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的讲话

2020年9月4日 10:24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历史的车轮走到了1948年,胜利的天平已经明显地倒向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广大人民一边。新的形势与任务迫切需要培养大批具有马列主义理论水平的领导干部和宣传干部。为此,1948年7月24日,党中央决定恢复建立高级党校,名为马列学院,刘少奇为院长。12月14日,院长刘少奇亲自到马列学院对第一班学员发表讲话,深刻阐述了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的有关问题。刘少奇的讲话,既是劝学,也是训话。这篇讲话的立意,至今读来不觉过时。

劝学马列主义,旁引博证,以理服人。首先,对理论进行阐释。刘少奇指出,“革命的行动是受革命的理论指导的。理论正确,指导正确,革命就能胜利,否则不能胜利。”他坦率地指出,就整个党来说,我们从来就是在马列主义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党。因此要“使各方面比较负责的干部具有或多少具有马列主义的理论修养,一定要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我们办马列学院的目的。”

其次,对经验进行总结。刘少奇指出,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有些同志看了“两个策略”(即列宁著《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才后悔为什么不早点看,许多问题列宁早已解决了。如果当时看了“两个策略”,从建党、国共合作问题上好好研究,我们就不会在国民党、蒋介石叛变革命时毫无思想准备。他强调说,我们现在要做到不是事后后悔,而是事前有准备、有研究。

再次,对胜利保有高度的清醒。刘少奇说,中国革命胜利了,不读书,可不成。以前在山头上,事情还简单,下了山,进了城,问题复杂了。因此,不是说胜利了,马克思的书就不要读了,恰恰相反,特别是革命胜利了,更要多读理论书籍,熟悉理论。

解答思想疑惑,辩证全面,鞭辟入里。针对当时一些学员担心学习理论会犯教条主义错误的思想误区,刘少奇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给予了全面透彻分析,从理论上解开了学员的思想疙瘩。

刘少奇首先说,这种警戒是有好处的,有没有犯教条主义的危险呢?任何时候都有的,今天有,以后还会有。他揭示说:“教条主义是主观主义。主观与客观的矛盾总是存在的,要是人们不犯主观主义,就没有唯心论了。一万年后也还会有主观主义,我们自觉地警戒,就能不犯或少犯。”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说,“但是,如果怕犯教条主义,就不学习了,不进马列学院了,这也有危险性,这叫做经验主义”。刘少奇毫不讳言地指出,现在党内思想上主要的偏向、危险性,偏在经验主义方面的多。不学习就要犯经验主义,而且已经犯了,就是那些怕犯教条主义的人。刘少奇分析道,事情有些为难:不学是经验主义,学了又是教条主义,该怎么办呢?就是要既不是教条主义,又不是经验主义,布尔什维克的可贵就在这里。没有相当艰苦的独立工作,要找到真理,找到正确路线,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不可能的。刘少奇最后总结说,“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不犯经验主义,又不犯教条主义。两条战线斗争,这是共产党员在党内生活中经常进行的、不能离开的”。

批评错误认识,一针见血,不留情面。刘少奇直言不讳地批评了学习理论上的懒汉思想。他说,有些同志希望多听报告,但有点依赖别人学习的味道。你们的意思好像是说:读过马恩列斯的书的同志,讲给我听,我就可以不读了。这是懒汉的精神,想依赖别人。这种精神,是与共产党员的精神不符合的。共产党员的精神,是积极上进的精神、独立创造的精神。列宁讲过,要认识一个复杂的问题,要认识一个真理,没有相当艰苦的独立的精神和工作是不可能的。必须有自觉的、艰苦的、独立的工作,要自己搜集材料,分析材料,否则要了解真理是不可能的。所以学习主要靠自己。

讲话之前,刘少奇还查看了学员的考卷,在讲话最后,他提醒大家说:“许多同志文化水平不够。要学习理论,文化不够是一个缺陷。因此,为了学马列主义,学习文化是必要的。以你们现在的文化水平看来,要真正学好理论,有许多同志是不够的。有些同志大学毕业,但写的文章就是不通。”讲话之后,学院组织了学习讨论,从学员的普遍反映看,刘少奇的讲话确实触动了学员的思想,是十分有效的。

(作者:谢煜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