俭以养德:为官当持“尚俭观”

2020年10月12日 14:50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王 杰

[摘 要]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传扬至今的优秀文化传统之一。中国文化中的“尚俭观”主要推崇和提倡“俭以养德”。新时代弘扬和传承“俭以养德”的“尚俭观”,要戒奢崇俭,弘扬民族道德;勤俭持家,传承家庭美德;俭以修身,严守个人私德;俭亦是廉,砥砺为官政德;尚俭兴党,涵养党员公德;以俭治国,厚植社会大德。

[关键词] 俭以养德;中国文化;尚俭观

[中图分类号] I20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20)05―0113―04

[作者简介] 王 杰,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实学研究会会长。

中华民族“尚俭观”的集中体现是“俭以养德”。三国时期诸葛亮在《诫子书》中有言:“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意思是说,恬静以修善自身,俭朴以涵养品德。明朝徐榜在《宦游日记》里记载:“俭有四益。凡人贪淫之过,未有不生于奢侈者,俭则不生于奢侈者,俭则不贪不淫,可以养德,一益也。人之受用,自有剂量,省啬淡泊,有长久之理,可以养寿,二益也。醉浓饱鲜,昏人神智,若蔬食菜羹,则肠胃清虚,无滓无秽,可以养神,三益也。夺得则妄取苟求,志气卑辱,一从俭约,则于人无求,于己无愧,可以养气,四益也。”“俭以养德”之所以位居“四益”之首,是因为“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可见,“俭”既是一种德,也更能养德,是培养道德、砥砺精神的一方沃土。新时代领导干部培养为官政德,当以尚俭为重,传承传统美德。

一、戒奢崇俭 弘扬民族道德

古人常讲,“俭以养德,奢以败德”,节俭与奢靡往往只在一念间。千百年来,中国人始终把“俭以养德”视为做人之基、立身之本,依靠俭朴的作风砥砺品德、崇德向善。先哲老子将“俭”视为为人处世的“三宝”之一。孔子则把“俭”和“温、良、恭、让”视为同样重要的“五种美德”之一。墨子指出“俭节则昌,淫佚则亡”。曹操曾言“侈恶之大,俭为共德”。李商隐咏叹,“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司马光乃言,“有德者皆由俭来”。朱元璋强调“金玉非宝,节俭乃宝”等等。不仅如此,佛教传入中国后,同样大力主张“不多食、不美食,不安意食,一粥一饭一饮一啄,不可恣意贪食”,时刻提醒僧人注重节俭,并通过僧人引导大众注重节俭。

春秋时期的名相晏婴,居高位而一生节俭。孔子评价说:人们同晏子相处得越久,就对他越尊敬。司马迁也说,如果晏子活到现在,我即便为他执鞭驾车,也感到十分幸福!三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官居蜀国宰相,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他事奉节俭、力戒奢侈。他的家业仅桑树800株、薄田15亩,作为妻室儿女的生活来源。他本人的衣食用度,由朝廷配给,俸资之外,分文不取。更为难得的是,他在暮年立下了这样的遗嘱:“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据史料记载:“及卒,如其所言。”

雍正二年(1724年),雍正帝下圣旨说:“谕膳房,凡粥饭及肴馔等食,食毕有余者,切不可抛弃沟渠。或与服役下人食之,人不可食者,则哺猫犬,再不可用,则晒干以饲禽鸟,断不可委弃。朕派人稽查,如仍不悛改,必治以罪。”雍正五年(1727年),他再发圣旨,针对剩饭被“抛弃沟中,不知爱惜”的现象,强调“上天降生五谷,养育众生,人生赖以活命,就是一粒亦不可轻弃。即如尔等太监煮饭时,将米少下,宁使少有不足,切不可多煮……见有米粟饭粒,即当捡起……如有轻弃米谷者,无论首领、太监,重责四十大板。如尔等仍前纵容,经朕察出,将尔总管一体重责。”圣旨并厉言告诫,违者必与治罪。雍正帝的“光盘”圣旨,将剩粥剩饭如何处理,交代得详尽备至,摆事实、讲道理,具有可操作性,又有惩治措施。可见,中华民族崇尚节俭的思想千古赓续、源远流长、深入人心。行百里者半九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唯有崇俭戒奢、接续奋斗,我们的民族复兴才会迎来更加光明的前景。

二、勤俭持家 传承家庭美德

《尚书》强调,“克勤于邦,克俭于家”。然而,随着物质生活的一天天殷实,如今有人认为生活富裕了,若再一分钱掰作两半花,难免有违潮流、不合时宜了。显然,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中国家庭历来讲究“勤俭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如果家境殷实了,就大手大脚、竞相奢侈、乐当“土豪”,无论什么时候、处于何种社会环境,这种“败家行为”都是对家风的一种损害。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一个个家庭只有富而不奢、俭以养德,才能整体提升千万个家庭的生活品位,从而推动全社会形成崇俭尚勤的良好风尚。

春秋时代,鲁国的季文子官居宰相,生活却十分俭朴。他的全家老小都不着绸缎,而只穿布衣;他家的骡马不喂粟米,而饲以青草。有人讥之为“吝啬”,季文子答道:我何尝不愿穿绸着缎、乘车骑马呢?可眼看着黎民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我心中不安啊。我只知道用自己的高风亮节可为国家赢得荣誉,没听说用自己的美妻良马能给国家带来光荣的。季文子不但自己俭朴,还以俭朴要求家眷,教育子孙。后来,季文子的家庭出了三世宰相,这与其简朴的家风传承是分不开的。家族延续兴盛,代代人才辈出,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这种勤俭家风的功德。

由此可见,季文子的这种“俭”,不是表演、不是作秀,而是刻印在骨子里的家风传承,是一种自觉的高尚情操,也是一种对子孙后代负责的育人方式。2001年10月15日,适逢习仲勋八十八岁“米寿”。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因公务不得脱身,抱愧向父亲写了一封拜寿信。其中一段讲道:“爸爸平生一贯崇尚节俭,有时几近苛刻。家教的严格,是众所周知的。我们从小就是在您的这种教育下,养成勤俭持家习惯的。”实践一再证明,优良的家风是一笔无价的财富,可以影响到后世子孙的成长和为人处世的态度。于小家而言,勤俭是一个家庭的基础,也是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细胞。今天,建设节约型社会已成为新时代的主旋律,若每个家庭都能勤俭持家、以俭传家,就能促进整个社会形成“以俭为荣、浪费可耻”的文明新风。

三、俭以修身 严守个人私德

明代朱柏庐在《治家格言》中写道:“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告诫人们要养成勤俭节约的美德,要从穿衣吃饭做起,一点一滴地锤炼自己的尚俭观。俗话说,“天育物有时,地生财有限”,“俭则智荣,奢则愚耻”。奢华的生活并非个人价值的体现,同样,节俭也并不意味着低品质的生活。如今,社会上一些人的价值观出现了偏差,他们不以节俭为荣,反以节俭为耻。在物质生活不断丰富的今天,重提节俭并不是惺惺作态或者不合时宜,而是一种适时的、很有必要的思想改造。越是条件好了,越要崇尚节俭,越要俭朴成习。《菜根谭·概论》中记述:“奢者富而不足,何如俭者贫而有余。”过着节约资源的低碳生活,才能享受节俭的乐趣。这种健康、文明、科学的生活方式,既是一种个人私德的展现,也是一份阅尽铅华之后的恬淡。

老一辈革命家和先烈们身上体现出来的“勤俭节约、艰苦朴素”,是我们必须传承的优良革命传统。抗战时期,陈嘉庚从蒋介石和毛泽东的饭局中,选择了共产党,因为蒋介石用的是800块一顿的大餐,而毛泽东请吃的是自己种的小菜。正是共产党人的俭朴作风,让陈嘉庚看到了“滴水亦能成河”的巨大正能量。据毛泽东主席的生活管理员吴连登说,毛泽东主席坚决反对浪费,尤其不能浪费粮食。有一次,主席端饭吃的时候,几个米粒掉到桌子上,他马上就捡起来吃了。吴连登当时说:主席,掉桌子上了,不卫生了。主席当时很严肃地说:不要小看这一粒米,这是对农民的感情。共产党人大多出身于劳苦大众,勤俭节约、艰苦朴素是我们的本色,正如革命烈士方志敏在《清贫》一文中所言:“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当年,美国记者斯诺在延安看到中共领导人简陋的生活条件和简朴的生活方式后,由衷称赞这是存在于共产党人身上的“东方魔力”,并断言这种神奇力量便是“兴国之光”。勤俭节约、艰苦朴素,既体现着斗志昂扬的革命精神,也标定着崇德向善的时代坐标。

四、俭亦是廉 砥砺为官政德

“骄纵生于奢侈,危亡起于细微。”为官者一旦突破了俭朴平淡的生活防线,沉醉于酒绿灯红之中,工作能力和精神状态必然大大退化,思想作风和形象必然滑坡变异。党的十八大以来,从查处的一批批贪腐案件、一个个腐败分子看,莫不是如此。实践充分证明,少了节俭潮流就会多出奢靡之风,这不仅会腐蚀干部、损害官场,也危害公信、败坏风气。所以,要想做一个清官,首先得锤炼勤俭节约的高尚品德,做到俭以养德、以德铸廉。

明朝兵部尚书于谦每次出巡都是空手而回,面对他人的不解,他只用“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吕阎话短长”来解释,并坦言“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直到他被害抄没家产,人们也只发现他“家无余资,萧然仅书籍耳”。清代康熙年间的于成龙也是廉洁自律的楷模,他从一个小小知县做到巡抚和总督,并加兵部尚书、大学士等职务。在他从政的二十多年间,生活极其俭朴,始终廉洁自律、淡泊名利。直至他1684年去世时,属僚们为他清点遗物,看到的是“故衣破靴,外无长物”,只在一个竹箱里发现几件衣服,案头摆着一些饮食器皿、几罐盐豉。消息传出,百姓皆巷哭罢市,家家绘像祭祀。于成龙以其卓越的政绩、俭朴清廉的一生获得百姓爱戴,康熙帝以“天下廉吏第一”予以褒奖。

清朝汤斌任江宁巡抚时,安于清贫,一日三餐常以豆腐汤佐食,人称“三汤巡抚”。后来,尽管官越做越大,他依然保持简朴的作风,因衣着朴素被称为“羊裘尚书”。因此,衣食住行方面的点点滴滴,看似微不足道,却如同一面镜子,照见了为官者的做派与操守。无论是于谦、于成龙还是汤斌,他们之所以能清廉为官,关键是他们树牢了尚俭观,守住了节俭生活的防线。古人讲,“居官之所恃者,在廉;其所以能廉者,在俭”。毛泽东就曾告诫全党,“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如果说廉洁和节俭是亲兄弟,那么,贪腐与奢靡浪费则是孪生子。从这个角度来讲,领导干部必须厉行节俭,因为“俭亦是廉”。

五、尚俭兴党 涵养党员公德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用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思想指导工作,这不仅是我们一路走来、发展壮大的重要保证,也是继往开来、再创辉煌的重要保证。”共产党人先进性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追求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统一,始终引领时代发展潮流和社会文明步伐。崇尚勤俭不但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共产党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掉”的优良传统。但是,这种优良传统常常被一些党员干部淡忘了。一些党员干部曾经“上午围着桌子转、下午围着骰子转、晚上围着裙子转”,洗一洗、泡一泡、按一按、吃一吃、喝一喝、搓一搓成为生活常态,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败坏了社会风气。回顾历史,成由节俭败由奢,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南朝陈后主陈叔宝亡国之时,仍与妃子张丽华在淫乱。古罗马帝国晚期,文恬武嬉,奢靡成风,官员们都贪图安逸享乐,不关心国家大事,最终使千年帝国土崩瓦解。历史学家孟德斯鸠在《罗马盛衰原因论》中感叹道:“如果要追问罗马覆灭的最直接的原因,那就是罗马人染上了奢侈浪费的恶习。”

毛泽东曾讲:“勤俭节约和反对浪费是我们党的一贯方针和优良传统,什么时候都不能改变。”从小小红船到简朴窑洞,从艰苦卓绝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到披荆斩棘的改革开放之路;从革命年代“红米饭南瓜汤”的乐观无畏,到建设时期“勤俭是个传家宝,千日打柴不能一日烧”的生动号召;从“两个务必”到中央八项规定、反“四风”,“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始终是中国共产党坚持传承的强大精神力量。回顾历史、审视现实,一个执政党要长期执政,并赢得群众支持,任何时候过“苦日子”的作风都不能丢,任何情况下过“紧日子”的自觉都要增强。“善禁者,先禁其身而后人”。党员干部更应发挥模范带头作用,要求社会各界做到的,党员干部要先做到;任何时候都应自警自励、慎始慎微,将“艰苦奋斗、勤俭节约”融入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处事态度之中,始终保持政治本色和为民初心。

六、以俭治国 厚植社会大德

《新唐书》曰:“奢靡之始,危亡之渐。”历代王朝更迭兴衰,大多没有逃脱这样一个铁律:即勤俭兴邦、奢靡亡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春秋战国时期,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等都极力反对奢华、提倡勤俭,促使富国强兵、称雄列国;隋文帝、唐太宗、明太祖等开国明君,也都以勤俭治国,从而使国家富强、社会繁荣。明太祖朱元璋特别注重节俭。他说:“自古王者之兴未有不由于勤俭,其败亡未有不由于奢侈。”许多明君名相深知这些治国的道理和智慧,尽管他们身居高位,却能够居安思危、深度忧患,带头勤俭持家、勤俭治国,为国家的长治久安打下基础。历代王朝之兴,莫不是如此。

相反,秦、隋帝国二世而亡,皆因其残暴、贪腐、奢靡、享乐,读读杜牧的《阿房宫赋》就可感知秦帝国的奢靡。魏晋南北朝时期,几乎所有国家的存在都非常短暂,最长的也就是几十年,亡国原因之一就是奢靡享乐。西晋皇帝晋武帝生活豪奢,食费万钱,犹云无下箸(筷子)处;石崇与王恺斗富,暴殄天物,纸醉金迷,西晋短短50余年而亡国。北齐后主高纬在北周军队已经攻入都城的时候,仍然在与妃子冯小怜鬼混,留下了李商隐“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的著名诗句。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一个不能勤俭节约的国家,难以繁荣昌盛;一个不懂厉行节俭的社会,也难以长治久安。勤俭节约看似是小事,实质上却关乎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于国家而言,福祸常积于忽微,往往都是从小事、小节、小利开始沦陷。比如,“舌尖上的浪费”“车轮上的腐败”等等,无不归于“兴于勤俭,亡于奢靡”的历史轨迹。“谁来养活中国”的发问,时刻警醒着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浪费、厉行节约,否则,我们难以逃脱“温水煮青蛙”的宿命。风成于上,俗化于下。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都要带头摒弃“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时代已过时的错误思想,带头过“紧日子”,看紧“钱袋子”“米袋子”“菜篮子”“油桶子”,形成“头雁效应”,广大百姓紧随其后,筑牢“尚俭”根基,社风民风就会在潜移默化中向好向善。

“俭,美德也;禁奢崇俭,美政也。”于个人而言,节俭是一种生活态度;于民族而言,节俭是一种美德;于国家而言,节俭是夯实执政根基的基石。无论社会如何发展,我们都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发出的“勤俭是我们的传家宝,什么时候都不能丢掉”的殷殷告诫;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都要始终不忘“足国之道,节用裕民”,始终坚持勤字当头、俭字打底,始终做到勤俭传家、尚俭治国,使“俭以养德”的中国智慧、中国底蕴、中国风骨绽放更加耀眼的光芒。

(责任编辑:王 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