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

2020年3月24日 17:16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刘昆 刘建飞

[摘要]2019年末暴发于中国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人类在健康问题上已经命运与共。健康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固有基因,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大公约数,是利益与道义最紧密的结合,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追求。本文通过寻找人类基于健康的共同利益所在,提出从健康角度和层面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即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并认为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初级阶段。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公共卫生领导力;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

[中图分类号]R1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7270(2020)02―0025―05

[作者简介]刘昆,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医药医疗健康事业部总经理;刘建飞,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2019年末暴发于中国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面对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疫情,党中央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向疫情全面宣战,带领中国人民从源头上遏制疫情传播。防疫应对措施被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称赞为“设立了应对疫情暴发的新标杆”。虽然这些措施给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了阶段性挑战,但极大地减缓了病毒向世界其他地区传播的速度,为世界争取了时间。中国秉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既对本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也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业尽责”,赢得了世界多国的赞赏和支持。以邻为壑换不来独善其身,携手应对才能共克时艰,病毒感染没有国界,疫情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健康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固有基因,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大公约数,是利益与道义最紧密的结合,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追求。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题中应有之义。

一、健康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大公约数

从广义上来说,健康的范畴包含了个人的生命权利,因为身体健康一旦受到影响,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失去生命。我国的《民法通则》就将“自然人享有维持生命、维护生命安全利益、生理机能正常、维护健康利益的权利”合称为生命健康权。

冷战结束后,全球范围内的传统安全问题比如核战争、化学战等得到缓解,非传统安全问题凸显。一种人类以往从未想到过的方式竟使全球相互关切和联结起来。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马克·扎克(MarkZacher)等人合著了一本书《因病相连:卫生治理与全球政治》来阐述这一全球政治新主题。近二十年来,人类社会面临了数次重大疫情冲击,包括2003年SARS、2009年甲型H1N1流感、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征、2014年埃博拉疫情、2016年寨卡疫情,以及2019年底最新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任何一种传染性病毒疫情所威胁的,都是不分国别、地域、种族、人群的全人类。传染性疾病与病毒的蔓延等公共卫生安全问题因具有“扩散的跨国性”“威胁的普遍性”“治理的多国性”等非传统特征,每一次突发疫情都是对当事国卫生治理体系和全球卫生协作机制的严峻考验。往往此时不同政治派别国家之间也会暂时搁置争议,同舟共济,守望相助。

(一)人类在健康问题上面临共同的挑战

1.大规模传染病或高发疾病有可能使人类遭受灭顶之灾

十四世纪中期,黑死病肆虐欧、亚、非地区。据不完全统计仅在1348年~1350年的三年之内,欧洲就有近3000万人病死,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此后近300年欧洲都笼罩在黑色阴影里。二十世纪初的西班牙流感,正值一战末期,人员流动频繁,累计感染死亡人数可能达到5000万人。1957年亚洲流感造成100万~200万人死亡。2009年甲型H1N1流感导致的死亡人数达到28万。2014年埃博拉病毒期间,专家一度预测潜在死亡人数可能超过100万人,幸而后期世界各国共同努力,全方位协作控制住疫情,最终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也超过11000人,真实数字可能更高。

人类从农业社会发展到工业社会,虽然自身保护与社会发展能力大大加强,但我们面对未知的新型流行疾病突发时,还是会暴露出各种“脆弱性”。研究表明,目前在世界流行的疾病不少于22种,发展中国家是主要受害者,并且在发展中国家死于传染病的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30%。

除去大规模传染病,一些高发性疾病如心脏病、中风、癌症等也深深侵蚀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命。缺血性心脏病和中风是世界最大的杀手,这两种疾病在过去15年中一直是全球的主要死亡原因,每年造成上千万人死亡。而艾滋病自1983年发现以来,至今已造成3200万人死亡。

2.全球化时代大规模传染病无国界

当今世界,交通物流便利发达,人员流动迅速快捷,“非典”“禽流感”等传染病更容易迅速向世界各地传播。世界卫生组织警告,新冠病毒或永远不会消失,对世界威胁大于恐怖主义。病毒不需要携带护照,也无需跨越主权国家的地缘政治边界,病毒的传播足以削弱单个主权国家对公共卫生的控制能力;另一方面,全球化使得一国内部的个人和公共卫生事务越来越成为全球的公共性事务。

2019年1月,首个评估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卫生安全水平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发布。指数显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应对重大传染性疾病方面的资源和能力具备完全充足的准备。更为严重的是,很少有国家能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发生时有效运用这些资源或发挥这些能力。以100为满分的话,首个GHSIndex中195个国家的平均得分仅40.2。美国疾控中心原主任汤姆·弗里登博士曾经善意提醒:“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里。一种流行病传遍全球仅仅需要36小时。当下一场威胁来临时,你准备好了吗?”在交通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一个国家或城市“获得”一种新流行病原的时间可能就是一架飞机的飞行时间。

(二)人类在健康问题上已经开展卓有成效的合作

十四世纪中期的黑死病、一战末期的西班牙流感、1957年的亚洲流感等大规模传染病每次都能造成数百万乃至数千万人丧生,一方面受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和医疗技术能力,更主要的是各国并未形成足够重视,互相之间也没有形成传染病防治的共商共建共享机制。

二战后,在联合国框架下,“为使全世界人民获得尽可能高水平的健康”,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成立。如今,面对高传染性、高致死率并可能给全球人类带来毁灭打击的重大突发疫情,全球各国可以迅速结成健康共同体。仅2014年~2015年第一轮埃博拉疫情,全球就有数万名应对人员,科学家、研究人员、开发者、志愿者和众多药品及医疗物资生产商参与其中,其中向现场聚集了近4000多名全球顶级医疗技术人员,全球45家实验室提供了研究支持,全球联手防控疫情取得了很好的效果。[1]而面对癌症、艾滋、白血病、阿尔茨海默等曾经的重大绝症,各国更是已经形成隐性联盟来共同应对。以艾滋病为例,自1983年发现至今,已造成7490万人感染,3200万人死亡,2019年全球还有3790万存活病毒携带者。全球顶尖科学家累计发明了35种不同类型的抗HIV药物,通过药物治疗与教育关爱,避免了超过3000万例新感染和1000万人死亡。虽然治疗费用仍然高昂,但艾滋病已经从“绝症”变为药物可控的慢性病。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去则倾;惟以心相交,方成其久远。”[2]从1963年起至今50多年来,中国已经无私地向69个国家提供医疗援助,累计派出医务人员2.1万多人次,诊治病人达2.6亿人次。[3]其中的杰出代表和平方舟医院船近日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称号。进入到新世纪,中国开始以更积极的姿态尝试主导全球健康行动,除了提供大量的医疗援助物资,更是多次派遣现场医疗队,组织国内顶尖医学专家研制疫苗。2009年H1N1流感全球大流行,中国是第一个成功研发相关疫苗的国家。“凡益之道,与时偕行。”通过医疗物资援助、卫生设施援建、医护人员代培、卫生疫情联防等方式,中国加强了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团结与合作,不仅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也为世界卫生进步做出了卓越贡献,成为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的最好实践。

中国从此次疫情暴发就高度重视国际卫生合作,及时通报疫情信息,分享病毒基因序列,与世卫组织密切合作,邀请国际专家并肩工作,积极为在华外国公民提供协助和便利。比尔·盖茨致信表示,中国对此次公共卫生危机的果断应对和坚定承诺,有望为全球树立良好典范。他相信,中国在疫情控制方面的领导力以及与国际组织和多边机构的合作,将为遏制全球疫情发挥重大作用,并为促进全球健康领域的持续进步奠定基础。世界多国不分社会制度、民族、宗教,纷纷给予中国宝贵的精神支持和物质援助。俄罗斯、白俄罗斯、韩国等迅速派专机将急需的医疗物资送抵武汉。巴基斯坦送来了本国储备的几乎全部口罩。日本友好团体在送往中国的物资上写了一句中国古诗:“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表达一衣带水邻邦与中国人民的感同身受。到目前,全球共有1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专门发函致电,表达对中国抗疫的坚定支持。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再次向我们证明,在全球公共卫生问题上,人类在健康问题上已经命运与共。

二、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体面临的主要问题

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符合全人类共同利益。无论何国何族,对于健康的追求是一致的。但由于各种原因,要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层面之上构建起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面前还横亘着很多的问题和挑战。

(一)理念沟通存在较大障碍

因为健康直接关乎国民满意度,关乎执政稳定,各国都把卫生政策作为施政基础政策。要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参与国之间保持共同的发展愿望才能够顺利实施。但是部分相邻成员国之间存在领土、领海争端或宗教信仰冲突以及民族问题,还有些国家或地区政治局势动荡,频繁更换政府和领导人,政党间经常发生冲突,政治环境极其复杂,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和较高的风险。这一切都限制了国与国之间在健康问题上的沟通和交流,甚至最起码的理念上的沟通。

针对这次新冠疫情,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发出要团结、不要污名化的呼吁。多数国家政要作出“我们不能让恐慌像病毒一样感染我们”“疾病不分种族和国籍,人非病毒,排外主义才是”的回应,纷纷表示站在中国人民一边。疫情不仅是对一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大考,也是对全球治理体系和能力的检验。近年来发生的数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无不需要各国发扬合作精神,携手共同应对。在应对人类社会共同的健康敌人时,必须抛弃一切成见,以生命的名义携手合作,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扼杀病毒的良方。这才是国际社会必须做出的正确选择。

(二)实施路径具有非普适性

在主权国家为基本国际行为主体的时代,应对传染病等健康威胁主要依靠主权国家的治理。各国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不同,在应对健康威胁上的表现也不同。比如公共卫生治理的理念,国家投入的财力,卫生健康治理体系等。以此次新冠疫情为例,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以超级速度接连建成,逾万名建设者齐心协力,日夜鏖战,与蔓延的疫情竞速。在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下,“全国一盘棋”释放出无穷无尽的战斗力。尽管国际合作会在病毒检测、物资支持、医疗救治、疫苗研发等方面发挥很大作用,但根本的管控隔离还是要靠本国政府的治理能力。

三、中国推动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的基本方略

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需要主动构建,需要一代又一代人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而不是守命待运。在认识到可能面临的困难之后,就要危中寻机、借势而为,通过共同的利与义,寻找治病良方。

(一)顺应新时代新形势新特点

新时代孕育出“健、寿、智、乐、美、德”的健康新内涵,“无网不在”是新时代的特征,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也要顺应新时代的新形势、新特点。国内目前通过互联网已经可以远程问诊、远程手术,通过云诊车可以送医下乡、送医到门。将来这些新技术一样可以帮助中国的医疗技术特别是中医传统诊疗技术走向全球。

针对不同条件国家的健康合作也要根据国别情况分类实施。人的理论寿命是120岁左右,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人均寿命约75岁。224个被统计国家和地区中,日本人均寿命最高,为83.7岁;塞拉利昂人均寿命最低,为50.1岁。世界银行统计,全球75亿人中,有10%大概7.5亿人还处于极端贫困中,主要分布在印度、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区。由于营养、卫生条件、健康意识的匮乏,这些区域部分人口的生命权都无法得到根本保障,饱受艾滋、肺结核、疟疾等传染性疾病的危害。而剩余的90%人口中,广大发展中国家人民的人均寿命也显著低于发达国家,国民健康水平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健康水平与经济水平正相关。经济水平提升一般需要数年数十年的长期努力,但是可以通过卫生教育、医疗援助、疫情防控等手段短期内大幅提升贫困地区人民的生存概率,也可以通过医疗合作、人才培养等长期机制来逐步提高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健康水平。

(二)搭建更广泛的互助联盟、汇聚各方智慧和力量

健康有三个层次的判定标准,第一层次是健康生存指标,满足人类的自然属性需求,也就是我们说的“活着”;第二层次是健康生活指标,有高品质的医疗卫生保障,可以理解为“生活着”;第三层次是健康幸福指标,心理健康,精神愉悦,真正的“幸福着”。发达国家已经实现了“生活着”,正在寻求达到更高的幸福指标;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处在第二层次;部分非洲、拉丁美洲地区国家目前连第一层次都没有完全实现。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就是要在更广泛的层面形成互助联盟,通过汇聚参与各国的智慧和力量,凝聚民心,共同提高人类的整体健康标准。

上世纪,中国发展水平还比较落后,通过数十年的经济发展,以及世卫组织、国际红十字会等机构的卫生援助,中国国民健康水平稳步提升。进入21世纪,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中国坚持加大国际医疗卫生援助带动落后地区健康发展,在全球健康治理中贡献中国力量。向埃博拉疫区国派驻的近4000多名全球顶级医疗技术人员中,就有1200余名来自中国。通过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我们将把更多的国家纳入到全球健康体系中,以先进带动落后,真正惠及世界各国人民。

(三)“强脑、健体、通经络”制度化

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要“强脑”,在国家顶层设计共商,建立公共卫生指挥系统,制定适合各国的健康标准、卫生政策。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被多次写入联合国决议,要努力推动将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写入世卫组织组织法、宣言、决议等各类基本文件中。[4]要“健体”,应该共建组织体系,搭建公共健康管理平台,完善卫生服务体系、医疗保障体系、卫生执法监督体系、医学人才培养体系等。可以从搭建区域性健康平台开始,在中国—非洲、中国—拉美、博鳌论坛、金砖会议等现有合作机制的基础上建设区域型健康公共平台。要“通经络”,应该共享平台资源,依托传染病防控、互联网医院、妇幼卫生保障等方式完善卫生诊疗链条。在前述区域平台的基础上,逐步下沉推出针对不同疾病、不同服务对象、不同诊疗方式的子平台。总之,要以“强脑、健体、通经络”制度化的手段,真正推动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

(四)把中国的健康发展成果惠及世界

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必须开展具有可操作性的国际合作。近年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中医药有较高的认同度,有必要把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变成“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方面,在东南亚地区,越南、泰国、新加坡等国,中医都可合法行医。近期,中医被纳入世卫组织全球医学纲要,对其全球推广产生了明显促进作用,中医的文化交流将更加繁荣。中国的援外医疗,已经将针灸等中医技术和中药材带出国门,让国外百姓受益。屠呦呦从中药中发现并提取的青蒿素,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未来,可以进一步强化中医药在疾病预防中的作用和特色康复能力,推动中医药文化海外传播,让中医药走出去。

另一方面,我国虽有丰富的天然药物资源,但近年来由于过度开发等原因,一些中药材资源濒临枯竭,使我国对国外的中药材需求量正持续增大,中国与其他国家特别是东盟在中药材资源领域日益形成了良性的互补关系。我国西北部比邻的哈萨克斯坦等中亚五国光热资源、土地资源和农业劳动力丰富,非常适合北方药材的种植。可以鼓励社会力量建设一批高质量中医药海外中心、国际合作基地和服务出口基地。通过中医药的走出去和走进来,落实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实现参与各方的互惠互利。此外,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如今我们在向德国、日本、美国等国家学习的同时,努力探索适合中国的养老模式。把中国这一问题解决好,不仅仅是国内发展的需要,更是对世界养老领域的贡献,同样是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面对越来越多的全球性问题,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任何国家要想自己发展,必须让别人发展;要想自己安全,必须让别人安全;要想自己活得好,必须让别人活得好。只有在国民健康的基础上,才有能力去谈发展和进步、谈民主和自由。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初级阶段。中国人民积极推动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将为人类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注释]

[1]世界卫生组织.埃博拉应对工作的进展情况[EB/OL].(2016-01-01)[2020-03-01].https://www.who.int/csr/disease/ebola/response/infographic/zh/.

[2]习近平.共创中韩合作未来同襄亚洲振兴繁荣——在韩国国立首尔大学的演讲[N].人民日报,2014-07-05(2).

[3]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对外援助(2014)》,2014.

[4]农工党中央.【提案摘编】关于打造“一带一路”健康命运共同体的建议.(2016-03-01)[2020-03-01].http://www.ngd.org.cn/jczt/jj2016qglk/taya2016/36437.htm.

(责任编辑:郑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