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尚武精神  走中国特色武术发展道路

2021年12月22日 8:55 来源:《中国领导科学》2021年第6期 字号:

弘扬尚武精神  走中国特色武术发展道路

 

◎张 征

 

[摘  要]弘扬尚武精神、传承武术文化、发展武术事业是增强民族自信、建设体育强国的必然要求。应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全局认识尚武精神,把握武术工作定位;要检视武术发展历史脉络,以史鉴今,把握发展规律,认清发展趋势;要夯实发展基础,加强武术治理,推动武术社会化、市场化、国际化;要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不断提高领导水平,为武术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政治保障。

[关  键  词]体育强国;武术传统文化;尚武精神;武术治理

[中图分类号] G812.0   [文献类型] A   [文章编号] 2095―7270(2021)06―0078―10

[作者简介] 张 征,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

 

 

武术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瑰宝,发展好、弘扬好武术既是一项体育工作,也是增强文化自信的具体体现,事关守护好民族复兴的根与魂。系统回顾武术发展的历史进程,充分认识做好武术工作的重要意义,深入总结,汲取经验,把握规律,科学领导,实现武术高质量全面发展,对于建设体育强国,加强中华文明与世界其他文明的交流互鉴,增强国家软实力,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一、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全局认识尚武精神和武术工作的战略意义

 

武术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体育项目,包括套路、散打、器械等运动形式。作为防身、修身、健身的一种技能,承载着民族文化与精神的印记,贯穿于我们民族治乱兴衰的历史进程。回顾历史不难发现,凡尚武精神高扬则民族兴国家强,尚武精神丧失则民族衰国家弱。振兴武术,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一)弘扬尚武精神,为国家和民族凝心铸魂的战略举措

强国必须强民,强民贵在尚武。民族复兴离不开民族精神的张扬。近代以来,武术在外强入侵,西方文化强势输入,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大背景下,作为“国技”得到大力提倡,以期弘扬尚武精神,“振兴民族,雪‘东亚病夫’之耻”。在推翻封建统治、追求民族独立与解放的斗争中,武术组织与武术人物及他们所张扬的尚武精神,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正如梁启超在《中国之武士道》一书中所说“今者爱国之士,莫不知奖励尚武精神之为急务”。当前,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广泛普及习武健身,提倡尚武精神,特别是加强青少年武术教育,培育青少年坚韧的性格与勇于担当的精神,克服安逸思想,铸造勇于“执干戈以卫社稷”的坚定意志,对于塑造国民品格,振奋民族精神,弘扬中国人的骨气与志气,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二)弘扬武术文化、增强国人自信的重要途径

武术是体育,也是文化。与西方体育相比,武术无论是从攻防技法,还是从基础理论与技战术特点来看,除了具备现代体育的一切共性因素外,还融入了浓郁的中华文化基因,承载着太极、阴阳、五行、八卦等传统文化因子,蕴涵着兵家、儒家、佛家、道家理论,融汇着中华传统哲学与文化理念以及传统医学、美学的内核,也包含着中国人独特的民族气节、道德规范、价值取向与人生观。深刻认识武术文化的现实价值,深入挖掘其积极成分,汲取优秀思想内容,保持民族性,体现时代性,对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全民习武健身、终身锻炼、增强体质的有效方式

毛泽东曾在《体育之研究》一文中提出“国力苶弱,武风不振,民族之体质,日趋轻细。此甚可忧之现象也”。由此可见,国民体质的提高,关系国家的实力。习武健身适合国人身心特点,是国人终身体育锻炼的首选。故而,孙中山先生把武术作为提高国民身体素质,改造中国社会的一种手段,亲自为上海精武体育会题写“尚武精神”匾额,并担任首任名誉会长。武术项目不受时间、季节限制,器材装备简便,费用不高,容易推广普及。武术锻炼种类丰富,有演练为主的拳种套路,有相互斗智较力的散打搏击,也有功力功法及长短器械练习等,形式多样,强度各异,可选择性强,覆盖人群广。武术项目注重内外兼修,攻防兼备,练养结合,意气相随,长期习武能够增强人体的速度、灵敏、协调、柔韧、耐力、弹跳等机能素质。武术锻炼加强脏腑功能,提高判断力和应变能力,培育意志品质,能够达到明显的增强体质效果。大力倡导习武健身,是广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建设健康中国的有效途径。

(四)中国走向世界拿得出手的一张名片

武术在中华文明与世界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随着武术习练人口不断扩大,武术的多元功能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广泛认同,跨越了不同种族、性别、年龄、收入水平与文化差异的鸿沟。如“拳打卧牛之地”的太极拳已经被联合国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武术作为一种体育项目,已被纳入国际奥林匹克运动,融入国际体育交流,成为是中国文化的象征之一。武术通过以武会友,有利于深化民间往来,增强对外交往的亲和力,让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武术爱好者成为中国的朋友,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营造了良好外部环境。

综上所述,武术具有中国文化符号属性,要求我们深化对武术工作重要性的认识。武术不是一般的体育运动项目,必须尽快上升到国家层面和民族自信的高度来认识和把握,放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层面来考量和部署。

 

二、检视武术发展的历史脉络,认清发展规律和趋势

 

历史是一面镜子。它照亮现实,也照亮未来。要振兴武术首先要科学地看待武术。从武术发展的历史脉络中,寻找发展的轨迹,把握发展的规律,认清发展的趋势。中国武术从其产生与嬗变过程来看,主要呈现三个基本特征。

(一)脱胎于军事格斗的传统技击术

从武术缘起看,源于华夏先民在生存与狩猎中形成的击打、闪躲等格斗技能,伴随着氏族、部落之间的战争,逐渐成为以徒手或兵器进行搏杀的专门技艺与方法。围绕各种形式的武术,概念用词名目繁多。从西周到春秋战国,先后有拳勇、手搏、角力、技击、相搏、手战、武艺、角抵等名称。汉代以后,武艺、技击被广泛采用,其中包含骑射、击刺与徒手格斗在内的军事技术。武术一词最早见于南北朝时期萧统所编的《文选》诗句“偃闭武术,阐扬文令”,意即停止武战,发扬文治。清末民初“武术”一词被广泛采用,1926年被定名为“中国武术”,也有人称为“国术”。新中国成立后作为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明确称之为“武术”。

由于武术的军事功能,在漫长的冷兵器时代,始终与军事交织在一起,相互融会贯通,也使得“技击”属性成为武术的根本特征。就技击方法而言,形成了踢、打、摔、拿、击、刺等技法手段,不同技法流派又形成了不同的劲力技巧与独到方法。在武术技击理论上,形成了“阴阳变化”“奇正相生”“得机得时”“胆气为先”“守柔处雌”等战略战术思想。

从传承发展与社会治理来看,武术与军事密不可分。在部落氏族原始武术时期,格斗技能主要在成员以及子弟之间传承。《世本》记载,“蚩尤作五兵:戈、矛、戟、酋矛、夷矛”,成为古代战神。先秦时期,各诸侯国图谋霸业,豢养门客,招揽武士剑客。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广收“天下兵”,这些武林人士散入民间成为游侠义士,武术开始在民间广泛流传。隋唐实行“兵农合一”的府兵政策,开创武举制。《通典·选举三·历代制下》记载,武则天长安二年(公元702年),按照明经科考试方法,选拔武艺人才送于兵部,考试内容主要有长垛、马射、马枪、筒射、步射、穿劄、翘关、负重、才貌、言语等十项。武举制度的建立是中国武术史上的大事,推动了武术的推广与普及,对武术起到了精炼与规范化作用。盛唐气魄恢宏强大,尚武精神高扬,任侠之风盛行。李白《侠客行》有诗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纵死侠骨香”“事了拂衣去”,充分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场景。两宋时期武举制度进一步完善,由于抵抗外侮的需要,民间出现大量武艺结社组织。《宋史·兵志》卷四记载“自澶渊讲和以来,百姓自相团结为弓箭社。不论家业高下,户出一人。又自相推择家资、武艺众所服者为社头、社副、录事,谓之头目。”除此以外,各地民众还自发组织寓农于兵的抗金武艺组织“忠义巡社”“棍子社”“亡命社”等。他们“聚众阅习武艺”,以习练弓、弩、刀、枪为主,突出武术的实战性。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武术源于生存与征战,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军事格斗术仍然在一定范围内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使得武术在运动形式与内容,乃至传播与传承方式,都始终围绕军事格斗属性不断演变。当前我们传承与发展武术,也不可能脱离武术技击的本质属性。

(二)逐步转变为特色鲜明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

武术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人们精神文化需求的增长,逐渐变成一种表演的技艺,成为强身健体的方法。尤其是武术套路的出现,使武术逐步转变为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具有健身、修身、娱悦和竞技功能,走出了包含军事武艺的多元化发展道路。这种转变在民国时期基本完成,在转变过程中有三个标志。

1.武术的表演功能应运而生

早期的武术表演功能主要体现在武舞上,既是战斗的演习,也是武艺的操练,同时还有通过表演宣扬武威的作用。夏商周三代,巫、舞、武合一,著名的有“干戚舞”“大濩”“象舞”和“大武舞”。《诗经·维清》郑注云:“象舞,象用兵时刺伐之舞,武王制焉。”汉唐时期史料对武舞多有记载,比较有名的是项庄舞剑,南阳汉画像石有《鸿门宴》舞剑图。唐代舞蹈中的健舞大部分是武舞,比较有名的是剑器舞,杜甫有《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宋代随着商品经济的繁荣,市民阶层壮大,武术表演娱乐进入瓦舍勾栏,既有男女角抵相扑、“打擂台”,也有使拳棒、舞剑、舞枪、舞刀、蛮牌、舞斫刀等表演。《宋史·兵志》记载:“手搏虽不切于用,而亦习其身臂”,既肯定了手搏的健身强体功能,也表明当时手搏技术是肘、拳、脚并用。这类格斗表演与军事格斗最大区别在于,不以致死对手为目的,对技击方法加以限制,供人观其技巧,娱乐身心,成为特色鲜明的游戏式体育活动。汉唐以降直至明朝,中国这些传统武术对东亚地区产生广泛影响,传到日本后逐渐演变为现代柔道、空手道、相扑、剑道等竞技体育形式,在当代竞技武术中则体现为散打、推手、长短兵对抗等。

2.套路的出现成为转型标志

由于中国特有的伦理政治型文化的作用,尤其是热兵器时代的到来,武术套路逐步成为武术传承与技艺展示的主要方式,攻防格斗技能被寓于套路之中,使得武术开始脱离对抗环境而只保留攻防含义。即使是相互切磋技艺,也提倡点到为止,非体技能的综合较量至明清两代开始成型,武术作为体育的属性日益凸显。

其主要表现是武术在刀枪剑棍拳分类基础上形成流派或门派,产生不同的风格、特征。明朝典籍中,对十八般武艺就有具体记载;郑若曾所著《江南经略》列有拳法十一家、棍法三十一家、枪法十六家、刀法十五家、剑法六家、杂器械十家、钯法五家、马上器械十六家。明代程冲斗编创的刀术套路,戚继光编创的拳术套路是迄今可见有明确记载、有图谱说明的最早武术套路。

从表现形式与传承方式来看,明代已经有武术套路对练与徒手对抗等竞赛形式,并形成武术对练比赛的早期规则。清代由于民族矛盾尖锐,武术与秘密结社结合、结社与练拳习武共生成为一大特点。这种结社组织对武术的推广普及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然而负面影响也不可低估。

3.武术与内功养生交织融合

养生健身功能是武术体育属性的重要表现。中国武术继承“形神共养”与“性命双修”思想,以内家拳和易筋经为标志,形成了“内练精气神,外练筋骨皮”内外兼修练养理论与方法,为武术内功体系奠定基础。少林寺《内功图》所载易筋经十二式,强调“内壮外强”“易筋”“易髓”,把“静功吐纳养气法”“动功导引气法”融摄于武术锻炼之中,发展改造为武术内功体系。一些武术拳种吸收导引理论与动作,根据武术攻防特点,改造成仿生性或象形拳法套路与动作,如形意拳十二形、少林五拳(龙、虎、蛇、豹、鹤拳)等象形拳,讲究“以意领气”“以气运身”“内气外力”“内神外形”等,使武术由单纯的搏击术演变为融技击、养生、健身为一体的武术文化。特别是太极拳的编创除保留武术技击属性外,以疏通经络、调理脏腑、养生健身为目的,融合导引吐纳方法,体现“导气令和,引体令柔”特色,在祛病健身、延年益寿、推动健康关口前移以“治未病”方面具有独特的效用,因此流传久远,深受国内外喜爱。

(三)渗透着浓重的中华传统文化

武术虽是体育,但始终在传统文化的氛围中生存发展,拥有巨大的文化包容量与负载力。传统文化对武术的浸润产生深远影响,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对习武者人格修养产生影响

传统哲学思想的渗透,赋予习武“求道”“重德”的特色。传统文化强调“天人合一”,习武者要与客观外界保持一致,不以逞强斗狠、征服他人为目的。习武者不仅要注重自身道德修养,而且要树立维护正义、诚以为道、重义轻利、精忠报国思想。

2.对武术的理论技法产生影响

武术把阴阳理论作为拳理规律。《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载:“手战之道,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明代程宗猷《耕余剩技》载:“枪法亦不过二手持以阴阳,一仰一覆运用而已。”这种将阴阳理论运用于武术理论的记载,在古籍中还有很多。再如“天人合一”思想在武术理论中体现为“内外三合”,即“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要求习武者由内在的心、意、气到外在的四肢身体各部位,都能达到相互协调。又如太极拳深受太极思想的影响。清代王宗岳《太极拳论》写道:“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其思想直接来自于周敦颐的《太极图说》。

3.对武术的拳种流派产生影响

如形意拳依“五行”之说立论,以“五行”与“五拳”相配。金、木、水、火、土分别对应劈、崩、钻、炮、横。五拳与五脏相配,五行相生相克,五拳亦相生相克。再如八卦掌以八卦学说加以整理补充,行拳时要求运动方位均与八卦相合。当然这种融合有时也不乏附会之嫌。

4.对武术的地域流传产生影响

由于中华文化属于农耕文化,自成方圆,相对封闭,各地区域内的武术往往形成风格迥异的特点,也就有了南拳北腿、东枪西棍之说。此外,武术与宗教共同汲取传统文化以充实理论,二者相互借鉴交融,使得寺庙如少林、武当、峨眉等成为重要武术流派的发源地。

综上所述,我国的武术是体育,但不能与西方体育作简单的类比。要领导好武术高质量发展,必须传承好历史,以史为鉴,分类指导,精准施策,科学地处理武术的技击属性、体育属性与文化属性的关系,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弘扬好这项优秀传统体育项目。

 

三、适应新时代需要,走中国特色武术发展道路

 

新中国的武术事业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70多年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武术工作,把武术作为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来继承发展,走过了一个从逐步繁荣到走向世界的历程,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成就。但从民族伟大复兴的视野来看,武术工作无论是国内外普及还是竞技提高,在发展水平和工作质量上都存在不足。目前可统计的习武人数有2000多万人,主要集中在四川、河南、河北,不少省市无法提供习武人数;国家认可的推广拳种有129个,其中太极拳习练人数占到49.9%,其他拳种习练人数平均10万人左右,基本处于小众状态;1961年武术就被列入全国大中小学体育教学大纲,但当前武术进校园的数量在全国各级各类学校占比不到1%,建立武术传统项目的学校占比仅1‰;迄今为止全国“武术之乡”仅有100来个,各地已建立实际运行的武术段位考试点只有520个;一些武术项目固守旧有的传播模式,习练人数减少,乃至逐步消亡;武术治理体系不健全、治理能力缺失,导致一些武术项目管理出现乱象。由此,我们必须树立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从中国国情出发谋划新的方略,把握基本规律,加强武术推广,同时要坚持问题导向,完善治理体系,健全管理方式,提升治理水平。

(一)把武术纳入全民健身的体育范畴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把武术纳入体育范畴,作为运动项目来管理,同时实行以体育行政部门管理武术的体制机制,把竞技武术和群众武术纳入体育总体工作部署和发展规划,取代了过去纯粹以拳种流派组织为主的发展模式。进入新时代,为了推动武术事业全面发展,必须进一步坚持体育工作基本方针,切实把增强人民体质、提高全民族健康素质作为体育工作的根本宗旨,将武术尤其是传统武术纳入全民健身的范畴来推动。为此,要注重统筹兼顾,分类指导,突出重点,抓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以社区为中心推进武术健身工作。武术健身的服务对象和主体在社区乡镇,武术工作的基础在基层。必须建立健全武术全民健身项目库,建强建实基层武术组织、站点、乡镇武术院子和馆校俱乐部,解决好习武健身练什么、上哪去的问题,切实扩大习武人数,夯实武术阵地,打造社区乡镇武术赛事品牌。要推动武医融合发展,研发运动处方,充分发挥武术锻炼在慢性疾病预防与康复中的积极作用,助力健康中国建设。比如北京市海淀区太极拳协会与北京体育大学体教结合,依托海淀医院开展太极拳运动处方研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其次,以青少年为重点推进武术健身工作。青少年是武术的未来。加强青少年武术工作关键是要把体教结合的方针政策落到实处。要加强顶层设计,切实建立健全大中小学三级推广网络,打通校内校外推广机制,解决好青少年练什么、谁来教的问题。切实加强青少年武术俱乐部建设,构建多层次竞赛体系,使青少年都能掌握一项武术技能,成为中国武术名片的践行者。

再次,以传统武术为抓手推进武术健身工作。对待传统武术要破与立相结合。凡属于愚昧迷信的成分要大胆破除,属于文化范畴的予以承认,对传统武术特有的技法劲力、风格特色、训练方法要加强挖掘,赋予其时代的内涵,推动其创造性发展、创新性转化。技击是武术的本质属性,要进一步发挥传统武术实战功能,实现技击属性与健身属性相统一。对于国家体育总局认定的129个拳种,尤其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太极拳非物质文化遗产,都要纳入全民健身范畴推广普及。要通过政策扶植,切实抓好武术之乡建设,实施传统武术数字化工程,加强传承人培训,举办单项拳种全国比赛,完善传统武术赛制,为传统武术搭建全民健身平台。

(二)着力解决好武术普及问题

没有普及就没有提高,群众普及是武术工作的根本,关乎武术发展的根基。抓好武术普及既要思想上重视,政策上支持,也要对症下药,方法得当。要精准施策,以求实效,处理好“三种关系”,运用好“三种方法”。

抓好武术普及工作要处理好三种关系:一是处理好数量与质量的关系。数量是质量发展的前提,没有数量谈不上发展质量。当前我国武术推广普及主要问题是发展数量不足。针对一些地方出现的武术萎缩状况,要大力推进武术进学校、进企业、进机关、进军(警)营。为弘扬太极拳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制定《太极拳普及推广工作方案》,实施太极拳健身“六个一”工程,拍摄制作9种太极拳慕课99节,在学习强国平台、新华云端、人民网播出,申报5种太极拳国际标准,向国内外讲好武术故事。这些举措不仅扩大了太极拳覆盖面,而且提高了太极拳运动水平。二是处理好活动与建设的关系。建设是活动的基础,活动反映建设的成果,并促进建设的深化。活动与建设并举、重在建设是体育工作的重要经验。近几年为加强对社会武术赛事活动的引导,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制定各类赛事指引,修改完善传统武术竞赛规则,明确安全监管事项,努力补齐制度建设方面的短板。为促进武术活动广泛开展,还应进一步加强基础建设,夯基垒台,加强群众武术培训工作,健全群众武术比赛体系,推动武术行稳致远。三是处理好整体与局部的关系。具体来说就是要解决好武术发展不平衡的矛盾,既体现在武术工作的地域、城乡分布上,也体现在不同拳种的普及程度上。

抓好武术普及工作要运用好三种方法:一是运用好公益的方法。树立武术工作是公益事业的观念,切实加大投入。把武术工作纳入各级体育部门财政预算和彩票公益金资助范围,加强对武术健身活动和基层武术组织、单项拳种组织和晨晚练站点的资助,确保基本工作经费。二是运用好市场的方法。武术有很深的群众基础,关心支持的人很多。要充分发挥市场力量,调动各类社会主体投入武术,打造职业联赛和武术培训品牌;加强装备制造,开发武术健身装备,做强武术表演业态,培育武术产业,做大做强武术事业。三是运用好科技的方法。大力发展数字武术,充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科技手段,建立管理数据库,通过技术创新,线上线下相结合推广武术。疫情以来,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依托互联网开展国内外推广普及工作,举办赛事和培训,先后开发了中华武术网络大讲堂、全运会群众比赛太极拳网络展演、全球太极拳网络大赛、中—拉太极拳网络大赛等网络赛事培训品牌。有的网络赛事点击量达到上亿人次,取得了很好的宣传推广效果。

(三)切实提高武术行业治理水平

武术工作群众面广,门派众多,市场化程度高,又涉及传统文化的赓续,广泛性、多样性与社会性特征鲜明,单靠竞技为主导的方式,很难适应工作的需要。近年来武术项目出现一些乱象,归根结底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上出现缺失与错位。要实现武术工作高质量发展,必须切实加强武术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建设,补短板,强弱项,提高驾驭全局的能力。

第一,树立行业管理的理念。建立健全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社会参与的体制机制,建立健全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行业管理网络。从统计情况看,省地级普遍建立了武术协会组织,但县级协会组织覆盖率只有31.2%,基层组织薄弱,行业管理很难落到实处。各级政府要担起管理责任,既要办赛事,也要抓推广,还要做好组织建设、队伍建设和安全工作。

第二,破除行业管理的壁垒。进一步协调好竞技提高、群众普及与市场化的关系,打破专业与业余界限,把普及与提高结合起来,跳出自我循环、封闭运行的窠臼。以散打项目为例,全国现有注册散打运动员1万多名,立足本省建立专业队的不到1/3,多数依靠交流运动员参加全国比赛。为扶持武术项目制定的全运会项目设置政策以金牌为中心,武术的普及与竞技相互割裂,必须从体制机制上予以破除。

第三,创新行业管理机制。武术行业管理具有社会属性,要坚持发展为主,坚持开门办武术,坚持体育社会化的发展方向。要依法监管,按照“放、管、服”要求,形成标本兼治的管理机制。充分调动地方政府积极性,发挥地域武术的比较优势,打造地方武术特色品牌,助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充分调动社会主体积极性,给不同类型的社会主体提供有序参与的渠道,做大做强赛事体系。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与中体产业集团、江苏海澜集团合作,打造赛事品牌、筹建太极拳研究院,就是在积极探索武术社会化发展的新路径。

第四,完善行业管理的标准。近两年国家体育总局坚持依法行政原则,联合公安部、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台了《关于加强搏击类项目赛事活动安全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向社会公布了武术搏击类赛事活动办赛指南和参赛指引,同时制定实施了《清理整治武术乱象规范赛事活动管理办法》,力图把武术乱象治理纳入法治轨道。下一步还要通过完善标准等级来管理项目,结合武术站点、俱乐部建设,制定武术馆校和习武场所安全标准,积极探索依法治理的管理模式。

第五,防范行业管理的风险。要牢固树立风险意识,始终把维护社会稳定、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要位置。要加强行业自律,压实责任,健全机制,织牢网络,加强教育,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对打着传统武术旗号,聚敛钱财,危害社会稳定,败坏传统武术形象的,对以营利为目的,无视赛事举办标准,忽视参赛选手生命安全,造成安全事故的,坚决依法打击处理。

(四)大力推动中华武术“走出去”

推动中华武术走出去,是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体育强国建设纲要》明确提出的工作任务。总结我国3次推动武术入奥的成功经验,申奥是引领,推广是基础,两者互相促进,互为前提。把申奥与推动中华武术走出去结合起来已经形成共识,为武术的国际推广打下良好的基础。目前国际武术联合会会员组织发展到153个,建立了武术套路、散打、太极拳和传统武术国际武术赛制,一批退役的优秀武术运动员和国内拳种组织也走向国际。郑州、焦作等地方武术国际传播工作广泛开展,成为发展地方经济的杠杆。在新的形势下,要进一步提高武术国际推广的实效性,把我们的组织优势、项目优势、人力优势转化为传播优势,形成国际推广的合力。

首先,完善推广体系,健全机制,拓展武术国际推广的深度广度。一是健全组织网络体系,统筹国内国际,把国际武术联合会的组织功能与中国武术发源国的优势结合起来,通过互补协作,建立内外衔接、多元参与、广泛覆盖、分类清晰的组织网络构架,把总体布局与区域化、分众化结合起来,提高武术国际传播的实效性。近两年,国家围绕体育外交主要方向,积极构建中国—东盟、拉美等海外推广协作机制,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二是健全技术标准体系,构建与竞技项目相衔接的推广标准体系,理顺标准化与多样性的关系,推动武术段位制稳步走向国际,以太极拳申遗成功为契机,推动传统武术拳种、太极拳、散打、器械等项目竞争性发展,通过主流引领,提高与普及相结合,解决好国际推广推什么的问题。三是健全推广人才体系。实施武术国际推广专业人才培养行动,建立海外推广人才库,组建志愿者服务团队,培养各类复合型人才,多措并举,提高国际武术推广本土化程度,形成适应国际推广不同需求的多层级人才梯队。

其次,打造赛事品牌,通过竞技提高扩大武术国际推广的影响层级。竞赛是推动项目普及的杠杆,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竞赛品牌对于吸引观众,集聚产业,扩大影响具有重要推动作用。要对标国际奥委会入奥标准,进一步完善国际武术联合会竞赛体系,推动全球性与区域性相结合,综合性与单项相结合。武术是对抗性项目,无论是徒手格斗,还是器械对抗,都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在通过竞技提高推广武术的同时,努力打造世界级武术职业赛事品牌,通过资本和资源的有效集聚,加强赛事包装,实行职业运动员和经纪人制度,开发电视转播权,打造由中国资本主导的世界级武术职业赛事品牌,助力经济转型升级。

再次,倡导以文化人,通过文化传播宣传武术国际推广的人文属性。习武既是习练武术技艺,也是践行以武德为核心的生活方式。武术国际传播有利于突破和超越当前国际上的意识形态藩篱。应更多地通过举办武术赛事,开展武术培训,举办不同类型的武术国际论坛,组织武术出国表演团队,开发武术文化创意表演产业,加强太极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宣传,促进民心相通,以文化人,以武会友,把武术文化所蕴含的“天人合一”“和谐包容”等哲学思想、行为理念、武德内涵、人文精神传播出去,塑造中国形象。

 

四、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武术事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保障

 

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是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做好武术工作的一条基本经验。面对体育的社会化与市场化,要发展武术事业、繁荣武术市场,必须进一步加强党对武术工作的全面领导,坚持以政治建设为统领,提高武术领导力,走出一条高质量的武术发展之路。

(一)加强政治引领,确保武术工作正确方向

方向正确,不怕路途遥远。武术作为民族传统体育的瑰宝有其特殊属性,正确处理武术文化属性与体育属性的关系,使之始终沿着科学化与法治化的道路前行,是武术工作不同于一般体育工作的根本所在。加强党对武术工作的领导,重点是要强化政治建设和政治领导,深入学习贯彻党的科学理论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体育工作的重要论述,坚持武术工作为人民服务,为民族伟大复兴服务。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科学地看待和推动武术的发展。始终坚持普及与提高相结合,推动竞技武术与群众武术协调发展,充分发挥武术在全民健身运动中的独特作为,凸显武术在服务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中的积极作用。始终坚持继承与创新相结合,从武术项目的特殊规律出发,推动武术事业、武术产业、武术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近年来,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认真践行党的体育路线方针政策,努力把党的领导落实到武术治理各领域、各环节,确保武术工作置于党的全面领导之下,在加强政治建设,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为树立正确的社会导向,坚持大武术观念,坚持疏导结合的方针,在治理武术乱象中反对宗派主义和门户之见,面向传统武术各门派,筹备举办中华传统武术擂台赛,为广大传统武术爱好者提供展示实战技艺的平台。为更好地服务群众,疫情期间发布倡议书,开展网络居家健身活动。在6个省市推动武术段位制改革试点,推出考点下沉、竞赛成绩挂钩、实现跨区域考段等13项便民利民惠民措施,夯实了武术发展的群众基础。

(二)加强对武术群团的领导,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

随着行业协会脱钩改革的深化,体育群团组织成为开展体育工作的主要依托。社会现有流传的武术拳种大多设有单项拳种社团组织,不少组织延伸到县乡,有的还设有境外分支机构,联系着几千万武术爱好者。群团组织建设的好坏直接关乎武术发展质量,影响国家治理效能,必须确保党的领导。一是健全管理体制,党组织要把武术群团组织主动管理起来,理顺体育总会、各级武术协会以及单项拳种组织的关系。二是加强党建工作,武术群团组织要普遍建立党的组织,把党建内容写入协会章程,明确党组织在协会重大事项决策中应发挥的作用机制。大力推进武术群团组织党支部标准化建设,将组织生活与群团组织发展紧密结合,充分发挥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三是把好选人用人关,坚持各级各类协会主要负责人由体育业务主管部门提名,选拔任用德才兼备、政治上可靠、热心服务群众的人选担任武术组织负责人。四是发挥好武术群团组织的作用,把群团组织纳入各级体彩公益金资助范围,支持它们做强做实,在武术推广普及中发挥积极作用。

(三)加强骨干队伍建设,为武术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抓好武术的国内外推广,必须建设一支政治过硬的高素质专业化骨干队伍。一是建立健全武术骨干技术等级体系。完善竞技系列的教练员、裁判员等级制度,积极开发岗位培训专项教材,建立健全考核评价机制,提高等级评定的规范化、科学化水平。着手研制大众教练员等级制度,把武术馆校、俱乐部以及各拳种组织中从事武术教学的人员纳入考评体系。传统武术拳种教学人员多年没有纳入体育管理范畴,主要依靠师徒关系认定、自封大师和传承人比较普遍,必须制定相应标准加以规范。要研究简化段位考评标准,扩大拳种考评范围,增设青少年级位考评,使段位制成为考量技术水平、增加荣誉感、促进普及的有力手段。二是建立健全骨干培训常态化机制。按照分类指导、精准施训的原则,针对管理干部、专业教练员和裁判员、大众教练员、专家学者、市场从业人员这5支队伍的岗位特点和工作需要,建立分级培训机制,着力加强思想淬炼、专业训练和实践锻炼,强化专业能力和专业精神。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近几年坚持举办全国武术专业博士培训班,从坚定理想信念、提倡奉献精神、提升能力水平着手,努力为实现武术高质量发展锻造铁军。三是建立健全党员骨干发挥模范作用的有效渠道。创新基层武术群团组织党建活动方式,通过设立“党员先锋岗”等形式,引导党员骨干讲政治,在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服务全民健身、大力发展武术产业、遵纪守法、服从大局等方面起到模范带头作用。通过建立临时党支部等形式,在各类大赛、出访团组等大型赛事活动中,充分发挥党员骨干的先锋模范作用。四是充分发挥高校专家学者的智库作用。依托高校建立武术项目发展的专家智库,建设好已有的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和青年学者工作委员会,为推动武术学科建设、项目基础建设和重大决策建言献策,贡献智慧。

(四)加强行业纪律建设,营造风清气正发展环境

振兴武术要从“武纪”开始。南宋诗人陆游在《岁暮感怀诗》中写道“倘筑太平基,请自厚俗始”,强调风尚风气建设对社会治乱的影响。近年来,武术行业大多数从业人员热爱武术事业,以弘扬中华武术为己任,责任感使命感较强,但仍有少数人价值取向存在偏差,拜金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突出:有的为了自身流量,打着传统武术旗号,约架、搞“饭圈”,夸大宣传,败坏传统武术文化声誉;有的在技术等级晋升方面,受利益驱动,虚假注册,造假制假贩假,扰乱武术市场;有的存在唯金牌论的观念,抓竞技提高有动力,抓行业管理有畏难情绪,由此导致行业基础建设薄弱,服务群众能力薄弱。这些问题不同程度地制约了武术发展,必须充分认识加强行风建设的重要性,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勇气,抓好行业风纪建设,树立正确的政绩导向、价值导向、舆论导向。切实加强赛风赛纪和反兴奋剂工作,对于败坏行风赛风的行为要坚决打击,敢于斗争,营造公平公正的竞赛环境和风清气正的行业氛围,形成良好的行业导向。

(五)加强正面宣传引导,大力弘扬中华武德精神

武德文化由来已久。注重武德教育是中华武术的一个鲜明特点。《史记·太史公自序》记载“非信廉仁勇,不能传兵论剑,与道同符”,习武练剑“内可以治身,外可以应变,君子比德焉”。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拳种门派以不同的形式对武德做出了不同的规定。《少林戒约》提出“习此术者,以强健体魄为要旨”,“只可备以自卫,切戒逞血气之私,有好勇斗狠之举,犯者与违反清规同罪”[1]。《精武会训》规定“凡我会员必须以仁爱为怀,服务为旨,以我所有,助人所无,牺牲个人之力量,以求造福于人群”[2]。武德规范虽然有些属于封建礼法的内容,但主体上融汇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合理成分,对于民族精神的塑造起到了积极作用。因此,加强对武德教育的正面引导,有利于促进武术的健康发展,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新时期要加强对武德内涵的提炼,摈弃不合时宜的陈规陋习,把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与时代要求相衔接,大力弘扬中华体育精神。尤其要注重青少年习武人群的武德教育,倡导正确的习武观,创新方式方法,使之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养成科学文明的生活方式,为国家精神文明建设做贡献。

 

[注 释]

[1]李振亮, 焦红波.少林武术发展史[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49.

[2]陈公哲.武术发展史——精武50年[M].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2001:27.

 

责任编辑:樊克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