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德尚德 不断提升中国共产党道德领导力

2021年11月22日 20:45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2021年第6期 字号:

中国共产党诞生于德治传统源远流长的国家,带有鲜明而深厚的道德基因。建党一百年来,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一步步赢得人民衷心拥护并取得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辉煌胜利,靠的是坚信“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发展是硬道理”的真理而不断增强的“硬实力”;靠的是自始至终遵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社会规律而不断提升的“软实力”。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道德建设,以“为人民服务”为理念、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使命,以“我将无我”的牺牲和奉献精神占据道义制高点,铸就了举世无双的“看家本领”。这是中国共产党强大感召力、战斗力和影响力的精神源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力的独特优势。进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要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目标,要求我们弘扬崇尚道德的优良传统,总结提炼加强道德建设的经验,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推动中华优秀传统道德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夯实中国共产党领导力的道德根基。2021年1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亲切会见第八届受表彰的全国道德模范,称赞他们为全社会树立了榜样,号召人们向道德模范学习,争做崇高道德的践行者、文明风尚的维护者、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充分表明我们党始终高度重视思想道德建设,持之以恒地全面提升道德领导力。

一、中国共产党卓越领导力蕴含着强大的道德力量

道德是人们处理与他人、社会、国家关系时应当遵循的规范和品德,是组织和个人判断是非、善恶所依据的标准和行动准则。如果没有共同遵守的道德,人们在判断是非、善恶时难以达成共识,一个组织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有凝聚力的集体,一个国家就不可能形成向上向善的力量。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崇尚道德,注重道德建设,通过党性教育、理想信念宗旨教育和品格修养,把党的初心和使命转化为党员的价值标准、道德规范与修养目标,使道德力量不断增强,始终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力的强大支撑。

(一)党的初心使命、目标宗旨和价值追求具有鲜明的道德特征

中国共产党崇尚道德,首先通过党的初心使命体现道德精神。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在《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中就指出:“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开篇,以“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结语,凸显了中国共产党的道德使命和道义担当。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首次诠释伟大建党精神,深刻指出中国共产党“形成了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的伟大建党精神,这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

其次,通过党的宗旨、理念体现道德使命。区别于世界上其他为赢得选票谋求执政的选举型政党,中国共产党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一切行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最集中最突出的体现就是“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像一根红线贯穿始终,激励一代代共产党人前赴后继、英勇奋斗。“为人民服务”最核心的词是“人民”,它鲜明地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道德立场。在中国共产党人看来,为人民利益工作就是最大的道义,符合人民利益就是最高道德标准。很显然,党的宗旨、理念都带有鲜明的道德特色。

再次,通过党的价值追求集中体现道德理念。1944年9月8日,毛泽东在张思德追悼大会上,第一次以为人民服务为主题,系统阐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道德观。“为人民服务”作为中国共产党人的价值追求,成为道德建设的核心内容。1945年党的七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章》明确规定:“每一个党员都必须理解党的利益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对党负责与对人民负责的一致性。”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说:“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要像爱自己的父母那样爱老百姓,为老百姓谋利益,带老百姓奔好日子。”简单朴实的话语,深刻地阐述了党和人民之间的伦理关系,奠定了中国共产党价值观的道德基础。

(二)在党员素质、用人标准与个人品格要求方面具有鲜明的道德特质

对一个组织来说,成员的道德品质决定组织的纯洁性和先进性,关系组织的整体形象和力量发挥。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有一项资格是管理人员无法从别人那里获得但却必须具备的——那不是天才,而是正直的品格。”近年来,西方领导学理论开始从东方管理文化,特别是中国的德治传统中吸取养分,重视领导道德成为一个趋势。例如领导理论代表人物沃伦·本尼斯等人强调,变革型领导者的行为应该有道德维度。他们认为领导者讲操守非常重要,包含雄心壮志、胜任力和道德方向三个要素。再如服务型领导理论强调领导者应该照顾和培育追随者,关注弱势群体。建党百年尤其新世纪以来,中国共产党无论是践行党的宗旨、为人民谋求利益,还是全面深化改革、应对世界变局,都极为强调党员的道德素质、重视干部的道德标准、加强党员干部的道德修养。

在党员素质方面,历来重视对党员的道德要求。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指出,共产党员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刘少奇同志在1939年发表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指出:“共产党员应该具有人类最伟大、最高尚的一切美德,具有明确坚定的党的、无产阶级的立场(即党性、阶级性)。我们的道德之所以伟大,正因为它是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道德。”改革开放伊始,邓小平同志也曾指出,要对党员进行道德教育,让“全党同志发扬大公无私、服从大局、艰苦奋斗、廉洁奉公的精神”。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深刻阐明领导干部加强政德建设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并明确提出“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的要求。

在干部标准方面,以德为先、德为根本贯穿于干部标准的始终。1938年毛泽东就指出:共产党的干部政策是“任人唯贤”。从毛泽东提出“任人唯贤”的干部路线到邓小平提出干部队伍“四化”方针,再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好干部标准,虽然所处的历史时期不同,党对干部德才方面的具体要求不同,但都始终把“德”摆在首位。

在个人品格方面,要求党员干部加强修养,培养高尚的人格。邓小平同志强调共产党人要有人格。他说共产党人干事业,一靠真理的力量,二靠人格的力量。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党不但要有强大的真理力量,而且要有强大的人格力量。中国共产党人既把辩证唯物主义作为世界观和方法论,强调尊重事物发展规律的作用,又遵从道德规范,强调品德和人格的力量。

(三)在政治文化和纪律要求方面具有鲜明的道德特色

政治文化有着广泛的内涵,包括政治认知、政治情感和政治评价等多个方面,集中体现政党对政治实践的价值导向,是政党及其成员在长期政治活动中形成的理想信念、价值观念、政治情感、道德品质、行为习惯等的总和。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政治文化建设,忠诚老实,团结协作、实事求是,艰苦奋斗、廉洁奉公等作为一贯倡导和坚持的政治文化,表达的正是党员处理政治关系、行政关系以及个人日常生活关系的道德要求。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注重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不断培厚良好政治生态的土壤。”

中国共产党强调党员干部的道德品质,并将道德要求上升为纪律约束,使之带有比普通人道德要求更强的强制性。革命战争时期,党就提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其中“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借东西要还”“不调戏妇女”等具有道德色彩的纪律要求,让人民军队获得了老百姓的普遍支持。历次修订《中国共产党章程》对党员和党的干部都有提倡和模范遵守共产主义道德的要求。1989年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颁布《关于共产党员违反社会主义道德党纪处分的若干规定(试行)》,要求党员模范地“遵守社会主义道德”。2015年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从八个方面对党员干部廉洁自律作出全面而可操作性的规范。2018年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规定:对党员“生活奢靡、贪图享乐、追求低级趣味”“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的”“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在公共场所有不当行为,造成不良影响的”等等,“应当视具体情节给予警告直至开除党籍处分”;还规定“党员领导干部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造成不良影响或者严重后果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所有这些充分体现对党员干部道德要求的强制性。

综上所述,中国共产党的使命、宗旨和价值导向具有鲜明的道德特色,党员素质、用人标准和人格品德有具体的道德要求,纪律要求、作风建设与政治文化培育有明确的道德指向。从使命宗旨与理念价值、党员素质和用人标准、组织制度和政治文化建设的道德性来看,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与其他政党组织有着明显区别的“道德型政党”。

二、卓有成效的道德建设培育中国共产党领导力优势

组织目标的实现,既要靠权力对组织的有效管理,也要靠道德行动的示范引领。道德价值、目标引领起着感染、动员和凝聚组织成员,形成合力推动组织目标实现的关键作用。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实践中,继承中国传统的德治文化,创新道德建设的思想内涵与方式方法,培育优良的道德风尚,为领导力提升奠定了扎实的道德基础。一方面,遵循社会发展的必然性,不断根据发展变化提出政德建设的目标要求,探索政德建设的方法与途径。另一方面,始终如一地在全社会深入进行思想道德建设,提升全民的道德素养。中国共产党从事的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正义事业,同时靠着人格的力量把党和人民紧紧凝聚在一起,形成强大的领导力优势。

(一)加强组织领导,以党的道德风尚引领道德建设

中国共产党创立以来,不断加强对思想道德建设的组织领导。要求党员不仅要遵守各项规章制度,还要带头遵守道德规范,积极发挥党对全社会思想道德的引领作用,保证了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正确方向。

党的作风是党组织和党员个人在工作和生活中表现出来的一贯态度和行为,是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外在表现,是党性在生活和工作中的具体表现。中国共产党特别重视党员干部作风问题。上世纪40年代初党在延安开展整风,号召全党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整顿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毛泽东提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基本方针,倡导“团结——批评——团结”的方式,这对加强党的道德建设、提高党的道德水平起到了重要影响作用。党在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1951年、1954年、1957年开展了一系列的整风运动,对全体党员特别是高级干部进行思想和生活教育,在全党树立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艰苦朴素的思想和作风。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强调加强党的领导、端正党的作风以端正社会风气。1980年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要求全面恢复和进一步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1986年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十年后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又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2001年我国制定实施《公民道德建设纲要》,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实施《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所有这些,都是要为加强公民道德建设、提高全社会道德水平,促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提供道德保障。

(二)推动理论创新,以党的科学理论指导道德建设

道德建设是一个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统一的过程。社会主义道德理论的不断完善来自社会生活实践的不断变革。社会生活实践不断提出道德建设的新课题、新要求,只有根据实践需要形成的道德理论才能引导道德实践,只有根据实践需要形成的道德规范才有可操作性和有效性。中国共产党立足于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把握各个时代道德发展要求,不断丰富并形成具有时代特色的道德理论和道德规范。这些理论包括道德理念、道德原则、道德规范及各个领域具体的道德实践经验。

中国共产党要求一切投身革命者,必须坚持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利益高于一切的道德理念。毛泽东的“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经典文献,堪称中国共产党人的“道德经”。从“老三篇”到《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充分说明中国共产党重视道德立党,具有提升中国共产党道德领导力的精神自觉。毛泽东、刘少奇等领袖们不仅在理论上阐述共产主义道德的特征,对党员提出严格的道德要求,而且在实践中身体力行,践行共产主义道德,体现了崇高的精神追求和道德境界。比如延安时期,他们坚守“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倡导“毫不自己、专门利人”的精神,使延安成为中国革命的精神圣地和道德高地。

中国共产党重视道德理论与实践结合,引申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等一系列思想道德建设的基本原则。如刘少奇同志曾借用“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来阐述集体主义原则精神。他认为,革命者在必要的时候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做出牺牲是一种伟大而崇高的共产主义道德。揭示了集体主义原则的内在灵魂,就在于当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发生矛盾时,应当坚持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眼前利益服从长远利益。对此,陈云同志也说过,个人为集体利益作出牺牲,并不仅限于战场上的流血牺牲,而且还体现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中国共产党正是坚持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按照集体主义原则统筹兼顾调节各种利益关系,激励无数党员勇于牺牲个人利益换取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获得广泛的社会共识与道德支持,产生无比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当然,集体主义道德原则并非只强调个人牺牲,更多的是为了凝聚组织壮大队伍,集中力量办大事办好事,维护和实现大多数人的切身利益,其中包括保障个人正当利益,特别是关心弱势群体的利益。

中国共产党的道德建设注重在日常生活中引导,整体提升道德水平。坚持以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和家庭美德三个领域为重点,持续根据变化的形势加强社会道德建设。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明确提出“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护公共财物”的“五爱”公德。新世纪以来,2001年下发《公民道德建设纲要》,2019年下发《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都大力倡导爱岗敬业、诚实守信、办事公道、服务群众、奉献社会为主要内容的职业道德。与此同时,大力提倡以尊老爱幼、男女平等、夫妻和睦、勤俭持家、邻里团结为主要内容的家庭美德。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针对家庭家教家风问题发表系列重要讲话,着力强调弘扬家庭美德,发挥道德在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方面的作用。

(三)加强正面教育,以道德模范为榜样带动道德建设

传统的道德教化强调行善积德,善和德指的是有利于他人和众人的言行。道德模范代表道德的发展方向,是社会道德实践的榜样。中国共产党历来善于运用先进典型带动和推动工作,这是一种有效的工作方法和领导艺术。在道德建设中,我们党根据不同时期面临的任务和形势,从现实中发掘符合时代要求的道德人物和事件,提炼其事迹中蕴含的道德精神,树立起众多的道德模范,与此同时把道德模范的宣传与思想道德教育有机结合,发挥道德教育的示范效应,体现道德建设先进性与广泛性的统一,极大地增强了道德模范的辐射力、凝聚力和影响力。
延安时期,毛泽东撰写《为人民服务》和《纪念白求恩》树立了张思德、白求恩两位道德典范,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学习的楷模。毛泽东把他们的精神概括为“为人民服务”和“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在对全党共产主义道德教育中发挥了重要的引导和示范作用。整个革命战争时期,一大批共产党人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幸福的革命事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英勇献身,表现了崇高的大无畏的惊天地泣鬼神的道德精神。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树立宣传了一批又一批道德模范人物,如雷锋、王进喜、焦裕禄等。他们作为一个个看得见的道德形象,其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操在社会上发挥着巨大的示范作用,鼓舞着各行各业人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努力工作,在全社会形成蓬勃向上的道德氛围。我们党注重树立宣传群体的道德榜样,如号召全国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用他们那种战天斗地、艰苦奋斗的行动感召社会,诠释着道德的真谛。还有中央各部门和各地表彰的道德模范灿若群星,他们的良好道德风貌在中华大地广为传颂,在人民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广泛开展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公民道德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升。党中央树立孔繁森、杨善洲等先进典型和道德模范,倡导全社会学习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信念和忠于职守、兢兢业业、廉洁自律、艰苦奋斗、甘于奉献的踏实行动,立足本职岗位建功立业。1999年党中央表彰“两弹一星”元勋,充分肯定他们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登攀的伟大精神。各地各部门广泛开展“最美教师”“最美护士”……的表彰活动,用群众身边的道德模范传播爱心和善行。从2007年开始,中央宣传部等部门联合举办八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受表彰的道德模范崇德向善,或助人为乐,或见义勇为,或诚实守信,或敬业奉献,或孝老爱亲……每个模范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其高尚品德温暖人心,感动时代和中国。

进入新时代,党中央极为重视英雄模范的道德表率作用。中宣部集中组织宣传一大批“时代楷模”。这些先进典型道德情操高尚、影响广泛深远,充分体现“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价值准则,体现中华传统美德,体现当代社会的道德高度,是中国社会道德主流的真实写照。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印发《关于建立健全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制度的意见》。2019年授予于敏等8人共和国勋章,授予叶培建等28人国家荣誉称号。2020年授予钟南山“共和国勋章”,授予张伯礼、张定宇、陈薇“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建党100周年前夕,中共中央授予马毛姐等29名同志党内最高荣誉“七一勋章”。这些受到隆重表彰的功勋模范人物,覆盖全党全国各个地区、各行各业、各类人群,从领导干部到普通党员,从科学家、教师到工人、农民,从将军到士兵,其业绩功勋和道德精神无不感天动地。

善行无疆,大爱无声。道德模范把抽象的道德理念、道德原则和道德规范日常化、具体化、形象化、生活化,使每个人都能感知它、领悟它,从而内化为精神追求,外化为实际行动。中国共产党塑造了契合各个历史时代需要的道德模范,在各个历史时期的道德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新时代开展道德教育与榜样塑造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四)与反腐败结合,以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强化道德建设

党的历史上,不同时期都出现过党员干部失德、败德的情况,成为中国共产党道德领导力的负资产。战争年代有的信念不坚定,经不起艰苦斗争的生死考验而叛变革命;和平建设年代有的宗旨意识淡化而脱离群众;改革开放年代有的把公共权力作为发财致富的手段,经不住金钱的诱惑陷入贪污腐化堕落的泥潭……早在1926年8月,中央扩大会议就通过我党《坚决清洗贪污腐化分子》的通告,强调“很坚决的洗清这些不良分子,和这些不良倾向奋斗,才能坚固我们的营垒,才能树立党在群众中的威望”。1932年,苏区中央局所在地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利用职权贪污财物、私自贩运物资牟取私利被执行枪决,成为党反腐败史上第一个被枪毙的贪官。新中国建立后的1952年,原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专员张子善盗用公款、盗窃救济粮、侵吞河工粮款,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被执行死刑,成为“新中国反腐第一案”。这就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历来就有重道德、反腐败的决断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魄力反腐倡廉,出台了一系列制度,采取了一整套措施,坚持反腐执纪无禁区、反腐执纪零容忍、反腐执纪常态化。党纪利剑始终高悬,反腐力度有增不减,对领导干部道德自律、道德监督形成了刚性的硬约束环境。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十九届四中全会就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作出部署,加大腐败行为惩罚力度,完善反腐败制度,尤其重视发挥思想道德建设在反腐败中的作用。不敢腐、不能腐是外在约束,“不想腐”是一种自律,一种定力。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中特别要求领导干部“增强政治定力、纪律定力、道德定力、抵腐定力” 。“四个定力”是一个有机整体,构成了中国共产党人为官做人的基本定力。其中道德定力是关键,是“不想腐”的思想堤坝,丧失这个定力就难免落入腐败的深渊。我们党总结反腐败的成功经验,遵循反腐败斗争基本规律,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高度重视道德反腐,这是强化和提升道德领导力的重要保证。

三、崇尚道德,培育道德,不断增强中国共产党道德领导力

中国共产党百年历程中,通过加强政德建设和社会道德建设,形成了独特而强大的道德领导力。今天我们学习党史,就是要继承和弘扬加强政德建设的优良传统和宝贵经验,一以贯之地崇尚道德;就是要适应新时代发展需要,与时俱进地培育道德,进一步增强中国共产党道德领导力。
首先,坚持全面从严治党,更加注重政德建设,引导约束党员干部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全面从严治党重在加强制度建设,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同时重在道德建设,构筑思想道德防钱。“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为政者,自正方能服众。提升中国共产党的道德领导力,关键在于加强党自身的建设,要求党员领导干部以上率下,带头明大德,坚定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守公德,树牢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严私德,铸就共产党人的干净操守。党的十八大以来,那些被查处的违法违纪违规的领导干部,道德缺失是共同的特征。从习近平总书记在《努力造就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干部队伍》一文中列举的表现来看:这些人大多是政治上的两面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口头一套、行动一套;有些人高调表态,信誓旦旦讲“四个意识”,而私下却妄议中央、不认真贯彻党中央路线方针政策;口口声声坚定“四个自信”,背后却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态度暧昧、立场不稳;高谈阔论国家前途命运,一遇到个人名誉地位就牢骚满腹、怨恨组织;领导面前卑躬屈膝、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而在下属和群众面前却趾高气扬、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就道德品质而言,有些领导干部政治上蜕化变质、经济上贪婪成性、道德上品行堕落、生活上奢靡腐化。有的官德不正,大搞权力寻租,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公权私用,甚至超越职权谋取非法利益;有的私德糜烂,经不起诱惑,追逐私欲、放纵物欲。纵观腐败分子人生轨迹,多由道德败坏逐步滑入生活腐败、经济腐败、司法腐败、政治腐败,最终落得自我毁灭的下场。进入新时代,党的奋斗目标更加宏伟,领导干部使命更加光荣,执政环境更加复杂。在全面从严治党中,必须把道德建设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切实培养领导干部以德为本的意识,通过育德养德,立道德之志、修道德之行,践道德之情,确保以德从政、以德用人、以德养廉、以德治家,坚守道德底线,夯实党的领导力道德根基,使我们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其次,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公德、家庭美德与职业道德建设。核心价值观是道德最深层的内核,决定道德的性质和方向,体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道德理想和精神高度。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集中体现,是凝聚中国力量的思想道德基础。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指出:“核心价值观,其实就是一种德,既是个人的德,也是一种大德,就是国家的德、社会的德。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莫衷一是,行无依归,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就无法前进。”他还说“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表明,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来说,最持久、最深层的力量是全社会共同认可的核心价值观。核心价值观,承载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追求,体现着一个社会评判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 “要持续深化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弘扬时代新风,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魂聚力,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和道德滋养。”为此,我们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融入日常生活,贯穿到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各个方面,使之成为人们自觉遵循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要把社会公德、家庭美德与职业道德建设作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抓手,将个人、家庭、职业、社会有机联系起来,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中国共产党新时代引领社会的价值导向,凝聚社会共识和社会力量的精神支柱。

第三,坚持在继承中创新发展,传承传统美德,弘扬革命道德,增强道德建设的时代性实效性。一要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吸取以民为本、造福于民的德治仁政思想,使之与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和“以人民为中心”的道德理念相结合,以百姓需求为导向,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把是否符合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作为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筑牢中国共产党领导力的道德基础。二要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吸取“德治”的智慧。“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些历朝历代先贤留下的千古名言,突出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优秀道德品格,今天也依然是激励新时代党员干部共同奋进的精神力量。三要深入阐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等思想理念,结合中国共产党在实践中形成的集体主义原则以及“五爱”等道德规范,使之与现代文化、现实生活相融相通,成为全体人民精神生活和道德实践的鲜明标识。

第四,坚持道德建设与制度建设相结合,注重道德要求与法律法规协调,为道德建设提供制度保障。2016年12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七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法律是准绳,任何时候都必须遵循;道德是基石,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加强道德建设,既要注重道德教化,又要注重制度规范和政策引导,努力实现教育引导和制度支撑相互作用、相互促进。领导干部的道德关系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要不断提升党员干部道德表率和示范作用,必须严格制定党内法规,以制度规范领导干部道德行为。《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都对领导干部的道德作出明确的规定,要求领导干部对标对表,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廉洁修身,廉洁齐家。与此同时,还要以制度促进公民道德建设,通过制度、法律、规章和政策并用,法治与德治齐行,引导与约束结合,不断提升中国共产党领导道德建设的能力。一方面要加强制度体系建设,落实《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将道德建设各项要求融入各项制度和政策中;另一方面,各地各相关部门要切实负起加强道德建设的领导责任,完善政策举措,健全工作机制,注重考核评估,加大保障力度,推动道德建设工作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形成道德建设合力,不断提升中国共产党的道德认同力和感召力。

(执笔人:鄯爱红,中共北京市委党校领导科学教研部主任,教授;北京市领导科学学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