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福建率先实现全部脱贫看中国共产党领导力

2020年11月23日 15:16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 字号:

◎胡忠昭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福建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

福建地处我国东南沿海,地形以山地、丘陵为主,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到2019年底,全省现行标准下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2201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全部退出,23个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全部摘帽,福建率先实现全部脱贫。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纯收入由2015年的3653元增加到2019年的12525元。福建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成就,得益于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近18年所形成的并不断丰富的科学理念、重要部署、宝贵经验和优良作风。这是福建最大优势、最大福气。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都能在福建找到源头。从1985年6月到2002年10月,习近平同志先后在厦门、宁德、福州以及福建省委、省政府任职。如何摆脱贫困,一直是他“花的精力最多”加以思考的重大问题。在宁德,他将脱贫作为工作主线。1992年结集出版的《摆脱贫困》是我国扶贫研究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一部专著。在福州,他奋力推动本区域脱贫致富工作,着力开展山海协作,结对帮扶贫困地区。在省委、省政府工作期间,他紧抓扶贫不松手,以“脱贫致富奔小康”统揽全省农村工作,全力推动“造福工程”,山海协作,关心老区、少数民族地区发展,亲自推动解决“茅草屋”和“连家船”问题,并将闽宁对口扶贫协作作为一项政治任务,筑起“闽宁一家亲”的坚固基石。到中央工作以后,他依然挂念福建扶贫事业,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农村贫困人口如期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是我们作出的庄严承诺”[1]。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摆脱贫困》中所说,“我不主张多提口号,提倡行动至上”,要“脚踏实地干出成效来”。当前,全省上下都在学习《习近平在福建》《习近平在厦门》《习近平在宁德》《习近平在福州》等系列丛书,怀着特殊感情、带着特殊责任,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在学习中大家深切感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作为人民领袖的伟大魅力,深刻领悟到习近平总书记“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情怀境界,也对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期间领导广大干部群众脱贫攻坚所展现出来的卓越领导力有了更加透彻的理解。

第一,率先实现全部脱贫、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始终坚持政治领导力这一核心,提高领导干部把控方向性、原则性、根本性问题的能力和水平。

一是把坚定党的政治方向作为根本要求。1989年3月24日,习近平同志在宁德地直机关党员大会上传达贯彻全省党的建设工作会议精神的讲话中指出,“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领导干部,如果不努力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和方法,如果不用马列主义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动,他要在革命斗争中坚持无产阶级立场,增强无产阶级的意识,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反复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经典原著,反复琢磨,深刻领会”。之后,他还强调:“刻苦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树立远大的理想,把稳历史的坐标,这是我们中青年干部成功迈入新世纪的前提。”[2]“我们都希望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加快地区发展速度,愿望都是好的,但违反中央原则的事情坚决不能做。”[3]“不能舍本逐末,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忘在脑后,去单纯发展市场经济。”[4]

二是把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作为重要抓手。习近平同志指出,“党对农村的坚强领导,是使贫困的乡村走向富裕道路的最重要的保证”[5]“农村脱贫致富的核心就是农村党组织”[6]“一个好的村干部会带出一个好的战斗集体,会引领群众脱贫致富”[7]。在主政福州期间,他主持制定并实施了《党的“堡垒工程”建设三年纲要》,着重抓农村后进党支部和“空壳村”的转化工作,并加强街道、居委会和“三资”企业党组织工作,增强各级党组织的“堡垒功能”。

三是把政治过硬作为干部选任的首要标准。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间,先后提出“青年干部四忌”、“为官四要”、领导者的五条修养、秘书工作的“五不”、“四种人不能用”等重要观点,都突出把政治过硬作为第一标准,把党性修养作为第一要求。早在担任宁德地委书记期间,他敢于碰硬,花大力气惩处百姓身边的腐败,“宁可得罪两三千名的干部,不愿得罪二百七十万的闽东人民”[8],部署推进查处干部违纪违法占地建房等反腐措施,刹住了当时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势头。

第二,率先实现全部脱贫、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始终坚持思想引领力这一灵魂。思想是基础、前提和先导,是“总开关”。要坚持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头脑、统一思想、指导实践、推动工作。

一是注重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和实践运用。习近平同志在宁德地委地直机关党员大会上指出,“在地方工作的同志,如果能将理论高度与实践深度有机地结合起来,就能更好地做好领导工作。”[9]在福州市委党校第3期领导干部进修班开学式上,他强调“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是领导干部知识结构中最重要的内容”“学习马克思主义,首先你要学好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导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福建,他本人始终注重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并在实践中进行理论总结创新,曾在《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发表《略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时代意义》等7篇论文,在《求是》等刊物上发表《努力创新农村工作机制——福建省南平市向农村选派干部的调查与思考》等诸多文章,坚持用科学的理论武装指导和推动福建改革开放和各方面建设。

二是提出“弱鸟先飞”“滴水穿石”等思想理念。习近平同志在主政宁德时指出,摆脱贫困首要意义“在于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10]“贫困地区完全可能依靠自身的努力、政策、长处、优势在特定领域‘先飞’,以弥补贫困带来的劣势”[11]。他认为,“当务之急,是我们的党员、我们的干部、我们的群众都要来一个思想解放,观念更新,四面八方去讲一讲‘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先富’的辩证法”[12]。他创造性提出了“弱鸟先飞”理念,推崇“滴水穿石”的思想,被宁德人民称为“闽东精神”,为推动宁德地区脱贫发展提供了思想引领。

三是始终强调解放思想、守正创新。习近平同志指出“要用开放意识来推动扶贫工作和在扶贫工作上运用开放政策”[13]“开放和扶贫相互依存,互相促进,扶贫的成果将是开放的新起点,开放将使扶贫工作迈向新台阶”[14]“各级各部门要克服两种错误倾向,一是认为高不可攀;二是认为轻而易举”[15]。他在福建期间,大力倡导敢闯、敢试验、敢为天下先的胆识、气魄和勇气,亲自指导和推动许多创新实践、率先实施卓有成效的扶贫工作机制,引领福建走出一条特色鲜明的扶贫开发新路子。

第三,率先实现全部脱贫、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始终坚持群众组织力这一关键。紧紧依靠群众、积极发动群众、有效组织群众历来都是我们党的政治优势,直接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一目标的实现和成效。

一是要始终心系基层、心系群众、心系民生。习近平同志教育党员干部,“牢牢记住政府前面的‘人民’二字”[16] ,以百姓之心为心。在福建,他关心贫困群众的住房安全问题。针对闽东畲乡不少村民住在“茅草房”,以及一家几代人挤在破败不堪的小木船上、靠海为生、漂泊水上的“连家船”问题,采取“茅草房改造搬迁”和“连家船民搬迁上岸”一系列扶持政策。2000多茅草房户全部甩掉了象征贫穷的“草帽子”,五六千户连家船民大规模搬迁上岸,探索创新了造福工程易地扶贫搬迁模式。他关心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活安全,在全国率先打响治理餐桌污染的第一枪,在全省开展“治理餐桌污染、建设食品放心工程”;倡导“马上就办”“真抓实干”,强力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等等,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为民爱民、心系群众的深厚情怀。

二是要苦练密切联系群众这个基本功。习近平同志常说:“共产党的基本功就是联系群众”[17]“无论是从发挥党的领导作用,还是从调动群众积极性这两方面说,都要求我们的各级干部始终同广大人民群众保持密切的血肉联系”[18]。在福建,他大力倡导并身体力行“四下基层”制度,先后三进地处偏僻、不通公路的寿宁县下党乡。每次都是披荆斩棘、跋山涉水,徒步三四个小时,挨家挨户看望群众,令当地老百姓感念至今。他创设“下基层接访”制度,改“群众上访”为“干部下访”,还提出进万家门、知万家情、解万家忧、办万家事“四个万家”制度。福建人民都叫他“百姓省长”。

三是要大力倡导推进扶贫帮扶工作机制创新。习近平同志强调“开创农业和农村发展新局面,必须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农村工作机制”,[19]“从农村工作的领导方式、目标任务、运行方式、制度管理等多方面加强建设”[20]。在福建工作期间,他总结提升南平选派干部驻村的经验,形成干部驻村帮扶制度,并推动驻村帮扶与科技特派员、驻村蹲点等结合,实现协调联动,有效放大了驻村帮扶效应。他倡导“山海交响”,大力推进省内山海协作对口帮扶模式,形成了持续缩小区域差距的有利态势,成为消除连片贫困的有力抓手。他亲自推动闽宁对口扶贫协作,提出了“优势互补、互惠互利、长期协作、共同发展”的指导原则,开创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闽宁模式”。

第四,率先实现全部脱贫、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始终坚持社会号召力这一保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是要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找到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磅礴伟力。

一是倡导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习近平同志主政宁德时,指出“要建设闽东、发展闽东,必须重视发挥统一战线的重要作用,把方方面面人士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21]“宁德的改革开放需要外面的乡亲回到家乡参与建设”[22]。与此同时,建立了领导班子与民主党派组织挂钩、对民主党派知识分子定期走访等制度,充分调动社会各界人士投身当地的改革发展。

二是高度重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习近平同志讲,“贫困地区的发展靠什么?千条万条,最根本的只有两条:一是党的领导;二是人民群众的力量”[23],指出闽东少数民族地区扶贫“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少数民族地区的自我发展能力”[24]。他充分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在全国率先推动福建林权制度改革,形成了“明晰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的以产权改革为核心的新一轮林业经营体制改革创新模式。这个模式被推广到全省,还被吸收到了党中央、国务院文件中,为全国林改树立了标杆。

三是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扶贫济困。习近平同志从客观实际出发,运用正确的指导思想,找准工作重点,寻求正确的突破口,对扶贫脱贫工作进行差异化指导,充分发挥社会各界在人才和智力扶贫上的优势和作用,鼓励支持民营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参与扶贫开发,实现社会帮扶资源有效对接,使得全省的扶贫开发顺利展开并取得了成效。实施“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活动,动员和组织民营企业(商会)积极投身精准扶贫。

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在福建工作期间提出的“弱鸟先飞”“滴水穿石”“四下基层”等前瞻性、创造性重要理念,开创的造福工程异地扶贫搬迁、山海协作对口帮扶、东西部扶贫协作、干部驻村帮扶等创新性、开拓性重要实践,经过历史和群众的检验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至今仍是福建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重要法宝。所展现出来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和社会号召力,已经成为确保党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必由之路。

[注 释]

[1]中共中央党校.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116.

[2]习近平. 跨世纪领导干部的历史重任及必备素质[J].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1991(11):32-36.

[3][8]中央党校采访实录编辑室. 习近平在福州[M].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20:13,428.

[4]习近平. 略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时代意义[J].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01(9):3-10.

[5][6][9][10][11][12][14][18][23][24]习近平. 摆脱贫困[M].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119,119,156,160,2,2,73,11,10,90.

[7]邱然,陈思,黄珊.“习近平同志做到了‘打铁自身硬’”——《习近平在福建》(十五)[N]. 学习时报. 2020-7-20(3).

[13]本书编写组. 改革开放与中国城市发展(中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9:653.

[15]吴美章,郑璜,黄琳斌. 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扶贫篇[N]. 福建日报.2017-8-25(1).

[16]邱然,陈思,黄珊. “牢记政府前面‘人民’二字”——习近平在福建[N]. 学习时报,2020-9-2(3).

[17] 邱然,陈思,黄珊. “习书记常说‘共产党的基本功就是联系群众’”——习近平在福州[N]. 学习时报,2020-2-19(3).

[19][20]习近平. 努力创新农村工作机制——福建省南平市向农村选派干部的调查与思考[J].求是,2002(16):13-16.

[21][22]中央党校采访实录编辑室. 习近平在宁德[M].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20:183,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