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高度重视新中国卫生健康体系建设

2020年6月8日 9:52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1950年代初期,我国烈、急性传染病广泛流行,人口死亡率为25‰,儿童死亡率高达130‰,孕产妇死亡率达万分之150,疾病的预防和治疗面临诸多困难。曾任卫生部部长的钱信忠晚年在回忆文章中说:“毛泽东主席对卫生工作非常关心,作过许多指示和批示。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他关心群众,关心和重视占全国人口近90%的农民的卫生医疗工作。”

除普及农村医疗卫生,推广“赤脚医生”这一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等具体举措外,毛泽东还十分重视新中国卫生健康体系建设。

全力领导新中国的卫生防疫工作

1949年11月,毛泽东指示卫生部必须大力加强对卫生防疫工作的组织和领导。经过大规模的疫情调查和研究,1950年1月,卫生部首先展开了对结核病的预防工作。同年10月,卫生部颁布《种痘暂行办法》,规定全国民众必须普种牛痘。1951年4月11日至23日,卫生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防疫专业会议,制定了鼠疫、霍乱、天花、白喉等19种传染病的防治方案和《法定传染病管理条例(草案)》以及若干防疫工作具体办法。这些方案、条例为此后的卫生防疫工作打下了基础。

1951年9月7日,卫生部副部长贺诚给中共中央写了一份近3000字的工作报告,题为《二十一个月来全国防疫工作的综合报告》,提出了“要使防疫工作收到应有的效果,必需各级党、政领导同志给予适当的重视”的建议。毛泽东看到报告后作了批示,强调卫生工作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要“极力发展这项工作”。这份文件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对卫生工作批示的第一份文件,进一步明确了卫生防疫和医疗工作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推动了我国卫生防疫事业的发展。

1952年12月,第二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毛泽东为大会题词:“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根据毛泽东的号召,这次会议在周恩来的指示下,把“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定为卫生工作方针之一,遂确立了新中国卫生工作的四大方针。

1955年12月,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通知中,给爱国卫生运动和卫生工作提出了除“四害”和消灭疾病的任务,即基本上消灭老鼠(及其他害兽)、麻雀(及其他害鸟)、苍蝇、蚊子。1956年1月,又把除“四害”及努力消灭危害人民最严重的疾病列入《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具体规定了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灭老鼠等“四害”。毛泽东在修改《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时指出:“除四害的根本精神,是清洁卫生,人人振奋,移风易俗,改造国家。”10月13日,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毛泽东再次指出:“除四害是一个大的清洁卫生运动!是一个破除迷信的运动……如果动员全体人民来搞,搞出一点成绩来,我看人们的心理状态是会变的,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就会为之一振。我们要使我们这个民族振作起来。”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一系列指示和论述,引导着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向讲究卫生、除病灭害的方向深入发展。广大群众充分显示出聪明才智,创造出不少好的工具和办法。

四川郫县群众用野生植物“打破碗花花”灭蝇,效果很好,受到毛泽东的赞扬。1958年1月上旬,毛泽东还前往杭州,检查了该市小营巷的卫生状况。2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了《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要求开展一场全国性的灭除“四害”的群众运动,掀起了爱国卫生运动的高潮。

据不完全统计,仅从1957年12月至1958年3月,关于除“四害”、讲卫生问题,毛泽东亲自起草的文件、写的信件和作的批示有10余份。此外,为贯彻卫生工作四大方针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建立卫生防疫站、妇幼保健站、专科防治所、卫生宣传站等卫生机构;在卫生保健制度方面,采取了全国“免费医疗”的做法。

重视中医药,坚持中西医结合起来

新中国成立前,全国卫生形势非常严峻,尤其是广大的农村缺医少药,全国约有80%的病人未得到正规的医疗救助。为改变这种局面,1949年9月,毛泽东在接见全国卫生行政人员代表时,从保护和发展中医药的角度特别指出,要很好地团结中医,提高中医,搞好中医工作,才能担负起几亿人口艰巨的卫生工作任务。不仅如此,毛泽东还对中医的贡献给予了很高评价。

毛泽东认为,中医药是人民群众赖以防疾治病的主要力量,看不起中医药是一种极端卑鄙的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1950年8月,第一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毛泽东表达了“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为新中国卫生工作的三大方针的初步思想,并且题词:“团结新老中西各部分医药卫生工作人员,组成巩固的统一战线,为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而奋斗”。1952年12月,第二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进一步确认了毛泽东提出的“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和团结中西医”三大卫生工作方针,并提出“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这样一个新方针。1953年12月,第三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会议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精神,结合卫生工作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方针落实情况,总结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卫生工作的成绩、经验和教训,要求更加努力地培养卫生工作干部。月底,毛泽东在杭州刘庄宾馆小憩时说:“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

1955年12月,成立了中国中医研究院和中医研究班。1956年,中央召开了西医学中医的卫生厅局长会议,并且决定在上海、北京、广州和成都各建一所中医大学。这些措施,对于提高中国的医学科学水平、在全国范围开展群众性的西医学中医的活动起了促进作用。

1958年3月10日,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再次提出学习和研究中医学文化的问题。同年10月11日,毛泽东致信杨尚昆,在谈到西医离职学中医的问题时指出:“我看如能在一九五八年每个省、市、自治区各办一个七十至八十人的西医离职学习班,以两年为期,则在一九六○年冬或一九六一年春,我们就有大约二千名这样的中西结合的高级医生,其中可能出几个高明的理论家。”“这是一件大事,不可等闲视之。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对西医学文化学习中医学文化的关键问题,提出了具体的实施意见。

1959年1月21日,毛泽东批发邓小平送审的《人民日报》社论稿《认真贯彻党的中医政策》,再次强调全党要认真对待中国医学文化发展的问题。

1965年,毛泽东在《六月二十六日对卫生工作的指示》中,在提出“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口号的同时,也从另一种角度强调了西医学中医从而发展人民的卫生事业的思想。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毛泽东高度重视我国卫生健康体系建设,从而使我国卫生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人民健康和生命得到了有效的守护。

(摘自2020年第4期《党史博览》,原标题为《毛泽东与新中国农村卫生健康体系的确立》 作者:罗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