下井冈山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也是我党开辟和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奠基之战。1929年的这个特殊春节,毛泽东终生不忘,不仅留下了《菩萨蛮·大柏地》的壮美诗篇,更留下了他与红军将士生死与共过春节的一段史话,用朱德的话说,叫做“有盐同咸,无盐同淡”。

陪老乡过春节

延安时期,毛泽东的工作安定下来,过年的喜悦与团拜,又回到了他的生活中。1941年春节,中央机关演戏,邀请老乡们观看。有一天晚上毛泽东走进礼堂,看到前面的座位留给了中央领导同志,接着坐的是干部战士,而老乡们都坐到了靠后的位置上。他对干部战士说:“同志们,老乡们生产忙,看戏机会少,要跑很远的路过来不容易,我们应该让他们坐最前面。”说完,自己带头坐到最后面,而老乡们被干部战士一个一个请到了最前面。几十年来,这件事一直是延安人民的美谈。1944年春节,毛泽东在枣园小礼堂请村里的乡亲吃饭,每家每户来一位代表。礼堂内,高朋满座,欢声笑语,足足摆了十几桌,每桌由一位中央领导作陪,软糕、油馍、麻糖等琳琅满目,都是乡亲们自己带过来的。毛泽东与大家一一握手、敬酒,说:“你们都是我的老邻居,不要讲客气,过几天我还要到你们家里去拜年呢。”延安时期,是我党密切联系群众最好的时期之一。毛泽东曾经指出:“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只见公仆不见官”,在春节这样的重大节日里,我们党的领导人也不忘联系群众,这就是毛泽东延安过春节传递出来的强烈信号。

请客过春节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当时有人担心进京后的中国共产党能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会不会成为李自成?毛泽东用中南海的春节向全国人民递交了答卷。1957年3月1日,大年除夕,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主持召开座谈会,李济深、章伯钧、黄炎培、马叙龙、陈嘉庚等许多党外人士参加。会议开始前,毛泽东先用简便省事、饭菜合一的一碗肉末挂面招待大家。颐年堂地方不大,摆40多把椅子已经很挤,无法再加桌子,于是,大家就端着碗站着吃,气氛轻松愉快。这顿毛泽东请吃的年饭,仅仅用了10分钟。有的说这是“继续着的延安精神”,亲切、简朴而又与众不同。

1962年过春节,毛泽东私人宴请溥仪,特邀章士钊、程潜、仇鳌和王季范4位社会名流乡友作陪。没有山珍海味,没有“满汉全席”,桌上只摆了几碟湘味十足的辣椒、苦瓜、豆豉等小菜,外加大米饭、馒头、葡萄酒。虽然溥仪被辣得满脸热汗,但还是直呼“不错,不错”。溥仪作为末代皇帝,没有像历朝大多数末代皇帝那样遭遇杀身之祸,反而完成改造、成为了一名拥护共产党、拥护新中国的公民,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

1976年毛泽东在中南海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节。虽然他当时已经有些年迈,但到了午夜时分,他仍然没有忘记嘱咐身边的工作人员“放点爆竹过新年”。当新年的鞭炮响起,一代伟人毛泽东露出了笑容。(熊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