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战争中的红色领导力指挥战“疫”

2020年6月2日 16:17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欧建平

[摘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她的鲜红颜色。红色领导力特有的优势和强大威力,不仅展现在战争年代和建设改革时期,也展现在刚刚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之中。指挥战争、夺取胜利是红色领导力的精彩华章,也是我们能够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锐利武器。用指挥战争的红色领导力应对危机,一定要有一种像战争年代指挥打仗那样敏锐的、特殊的战争视角,一定要有在危机时刻把平时状态转换为战时状态的行动能力,一定要掌握战胜疫情以及其他危机的有效战法。

[关键词]战“疫”;红色领导力;应对危机

[中图分类号]E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7270(2020)03―0019―04

[作者简介]欧建平,国防大学原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她的鲜红颜色。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红色精神、红色文化、红色基因、红色传统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和生生不竭的动力源泉。红色领导力特有的优势和强大威力,在战争年代大放异彩,在建设改革时期也得到了继承发扬。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回答的是历史、是当下、更是未来。指挥战争、夺取战争胜利是红色领导力的精彩华章,也是我们能够战胜新冠疫情的锐利武器。

一、战“疫”:从战争视角应对危机

从我国应对这场新冠疫情危机的实践看,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实际上就是把这次抗疫行动当作一次战争和一场特殊的战役来打的。战役就是战“疫”。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反复强调要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全国以湖北武汉为中心战场,不惧风险、团结奋战,形成了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强大力量。战“疫”的实践告诉我们,对于领导者来说,应对疫情包括可能发生的各种危机,一定要有一种像战争年代指挥打仗那样敏锐的、特殊的战争视角。

首先,有了战争视角,才能看到问题的本质和后果。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是不是一场战争?战争的一般定义是:“国家和政治集团之间为了一定的政治、经济等目的,使用武装力量进行的大规模激烈交战的军事斗争。”[1]从理论上讲,好像构不成一场战争。但从实际情况看,它已经完全是一场对人类生命安全构成重大危害的战争。从战争规模上看,第一次世界大战,30多个国家参战,死亡1500万;第二次世界大战,60多个国家参战,死亡7000多万。而这一次疫情,据最新统计,截至2020年4月13日,已有210多个国家被卷入,死亡超过11万人,且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从战争的形态上看,这次战争不是动枪动炮、动飞机坦克,攻城略地,而是病毒无差别的攻击,不论国界、种族和社会制度,全在攻击之列,完全是一场没有硝烟、看不清敌人、无有效杀敌弹药的新型战争。从战争的影响看,第一次世界大战形成了“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第二次世界大战形成了“雅尔塔体系”。这次战争虽然没有炮火连天、城市毁灭、血肉横飞,但病毒的传播,造成万人空巷、股市狂跌、奥运会等大型活动被迫延期等,其危害严重影响经济社会的发展,也一定会改变世界战略和政治格局。

其次,有了战争视角,才能看破常态的和平与麻痹。用战争视角看待危机,决不是耸人听闻,决不是故意制造紧张空气。严酷的现实表明:你不用战争的视角来看待它,它就用战争的灾难来报复你。新冠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之后,一些国家疫情暴发速度之快、势头之猛,始料未及。据有关资料统计,截至4月13日,世界新冠确诊病例已超过170万。其中美国55万,西班牙16.6万、意大利15.6万、英国8.4万。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如此局面是因为许多国家错失了控制疫情的最佳窗口期。这些情况说明,疫情面前、危机面前,必须跳出承平日久的心理和行为常态,不仅军队要用战争眼光,而且整个国家和民族都要用战争的眼光审视和应对疫情危机。

再次,有了战争视角,才能看透危机的可能与异变。任何一场危机的背后都有着复杂深刻的背景和原因。这些背景和原因,一时半会可能还搞不清楚,甚至灾难过后的许多年也不一定能够还原事情的真相。用战争的视角透视疫情和危机,就是往最好处努力,往最坏处打算。我们反对所谓的阴谋论,但绝不能失去应有的警惕。依此类推,其他种种危机,如粮食、石油、金融、恐怖活动等危机,如果不从战争的视角去观察、去分析、去准备,不仅当下的危机很难应对好,下一场危机恐怕还会重蹈覆辙。

二、战“疫”:以战时状态应对危机

疫情和危机发生的时期,一定是非常时期。从理论和法律角度上讲,这个时期可能还构不成严格意义上的战时状态,但对于危机中的领导者来说,则必须把这样的时期当作战时状态来看待和对待。目前,世界各国都把疫情时期视为类似于战争的紧急状态,法国则明确宣布国家进入“战争状态。”从我国战“疫”的实践看,采取各种举措都是与战时状态相适应的。比如,对湖北武汉果断采取封城措施;迅速建立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运用战略投送力量运送军队医疗队支援武汉;全国限制人员聚集和不必要流动等。这些举措,打破了常态,打破了人们正常工作生活的规律,实际上已经进入了战时状态。战“疫”的实践告诉我们,作为一个领导者,平时可能合格,战时可能就不合格;平时处理问题游刃有余,战时可能就手忙脚乱、毫无头绪、无所适从。应对疫情和危机,一定要注重学习战争年代的领导指挥经验,有意识地把平时状态转换为战时状态,培养和塑造符合战时状态的红色领导力。

(一)打破常规,要有果断的决策力

战时和平时的最大区别,在于战时状态对领导决策力的要求更为严酷、更为紧迫。平时可以缓一缓,战时就缓不得;平时可以放一放,战时就放不得;平时可以慢一些,战时就慢不得。危急时刻,人命关天,容不得任何的缓、放、慢,更容不得任何的虚、假、乱。这就要求领导者,在危机的紧要关头一定要敢于打破常规,勇于果断决策,迅速定下决心,迅速展开行动。在武汉战“疫”的一系列决策中,其中一项具有创新性和对打赢这场战争有决定性意义的决策,是建设“方舱医院”。面对每天病例4位数增长的汹涌疫情,用10天时间建成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只能提供2600个床位,武汉全市的61家医院发热门诊和9家定点医疗机构早已人满为患。关键时刻一个关键决策:征用一批体育馆、会展中心、培训中心改造成“方舱医院”。武汉共建成16家“方舱医院”,开放床位13000多张。“方舱医院”的建成,使“人等床”变成了“床等人”,“方舱医院”成为了“托起希望的生命之舟”。

(二)积极应对,要有应战的动员力

国家为什么要建立庞大的国防动员系统?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对战争、突发事件和紧急状态,把平时和战时对接起来,使国防潜力能够顺畅地转化为战争和应急实力。这次战“疫”行动,国防动员的威力充分显现出来。比如军队医疗机构迅速由平时转为战时,陆、海、空、火箭军和武警部队及部分战区医务人员、勤务人员多批次、大数量、多种运送方式迅速开赴疫区;又比如为支援一线救治,全国紧急抽调3万余人的医疗队员、医学专家和科学技术人员进入武汉,形成了强大的救治力量;再比如,为解决医疗防护物资短缺问题,许多企业临时转产,扩大防控物资生产,保障了防控物资急需。这些行动说明,无论是军队领导还是地方干部,平时必须增强国家安全、全民国防意识,熟悉国防动员的职责、规则和行动预案,学会开展政治动员、经济动员、交通动员、人民防空动员工作,一旦危机来临,才能做到不失职、不失责、不失位,把各种力量和资源迅速动员起来。

(三)快速行动,要有铁腕的指挥力

应对疫情和危机是与死神赛跑,快速行动是取胜关键。有关研究认为,新冠病毒传染率为3.8到6.4之间。如果用最保守的3为基数来计算,其传播的比率就是1:3:9:27:81:243:729:2187:6561:19683:59049,也就是说1个A类病人经过9次传递,就要感染近6万人,时间也就是两三周。而这个A类人,若是参加大型聚集活动,其传播速率则不可想象。控制这样的疫情,容不得婆婆妈妈、容不得循规蹈矩、容不得迟缓犹豫。比如,这次战“疫”在严格封城中,不惜动用警力采取强制措施;在责任追查中,敢于较真碰硬,火线换将;在社会稳定上,严厉打击发疫情财等违法犯罪行为。事实说明,疫情和危机面前,领导者绝不能犯幼稚病,绝不能瞻前顾后、怕这怕那,必须尽快进入战时状态,铁腕指挥,铁律管控。

(四)风险处置,要有无畏的担当力

疫情和危机是一面镜子,也是一把尺子,照见领导者的忠诚,检验领导者的担当。一个领导干部是不是能扛得起事、担得起责,疫情和危机才是大考。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干部政治上过不过硬,就要看关键时刻靠不靠得住。”“必须增强责任之心,把初心落在行动上、把使命担在肩膀上,在其位谋其政,在其职尽其责,主动担当、积极作为。”[2]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党员干部坚决响应党中央号召,关键时刻冲得上去、危难关头豁得出来,在大战中彰显忠诚与担当,在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领导干部的这种忠诚度和担当力,看起来表现在战时,但实际上是养成在平时。平时就用战时的标准历练和培塑,坚决反对和克服不敢担当、不愿担当、畏首畏尾、用请示逃避责任、用等靠转嫁风险等恶习,战时才能涌现出应有的忠诚与担当。

三、战“疫”:用有效战法应对危机

成功的战法,从来不是可以照本宣科的教条。面对疫情、面对危机,怎样应对?对于领导者来说,领悟此次战“疫”战法的精髓,应当举一反三、融会贯通,重点把握好以下几个问题。

(一)不忘初心,解决好目标问题

打仗的战法千条万条,但首要一条是要明白为什么打。我们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为什么能够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根本的原因就是这支队伍从建军之初就解决了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问题。打仗如此,应对疫情和危机也是如此。领导干部不论怎样组织、怎样指挥,必须搞清行动的目标,必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以百姓心为心,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是党的初心,也是党的恒心。只有心心念念想着初心、想着使命、想着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应对疫情和危机的各项工作才有明确的方向,才能真正做到急群众之所急、解群众之所忧、保群众之所安。

(二)万众一心,解决好力量问题

用什么力量战胜疫情和危机?实践表明,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是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制胜之道。14亿中国人民众志成城、守望相助、坚忍不拔、团结奋战,展现了令人惊叹的中国力量、中国精神、中国效率。作为一个领导者,把握这个制胜之道,不仅要善于发挥组织作用,把人民群众动员起来,形成全民皆兵、万众一心的局面,还要善于把动员起来的强大兵力组织好、运用好。用兵之道,存乎一心。武装力量三结合是人民战争的优良传统。可以说,在战“疫”行动中,医务工作者就是主力军,社区工作者就是地方军,所有疫区的群众都是民兵。不仅如此,还要有更为细致精准的力量配置。比如主力军中,军队是突击队,主要用于攻城拔寨打硬仗。这次疫情,护士力量成为防控疫情的生力军,得到了重点使用。领导者的组织指挥功力,就在于能够合理调配和运用这些力量,形成全局一盘棋、上下一股力的必胜态势。

(三)瞄准靶心,解决好手段问题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要求,此次战“疫”行动,一方面,“把医疗救治工作摆在第一位,在科学精准救治上下功夫,最大限度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3]。另一方面,着眼“掌握更多具有知识产权的核心科技,拿出更多硬核产品”,加强了疫情防治的科研攻关。救治一线和科研单位齐头并进、协力行动,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探索运用恢复期血浆、干细胞、单克隆抗体等先进治疗手段。同时,发挥中医药优势,使超过97%的轻症患者免于重症。这些成功的实践告诉我们,打仗不仅要看准敌人是谁?靶心在哪里?还要有效运用各种武器,确保一击而中。既要重视技术先进的“撒手锏”,还要注意运用一些像战争年代“地雷战”“地道战”那样的土手段。这办法那办法,能够有效杀敌就是好办法;这手段那手段,能够击中靶心才是高手段。聪明的领导者应当是运用多种手段有效应对和处置危机的高手。

(四)把握重心,解决好关键问题

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任何一级首长,应当把自己注意的重心,放在那些对于他指挥的全局说来最重要最有决定意义的问题和动作上。”[4]此次战“疫”之所以能够控住全局,关键是抓住了战“疫”重心:“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从暴发点上堵住了疫情的扩散。战“疫”如此,应对其他危机也是如此,领导者不能见到什么就抓什么,不能十面出击、平均用力,必须善于站到全局上观察思考问题,“抓住战略枢纽部署战役、抓住战役枢纽部署战斗”,看准重心、抓住重心、突破重心,善于用重心问题的解决,影响和带动全局。

(五)围绕决心,解决好打赢问题

任何战争,不论打法如何,打赢是硬道理,应对疫情和危机也是如此。所谓打赢,说到底,就是最终实现了作战决心。这次战“疫”行动,围绕贯彻党中央的决心意图,各级组织和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扛起责任、经受考验,以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创造性地抓好工作落实。比如,浙江全省推行个人健康二维码,提高了人员排查的准确率和人员通行工作效率;又比如,南方多地派专机、专列、专车接农民工返厂,不仅迅速复工复产,而且确保了疫情不扩散;还有社区实行网格管理等等,这都是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总体战、阻击战的创新举措。战“疫”实践表明,贯彻上级决心意图,不在过程,而在结果,必须把“数字游戏”“表来表往”“作秀留痕”打入冷宫;必须让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无处遁形,因地制宜、因情而变、因敌施战,创造性地组织筹划和实施作战行动,打主动仗、打有为仗、打解决问题的仗,这样才能真正做到转危为机、确保打赢。

总之,各种危机包括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说到底是国家安全问题,而国家安全的最大危害和最暴烈方式是战争。我们反对战争、厌恶战争,但是一旦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时,必须学会用战争手段制止战争。“我们的国防是全民国防”,全民国防是我们维护国家安全的最大优势。今天用打仗的方式应对危机,明天就能用打仗的方式赢得战争。

[注释]

[1]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M].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11:45.

[2]习近平.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的讲话[N].新华每日电讯,2020-2-24(01).

[3]习近平.在湖北省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的讲话[J].求是,2020(7).

[4]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176.

(责任编辑:郑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