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敌后办学记

2020年5月11日 10:24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从1940年到1942年,刘少奇在敌后抗日根据地物资极度匮乏、教学场地极其简陋、工作任务异常繁重的情况下,仍旧想尽一切办法,创建了抗大分校和华中局党校等,并亲自为学员上课。刘少奇在领导党员教育工作的过程中,提出了许多关于党员教育的重要思想理论,为党的建设提供了正确的理论指导和科学的实践依据。

创建抗大第五分校并兼任政委

1940年2月20日,刘少奇向中央建议,在华中应立即成立抗日军政大学分校或新四军干部学校,吸收投奔新四军的大批青年学生。11月,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成立后,在刘少奇的指导下,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军政干部学校、新四军苏北指挥部干部学校、新四军皖东干部学校等,在盐城合并组建抗大第五分校,校址设在海陆中学,刘少奇兼任政委,陈毅兼任校长,张云逸任副校长,谢祥钧任教育长。分校编为5个大队和1个机炮连,全校干工、学员共3000多人。组建当日,在海陆中学大操场上举行了分校成立大会和第一期开学典礼,刘少奇出席了大会并讲话。他说:“抗日军政大学是为部队培养骨干的,你们都是各部队选送的优秀干部和老战士,毕业后就是一名大学生了,就是部队的基层领导和骨干了,你们学习很重要,任务也是很艰巨的。希望大家努力学习、刻苦钻研,尽快地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和军事技术水平,为打败日本侵略者而英勇奋斗!”

五个大队的学习重点各有不同,一、二大队为军事队,三大队为政治队,四、五大队是为部队培养文化、宣传、文艺骨干。刘少奇在抗大五分校分别为学员作了三次《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演讲,并把《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印成小册子发给党小组,星期六党日活动时组织党员学习讨论。星期六早上,大队一般都要进行会操,刘少奇经常参加,有时还亲自进行讲评。

抗大的生活异常艰苦,刘少奇和学员过着一样的生活,穿一件深灰色的旧棉布短大衣,经常同陈毅等来到学生宿舍嘘寒问暖,促膝谈心。皖南事变后,盐城一度作为新四军的军部和抗大第五分校所在地,曾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包围和封锁,这给抗大学员的学习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为了躲开敌人飞机的袭击,校部干脆给每人发一张小板凳,白天跑到城外的乱坟堆里上课。当时刘少奇给学员讲授党的性质和任务,数九严寒,刘少奇衣着单薄,站在刺骨的寒风中讲课,语调坚定有力、神态镇定自若,使学员们很受感动和鼓舞。

皖南事变发生的第二天早晨,刘少奇来到操场向抗大学员宣告这个消息。他说:“敌人可能要干扰和破坏我们的学习,我们就更要意志坚定,抓紧时间刻苦学习,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这坚强有力的话语,让学员精神振奋。

1941年1月11日,北风怒吼,寒冷异常。日军突然出动了15架飞机,对盐城进行狂轰滥炸,抗大宿舍被炸成了一堆瓦砾。当天晚上,校部召开紧急会议,刘少奇在会上作了政治动员。他气愤地说:“国民党反动派不抗日,制造皖南事变,打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帮了鬼子的忙。盐城是新四军最高领导机关所在地,将成为敌人的主要袭击目标。因此,一方面,我们要有自我牺牲精神,立足于打;另一方面,又要争取和平、争取团结、一致对外。”会场上群情激愤、热血沸腾,刘少奇挥着右手,冷静而沉着地说:“你们有顽强的革命斗志和英勇杀敌的精神,这是很可贵的。但干革命要讲究战略和策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20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国革命要取得最后的胜利,必须要依靠三大法宝,这就是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这三个法宝缺一个也不行。”接着,刘少奇对三大法宝的意义和重要性作了详细的、深入浅出的讲解,使师生们受到很大的教育。

抗大五分校训练和培养了数以万计的军事、政治干部,适应了抗日武装不断发展壮大的需要,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

创建华中局党校并兼任校长

皖南事变后,针对蒋介石顽固派的罪恶阴谋,党中央采取了针锋相对、坚决反击的方针,一方面揭露皖南事变的真相,另一方面重建新四军军部,新四军各部队也进行了整编。

1941年4月下旬,刘少奇提议在盐城创办华中局党校,着重培训华中部队团以上和地方县以上的干部,以提高广大党员干部的政治思想素质。刘少奇亲自兼任校长,彭康兼任副校长,温仰春任教育长。党校设两个队,第一队的学员为团、县以上干部,第二队的学员主要是青年知识分子。刘少奇明确指示,党校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校,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干部。根据这个办学方针,党校设置的主要课程有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共党史。刘少奇常到党校授课,主要讲授党史、形势、战略策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课程。

随着党内思想斗争的发展,特别是总结皖南事变经验教训中,有些地区和部门产生了一些偏向。1941年7月2日至3日,刘少奇在华中局党校连续作了两天讲演,全面总结党内斗争的历史经验,阐述进行党内斗争的正确原则和方法。他明确地提出党内斗争的性质“主要的是思想斗争,它的内容是思想原则上的分歧与对立”。他指出党内思想斗争应该适当开展的原则,并深有感触地说:“同志们首先要了解,党内斗争是一件最严重最负责的事,绝不可以草率从事,我们必须以最严肃最负责的态度来进行……”这篇演讲稿传到延安后,在《解放日报》全文发表。毛泽东亲自写了编者按,指出:“这是刘少奇同志于一九四一年七月二日在华中局党校的演讲,理论地又实际地解决了关于党内斗争这个重大问题,为每个同志所必读。现当整风学习开展与深入的期间,特为发表,望全党同志注意研读。”

7月,日军向盐城地区发动大规模“扫荡”后,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在同日军“兜圈子”中转移到阜宁县。华中局党校也随着迁到阜宁县西南的偏僻水乡汪朱集。10月,第二期培训班开学,这期学员仍是军队团以上干部和地方县以上干部,共200多人。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了解学员的思想和学习状况,刘少奇索性搬到党校,和学员在群众家里同吃同住,共同生活了一个多月。刘少奇经常通宵达旦地备课,虽然他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但仍坚持讲课。刘少奇没有其他个人爱好,只保持着每天上下午在街上散步的习惯,其余时间都在紧张地工作。

在这一个月中,刘少奇先后讲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战争和战略问题》《人为什么犯错误》《反对党内各种不良倾向》《民主精神与官僚主义》《论党员在组织上和纪律上的修养》等近20个题目。

他的报告深受学员和干部的欢迎,不仅党校学员听,华中局机关和新四军的干部也都去听。那时的党校,没有课堂,没有礼堂,更没有扩音设备。刘少奇授课时,新搭成的大草棚里坐满了学员,各地来的负责同志只能坐在草棚外边场子上,场子上也坐得满满的。这些报告对普遍提高华中各级干部的领导水平,促进各抗日根据地的巩固起到了重要作用。

(摘自2018年第1期《世纪风采》 作者: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