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书中的勤奋观

2020年8月21日 9:49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需要勤奋,才能获得成功。张永明在《家训》中指出:“天下之民,各有本业。曰士,曰农,曰工,曰商。士勤于学业则可以取爵禄;农勤于田亩则可以聚稼穑;工勤于技巧则可以易衣食;商勤于贸易则可以积货财。此四者,皆人生之本业,苟能其一,则仰以事父母,俯以育妻子,而终身之事毕矣。”

明代有个官员叫刘菘,出身贫寒,但是喜好读书,用力甚勤。“家贫力学,寒无炉火,手皲裂,而抄录不辍。”为学,刘菘能够做到勤奋;为官,刘菘亦能做到勤苦。刘菘被授予兵部职方司郎中,奉命去镇江收购粮食。刘菘来到镇江后,了解了朝廷在镇江收粮食会加重当地百姓负担,于是“崧力请得少减”。担任北平按察司副使期间,“轻刑省事,招集流亡,民咸复业”。此后,他在每一个职位上都能做到勤于政事。等到他退休后,朝廷非常想念他,拜其为司业,“赐鞍马”,“令朝夕见”,与其见面后热切聊天交流,只是他不到10天就去世了。临终前,仍然谈论着国家大事,而没有涉及家事。“刘子高(刘菘)勤国初,匪止以清介闻也。”

士农工商,首先是读书人,他们通过勤奋读书,考取功名,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治理想,已经被很多古代读书人作为人生信条。“家族兴旺书为本,祖宗业盛源自勤。”刘菘的人生履历就是生动的说明。至于从事农工的人,起早贪黑,更是需要时间、精力和辛勤地付出来得到回报。浙江金华卢氏家训中强调:“凡我族人,必先勤农工,务根本,保衣食,求发展。各业善艺,务求精深。”商业的经营,如果没有勤奋作为支撑,亦是较难维持的。勤奋勤劳对于通过商业致富的人亦是十分重要的。

不同行业的人,要想获得成功,均离不开勤奋,这里的勤奋多指尽力而为。除了尽力而为之外,还有尽道,遵循各自不同的职业道德规范和社会规范。何士晋在《宗规》中说:“士农工商,所业虽不同,皆是本职。勤则职业修,惰则职业堕;修则父母妻子,仰事俯育皆有赖。堕则资身无策,不免姗笑于姻里。然所谓勤者,非徒尽力,实要尽道。如士者,则须先德行,次文艺,切毋因读书识字,舞弄文法,颠倒是非,造歌谣,匿名贴。举监生员,不得出入公门,有玷行止。士宦不得以贿赂官,贻辱祖宗。农者,不得窃田木,纵牲畜作贱,欺赖佃租。工者,不得作淫巧,售敝伪器什。商者,不得纨绔冶游,酒色浪费。”士农工商都有各自的“道”,如果想在各自行业有一个长期的发展和较大成效的出现,必须遵守带有规矩性质的“道”。

古人家书中的勤奋观还强调专注与持久,如果短时间内做到勤奋,可以获得一时成功;如果长时间内做到勤奋,就可以获得长期成功。叶梦得在《石林治生家训要略》中说:“昔东坡曰:‘人能从容自守,十年之后,何事不成?’今后生汲于谋利者,方务于东,又驰于西,所为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人之以此破家者多矣。故必先定吾规模,规模既定,由是朝夕念此为此,必欲得此,久之而势我集、利我归矣。故曰:‘善始每难善继,有初自宜有终。’”北宋名臣韩琦可谓专注于政事,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勤政。他考上进士后,监左藏库,认真管理仓库,严格货物查验和监督制度,作出了政绩。后在朝中担任右司谏,“凡事有不便,未尝不言,每以明得失、正纪纲、亲忠直、远邪佞为急,前后七十馀疏”。从中,可见韩琦的勤政程度。

朝廷派韩琦担任经略安抚、招讨使,因其考虑周详,屡挫敌人。后与范仲淹抵御西夏,“名重一时”,“人心归之”,“朝廷倚以为重”,“故天下称为‘韩范’”。直到元昊向宋称臣,韩琦看破元昊提出的称臣条件,提出解决该问题的“七事”:一曰清政本,二曰念边计,三曰擢材贤,四曰备河北,五曰固河东,六曰收民心,七曰营洛邑。其忧国之心、勤政程度亦可窥一斑。韩琦在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三朝担任过宰相,后辞去相位,坐镇地方,继续为民任政。

韩琦移判大名府,因大名府人口众多,政务繁多,所以比其他地方付出要多。当时,韩琦虽然已经年过60,但是仍然事必躬亲,勤政为民。韩琦后来移判相州,仍然坚持为民原则,深受百姓拥戴。相州百姓“人爱之如父母,有斗讼,传相劝止,曰:‘勿扰吾侍中也’”。韩琦勤政有一个特点就是“知无不为”。有人鉴于此,向他提建议:“公所为诚善,万一蹉跌,岂惟身不自保,恐家无处所。”韩琦回答:“人臣尽力事君,死生以之。”欧阳修称赞他:“临大事,决大议,垂绅正笏,不动声色,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谓社稷之臣。”

(作者:石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