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形式主义值得注意的几个具体问题

2020年10月12日 15:18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李玉龙

[摘 要]整治形式主义是当前一项重大而艰巨的政治任务。近年,整治形式主义有了良好的开端,但以下几个问题仍值得重视和研究:削弱工作执行力的应急形式主义;损耗工作整体效能的壁垒官僚主义;调查研究应把住需求和减负两个环节;精文减会应在提质上下功夫。

[关键词] 形式主义;壁垒官僚主义;减负;精文减会

[中图分类号] D26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20)05―0038―03

[作者简介] 李玉龙,中共陕西省委督查室调研员。

整治形式主义是当前一项重大而艰巨的政治任务,也是各级机关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2019年确定为“基层减负年”以来,中央国家机关和各地区各部门党委(党组)把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作为重大政治任务和政治责任扛在肩上,取得了实打实的工作成效,基层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前期成效是初步和阶段性的,但工作中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必须不断查找工作中的不足和短板并认真纠正,把该消除的隐患消除,把该做好的工作做扎实,才可能出现更大胜势。笔者认为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值得重视和研究。

一、削弱工作执行力的应急形式主义

应急形式主义,可以说是迫于形势压力的形式主义。表现在每当重大任务或突发事件时,有的人手足无措、忙中慌乱,出现宁多毋少、宁忙毋闲等盲动行为。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一些地方无节制地发命令指示。各级部门出台政策规定多,时间不一、要求不同,甚至内容矛盾;多头要数据、要材料,有些部门将非紧急的统计指标作为日报内容;相关部门各自为战,频繁检查、重复检查等等,造成基层无所适从,难以落实。一些基层工作人员反映,社区防疫力量本身不足,仅填报数据就耗费了很大人力和精力。南开大学中国政府与政策联合研究中心在全国31个省区市问卷调查显示,超过半数基层工作人员称相关信息每日要上报3个部门以上。为完成一项重要任务,经常成立相应工作专班,在确定参与单位时,只要靠得上边的都参与。表面看责任单位多,阵势很大,体现考虑全面、非常重视,但往往事与愿违,落实过程中职责不清的问题凸显,主责不聚焦,甚至出勤不出力,工作推动过程不畅,效率大打折扣。

这样的做法,既反映职责不清,存在把重视与全员参与等同的认识误区,也反映平时预案不足、应急处置能力不强,更暴露出工作不用心、不研究,用数量代替质量,用大量空耗精力的形式来掩盖把握不住工作任务重点和要害的短板,存在严重的“应急”痕迹。所以,姑且叫它“应急形式主义”。类似情况,工作中很普遍。其危害显而易见,既空耗精力、增加额外负担,造成浪费,更弱化工作执行力。

二、损耗工作整体效能的壁垒官僚主义

壁垒官僚主义,就是各级机关(尤其是部门、处室之间)存在的影响合力发挥的人为障碍行为。具体的特征表现是:责任分工边界不清、扯皮推责,工作配合分亲疏厚薄,看人下菜。强势部门牵头的工作比较容易推动,“熟人”出面协调事情相对顺畅;靠“关系”配合工作、看“级别”提供支持;局部利益为上,工作成果搞“产权”保护,机关“小算盘”总有存在理由;各自为战、重复工作,工作结果互认管道不畅;提供支持消极敷衍、图省事,信息难沟通融合、协作难顺畅推动。这既造成机关运转流程梗阻、效率不高,又给基层增加大量额外负担。

壁垒官僚主义平常看似乎没有问题,一遇到具体工作需要配合时,特别是平行部门单位之间,一种无形的壁垒就会出现。讲条件、找客观,主动克服自身困难提供支持的少,降低标准、应付了事的多,无利或者有难度的工作能推就推、能拖就拖,患得患失。这种现象给不规范、不严谨、不专业、随意性的行为搭建了舞台,是机关工作失常无序的表现,已成为机关工作统筹性和整体性难以实现、影响机关合力和整体效能发挥的一大障碍。这些难题,是人为障碍造成的官僚主义,故称为壁垒官僚主义。

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工作配合缺乏强制性。机关平行单位之间客观上没有隶属关系,没有上下级之间的习惯性压力,所有的工作就可能变成“友情”支援,甚至当人情输送。因为实际操作过程中没有了“硬约束”,配合方的觉悟境界、能力水平等“软指标”成为支撑;当软指标“疲软”时,配合工作就可能出岔子、打折扣。这就是机关很多工作配合出经常现壁垒和随意性的主要根源。二是机关个人素养存在难以消除的参差不齐。对分外工作有排斥心理,不是分内的事不愿干;存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逃避心理,尤其对临时任务能少干决不多为,不愿意给自己添负担、惹麻烦;存在干了也白干的吃亏心理,帮别人作嫁衣,自己没有利益,不愿当无名英雄;存在本领恐慌导致的抗拒心理,认为少干少出错、多干多露怯,遇事总有畏难情绪等。归根到底,还是个人定位失准,没有把自己放在党的事业节点上,主人翁心态和境界不稳;私心作怪,对个人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处理失衡,大局意识、配合意识、法治意识欠缺;奉献精神不足,吃苦精神不强,怕担当、图轻松的懒惰思想和行为占了上风。三是忽视工作重要性助长随意性。很多机关安排工作,只关心结果,对采取什么方式达成缺少章法。在这种纯目标的管理思路和模式下,工作配合过程存在的问题被忽视,特别是消极配合的一方,也不担心有什么损失,恶性循环就成为可能。

机关工作整体效能能否释放,相互配合是关键。对配合的轻视,损失的是工作。从法治的角度看,反映出机关的法规意识、法治精神培养不够,按章办事、依规履职、依法行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此,重视和加强工作配合过程的规范应提上日程,应从机关工作配合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着手,在建立完善机关工作统筹、职责配合、结果互认互用等配套机制上下功夫,既重过程、又重结果,用制度机制保障依法行政履职的合力发挥,提高整体工作效能和法治化水平。通过岗位职责与工作任务的无缝对接,改变靠“熟人”配合工作的不良行为;通过法治意识树立严谨作风,克服工作中的随意行为;通过坚守党性原则和大局观念,纠正工作中的狭隘行为。大力倡导各级机关在工作配合中出效率、协作上现水平、支持上显境界,把“一盘棋”思想贯彻在机关工作的方方面面,消除机关工作配合中的壁垒,真正用法治精神和严谨作风推动机关的清风正气,提升机关工作应有的合力、效率、质量和水平。

三、调查研究应把住需求和减负两个环节

一个是坚持解剖麻雀、帮助推动工作的原则,按照实际需求安排调研工作。当前很多调研工作没有体现这一原则,仅把调研当成一项任务,形式化的东西越来越多。如调研泛滥化,把督查、检查、考核的内容,冠以调研的头衔开展;调研随意化,不做充分准备、不带着问题、不顾条件是否成熟就开展调研;调研过场化,走马观花,不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最后只重视调研的次数、天数和点位数量。如一天调研3个县区、10个乡镇的做法,看着东奔西走、热热闹闹忙忙碌碌,实则为了“交卷”。

另一个是坚持减负原则,解决好陪同调研问题。当前各级机关大量的调研工作给基层带来繁重的接待任务。其中陪同调研的供需矛盾较为突出。如何减轻机关大量调研给基层增加的负担问题不容忽视。据了解,到县区一级的各种调研组基本每天都有,经常是多个组同时调研一个县区。县区一级党政班子成员大约每周有3天左右时间花在陪同调研上,致使县区陪同、接待任务异常繁重。虽然各级都要求减少陪同,但对基层来说,机关的同志去了,不陪同心里不踏实,也很难做到。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持续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作风保证的通知》中“着力提高调查研究实效”部分说得很清楚:调研工作要求真务实、求实效,力戒搞形式、走过场,多开展随机调研、蹲点调研、解剖麻雀式调研,要避免不接地气的“空中政策”和相互打架的“本位政策”,不能给基层增加负担,不搞层层陪同,不得要求主要负责同志出面接待等等。这些要求很有针对性,关键是要不打折扣、结合实际、创造性地抓好落实。为解决上述问题,陕西省结合实际制定了相应举措:一是调研要借鉴督查检查考核“四不两直”(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和“三个转变”(从重过程向重结果转变,从明察为主向明察暗访相结合转变,从一味挑毛病、随意发号施令向既发现问题又帮助解决问题转变)的做法;二是统筹做好前瞻性、趋势性专题调研,主要以基层需求为选题开展调研,实打实地解决问题;三是严格控制陪同,规定省直部门领导到基层调研,不得由市(区)、县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陪同,确有需要可安排一定时间对接工作,市级部门参照执行。同时,按照不简单以次数天数点位数评价调研效果的思路,健全省直部门调研解决问题的报告管理机制。

四、精文减会应在提质上下功夫

开会发文是抓工作的两大手段,早被普遍接受并常态运用。

作为两大抓手之一的会议手段,目前还无可代替。按照中央2019年减负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层层发文、层层开会,着力解决文山会海反弹回潮的问题”,各级机关年度减少会议数量都在30%~50%之间,全面完成了削减数量任务。实际工作中,可减少的会议数量是有限的,该开的会还要开,而且必须开好。因此,当会议数量无法再减少时,精减会议的重点,应该放在提高会议质量上。

据了解,基层的同志实际上不是不愿意开会,而是不愿意开不解决问题的会、主题不鲜明的会、拖拉耗时的会、效率低下的会,对组织能力强的领导主持召开的会都愿意参加。所以会前打听会议主持人是一种不成文的习惯,体现了一种心理期盼,也充分说明领导组织、控制会议的能力多么重要,往往成为参会人员关注的重点之一。

实际工作中,重视会议质量还远远做得不够。具体到一个会议,很多时候我们只关心会议是否召开、什么时候开,而对会议效果关心不多,更少考虑参会者的心理预期和感受。我们都知道,相同内容的会议,不同的领导、机关组织,以不同的形式召开,总是出现不同的效果。对于为什么会议效果差异大,我们往往不再认真追究,而正是经常被我们忽视的会议质量、效果方面,才是精减会议需要重视的环节。质优、效高的会议是提高工作效力的有力手段,非但不会成为工作负担,反而是减轻负担的有效途径,应该引起各级机关的高度重视。因此,精减会议,除了严格控制数量外,重点要放在如何科学组织、提高质量上,变“减”为“简”,开短会、开有用的会、开效率高的会,不只停留在口头上。会议质量提高了,数量自然也会下来。办文的道理也是如此,文山会海的问题就可能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郑 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