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探讨“枫桥经验” 全面提升基层领导力

2021年2月4日 8:55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2021年第1期 字号:

 

深入探讨“枫桥经验” 全面提升基层领导力

 

◎曾业松 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领导科学》杂志总编辑

 

近两年,我们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把“枫桥经验”作为重大课题,先后三次深入诸暨调研,在把握“枫桥经验”跨越时代创新发展全过程的基础上分析其内涵和特点,深刻体会到“枫桥经验”的诞生、形成和发展,展现了我国基层治理方式不断完善的轨迹,体现了党领导人民共同依法治理社会的本质特征,反映了我们党一贯坚持“人民当家做主”的执政理念,对提升党的基层领导力,推动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有着诸多的启示和借鉴作用。也正因此,我们的研究报告《解码新时代“枫桥经验”》在《中国领导科学》发表后,《学习强国》予以推荐转载,点击量达到568万人次,点赞量超过14万人次。

“枫桥经验”集中体现党的组织对基层社会治理的领导力。对我们党提升基层领导力、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有哪些值得借鉴的意义和启示,下面我谈三点认识。

 

一、党的基层领导力突出体现在党领导人民群众的能力和效率上

 

党的基层领导力,从主体构成来看,主要包括组织领导力与个体领导力。组织领导力既包括党的组织,也包括党领导下的各类社会组织。从内容构成来看,包括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与社会号召力。基层组织直接面向群众,面对实际,面临矛盾,具有服务性、基础性、直接性、乡土性、务实性、艰巨性、繁杂性、综合性、灵活性等特点,最关键的是群众动员力、任务落实力、工作执行力和矛盾化解力。从客体构成来看,包括党的影响力和人民的追随力,是领导者与被领导者相互作用而产生的合力。基层组织只有在群众中获得广泛认同,才能形成强大领导力。

20个世纪60年代初,在“四类分子”改造问题上,枫桥的群众认为,如果把表现不好的关起来,用一个警察管治100个“四类分子”,不如留在村里,用100个群众管教一个“四类分子”。枫桥区委采纳了群众意见,依靠群众开展帮教,把敌我矛盾转化成为人民内部矛盾。1963年11月,毛泽东主席肯定的、要求推广的,就是依靠群众就地解决矛盾的做法。后来,诸暨在全国率先给表现好的“四类分子”摘帽,进而又把消极力量转化为积极力量。从这里可以看出,枫桥经验“最重要的一条是做群众工作”。群众主动提意见,说明与党同心,为党着想。党听取群众意见,说明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党的决策议题来自群众,难题化解依靠群众,善于把群众意见作为决策依据,把落实政策付诸群众实践,一句话把基层社会治理的权能赋予群众,展现了高超的群众工作智慧。这就足以证明党组织的领导力。

进入新时代,面对社会矛盾多样化、复杂化,诸暨市强化党群联动,积极培育群众性、专业化、志愿类各种社会组织,发挥各种社会组织的功能,把基层治理的决策权、管理权、监督权交给群众,始终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纠纷。目前,全市登记在册和备案的社会组织5700多家。党领导的多主体的社会组织融合为社会治理共同体,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和特殊作用,体现了党组织领导下的各类社会组织的领导力。正因此,才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经验。这个“不”是规则,是结果。怎么做到这个“不”?浙江省委提出新时代“枫桥经验”主要是坚持党建统领、人民主体、三治融合、四防并举、共建共享。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特别强调的是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我以为这就是“枫桥经验”真正的“宝典”。

50多年来,“枫桥经验”随着时代变化不断丰富发展。但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人民群众主体地位,把群众路线贯穿于基层社会治理的全过程和全部活动。透过这一过程,我们看到党对基层社会的领导是坚强有力的,是卓有成效的。党的基层领导力既体现在党对群众的影响力,也体现为群众对党的追随力。这对各地具有重要的启示。有的地方“干部说群众不听话、群众说干部不像话”,“群众想要的干部给不了做不到,干部想干的群众不理解不支持”。看看“枫桥经验”的实践轨迹,就能明白提升基层党的领导力,重点在于把群众的意愿和智慧变成决策的重要依据,把党的主张和工作任务变成群众的自觉行动。党的领导力,从本质上说,集中体现在党的群众工作能力和群众工作成效上。

 

二、党的基层领导力,靠党的建设去提升,靠党建引领社会组织去扩展

 

在诸暨,党组织是基层社会治理的领导力量,社会组织是基层社会治理的主体力量。基层社会治理形成“一核多元”的治理结构。“一核”体现党组织的领导力,“多元”体现各类社会组织的领导力。形成这种领导力的关键在党建,在党建引领。

1977年浙江省委下发文件,要求普及“枫桥经验”,第一条就是“党支部能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加强对治保工作的领导”。这就告诉我们,基层治理中的领导力主要是党组织的领导力。党组织领导力从哪里来?主要来自党的建设。诸暨建立“党委、党支部、党小组、党代表、党员”五级工作网络,健全定活动日、定责任区、定联系户“三定”工作机制;最终把党的领导落实到基层治理的末端。实践说明:只有把党组织建好建强,才能发挥党组织在基层治理中的领导核心作用。

基层领导力直接体现在各类社会组织。社会组织的领导力源于党的引领,源于党组织领导功能与群众组织社会治理功能的良性互动,进而转化为领导基层治理、服务群众的能力。诸暨实施“五大引领”工程,即政治引领,把准基层治理方向;组织引领,筑牢基层治理阵地;能力引领,锻造基层治理主力军;发展引领,打造基层治理主引擎;服务引领,拓宽基层治理主渠道。“五大引领”提高了各类基层组织执行力、战斗力、号召力、凝聚力,并把领导力优势转化为社会治理优势。突出的成果是创造了一系列实用管用、有参考价值和可复制的经验。比如自治、法治、德治、心治、智治“五治融合”。自治是“枫桥经验”的基础支撑,法治是“枫桥经验”的基本准则,德治是“枫桥经验”的价值取向,心治是“枫桥经验”的内功绝活,智治是“枫桥经验”的时代特征。依靠自治就地化解矛盾,依靠法治公正解决矛盾,依靠德治预防控制矛盾,依靠心治从源头消除矛盾,依靠智治在萌芽状态遏制矛盾。“五治融合”的治理方式,一方面在矛盾化解、社会治理、平安建设中发挥作用,使诸暨成为全国基层社会治理的成功典范;另一方面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使诸暨在经济发展、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都有亮眼的表现。比如在全国百强县排名中,诸暨市多年来一直位列前20名。去年社科院把诸暨排到第11位。

分析“枫桥经验”可以看到:基层党组织的领导力已转化为引领发展的能力和成就、化解矛盾的能力和成效、维护稳定的能力和成果,体现为经济持续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而这领导力都源于党的建设和党建的引领。党的建设围绕提升党的领导力而展开;党建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或者说根本目的,就是提升党的领导力。这对各地同样具有重要启示。有的地方农村基层“人气不旺、财气不旺、正气不旺”,主要原因是党建工作薄弱,组织领导力不强,干部队伍整体素质不高、工作能力不足,干事创业没动力,开展工作没思路,解决问题没能力。面对基层工作难题多、任务重的现实,要么是上面逼着干,跟着别人干;要么应付着干、盲目地干。看看“枫桥经验”的实践,就能明白提升基层党的领导力,关键在于加强党的建设,进而才能提高领导能力和工作效能,完成领导工作目标任务。

 

三、基层领导力的提升,根本在于按领导规律办事,弘扬科学领导精神

 

党的十八大后,我曾主编《新时期乡镇干部培训读本》,专门阐述基层领导工作的特点和规律。提升党对基层社会治理的领导力,尤其是化解矛盾纠纷和冲突,要取得明显的成效,和领导基层经济工作和各项日常工作一样,必须把握规律性。

“枫桥经验”所以成为成功典型,就在于探索和遵循了党领导基层治理的基本规律。这个规律用一句话来表述,就是党领导人民共同治理。再提炼浓缩一下,就四个字“党领民治”。其内在逻辑包含四句话十六个字:即党领民治、统领共治、多治合一、引领善治。党是领导核心,群众是治理主体,共治是治理规则,善治是治理目标。党领民治,就是党领导人民共同治理,讲的是治理的主导力量和主体力量;统领共治、就是党统揽全局,领导政府和社会各治理主体共同治理,讲的是治理的方略和格局;多治合一,就是自治、法治、德治、心治、智治等多种方式结合,讲的是党领导人民治理的方式和方法;引领善治,就是党建引领、科技引领基层治理,实现善治善政目标,讲的是治理路径和目标。

“枫桥经验”历久弥新,具有强劲的生命力,展现了党在社会治理中的坚强领导力,揭示了党的领导力提升规律和社会治理规律,具有突出的理论研究价值和实践指导价值,是我们研究基层领导力和基层治理现代化问题,必须深入解剖的典型案例。我们应及时跟踪“枫桥经验”的创新发展,从中吸取理论营养和实践智慧,不断深化对中国基层领导力和基层治理现代化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