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动态平衡中提升高校领导力 ——对提升高校领导力若干关系的思考

2021年5月31日 19:08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2021年第3期 字号:

当代中国高等教育正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中,我们需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要求,进一步研究当代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规律,处理好提升高校领导力的若干关系,不断调动校内外各层面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促进中国高等教育可持续发展。

一、党委领导与校长负责

中国高等教育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1998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国家举办的高等学校实行中国共产党高等学校基层委员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也明确中国高校必须执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应当说,这一制度既体现了社会主义大学的办学方向,又体现着对高校治理规律的深刻把握。处理好党委领导与校长负责的关系,是保证中国高校行稳致远的制度保证。
(一)加强党对高校领导的目标任务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党对高校的领导,加强和改进高校党的建设,是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的根本保证。”[1]为此,高校党委要在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上不断下功夫。
1.在管方向带队伍方面体现党的核心领导。高校的首要任务是要回答好培养什么样的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一关键问题。高校党委要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坚持立德树人的根本目标,将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为中心任务,通过深化改革,加强人才队伍建设,调动整合好各方面资源,不断提升学校的核心竞争力。特别是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要高度重视国际国内意识形态的走向,强化意识形态责任制,常态性地关注、分析、研判高校意识形态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要勇于斗争,坚守课堂、讲坛和网络等主阵地,绝不让否定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杂音在大学有一席之地,真正做到坚持马克思主义在高校的指导地位不动摇。
2.在谋大局中体现党的核心领导。要从当今世界和中国发展的战略走势出发,聚焦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特别是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可能带来的全球人才与科技竞争的新特点出发,面向未来,面向科学发展的前沿,科学全面部署学校的各项工作,在谋大事、谋实事上体现党的领导的大局观。这包括立足于新时代的实际,进一步改革人才培养创新方式、提升办学质量、弘扬大学精神等内容。
3.在定政策上体现党的核心领导。能否调动广大师生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能否促进学校不断产生高质量的成果,还需要学校党委从实际出发,及时制定并调整相关政策。这包括人才政策、创新政策、服务社会政策等方面,运用政策杠杆,不断提升办学水平。
4.在促改革上体现党的核心领导。改革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改革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中国的高校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同命运。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高校更要通过改革,破解影响发展的瓶颈问题,特别是要通过破除“五唯”(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深化教育评价改革,大力解放学术生产力,不断推进大学治理现代化。
(二)把握校长负责的工作内容
高校校长承担着学校改革发展的重任,承担着学科建设的布局谋篇,承担着广大师生员工多元诉求的落实,更承担着全社会对高校培养人才的重托。具体来说,校长要在党委领导下负责以下三方面的工作:
1.在党委总体决策的基础上抓落实。一分决策,九分落实。要将学校党的领导落实好,校长负责制至关重要。校长作为学校的法人代表,承担着治校、理校的重要职责。如何组织好学校的资源,如何动员好校内外的力量,如何强化制度管理等,所有这些都需要校长去抓落实。
2.做好学校行政管理的决策和执行。学校的行政涉及方方面面,包括财政预算、基本建设、招生规模、学科建设、人才队伍建设等。如何统筹校内外各种资源和要素,做好行政决策,需要校长在深刻把握国内外形势变化的基础上,在全面吸取一流大学成功办学经验的基础上,做好相关行政决策。大学是一个不同于其他社会组织的学术共同体,这一共同体的主人是具有深邃思想和非凡学术创造力的知识分子,大学的常态活动是以教学和科研为主的学术活动,这就要求大学校长不仅要具备坚定的理想信念、较强的行政管理和协调能力,还要有较高的学术造诣和学术地位,对学校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规律有着深刻的把握,能够对大学的学术和文化创造发挥重要作用。
3.在综合改革上发挥作用。在校党委的领导下,不断深化改革。目前,全球范围内的人才竞争异常激烈,能否培养出具有全球视野、勇于创新的人才,决定着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提升和未来走势,而高水平人才培养取决于高校的综合改革。不断推进学校的综合改革,是培养创新拔尖人才的关键,也是决定高校健康发展的关键。校长要在正确把握新时代办学方向的过程中,坚持问题导向,及时发现在发展中所面对的瓶颈问题,敢于破除旧的体制机制,最大限度地调动广大师生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三)全面落实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
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大学领导力的重要特质所在。如何全面正确地把握这一制度的定位和执行,从根本上来说,需要在制度执行上下功夫。应当承认,在一些高校,关于党委领导和校长负责在执行层面还存在着边界不清、定位不准、合力不强等问题,造成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制度把握和落实不到位。
为此,需要在落实高校党委常委会和校长办公会的议事制度和规则上不断发力,总结高校的办学经验,深化对新时代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理解,进一步明确党委领导特别是常委会的决策议题、启动程序、检查落实。同时,也要进一步明晰校长办公会的决策和执行事项、启动程序、检查落实等,真正做到学校的各级各类决策和执行是按制度办事,避免人为干涉和相互推诿。当然,除了加强制度执行的刚性要求外,还需要党委书记和校长多沟通,处理好集体领导与专人负责的关系,多做调查研究,特别是对于学校的一些重大决策,事前沟通就可以避免一些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误解,同时也会对全校各个层面释放出积极的信号,表明学校的重大决策是科学民主的决策。

二、学校治理与学院自主运行

高校的学校治理承担着高校发展的目标设计、资源配置、队伍建设等较为宏观的工作,但学校治理需要通过不同层级来贯彻落实。要高度重视和把握学院的工作目标和任务,积极推进学院自主运行,统筹兼顾学校治理的宏观指导性和学院自主运行的主体创造性。
(一)立足中国高等教育实际把握学校治理的目标任务
当今中国高校领导和治理,是在党中央的全面领导和国家战略要求的背景下进行的。这就需要根据国家和学校的实际,设定发展目标,组织各种资源,强化过程和目标绩效管理,在科学有效的治理中提升学校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质量。
1.注重顶层设计。高校的主要领导承担着学校治理顶层设计的职责。因此,要在深入把握学校的历史传统和学科学术优势的基础上,在全面把握当今时代变化对高校提出新要求的背景下,立足现实,面向未来,做好规划设计。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高校治理的顶层设计必须具备三个特质:
其一目标要高远。“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不能夺也。”[2]只有立乎其大,才能在更开阔的视野下审视学校的问题,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广大师生员工的积极性,才能在前进中解决自身的问题。
其二目标要精准。每个学校的历史传统、学术优势、区域特色都不尽相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哈佛、牛津、斯坦福、麻省理工、剑桥,但会有第一个北大、清华、浙大、复旦、南大等中国著名学府。我们要认真吸收世界上先进的办学治学经验,更要遵循教育规律,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3]确实,对于大学的顶层设计者来说,目标远大绝不意味着不切实际的贪大求洋,不是千篇一律地去复制世界一流大学的模式,而是要深入研究学校在区域、全国甚至世界发展中的定位,强其所长,补足短板,在有特色、高水平上下功夫。
其三目标要可持续。目标设计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在听取校内外各方面意见基础上集思广益,所形成的战略规划,必须坚定不移地实行,绝不能朝令夕改,绝不能新官不理旧账。曾任美国通用电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杰克·韦尔奇就把处理好当前业绩与未来可持续发展关系作为领导力的一个重要特质。他曾指出:“很古老的一个矛盾是长期和短期之间的矛盾,就像我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既要保证每个季度的业绩,又要去做5年以后对公司的事业有利的事情。’”[4]当然,我们在明确目标的基础上坚定不移地向前发展,绝不意味着对既有的目标不能有任何变化调整。社会在不断地变化,这也决定了学科学术必须随着社会变化而不断调整,使之更有益于与社会和市场对接。
2.注重岗位赋权。学校治理重视权力治理,但这种权力不是某个领导的喜好,更不能因人设岗,而必须首先明确岗位的功能和权限,给予必要的授权。对于高校来说,必须注重科学设置岗位管理的内涵和边界,既使该岗位能够很好实现学校治理需求,又能得到广大师生的认同。大学的定岗定编需要采取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式,真正界定清楚岗位的特质要求,然后确定权限。如此,才能杜绝人浮于事,或者是权力过大的问题。
3.注重治理制度化、规范化。在学校治理中,要注重将实践中证明有效并经广大师生员工广泛认可的制度作为执行的基础。任何决策都不能超越制度而随意作出。制度的执行和完善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需要在实践中坚持问题导向,以绩效为评价标准,不断在制度优化中提升学校治理能力和水平。要做到治理制度化、规划化,一方面要善于从工作实际出发,善于将成功的做法和案例上升到经验,将成功的经验通过进一步实践,不断总结提升,最终形成制度。制度一旦形成要保持稳定,避免人为改革制度。另一方面,不能把制度绝对固化,随着新的办学实践进程推进,必然会遇到许多新问题,如果发现制度本身存在的不适应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坚持问题导向,通过问题倒逼制度及时调整和优化。
(二)学院自主运行的责任及路径
对于高校的组织结构和内在治理而言,学院承担着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主体责任。世界上的名校大都特别重视学院主体责任作用,特别注重学院在学科设计、人才引进、资源配置中的重要作用,相关的院长在学校有很大的话语权。应当说,对于大学这一以人才培养和学术研究为天职的学术共同体而言,强化学院自主运行的治理责任正是对大学治理规律的一种认同。具体来说,学院自主运行的治理责任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学科规划的设计者、执行者。学科建设是高校安身立命的核心所在。高校是由多学科组成的,一所高校的某一学科的历史传承、队伍结构、学术优势、人才培养模式,学校当然要通盘考虑,但对其把握最真切且不断研究如何提升学科建设水平的主体应当是学院。因为学院正是由相关学科所组成的,尽管现在倡导学科交叉,但这些交叉还是离不开各学院的积极推动。学院要深刻把握学科建设的基本规律,特别是要积极把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走向,及时调整和优化学科建设的目标任务,使学科建设在聚焦学术前沿、把握经济社会走向、传承学科学术传统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如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近年来根据国家需要和学科建设的实际,分别建立大数据专业、数字贸易专业等,都使学科优势不断服务国家发展战略。要真正将学院的学科规划设计好、执行好,还需要学校赋予学院必要的人事权、招生权和必要的资源配置权,使得学院能够在拥有更大自主权的前提下谋划学科布局和建设。
2.人才培养的直接责任者。立德树人是高校的根本任务。因为从马克思唯物史观角度来说,生产力是决定社会进步发展的根本因素,在生产力结构中人又起着最为重要的作用。只有高素质的人的创造性劳动,才能大幅提升生产力水平和综合国力。人才培养需要学校顶层设计,协调各种资源进行全方位建设,但学院毫无疑问起着最为直接、最为关键的作用。因为学生的学习专业、生活起居、实践实习甚至保研考研,大都是以学院为主体单位的,学院承担着对学生综合素质培养的重任。因此让学院承担人才培养的自主权,就需要进一步赋予学院在培养模式、评价方式、创新导向上有自主权,同时加大对学院在人才方面的投入,加强对学院在创新方面的常态性考核,从而保持学校和学院在人才培养目标进程中相向而行、行稳致远。
(三)辩证把握学校治理与学院自主运行的关系
处理好学校治理与学院自主运行的关系,是提升学校领导力的一个重要层面。
1.明确学校治理和学院自主的权限。明确学校治理的各级权限和学院主体责任的必要赋权,既不能相互越权,又不能完全分离。事实上,学校治理的流程的畅通,需要相关职能部门和学院各自在实践中互相配合,形成合力。由于政策改革不到位等原因,高校曾出现教师不愿当教授愿当处长的现象。这说明学校治理固化,许多应当由学院和学术委员会解决的问题,都由学校相关职能部门大包大揽,造成了权力错位,限制了教师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2.进一步解决好放管服的关系。学校治理需要国家和社会赋予其更多的权力,只有放权,治理主体才有最大的主观能动性。同样,学校的治理结构中,要注意根据实际不断给学院放权,这包括在人才引进、人才培养方向、学科评价标准等方面要给予学院更大的话语权、自主权,使得学院治理更有活力、更可持续。提升高校治理水平,必要的放权是解放学术生产力的一个重要层面,但必须注意的是,放管服是紧密相连的,要避免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怪圈。最主要的是要辩证把握这三者关系,特别是对苗头性问题要防患未然,超前谋划。

三、学校治理的外部因素与内部结构

一所大学办得如何,要按照两个逻辑轨迹运行:一是国家发展战略逻辑轨迹;二是高校本身的战略逻辑轨迹。这两个逻辑运行轨迹不是分开平行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交叉的。这给高校领导者出了一道题:如何促进这两种逻辑轨迹的有机衔接,从而促进办学效益最大化。
(一)重视外部因素对学校治理的影响
从全世界的大学特别是一流大学的治理来看,都有一个如何应对和处理学校治理的外部因素与内部结构的关系问题。如第一次蒸汽机革命不仅给人类生产力发展带来颠覆性变革,更给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带来新课题。当时英国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就高度关注新技术变化,由此引领学校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目标。第二次电气化革命发生在德国,这同样也给大学赋予了新课题。柏林洪堡大学正是以强烈的学术敏感性,及时调整并深化研究型大学的定位,既注重数学、物理等基础学科的研究,也注重将理论知识转化为应用型技术,为国家培养了很多具有创新能力的应用型人才。对于第三次信息化革命发起者美国而言,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大学面对新技术走向,在学校的学科布局上做大文章,从而使得学校的影响力大大提升。
目前,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滚滚而来。这个以人工智能、石墨烯、虚拟现实、量子信息技术、清洁能源以及生物技术等为技术突破口的工业革命,给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面对这些前沿领域,中国已经在高铁、核电、装备技术、共享经济、数字经济、新能源等领域有一席之地。对此,大学应何能?大学应何为?这是必须深入思考的重大问题。
1.国家和区域发展的影响。高校的发展不可能完全做到与社会发展同步,但需要同向同行。根据社会需要不断调整人才培养方式和学科布局,这是高校不断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的发展规划、区域发展的重点、中国文化的传承等都会成为学校治理所面对的问题。
2.市场需求对高校治理的影响。市场经济体制作为资源有效配置的制度体系,能够不断优化人、财、物的布局和调整,进而最大限度地提升经济效率。如何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构建一系列适应并引领市场经济需求的学科专业,研究市场经济所面对的问题并提出积极建设性的对策,培养能在市场竞争中大有作为的英才,这都是大学治理所必须考虑和应对的重大问题。
3.社会需求对高校治理的影响。恩格斯说:“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5]教育是最大民生。希望自己的子女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之才,是每个家长最大的期盼。如何维护教育公平,如何构建大中小学一体思政教育体系、培养孩子成长成人,如何促进大学教育与社会和家庭教育同频共振,所有这些都应当成为大学治理的重要课题。
(二)将外部影响和需求转化为内部治理结构的持续优化
大学治理毕竟不同于政府治理、市场治理和社会治理,如何将上述外在环境的影响转化为有效的大学治理结构,通过治理结构的持续优化实现和保证高校治理的效能,这对于提升高校领导力是一个重要考验。
1.在协商共治中处理好外与内的关系。大学是一个特殊的学术共同体,由一批对学术挚爱和敬畏的人所组成。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有思想、有个性的。著名教育管理研究学者罗伯特·波恩鲍姆指出:“大学和学院与工商企业的组织结构是不同的。很遗憾的是,在本世纪绝大多数关于管理和组织结构这一课题的论著中,通常都含蓄地把组织的机械结构当作统一模式——官僚体制、形式化、等级制或与之紧密相关的结构体制。”[6]对于学校治理而言,不能简单将上级指示要求或者市场、社会需求照搬照抄到学校中来并强制推行,而是必须鼓励并组织不同层面、不同背景的学者和管理者对之深入研究,结合学术研究规律,结合本校人才培养模式,深入消化外部需求,最大范围形成共识。这个过程是考验学校和学院领导力的过程,更是在学校形成民主治理、依法治理的过程。
2.在明确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区别和联系中处理好外与内的关系。对于科学高效的高校治理结构而言,必须明确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边界及两者的关系。一方面,要进一步明晰行政权力的功能和发挥边界。对于高校来说,要保证完成正常的教学科研任务,必须进行必要的资源配置和规划设计。这包括办学规模、资金的获得与分配、资产的投入和监管、队伍建设、办学效益等,都是行政权力所要管辖的范围,或者说是校长办公会必须加以研究审核的议题。另一方面,还需要明确学术权力的界定,包括学术评价、学术评奖、学术不端的界定、教师职称等。凡是属于学术评价和界定的,都应当交给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等学术治理组织。在这些问题上,校长和院长等不能通过行政权力影响学术治理程序。当然,界定这两者的区别,绝不意味着这两者在学校治理流程上毫不相干。从学校治理系统意义上来说,必须促进行政权行力与学术权力的联系,形成合力。学术治理要真正取得成效,行政决策之前要多听学术治理层面的意见,还要给予更多的行政权力保障等,才能促进学校治理水平不断提高。

[基金项目] 本文为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重大项目《坚持系统观念研究》阶段性成果。

 

[注 释]

[1]习近平就高校党建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 坚持立德树人思想引领 加强改进高校党建工作[N].人民日报,2014-12-30(01).

[2]牧语译.孟子[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17: 691.

[3]习近平.青年要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05-05(02).

[4]杰克·韦尔奇.赢[M].余江, 玉书 译.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61.

[5]中央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648.

[6]罗伯特·波恩鲍姆.高等教育的管理时尚[M].毛亚庆, 樊平军, 郝保伟 译.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115.

 

责任编辑:郝 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