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祥民:牢牢抓住跨周期调节历史机遇推动我国有色金属行业高质量发展

2021-11-30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有色金属行业伴随着现代科技进步而发展,是先进装备、尖端科技必不可少的关键材料,是提升国家综合实力、建设现代化强国的重要组成部分。立足新发展阶段,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有色金属行业高质量发展,不仅需要果断运用逆周期调节工具确保行业发展始终运行在合理区间,更要主动实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转变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形成系统集成效应。

有色金属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挑战和机遇

元素周期表108种元素中,64种为有色金属。我国是最早全部掌握提炼方法的国家之一,具有成功攻克64个堡垒的科技攻关记录。航空航天飞行器、武器、高铁等,都离不开有色金属材料;集成电路、半导体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手机等,都以有色金属为基材或传导材料。有色金属不仅是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重要基础,也是人民满足美好生活需求的必需品。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有色金属工业发展迅猛,许多大宗有色金属的产量和消费已占据全球的半壁江山,发展成就巨大,但也存在明显短板。一是资源对外依存度高,而且国内企业海外投资未形成高效协作。二是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在国家重大项目牵引下,我国有色金属工业制造技术已基本实现与国外先进并跑,但是关键基础材料、核心零部件等仍依赖进口,存在被“卡脖子”的风险。三是市场竞争力不强,目前我国有色金属行业5万多亿元资产规模,上市部分的市值不足3万亿元,市场竞争力和国际话语权不强。

图之于未萌,虑之于未有。面对我国有色金属产业大而不强的现状,必须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认真面对和审视周期性因素和风险,牢牢抓住跨周期调节机遇,占得先机、赢得主动。

当前,逆全球化潮流助推各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叠加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乏力,极大地冲击了全球化大分工背景下的产业链供应链,对我国有色金属行业发展带来巨大挑战。一是产业面临大起大落风险。二是全球技术交流合作受限。三是我国有色金属企业境外获取资源的机会减少、成本提高。

同时,全球正处于新一轮产业变革和技术革命的机遇期,我国政府基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长远目标,作出了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庄重承诺,将倒逼我国有色金属行业强力提升降碳减污能力,推进废弃物资源化产业发展提速。加速研发和应用低碳无废工业技术,在实现有色金属全行业绿色低碳发展的同时,催生一波持续性强的经济增长动能。新业态新产业层出不穷,有助于我国有色金属打造新型产业集群,开发优势产品,做深做强产业链,着力培育“有中做优、无中生有”产业,持续提升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实施跨周期调节推进有色金属行业高质量发展

“十四五”规划对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作出战略部署,为推进有色金属行业高质量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国家实施跨周期调节的政策,对于提高我国有色金属产业链供应链安全自主可控能力,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应对重大风险挑战,实现伟大斗争胜利具有重要意义。

服务国家战略增强国际影响力。有色金属大宗资源类商品是产业经济安全的基石。长期以来,我国对大宗商品有着全球最大的需求,但国际资源巨头“囤货居奇”,贸易强权国家“趁火打劫”,导致我国在全球贸易链处于相对被动的地位。随着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决定产品价格的权重逐渐向东方倾斜。近年新探明的铝、铜资源大多处于“一带一路”区域,我国企业在增量开发上具有优势,将有利于构建更为安全的战略资源保障体系。因此,必须着眼国家战略资源保障安全,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加强资源战略研究,制定我国战略资源海外合作中长期战略规划。持续加强海外有色金属矿产资源全球控制能力体系建设,谋划铜、铝等有色金属战略资源的全球布局,参与国际市场重大战略资源整合重组,冲破现有全球矿业垄断格局,更专业化地维护国家经济安全。充分发挥我国国内市场的韧性,开放共建国外市场,重构全球贸易机制,加强商业模式创新,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而战胜西方规制,进一步提升我国有色金属行业在全球治理中的话语权。

坚持科技创新激活发展新动力。构建有色金属行业新发展格局,关键是实现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强,才能够促进行业长期稳健发展,最大程度地规避每次周期性风险。我们要着眼建设有色金属行业创新高地,构建协同创新产业体系,协同推进“点状突破”“链式创新”,加快从产业关联向创新关联升级,推动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促进人才流动与科研资源共享,破解创新体系“孤岛现象”,解决创新要素“碎片化”问题,培育大中小企业共存的创新生态。必须抢抓全球、全国产业链重构机遇,坚持“前端聚焦、中间协同、终端升级”,瞄准有色金属材料的未来技术,运用“材料基因组”等现代创新方法,为有色金属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激活新变量、增殖新内涵,跨越产业周期的影响。坚持聚焦我国推进碳达峰、碳中和战略部署,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持续推进新技术、新装备、新工艺的技术攻关和成果应用;加强清洁能源消纳能力建设,建立能源企业与有色金属企业协同机制,推动铝企业成为电网稳定的虚拟电厂。充分发挥铝轻量化、可回收、无污染的绿色优势,加快铝的推广应用,积极发展有色金属循环产业,实现再生资源综合利用和规模化发展,努力“让有色更绿色,让世界更有色”。

调整产业结构优化发展新布局。当前,我国有色金属行业5万多亿元资产分布在8000多家企业,处于极度分散的状况,行业利润率低于工业平均水平2个百分点。“内卷化”的同质竞争,导致行业整体的资产质量、效益效率不高,与国外企业的竞争存在诸多劣势。我们要深刻认识到构建新发展格局是一次重塑性变革,加快推进有色金属企业专业化整合,改变当前企业分散现状,打破条块分割的“内卷”,提升我国有色金属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更好地应对周期性挑战,有效防范全球产业链交叉影响所带来的风险。要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国有经济布局结构、提升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利用资本市场,培育骨干企业成为具有生态主导力的产业链“链长”,全面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将产业规模优势转化为竞争力优势。要聚焦产业优势领域深耕细作,支持中小企业提升专业化能力,形成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促进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形成梯度优质企业体系。

全面深化改革提升市场竞争力。广大国有企业管理者要清醒地认识到“两个一百年”交汇点的历史方位,围绕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等战略性目标任务,不遗余力地推进创造性、引领性改革。要坚持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相统一,充分发挥党组织在企业改革发展中的领导核心作用,正确处理党委(党组)和董事会、经理层等治理主体的关系,坚持权责法定、权责透明、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机制,建立更加成熟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转化为赢得全球产业竞争有利地位的治理效能。紧紧围绕中央赋予国有企业的新使命新任务,围绕效益效率加大3项制度改革力度,充分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充分激活科技、数据等现代竞争要素。稳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撬动更多社会资本,实现主责主业更加突出、产业竞争更加有序、资源配置更加优化、产业链供应链更加畅通、科技创新更加有力的改革目标。使有色金属行业坚决扛起“国之重器”使命,成为国家重大战略力量,在应对重大挑战、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中发挥特殊保障作用。

(作者系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