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让长城文化绽放新光芒

2021年2月1日 9:06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新阶段新理念新征程·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加强文物古籍保护、研究、利用,强化重要文化和自然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加强各民族优秀传统手工艺保护和传承,建设长城、大运河、长征、黄河等国家文化公园”。

铺开宁夏长城分布图,北部以“几”字形自西向东依贺兰山和黄河蜿蜒,中部“Y”字形雄踞塞上,南部“一”字形横贯东西,沿线烽燧、敌台星罗棋布,三道长城环抱宁夏。

历史上,宁夏是中原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交融地带,素有“关中屏障,河陇咽喉”之称。自战国开始,秦、汉、宋、明等朝代先后在此修筑长城御边,因宁夏辖区内长城年代跨度大,资源类型丰富,素有“中国长城博物馆”之称。

在宁夏,长城与山河戈壁融为一体,发挥着独特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社会文化价值,其精神内涵正鼓舞着宁夏人民在新时代砥砺前行。

为长城编写“身份证号码”

2021年1月21日10时,宁夏吴忠市同心县下马关镇陈儿庄村,62岁的贺文希擦拭了一下旧墨镜,骑上摩托车,开始对明长城下马关段巡查。

下马关是明长城固原镇的重要关隘。明代,宁夏府总兵与固原总兵至同心一带换防时,常在此地休息,下马关由此得名。从下马关古城向东,沿线不少烽火墩依然守望着这片土地,斑驳的墙体承载着交流交融的历史。

贺文希负责15公里左右的长城本体保护巡查,是同心县境内3个长城保护员中巡查距离最长、任务最重的一个。是否有人在长城边倾倒垃圾、开荒种地、私取墙土,都是他的巡查范围。摩托车到不了的地方,就得徒步前往,看到有人在长城附近转悠,贺文希总要上前问个明白。回到家中,贺文希照例记录当天的巡查笔记。几年来,他关于长城的“日记”已经有整整4本。“长城是祖先留下的,咱当了长城保护员,责任就要尽到,不能让任何人破坏它。”贺文希说。

根据国家长城资源调查最新确认,宁夏辖区内长城遗迹总长度为1500多公里,可见墙体约为1038公里。2020年11月,国家文物局公布第一批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宁夏有4处长城点段被纳入。

像贺文希一样的长城保护员有104名,他们常年行走在荒野戈壁,在经年累月的守望中,对文物遗迹的敬畏与日俱增,对历史文化产生了浓浓兴趣。

长城是历史文化遗存,也是民族精神的载体。保护好长城,就是延续中华民族的历史根脉。自治区内长城分布在地广人稀的戈壁荒漠、高山峡谷,点多、线长、面广,沿线经济贫困地区难以拿出充足资金用于长城保护,加之长期以来的人为破坏,保护难度较大。

2006年至2012年,宁夏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自治区内长城调查摸排,记录调查文字420万字、图纸3454幅、照片5872幅、视频1836条,掌握了长城保护管理的第一手资料。

近年来,根据国家长城管理有关要求,宁夏依法划定公布了长城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在长城周边统一竖立了保护标识碑和保护界桩,建立健全了长城记录档案,还为自治区内长城制定了统一的认定编码,每段长城都有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证号码”。

宁夏长城地区是农牧交错地带,生态环境脆弱,加之沿线过度开发造成植被破坏,带来大面积沙化。风沙的侵蚀,曾是千百年来长城“无法言说的痛”。

“在我们这干旱半干旱荒漠地带,保护长城就必须与风沙搏斗。”吴忠市盐池县博物馆馆长王生岩说,盐池县位于毛乌素沙漠南缘,曾经全县75%的人口和耕地处在荒漠化中。

20世纪90年代,为改善当地生态环境,盐池县开始大规模种植耐旱植物柠条。兴武营村村民是最早以柠条“锁住”滚滚黄沙向长城侵袭的人。随着柠条在长城脚下渐成气候,盐池县陆续实施长城两侧绿化工程,植树造林,减轻风沙对长城的侵蚀。

绵延宁夏大地1500公里的长城遗迹,仅靠文物管理保护部门的定期巡查和官方的保护行动,难以实现对长城的动态监测和全覆盖保护。为此,宁夏积极组织社会力量参与长城保护。盐池县率先在全国成立县级长城保护协会,并首开古长城认领保护的先河。目前已有26家单位、企业和32位个人认领了4900米长城和3座烽燧,募集保护捐款近40万元。

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要让每一段长城、每一个古城、每一座烽燧都得到有效保护,守护好长城文化根脉。

讲好绵延的“长城故事”

南北走向的贺兰山横亘在银川平原与阿拉善高原之间,一条公路穿三关口而过,抬头望去,长城雄踞贺兰山脊。

明代,三关口名为“赤木口”。明嘉靖年间,为提升防御能力,在关口外修筑了三道防御墙体,称为“三关口”。三关口沿线长城不仅是游牧与农耕的天然界线,也是两种文化碰撞的融合线。

历经500多年风雨侵蚀、山洪冲刷和人为活动,不少长城墙体已坍塌。2014年,明长城三关口段维修工程启动,包括1000米墙体和一座敌台的抢险加固。

按照文物修复“修旧如旧”的原则,长城墙体修复,首先要选择与原墙体成分近似的夯土,经过筛土、炒土、闷制等复杂工序,再根据原墙体结构适当添加石子、草秆等配料,增加墙体强度。施工前,技术人员会按照不同调配比例做出几十种夯土“实验品”,经过对比强度和颜色,对夯土进行复原,由人工槌一层层夯起来。

“修复工艺特别复杂,我们通过实验室分析,采用了黄土和石灰,光夯土配比就做了60多组,才敲定最优方案。”参与宁夏中卫姚滩段长城修复的工程师邓涛说。

绵延的长城承载的是一段段历史,总有“时光匠人”在拯救行将消失的故事。

“长城的修复工作自古就有,历朝历代在沿用长城时都会对其进行修缮加固。我们现在看到的长城,是经过很多次修缮保留下来的。”宁夏文化和旅游厅文物保护中心主任马建军说。位于自治区内的汉长城,其中南线就是修缮沿用的秦长城。宋代虽没有大规模修筑长城,但因与西夏的战争大部分围绕宁夏南部的清水河展开,因此宋朝沿用既有长城,并循战国秦长城挖设壕堑、修筑敌台。

“在修复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各个朝代对长城维修的痕迹。我们现在修长城,也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很有意义。”参与青铜峡北岔口段长城修复的李军伟说。

近年来,宁夏文物部门积极争取国家文物保护长城专项资金和保护性设施建设项目资金,加大宁夏长城抢救保护力度,已完成了明长城银川三关口段、灵武水洞沟段、盐池高平堡段、战国秦长城原州区长城梁段和固原古城(一期)抢险加固保护修缮工程。目前正在组织实施战国秦长城彭阳白岔村段、西吉将台段抢险加固和固原古城(二期)保护修缮工程。

当前,宁夏正在开展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宁夏段)规划,立足管控保护、主题展示、文旅融合、传统利用四大主体功能区,建设形成具有宁夏地域空间布局的长城国家文化公园。

串起长城旅游“珍珠链”

为“止战”而修建的长城,并不是阻隔长城内外交流交融的“藩篱”。即使在长城两边交战对峙的情况下,长城沿线的民间交流和经贸往来也很少完全中断。“关市”“互市”“马市”等边贸兴旺,农耕民族的种植技术、铜铁冶铸技术等与游牧民族擅长的放牧饲养等充分融合,构成了宁夏地区早期开发的基础,也形成了这里独特的文化。

挖掘长城文化价值,弘扬长城精神,离不开与旅游的深度融合。

长城并不是一道孤立存在的墙。在宁夏,长城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以长城为中心,形成特色文化旅游带,串联起沿线多个景点。

银川市往东约20公里处,毛乌素沙漠与黄河之间,有一处以史前遗址为核心的国家5A级景区——水洞沟遗址。景区内的河东长城水洞沟段及其附属的红山堡是重要的游览观赏点,还有完整的地下军事防御体系明代藏兵洞。长城、烽火台、城堡、古战场,游客在这里可以通过边塞烽火、大漠孤烟,体验到雄浑苍凉的边塞文化。

2020年年底,明长城银川横城至花马池段文化旅游廊道开工建设,这条70公里的休闲廊道将以长城线性遗产为主线,连接周围各个景点,推动全域旅游由点到线、由线到面。

宁夏正在尝试通过“嫁接”丰富多彩的地域文化,把长城文化资源转化为有形的、可体验的文化项目。来自全国各地的观星爱好者“打卡”宁夏长城脚下,感受长城与星空的奇妙组合;一到秋季,明长城沿线都会迎来徒步爱好者,沿着长城便道、乡间公路、草滩、丛林、沙漠等展开挑战赛;每年春节前,盐池县花马池镇长城村“九曲”民俗文化园内,以盐池滩羊肉、传统剪纸和刺绣、荞麦皮枕头等特色产品展示为重要内容的民俗嘉年华活动热闹非凡。

“围绕长城沿线打造旅游目的地,让人们通过体验来感受长城文化的魅力,从而进一步认识长城以及长城的文化价值。”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宁夏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刘军说。

穿越2000多年历史的长城不断被赋予新的精神内涵。

1935年,毛泽东同志长征期间翻越六盘山时创作《清平乐·六盘山》一词,表达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英雄气概和誓将革命进行到底的豪情壮志。

“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进取精神,激励着宁夏干部群众用奋斗回报时代、用实干践行使命。站在新起点,适应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融入新发展格局,实现乡村振兴、高质量发展还有更多的坡要爬、更多的坎要过,面对各种风险矛盾,要弘扬“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进取精神,在危难关头冲得出、攻坚任务拿得下,不负新时代,不辱新使命。

(本报记者 张文攀 王建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