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建设是党锻造坚强领导力的法宝

2021年3月30日 9:13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2021年第2期 字号:

党的建设是我们党为保持先锋队性质、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本色、提升壮大自身领导力而进行的一系列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活动。从党的建设总体布局看,包括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制度建设、反腐败斗争等内涵,是党的一项伟大工程,也是党的一个伟大创举。党的建设关系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牵动党和国家发展的全局,对推进党的伟大斗争、伟大事业,实现党的伟大梦想至关重要。从我们党百年的发展历程看,党的建设一以贯之。党和人民事业发展到什么阶段,党的建设就有力推进到什么阶段。早在1939年10月,毛泽东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一文中就指出:“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其中,党的建设是三大法宝的核心。

纵观我们党百年的发展历程,党的领导是制度和方向,党的建设是手段和保证。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必须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加强和推进党的全面领导,必须全面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在这里,党的领导力是将党的领导与党的建设链接起来的重要桥梁和纽带,也是将党的领导与党的建设转化为推动伟大斗争、伟大事业、赢得人民群众拥护的关键因素和核心密码。正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抗疫斗争伟大实践再次证明,中国共产党所具有的无比坚强的领导力,是风雨来袭时中国人民最可靠的主心骨。”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大学》中的这段话说的是,万事万物都有本源,都有规律。我们党所具有的无比坚强的领导力不是天生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而是在百年洗礼中锻造出来的。历史与现实、理论与实践一再昭示我们: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注重加强党的建设是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本源。具体来说,党的政治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统领,思想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基础,组织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重点,作风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关键,纪律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根本,制度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保障,反腐败斗争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支撑。

一、党的政治建设是锻造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统领

政党是进行政治活动的组织,本质上是特定阶级利益的集中代表。政治属性是政党第一位的属性。旗帜鲜明讲政治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突出特点和显著优势。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强调:无产阶级政党在价值取向、理论和实践上有着更高的政治要求,“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在马克思主义政党看来,政治是统帅,关乎发展方向和全局,决定前途和命运。加强党的政治建设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要求,也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根本性建设。

党的政治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统领,主要体现在:我们党始终把政治建设作为根本性建设,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保证全党服从中央,保持党高度的政治定力、战略定力、工作定力。我们党一建立,就建立严密的组织、规定严格的纪律。党的一大通过的纲领将党章和党纲合在一起。党的二大制定第一部正式的章程,详细规定了党员条件、入党手续、党的组织系统以及党的组织原则、组织纪律和其他制度。在实际工作中,党毫不含糊地将严重违反纪律、不符合标准的党员如陈公博、周佛海等人清理出党。这些规定、制度和行动,对把党建设成为一个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集中统一的无产阶级政党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对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以及锻造党的领导力具有奠基性的作用。党在建立初期这些政治建设的理论与实践,充分显示党能够承担领导中国革命的重大责任,成为任何敌人和反动势力都无法压倒的新生力量,进而具有坚强无比的领导力。

在党的百年奋斗史中,尽管阶段性历史任务和工作重点并不相同,但以党的政治建设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统领作用从未缺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遵义会议通过改组中央领导机构,确立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以及随后反对张国焘分裂主义的斗争,都是为了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抗日战争时期党关于建立健全中央在各地区的代表机构、调整和精简中央领导机构等实际行动,都是为了加强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解放战争时期党关于建立请示报告制度等,既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也为党夺取胜利、掌握全国政权作了重要的政治、思想和组织准备。在新中国70多年的辉煌历史中,无论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新时期,都特别强调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进而领导人民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党的十八大以后,党的政治建设的统领作用不断得到强化: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成为党的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严格执行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成为党的政治建设的有力抓手。由此,新时代党的领导力尤其是党的政治领导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二、党的思想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基础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我们党的精神支柱和政治灵魂。加强思想建设、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宗旨是党的铸魂工程,是我们党的基础性建设,在党的建设中具有引领性、贯通性和支配性作用,因而也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基础。政治上的清醒来自理论上的清醒,政治上的坚定来自思想上的坚定。从这个意义上讲,思想建设为政治建设确定正确方向,决定政治建设的基本走向,作为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统领的政治建设,往往要通过思想建设这个基础发挥作用。如果说党的政治建设重在锻造党的政治领导力,那么党的思想建设则重在锻造党的思想引领力。正是依靠思想建设,实现思想建党、理论强党,我们党才成为拥有坚强无比领导力的百年大党、百年强党。

在党的百年发展史中,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形成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成果用以指导中国的实践,不断开辟有中国特色的革命、建设、改革和复兴道路,谱写了我们党坚强无比思想引领力的灿烂篇章。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深刻研究中国的特殊国情,探索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思想。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深入分析敌强我弱的形势,洞察我国正义战争必将胜利的走势,提出了抗日战争持久战的理论。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客观分析民心向背和战场态势等情况,提出了打败国民党要经历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的战略。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思想不仅成为我们党思想建设的重要指针,而且谱写出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思想引领力的“战争篇章”。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后,无论是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提出,还是党的八大对社会主义道路的初步探索;无论是《论十大关系》的发表和一系列新方针的提出,还是社会主义矛盾问题的学说形成等,毛泽东思想都是我们党这个时期思想建设的重要指针,同时谱写出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思想引领力的“建设篇章”。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以后,面对十年“文化大革命”导致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的严峻形势,我们党在实践中始终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及时回答时代之问、人民之问,廓清困扰和束缚实践发展的思想迷雾,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形成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这也都成为我们党这个时期思想建设的重要指针,并谱写出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思想引领力的“改革篇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后,我们党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紧密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以全新的视野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进行更加艰辛的理论探索,取得重大理论创新成果,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新时代党的思想建设的新指针,进而谱写出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思想引领力的“复兴篇章”。

三、党的组织建设是锻造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重点

组织是基于一定目的、按照一定方式统合起来的系统。党的组织是由党员群体组织起来的统一的有机体。党的组织建设,就是根据形势发展和政治任务的要求,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以党的组织路线为科学遵循,以民主集中制建设为重要任务,以高素质干部队伍和党员队伍建设为关键,以党的基层组织体系建设为基础,将各级党组织锻造成为坚强的战斗堡垒。邓小平1992年南方谈话时指出:“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中国的事情能不能办好,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坚持,经济能不能快一点发展起来,国家能不能长治久安,从一定意义上说,关键在人。”(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80)因此,加强党的组织建设,着力增强党的组织优势、组织功能、组织力量是党的建设的基础和重点。

党的力量来自组织。党的全面领导要靠党的组织体系去实现,组织和组织体系能使党的力量倍增。党的组织是党的领导力的载体,党的干部队伍和党员队伍是党的领导力的关键。党的组织建设确保我们党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因而成为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重点。

在党的百年建设史中,我们党历来重视党的组织建设。依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辑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一书提供的资料:建党初期,就在全国各地建立党的组织机构,尤其重视发展工人党员。1922年6月底就发展和扩大了许多地方组织,党的二大召开前夕,党员人数发展到195人。与此同时,还确立了民主集中制原则。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按照瓦窑堡会议精神,克服关门主义,注重发展党员,建立健全党的各级组织,使党的组织和党员队伍得以发展壮大。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党员人数已经发展到4万多人。抗日战争时期,大多数地方党组织针对党员数量迅速增加,按照中央要求集中力量进行党组织的整顿和巩固工作,审查党员成分,健全各项制度,提出党的建设是一项“伟大工程”。解放战争时期,随着党的组织日益壮大和党员队伍不断扩大,为加强组织纪律性,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除了建立请示报告制度外,还组织干部党员加强学习和训练,大量抽调和配备南下干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党在执政条件下加强党的组织建设,广泛发展党员、建立健全基层党组织、着力考察选拔干部等,不断开展整风运动和整党运动,逐渐形成党领导国家的工作制度,对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改革开放新时期,为了领导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围绕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加强党的组织建设作出了一系列决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开始了党的组织建设特别是选人用人的新探索,确保改革开放伟大事业顺利开展。进入新时代以来,针对党的组织建设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我们党在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健全党的组织体系、完善选人用人标准和工作机制、健全党内政治生活和组织生活制度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并同强化党的理论武装、加强党的作风建设、严肃党的纪律、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等相协调,特别是对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进行了新的概括,党的组织建设更加扎实有力,对于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发挥了更加突出的作用。

四、党的作风建设是锻造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关键

作风是人们在思想、工作、学习和生活等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或行为。党的作风是党的形象,是党的性质、宗旨、纲领、路线的重要体现,是党员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外在表现,是观察党群干群关系、人心向背的晴雨表。党的作风建设是党的建设的永恒主题。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我们党历来高度重视作风建设,特别是在重大历史转折时期更加突出和强调作风建设,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增强群众观念和群众感情,不断厚植党的群众基础,为取得各方面的胜利提供强有力的保证。我们党在领导革命、建设、改革和复兴事业中取得胜利和成就的经验充分说明:党的事业发展与作风建设始终紧密相连,集中体现着加强党的作风建设的作用。也正如邓小平指出的:“共产党的领导够不够格,决定于我们党的思想和作风。”(邓小平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274)由此,我们可以说,党的作风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关键。

在党的百年成长史中,我们党的主要领导人都高度重视党的作风建设,以作风建设锻造党的领导力。毛泽东一系列光辉著作都是围绕作风建设的,包括1929年12月写下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1930年5月写出的《反对本本主义》,以及在延安整风运动前后写下的《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和《反对党八股》等,不仅从理论上深刻阐述了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三大作风,而且在实践上领导了包括延安整风运动在内的一系列加强党的作风建设的重大决策和行动。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也高度重视党的作风建设。早在1977年他就号召全党恢复和发扬群众路线、实事求是、批评和自我批评艰苦奋斗和民主集中制等优良传统和作风,并先后发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高级干部要带头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和视察南方重要谈话等,实质性地推动了党的作风建设,对整顿党风和社会风气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对形成党的改革开放领导力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进入新世纪,2001年9月26日,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第一次就党的作风建设问题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阐述了党的作风建设的“八个坚持、八个反对”。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对党的作风建设更为重视,从“八项规定”立规破题、迈出作风建设第一步,到划出红线反对“四风”、积极根治作风问题,再到“三严三实”立标杆、以上率下抓“关键少数”,再以制度创新作保证、夯实作风建设根基,党的作风建设一步一步向纵深发展。由此,党风为之一新,社会风气大为好转,党的领导力在党风和政风的改进中不断得到全面提升。

五、纪律建设是锻造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根本

纪律是以规章、条文形式呈现出来用以维持人们一定关系的行为规则。纪律要求人们在团队生活、组织生活中必须遵守秩序、执行命令和履行职责等。列宁指出:“要使无产阶级能够正确地、有效地、胜利地发挥自己的组织作用(而这正是它的主要作用),无产阶级政党的内部就必须实行极严格的集中和极严格的纪律。”(列宁全集:第3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24)严明的纪律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我们党的显著特点和最大优势,也是我们党不断发展壮大、不断开创各项事业发展新局面的重要原因,同时是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重要体现。党的纪律就呈现的形态而言,主要指已经由党内法规和党内制度文件明文规定的党的各级组织和党员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具体来说可以分为六大类,即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我们党是用革命理想和铁的纪律组织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加强纪律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治本之策,也是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以及赢得群众信任的根本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讲,党的纪律建设无疑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根本。

在党的百年壮阔历史中,党的纪律逐渐形成、发展和完善,党的纪律建设不断得到加强和巩固。早在建党之前的1920年9月16日,蔡和森在给毛泽东的信中就提出“党的组织为极集权的组织,党的纪律为铁的纪律”(蔡和森文集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74)。党的二大制定的党章第一次提出9条纪律。1938年毛泽东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首次提出“纪律是执行路线的保证”的科学论断。1945年6月党的七大党章把党的纪律写进总纲。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不断强化纪律建设:1956年党的八大党章将“四个服从”改为四个“必须服从”;1982年党的十二大党章从总体上确立党内政治生活的严整秩序;1997年2月27日,中共中央首次制定印发《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试行)》;2003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正式印发《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将纪律建设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强调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反复强调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2015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新时代第一个《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2018年8月,进一步修订《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纪律建设是党在不同历史阶段完成主要任务的坚强有力的保障,充分彰显党的领导力。

说到党的纪律建设,特别要说的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是我们党纪律建设的重要成果,也是党和人民军队的本质和宗旨的体现,其中包括针对人民军队和党政干部的两个版本。“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发端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成熟于解放战争时期。以1947年10月10日毛泽东起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关于重新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为标志,作为我们党建军的统一纪律,对提高人民军队战斗力和密切军民关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对加强部队的思想和作风建设具有重大的意义。新中国成立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成为党政干部的行为准则,对于教育和约束党政干部的作风和行为,纠正干部中存在的“五风”现象,保持党的干部队伍的纯洁性、先进性和拒腐防变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尽管“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表述,针对不同人群发挥着不同作用,但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密切党群关系、锻造党的领导力的重要抓手。

六、制度建设是锻造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保障

制度是一种有目的的建构起来的用以规范、影响人们的行为。诺斯认为:“制度是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更规范的讲,它们是为人们的相互关系而人为设定的一些制约”(〔美〕道格拉斯·C·诺斯.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M].上海:格致出版社,2008:3)。他将制度分为三种类型:正式规则、非正式规则和这些规则的执行机制。制度建设就是通过组织行为来改进原有规程或建立新规程,以追求一种更高的治理效能。在我们党的建设中,制度建设是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的建设。邓小平在讨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会议上曾明确指出:“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制度问题“关系到党和国家是否改变颜色,必须引起全党的高度重视。”(邓小平年谱(一九七五——一九九七)上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663)这就告诉我们,党的领导制度、组织制度不仅关系到党的领导人能否发挥好作用,而且涉及到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显而易见,党的制度建设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保障。

在党的百年辉煌历史中,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党的制度建设探索和发展的历史。从1921年党成立到1935年遵义会议之前是党的制度建设的萌芽时期,其制度建设主要表现为党的组织制度的建设;从1935年遵义会议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是党的制度初步形成时期,其制度建设的特点主要体现为适应战争年代和民主革命的需要;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之前是党的制度基本形成时期,其制度建设的内容主要是将民主集中制推广到国家政权建设和政治生活中;从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党的制度建设遭到空前破坏;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是党的制度建设的恢复、发展和创新时期,制度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党的十八大以后,党的制度建设在理论和实践上有了更为重大的创新发展。从形式上看,党的十八大将党的制度建设与思想、组织、作风、反腐倡廉建设一起构成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重要着力点;党的十九大在党的建设总体布局中,将制度建设由原来的“五大建设”之一调整为“把制度建设贯穿其中”,更加鲜明地体现了制度建设的地位、作用和要求,突出了制度建设的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特点。从内容上看,党的制度建设的重心从建章立制转向依靠制度进行治理,制度治理成为党的制度建设的目标和核心。将制度治党贯穿党建工作的全过程,党的制度建设真正融入全面从严治党的伟大工程。由此,党的制度建设发挥的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保障作用得到进一步彰显。

七、反腐败斗争是锻造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支撑

腐败一般是指国家公职人员为其特殊利益而滥用权力的行为。腐败作为一种通病,不仅古来有之,而且无处不在。各个时期、各个国家,无一例外。腐败严重侵蚀国家和人民的基本利益、危害国家政治安全、破坏政党声誉、影响社会稳定,并最终导致社会蜕化变质。因此,腐败与反腐败的较量是古今中外普遍存在的政治现象。

反腐败是政治斗争,也是文化较量,突出体现政党的领导力。我们党的反腐败领导力,是党领导力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主要体现在最高领导人的决心和意志上、反腐败目标的确定上、反腐败力量的统筹和整合上、反腐败法规制度的健全和完善上、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上、对党员干部队伍的监督和约束上、反腐败国际交流与合作上、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的成就上。人民群众最痛恨腐败现象,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我们党的反腐败斗争,是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赢得人民群众拥护以及增强党的吸引力、凝聚力、战斗力、向心力、号召力的重要抓手。从这个意义上讲,党的反腐败斗争是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支撑。

在党的百年斗争史中,一直伴随着反腐败斗争。早在大革命时期的1926年8月,《中共中央扩大会议通告——坚决清洗贪污腐化分子》中就指出:“在这革命潮流仍在高涨的时候,许多投机腐败的坏分子,均会跑在革命的队伍中来,一个革命的党若是容留这些分子在内,必定会使他的党陷于腐化,不特不能执行革命的工作,且将为群众所厌弃。所以应该很坚决的洗清这些不良分子,和这些不良倾向奋斗,才能坚固我们的营垒,才能树立党在群众中的威望。”(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3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348)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告诫全党务必不能在糖弹面前打败仗。新中国初期1951年至1952年的“三反”运动,是党在全国执政以后保持党政机关和干部廉洁、反对贪污腐败的初战。反腐败斗争以判处刘青山、张子善死刑为标志,取得了积极健康的成果,共清查出全国县以上党政机关贪污千元以上者计10.8万人。改革开放以后,党中央始终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作为重要任务来抓,旗帜是鲜明的,措施是有力的,成效是明显的,为我们党领导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了有力保证。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逐步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充分表明我们党坚定不移正风肃纪的坚强决心和果断魄力。由此,我们看到反腐败斗争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腐败问题得到有效遏制,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政治生态正在形成,一个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正以崭新的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作为锻造我们党坚强无比领导力的支撑,党的反腐败斗争的作用将进一步得到充分释放。

(执笔人:郭庆松,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党委书记、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