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领导者自我提升的重要手段

2020年3月24日 16:56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王馥芸 孙健敏

[摘要]自省是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科学概念并探讨其在领导力开发中的作用,则是最近的事情。本文在回顾和评述自省研究的基础上,重点分析了概念定义和测量方法,比较了中西文化背景下自省的差异,结合实证研究,提出把自省作为促进领导者自我提升和个人成长的有效方法、论证了通过自省提升领导力的理论逻辑和操作途径。

[关键词]自省;领导力;个人成长;自我提升

[中图分类号]C93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7270(2020)02―0055―04

[作者简介]王馥芸,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博士后;孙健敏(通讯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

一、引言

中国文化鼓励自省的历史源远流长,从孔子到朱熹,再到中国共产党对党员领导干部的要求,自省一直被作为中国人的一种重要修身方式。来自我国组织管理的实践经验证明,无论是领导者还是组织成员,都可以通过自省获得更好的发展,领导者人可以通过自省保持冷静反思,不骄不躁;组织成员可以通过自省保持自律,与组织同甘共苦。

在实践领域不断践行自省的同时,从科学的角度进一步揭示其内涵和作用机制已经迫在眉睫。近年来,学术界也呼唤针对中国本土的领导和管理实践研究。[1][2]为此,运用科学方法对自省的内涵、测量、机制及边界条件进行理论上的解释和构建,尤其是从领导力开发的角度研究自省与领导力的关系,就变得很有必要,也已经具备了现实的基础。

二、自省的含义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自省是君子、圣人必备的道德品质,因此被广泛弘扬和推崇。自省最早在《周易》中出现,要求“君子以恐惧修省”(《周易·震卦》);在《论语》中,孔子提出了“内自省”的方法,要求他的学生“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论语·里仁》);曾子则提出了“吾日三省吾身”的修身方法,要求自己每天检查自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论语·学而》)。这些古文中自省的含义,《辞源》解释为“自我反省”,[3]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自我反思、反省”。[4]

学者们又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对传统文化中的自省提出了更严谨的界定。作为一种修身方式,自省指通过自我反省(犹今之自我检查与自我批评)以发现自身优点,克服自身缺点,从而提高道德修养水平。[5]研究者通过对儒家经典文献进行分析以及结合当代的访谈资料,将儒家自省界定为“追求自我进步与成长的个体在依据君子(圣贤)标准处理事情、人情、心情等问题的方式方法、过程结果及变化发展所进行的自我反思、自我评价、自我教育和自我完善”。[6]还有研究者对《四库全书》中所有包含自省的语段进行语义分析,将自省界定为个体主动通过自我审视、自我批评以达到改正过失、预防过失和提升自我的品质。[7]这些基于中国文化的概念界定体现出自省内涵的丰富性,它既可以是一种修身方法,也可以是一种思维过程,还可以是一种内在品质,其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修身养性、自我提升。

人类的思维和情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共通性,西方社会也有与自省类似的概念。“self-reflection”在目前的文献中被翻译成自我反省、自我反思,其内涵是目前与自省最为接近的概念。西方研究者关于自省概念的界定,则大致分为特质、认知两种取向。特质取向的自省被理解为是评估个体自身的想法、情感和行为的内在倾向,是一个个体差异变量。认知取向的研究将自省界定为回顾自己的思想,想法,或经验,通过自我参照找到对未来个体有效益的方式,并据此重新塑造自己观念的认知过程。

对比两种文化下的自省可以看出,中国文化背景下的自省更强调自我批评,强调发现不足、承认不足,自省的重心是个体的缺点和不足,目的是为了改进不足、追求完美;而西方文化背景下的自省则是强调根据自身的兴趣和特长对自我进行挖掘和探索,对过往成功经验进行总结,突出了个人的优势,目的是为了扬长避短。除了自省重心的差异外,两种文化下的自省在最终目的上也存在差异。作为传统文化中修身的重要方式和途径,古代中国人自省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齐家、治国、平天下,当代中国人自省的最终目的依旧是为了达善天下,表现为提升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促进组织、国家乃至全世界的发展;而西方文化中自省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自我发展,成就自我。虽然存在差异,但两种文化下的自省动机均是积极的,这也是自省能给个体、给领导者带来促进和提升的根本原因。

不过目前中西方的研究中均缺乏从能力角度对自省的界定。将自省界定为跨时间、跨情境的稳定人格特质,不符合自省可以学习、培养、提升的现实情况。正因为自省可以学习,于是才会存在人与人在自省方面的差异:有人的自省水平高,而有的人水平低。又因为自省可以通过学习得到提升,这对领导者以及领导者的培养才具有更大的价值。因此未来研究应从能力的角度对自省进行界定和进一步研究。

三、自省的测量

实证研究能够为自省与领导力的关系提供科学的证据,因此我们需要有量化研究工具来衡量自省水平。自省测量工具中应用最为广泛的是由Trapnell和Campbell(2009)编制的冗思-反省问卷(Ruminatione-ReflectionQuestionnaire,RRQ)中的自我反省分问卷,它对作为人格特质的自省进行测量。该分问卷为单维问卷,有12个题项,例如“我喜欢探索自我的内心世界”“我喜欢分析自己做事的原因”,其中5个反向计分题,评分方式为李克特5点计分,从“完全不同意”(1分)到“完全同意”(5分),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8。但这一问卷是基于西方文化背景编制,我们通过对自省的概念进行比较发现两种文化下的自省存在差异,因此该问卷不能很准确地反应中国人、中国领导者的自省水平。

为了能更好地反映中国人的自省水平,国内的研究者在对古籍中的自省进行分析并结合深度访谈的基础上编制了中国成年人自省问卷。[8]问卷分为个人取向自省和社会取向自省两个分问卷,分别为19个题项和20个题项,例如“当学业/工作中出现失误,我会反思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我常常主动认识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我喜欢在获得一个成功经验后,考虑如何发扬光大”。每个分问卷均可划分为探索性、预防性、弥补性、超越性四维度,问卷采用李克特6点评分,从“非常不符合”(1分)到“非常符合”(6分)。但现有的问卷都是对于特质自省进行的测量,只能测评个体倾向于自省的程度,缺乏测评自省能力,尤其是针对领导者自省能力的测评工具。

四、自省与领导者个人成长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自省一直是作为领导阶级的士大夫们修身的主要手段之一,曾国藩就是利用自省修身以达到自我成长与完善的代表人物。《曾国藩日记》《曾国藩家书》等文献中都记载了其大量的修身日课,而这个修身日课其实就是自省的过程。曾国藩自省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将自己的每日的生活经历与思想活动都记录下来并传递给师友,请他人批评,第二种自省方式是自我批评。[9]曾国藩通过这两种自省找出了自己的不足,并找到了补救、改进的办法,帮助他在作为一个领导者时首先以身作则,保持好自己的进步与发展。这也是他成功作为一个领导者,并不断取得大成就的重要原因。在当代,自省依旧是干部培养的重要方式。有研究认为青年干部可以通过自省保持敬畏心,敬畏组织、敬畏历史,敬畏党纪国法,从敬畏感中派生出危机感和边界意识,保证自己的行为不违规,不出界;也可以通过自省保持忧患意识,青年干部在工作中通过自省可以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形势和不断涌现的新思想、新情况、新问题时提前做出预案、防范风险。[10]自省可以培养和强化党员干部自我约束、自我控制的意识和能力,使其时刻绷紧廉洁自律这根弦,做到“心不动于微利之诱,目不眩于五色之惑”。[11]自省还可以帮助领导者戒除自负。当个体走到领导岗位,职位上升、权力变大,耳边更多的听到赞美之词,这些都容易使人自我膨胀,产生归因偏差,将功劳与成绩全部归于自己。而自省正是帮助领导者在职业生涯顺境中正确认识自己,发现自己缺点、不足的重要途径。[12]

西方研究者也对自省在个人成长方面的影响进行了研究。实验中,自省被当作为一种训练职业技能的方法,结果显示不论是新手还是专家都能从中获得专业上的提升以及个人的进步,具体可以表现为在工作技能和行为上的改变。原因是自省加深了个体对其学习内容、自身的专业技能以及所秉持的价值观的认识,这能够帮助个体在未来的工作中避免重复同样的错误,帮助个体意识到自己个人特长,提升自信,弥补弱点,以促进职业的发展。研究者总结之前的研究成果后,认为自省在个体的职业生涯中是必要和有益的,是个体职业角色成功发展的重要条件。

领导者的领导身份是其职业角色所确定的,因此自省对个体职业角色发展的促进,也是对领导者领导能力、领导行为的促进。再结合中国文化背景下的研究结果,我们可以总结出,自省提升领导者自我认识、自我警戒、自我防范的能力,帮助领导者发展职业能力,最终促进领导者的自我提升和个人成长。

五、自省与领导力开发和提升

除了对领导者自身的个人成长有利之外,自省还有助于领导力的开发与提升。研究者对《四库全书》中出现的自省内容进行分析,发现自省在社会层面的功能为帮助领导阶层实现“治国平天下”,具体表现为君王和官员检查其在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执行中是否遵循了德治,是否符合天道天理,以实现“国治”;以及检查国家政策、君王德行是否利于国家、天下的统一,以实现“平天下”。在传统文化中,自省对领导力提升的典型代表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发布“罪己诏”,它是古代帝王自我检讨、自我反省的一种官方诏书文件,目的是通过自我批评,通过把国家、社会问题的罪责归于自己来取悦民众、获得民众谅解,从而缓和矛盾,凝聚人心,例如汉武帝发布的“轮台罪己诏”。[13]汉唐时期的帝王发布了历史上最多的罪己诏,自觉、自发地进行自省,并切实提出、执行了有针对性的整改政策,这体现出中国历史上每一个盛世局面的出现都伴随着最高统治者高度清醒的自省意识。据此我们可以推出,领导者的自省和自我批评,有助于其获得下属的理解与支持,也有助于其完善领导方式和策略,最终达到领导力的提升。

近现代,源于自省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一直是我党的优良传统与作风,从“八七会议”,到遵义会议,再到延安整风运动等,它多次于危难中挽救党,将党的领导指向正确的方向,是提升党员干部领导力的有力武器。[14]到了今天,自省、自我批评也是领导干部发挥自身带头作用,以身作则的重要保障,习近平总书记一直都强调自省对领导干部的重要性,“‘吾日三省吾身’,自我批评与我们每个人如影随形,是最及时、最管用的思想武器。我们常讲,领导干部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这‘四自’要求,就是对自我批评的要求”。至于具体如何通过自省发挥领导干部的带头示范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正人必先正己,正己才能正人。中央怎么做,上层怎么做,领导干部怎么做,全党都在看”,所以“必须领导带头、以上率下”。因此,自省还通过帮助领导者选对正确的战略方向,帮助领导者以身作则、起榜样示范作用,来达到领导力的提升。

西方研究者也通过实验的方式研究了自省对领导力的影响。他们将选取的领导者被试分成两组,实验组被试做自省干预,控制组被试不进行自省,结果显示与控制组相比,进行每日晨间自省的领导者经历了较少的自我耗竭,并通过它提高了工作投入。还有研究者发现,有意识的自省训练有助于领导者职业能力(如决策能力)的提升,将自省变成一种个人习惯有助于领导力的终身发展。

综合以上的论述我们可以发现,自省可以促进领导者的个人成长,具体表现为帮助领导者发现自己的缺点、不足,找出补救和改进的方法,在问题发生前做出预案、防范风险,提升领导者自我认识、自我警戒、自我防范的能力;自省还可以促进领导力的开发与提升,具体表现为通过自我批评、从自身找原因,获得下属的理解与支持,并完善领导方式和策略,选对正确的战略方向,在工作中以身作则、起榜样示范作用等等,最终通过领导力的提升促进组织发展,乃至对整个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

因此我们建议领导者应主动进行探索性自省,对自我保持了解和探索,对自身领导角色的责任和要求、对自己的能力和特长进行了解和确认;时刻保持预防性自省,对自身和环境时刻保持警惕,在错误、过失等发生之前,就提前做出反思和检查,对可能的风险进行预防;及时进行弥补性自省,当自身在犯错误、遇失败后,要及时从自身找原因,并对过失进行弥补、纠正,同时长期与自身的缺点作斗争;最后还要积极进行超越性自省,在领导岗位上不被恭维和夸赞迷惑,在取得成绩时也不盲目骄傲,在自己现有的工作、领导水平基础上,继续发掘自我潜能,超越原有的自己,达到精益求精。

[注释]

[1]李艳,孙健敏,焦海涛.分化与整合——家长式领导研究的走向[J].心理科学进展,2013,21(7):1294-1306.

[2]曹仰锋,李平.中国领导力本土化发展研究:现状分析与建议[J].管理学报,2010,7(11):1704.

[3]辞源辞源.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262.

[4]现代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1728.

[5]燕国材.中国教育心理学思想史[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3.

[6]王智宁,刘雪娟,叶新凤.基于扎根理论的儒家自省构念开发研究[J].管理学报,14(6):798-805.

[7]王馥芸,董薇,李志强,秦启文.从《四库全书》看中国人的自省品格[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43(1),112-121.

[8]王馥芸.中国成年人自省人格的结构与测量[D].西南大学,重庆.

[9]凌鹏.身、心之间:儒家传统与曾国藩早期的修身实践[J].学海,2019(5).

[10]蒋丽.躬行自省守志路正——关于青年干部成长的若干思考[J].唯实(现代管理),2018(6).

[11]张博.严私德,在自省自律中保持清廉本色[N].河北日报,2018-03-15,(07).

[12]余足云.勿自负,常自省[N].中国纪检监察报,2018-07-18(2).

[13]倪道善.略议古代帝王的《罪己诏》[J].档案学通讯,2004(02):96-97.

[14]张书林.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理论思考[J].理论探索.2014(1),57-62.

(责任编辑:郑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