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群众“进一步”,服务群众“深一度” ——宁夏银川“四优四提”城市党建引领社区治理现代化

2021年1月11日 8:38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编者按】

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也是社会治理体系中的基础部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区治理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要加强党的领导,推动党组织向最基层延伸,健全基层党组织工作体系,为城乡社区治理提供坚强保证。

“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改善人民生活品质,提高社会建设水平。近年来,宁夏银川市针对城市新业态、新群体等不断涌现带来的党建工作薄弱点,快速城市化导致社区党组织服务群众、解决矛盾方面的盲区,特别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暴露出的问题,推行“四优四提”行动,从优化组织体系、提升基层组织力,优化人员素质、提升队伍带动力,优化治理机制、提升多元共治力,优化基础保障、提升治理承载力四个方面入手,推动街道社区基层党组织全面进步、全面过硬,全面提升城市党建引领社区治理现代化水平。

前不久,在宁夏银川市金凤区枫林湾社区五里水乡小区,由党支部牵头,辖区综治中心、派出所、物业公司等代表参与的联席会议召开,只为解决一件久拖不决的“揪心事”。

曾经,五里水乡小区24号楼一楼住户将楼下40多平方米的公共绿地变成“私家花园”,为此与花粉过敏的二楼住户闹得不可开交,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该楼楼栋长将此事反映给网格员,经反复调解无果后,才有了这次联席会议。最终两住户达成协议:由一楼住户将苗木移走,还绿地于民。

“以往发生邻里纠纷,居民一般直接打电话投诉,处理指令逐级通知到街道、社区、网格员,兜兜转转一大圈。现在我们把支部建在小区、组织触角延伸到楼栋,所有矛盾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化解。”枫林湾社区党委书记纳小静说。

从被动处理到主动化解,是银川市以基层党建为引领、以优化治理机制为突破口,凝聚基层合力探索社区治理现代化的深层次实践。

1.优化组织体系提升基层组织力

在银川,80%的人口、82.6%的党员和91.5%的基层党组织集中在城市,随着人口加速向城市流动,基层党组织一度出现覆盖“盲区”和治理“空白”。

在银川市西夏区贺兰山西路街道盈北社区,这个5年前“村改居”的社区曾面临不同于成熟城市社区的一系列治理难题。

“刚开始居民不适应城市生活,没有固定工作,邻里纠纷不断、风气不好。1300多套的拆迁安置房,没有一家物业公司愿意入驻。”盈北社区党委书记王红霞说,必须下决心改变这种情况。

为此,盈北社区党委根据小区人口结构和务工传统,发动直管党员带头成立工程运输、园林绿化、物业服务、劳务输出等8个功能党小组,吸纳1100多名居民稳定就业、逐渐致富。创业带头人魏光被选为工程运输功能党小组组长,带动几十名开工程车的居民抱团揽工程;退伍军人魏凯被推举为物业服务功能党小组组长,他牵头组建物业公司、规范上岗培训,76名员工都是社区居民,年均工资两万多元……在功能党小组的带动下,懒散人不见了,居民通过参加丰富的精神文明活动,矛盾纠纷少了,邻里关系越来越和谐。

王红霞说:“过去社区治理是‘小马拉大车’,现在5个党支部、10个党小组、44名党员楼栋长、120多名直管党员、966名志愿者组成庞大的团队,服务居民更有底气了。”

银川市在推进“四优四提”城市党建引领社区治理现代化中,按照“纵向到底、横向到边”,以党的组织和工作的有形覆盖和有效覆盖提升治理水平。2020年以来,银川市成立社区党委157个、社区党总支41个,新设立网格(居民区)党支部507个、楼栋党小组1762个,“社区党委(党总支)+网格(居民区)党支部+楼栋(院落)党小组”的“三级链条”一纵到底,打通了基层治理的“神经末梢”。

针对社区管理中党组织和物业职责不明晰、管理不顺等问题,银川市坚持党对居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和新兴经济组织的全面领导,推行社区党组织书记、居委会主任“一肩挑”、社区党组织和其他各类组织党员负责人交叉任职,成立红色业委会22个、红色物业73个,实现“一张红网”横向到边。

2.优化人员素质,提升队伍带动力

2020年11月,银川市西夏区公开选聘135名社区工作者,全国4296人报名,其中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学历2300多人,这是银川市社区工作者公开选聘首次出现的火爆现象。

“这两年社区工作者的工资待遇普遍提升,不仅有’五险一金’,星级党组织还有绩效补贴,岗位越来越有吸引力了。”银川市兴庆区凤凰北街街道崇安社区党委书记陈爱梅说。

做好基层社会治理工作,人才队伍是关键。长期以来,因待遇不好、流动不畅、岗位缺乏吸引力,社区工作一度队伍不壮、力量不强。

银川市把加强基层治理队伍建设作为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最关键、最根本的因素,对人员力量配备做“加法”、工作负担做“减法”,换来了社区管理服务上的“乘法”效应、化解矛盾上的“除法”效应。

这套“四则混合运算”,枫林湾社区网格员杜学萍有深刻体会。2020年疫情防控初期,社区人手紧缺、管理方式落后,一个网格员服务三四千人,社区底数不清,防控压力很大。2020年6月,金凤区通过统一招考,为枫林湾社区补充了6名网格员,这些新生力量很快便能掌握一系列“互联网+”和智慧社区管理方式,服务居民能力快速提升。

银川市在街道配备副科级组织委员24名,调整选配社区党组织书记、委员317人,储备培养后备干部567人;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社会工作者及专职网格员543名,专兼职网格员人数达到2638名,积极引导全市各企业和社会组织从社区工作者中开展定向招聘,支持社区党组织负责人考录街道公务员,打破社区工作者职业发展“天花板”。

2020年11月9日至13日,60名银川各县(市)区街道新任职组织委员、部分社区党组织书记前往福建厦门,参加城市基层党建引领社区治理现代化示范培训,教学内容涵盖街道党群活动中心、老旧小区、新建小区等多种党建引领小区治理的形态。

“通过这次‘充电’,我对社区治理有了更深理解,在创新居民服务上有了更多思考。”银川市西夏区梦园社区党委书记刘晶晶说。目前,银川市已举办社区基层党组织负责人能力素质提升专题培训等28期。

3.优化治理机制,提升多元共治力

2020年12月22日下午,在金凤区长城花园社区民主议事协商会上,经过一小时的热烈讨论,社区居民与辖区一家商铺的停车位纠纷有了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在驻区单位金凤区交警二大队和派出所的协调下,商铺负责人同意在门前的停车区域安装U形桩,让路给行人,同时由交警部门在路边预留车辆出入口,方便商家装卸货。

“社区干部没有执法权,以前看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自从驻区单位、非公企业加入街道社区联合党委,协调解决了不少矛盾纠纷,现在是多向用力、资源共享、共促共建。”长城花园社区党建专干吴雪说。

为让各类社会主体从“站着看”变为“跟着干”,银川市做实共商共治机制,优化设置街道“大工委”26个、社区联合党委184个,吸纳辖区各行业领域954个党组织进驻社区党委,签订共驻共建协议书、共治资源清单、治理需求清单、服务项目清单“一书三单”,2020年共召开联席会议300余次,解决了一大批街巷环境整治、停车难等民生问题。

位于兴庆区的民乐老城区,是典型的“棚户区”“城中村”。2020年,兴庆区中山南街党工委通过向住建、市政等相关部门“吹哨”,共同解决了该区域违章加盖、线路老化等安全隐患难题。在社区治理中,中山南街街道党工委通过梳理研究群众反映的各类大小事,按照难易程度划分出“日常哨”“攻坚哨”“疑难哨”,精准对接业务部门,将街道党工委“行政末端”的角色转变为“治理中枢”,推动形成共同协商、共同参与、共同治理的基层治理体系。

银川市广泛推行“1+4+N”的“街道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建立哨源形成、吹哨报到、处置反馈、考核评价的工作流程,2020年累计“吹哨”2700余次,解决各类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4200余件。

4.优化基础保障,提升治理承载力

2020年12月25日下午5点30分,兴庆区凤凰北街崇安社区的市民驿站一楼教室内,老年大学的声乐班下课后,班长王琴和众姐妹讨论起第二天的排练节目。大家纷纷表示,社区提供了这么好的场地,这学期13门课在这里都设了教学点,老年人在家门口上大学方便多了。

崇安社区是老旧小区,基础设施落后。以前,社区开展活动只能在室外或租借场地,服务居民能力十分有限。2020年4月,社区党委向民政部门争取到250万元资金,对原有的市民驿站升级改造,开辟新时代文明实践站、巾帼阳光站、卫生服务站等阵地,打造“15分钟便民服务圈”。

“以前四处奔走找阵地,现在想方设法创新服务。”崇安社区党委书记陈爱梅说。2020年8月,升级改造后的市民驿站成为凤凰北街老年大学的主要教学点,近500名社区及周边老年人都在这里上课。同时,社区还对旧自行车棚进行改造装修,引入社会养老机构开办日间照料中心和社区食堂,提供中医理疗、妇儿保健、慢病治疗等基本医疗服务和一日三餐,方便了居民特别是老年人的生活需求。

阵地有保障,服务居民才有抓手。银川市从居民群众最关心的事情入手,聚焦社区治理投入不足、小区基础设施较差等问题,加大投入促保障,对全市255个社区全覆盖开展党建阵地规范化布局,社区活动场所面积全部达到500平方米以上,21个2000平方米以上的党群服务中心面向辖区所有单位和党员群众开放。社区党建经费以原有基础的2倍列支,为民服务和发展专项资金投入在原有基础上增加5万元,确保基层党组织有经费办事、有能力服务。

(本报记者王建宏 张文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